菠萝网目录

抗日之战将传奇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一半口令

时间:2017-10-01作者:尘土nn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不想活了?老子在病房里好好的,你们这是要把我送到哪儿去?”胡国山躺在病床上大骂抬着他的士兵。

    然而没有一个士兵告诉他去哪儿,胡国山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担架上任战士们把他送到廖凡的病房。

    在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的时候,廖凡故意闭上眼睛,装作没有醒过来的样子,他想看看胡国山有什么反应。

    战士们在把胡国山扔进病房之后就走了,只留下胡国山莫名奇妙的大量的着四周,在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之后,胡国山发现边上还躺着两个人。

    “凡哥?”

    胡国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自己竟然被抬到了廖凡的病房里来了。

    “凡哥!凡哥……”

    可是胡国山连续叫了几声,廖凡都没有丝毫的反应,这让胡国山有些气馁和沮丧。

    “哎,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倒下之前也不打声招呼,现在倒好了,你们躺在这儿倒是挺舒服的,可是外边的情况!哎~”

    胡国山想到这几日战斗出现的情况,忍不住叹息,要是廖凡没有受伤,部队根本不会出现这么大的伤亡,现在前线的战斗还不明朗,要想彻底反攻实在是太难了。

    “凡哥你要是在不醒过来,小鬼子就要嚣张到天上去了,除了我们师其他部队的情况可是都不太好,所有人都担心你再也醒不过来,部队的士气也一直很低落。可是老子就是不信邪,谁敢说凡哥醒不过来,老子就让去跑上二十里路,边跑还要边喊‘凡哥一定能够醒过来’!可是凡哥你也要努努力,别老跟阎王爷唠嗑,阎王爷那老小子有什么好的,长的那么吓人还长得不如我老胡好看呢!醒过来咱来聊会儿,肯定比阎王爷哪儿好,阎王爷老小子要是敢不着调留着你不走,等哪天我老胡也撑不住了,非得去搂他几根胡子下来,让他长点记性……”

    说着说着,胡国山渐渐流出了泪水,他的声音也开始哽咽。自从廖凡倒下,胡国山整日埋头于部队的事情根本不去想廖凡会不会永远离开他们的事情,可是如今廖凡就在他的身边,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理也彻底乱了。

    胡国山此时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胡侃,从他们相遇到现在,胡国山把廖凡的不是数落了一遍。说得廖凡都不好意思的继续停下去了。

    “说完了没有,你老胡什么时候变成唐三藏了,这紧箍咒从大唐念到了西天!”

    “谁!谁在说话!”胡国山突然听到病房内有声音,惊恐的看着周围。

    “哎,没想到被自己的部下和好友说成没良心的,伤心呢!伤心呢!”

    胡国山抬着头看着一眼病床上的两个人,然后仔细打量着廖凡。

    “你小子看什么呢?”

    “诈尸了!快来人呢,诈尸了!……”

    “闭嘴!再喊老子把你的嘴给缝起来!”

    “凡……凡……凡哥!你……你……你到是人……还是……”

    “老子要是鬼,一定要跟阎王爷好好聊聊你,让你下辈子投胎变成个哑巴,一个人竟然在这儿自言自语说了将近两个小时,你是不是这辈子就没说过话!”

    “凡哥,凡哥,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呜呜呜……”胡国山确认廖凡是醒着的,喜极而泣。

    “老子是没死,差点让你叨叨死了!我说你老胡上辈子是什么玩意,投胎到这辈子比唐僧还能叨叨!”

    “凡哥,误会!冤枉啊!这不是有感而发吗?再说了您明明都醒了,还故意装作没醒,在背后听我说话,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得了,你也不用辩解,等我好了,你这顿打肯定是少不,这几天我躺在床上太无聊,找你过来病房里也不至于空荡荡的。”

    “凡哥,我在这儿不会打扰你跟嫂子之间的……”

    “你想哪儿去了,她这几天工作忙,李凌飞经常往这边跑,待会儿他会给我送一部分书过来,躺在床上不能动实在是太难受了!”

    “那……他呢?”胡国山抬起头看着在另一边的卢黎明。

    廖凡沉默了,他已经醒了好几天了,卢黎明却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所以在病房里,廖凡总是感觉很压抑,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对卢黎明的愧疚之心。

    “他会醒过来的!”廖凡鉴定的说道。

    老哥俩见面当然有说不完的事情,两个人躺在病床上的人哪儿都不能动,只有嘴能够说话,当然要好好利用这个资源,把想说的,甚至都表达了对方的不满,兴起的时候两个人感情跟亲兄弟似的,不高兴的时候两个人也是互相问候对方的祖宗,反正谁也打不着谁,只能干瞪眼。

    “吆!胡师长也过来了!”李凌飞是来给廖凡送书的。

    “李参谋长你可不地道!一句话也不说,上来就对我老胡来硬的,你是不是欺负我老胡现在是个病人!”胡国山见到李凌飞当场就控诉起来,换个病房的事情竟然搞的兴师动众,要不是那些战士都是自己人,胡国山甚至以为自己在自家门口遭遇绑架。

    “嘿嘿,胡师长切莫见怪,这也是凡哥的命令,军令难违,胡师长多担待!”

    这时候李凌飞当然能甩锅就甩锅,反正两个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凡哥,原来你早就想好给我下套了!”

    “那个,凡哥……要是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走了!”李凌飞见事不妙,溜之大吉。

    廖凡才不理会胡国山那复杂的眼神,从枕边拿起一本书来看着,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的。

    病房里有了书籍作伴,廖凡就彻底把胡国山给晾在一边了。胡国山又变成了老和尚,天天求着廖凡跟他聊天,廖凡看书起劲,懒得搭理他。

    “凡哥,凡哥,你要不放我回普通病房吧,在你这儿跟坐监狱没啥区别,您倒是给句话行不行?”胡国山急了,已经三天了廖凡一句话也没跟他说。

    这期间要不是李凌飞和付红玉来过病房,估计胡国山就要暴走了,现在看着廖凡一副教书先生的样子,真想等腿好了,把廖凡揍一顿,然后赶紧逃回驻地。

    “老胡,你多看点书,无论到哪个时代都缺乏人才,你老胡虽然是个人才,但是也是狭隘上的一个人才,将来部队还是要有文化要有素养的!”廖凡摇头晃脑真跟那些私塾里的先生一样。

    “凡哥,你还是饶了我吧,要不是你逼着,我都不愿意认字!”

    廖凡从身边挑出一本书扔给了胡国山:“不看字也行,这是一本连环画,看画就行了!”

    两个人在病房里斗争的时候,闫学林带着部队到达了长城一线,特战旅的行动一切都是保密的,除了廖凡他们三个人之外,只有特战旅的士兵知道他们这次要做什么,就连在大同坚持着的刘春刀都不知道特战旅已经到达了制定的位置。

    当然负责这次行动的是闫学林而不是黄长生。

    特战旅永远是新三十三军的一把尖刀,他们再一次孤军深入敌后,不过这支队伍缺少了一个魂,这个魂就是黄长生。

    “所有人换上日军军装,然后原地待命,等待下一步行动的命令!”

    特战旅的士兵有绝大部分人已经会日语,想要潜入日军部队当中他们必须要搞到日军的口令,然而这一点对闫学林来说并不是很难。

    首先大同前线的日军每天要消耗大量的物资,这些物资都是从长城北方运输到大同前线的,日军的后勤补给线必然也很漫长,这对闫学林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闫学林带着一个班的士兵在路上设置了哨卡,然后命令其余部队埋伏在道路的两侧,准备袭击日军的后勤运输线。

    “队长,一旦小鬼子得知他们的后勤运输线被袭击了,他们肯定会严加防备的!”

    “这个你自然不用担心,等我们成功从小鬼子那儿拿到口令,你就知道了!”闫学林心中早有计划,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只欠东风。

    日军的运输队浩浩荡荡的靠近了闫学林设置的关卡,这一路上小鬼子没有遇到过任何关卡,现在突然遇到关卡,小鬼子很警惕。

    “口令!停车接受检查!”

    负责设卡的士兵,立刻端起枪对准了下车的日军军官,直接开口询问口令。

    日军指挥官下意识的回答了口令,然后询问对方的口令,然而却从道路两侧传来了密集的枪声,特战旅对付一个五百多人的运输队还是手到擒来的,很容易就消灭了日军的运输队。

    “有没有活口?”

    闫学林急了,他们是拿到了口令,但是他们没有拿到回令,也就说口令只拿到了一半,这可让他有点方了,所以他们必须要找一个活口来把下半句口令给套出来。

    然而特战旅的士兵在战场上都是下死手,弹无虚发,枪枪毙命,哪儿会给小鬼子留活口,打扫完战场之后,根本就没有发现一个活着的小鬼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