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日之战将传奇 第六百五十七章 害人的流言

时间:2017-10-01作者:尘土nn

    “付医生,麻药的劲儿还没有过去,您先别着急!”太行山医院内,汤医生对付红玉说道。

    他们给卢黎明做完手术之后,仅仅休息了半日,就把廖凡推上了手术台,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之后,他们把廖凡给送了出来,两个人的手术都很成功,但是两个人的情况都太危险了,他们根本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保证他们都醒过来。

    “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陪着他就行!”

    付红玉很清楚,以太行山的能力,如果汤医生他们都救不了廖凡,即便是把他的老师约翰请回来也没有任何的用。此时的付红玉很平静,只是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爱人。

    汤医生他们很理解付红玉的心情:“付医生如果需要帮忙安排人知会我们一声!”

    病房里,只剩下了三个人,两个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四下无人,付红玉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趴在廖凡的胳膊上哭了出来。

    “以前总希望你多花点时间陪着我,现在我们终于有时间了!”付红玉泪眼朦胧,他多希望眼前这一切都是雾里看花。

    她现在希望廖凡没有回来,还在大同,可是眼前这一切都是事实,一切都是真的。廖凡昏迷不醒,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付红玉这几日太累了,她趴在廖凡的胳膊上,渐渐的睡着了,在她的梦中,廖凡还是跟以前那样活蹦乱跳,她知道这是在梦中,但是她希望这个梦再也不要醒来,就这样给廖凡一直依偎在一起。

    窗外不知何时再一次响起了百无聊赖的蝉鸣,这也许是今年的第一次蝉鸣,但是听在李凌飞的心里却让很焦躁不安,也许是天气转热的原因。

    李凌飞在指挥部里来来回回的走着,在今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李为民感到不安,那就是王浩然来指挥部了,而且还特意提到了廖凡。

    已经神经敏感的李为民怎么会不知道王浩然是为了什么而来,他已经猜测到了王浩然肯定是听到了什么消息,但是李凌飞手中又没有任何证据。

    此时指挥部里没有一个人可以跟他商量一下这件事情该如何做,所以李凌飞才在指挥部里这样的坐立难安。

    “这家伙肯定不怀好意!”李凌飞已经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了一些廖凡受伤的经过,这中间肯定就是重庆的人下的手,所以李凌飞对王浩然的态度没有往常那样好。

    事实证明,李凌飞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一个消息在太行山驻地内开始渐渐的传开了,那就是廖凡在前线遇袭身亡。

    一传十,十传百,仅仅一天,廖凡死了消息让太行山炸了锅。

    李凌飞在得知消息流传开来的时候,已经阻止不了消息的扩散,如果他在下令强行禁止士兵谈论此事,那么就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李凌飞又没有防备之策,于是消息越传越快,短短的时间,整个新三十三军炸了锅。黄长生发来电报,问李凌飞怎么回事儿。

    李凌飞哪儿解释的清楚,消息一天就传开了,他也想知道原因。不过这件事情也证明了古人有句话说的没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面对传开的流言,李凌飞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辟谣。虽然流传的耀眼是假的,廖凡只是受重伤没有醒过来,但是李凌飞也不能把实话说出来。

    于是他伪造了一份电报,这份电报是廖凡从大同发来的。

    “凡哥从前线发来一封电报,是关于这次流言的,今天当着众位弟兄的面,我给大家念一念!”

    电报是捏造的,内容当然也不是真实的,李凌飞还在最后加了一句,谁在传播谣言,罪同扰乱军心。虽然有人质疑这封电报,但是李凌飞又安排了几个军官在部队中散播廖凡根本没事儿,所以流言算是止住了。

    虽然流言的事情算是暂时搞定了,但是这件事情明显是有人故意搞出来的,李凌飞不能不查,于是他找来了闫学林,开始查散播流言的源头。

    虽然在太行山驻地内,暂时止住了流言,但是这次流言的传播太广了。虽然在驻地的内战士不相信廖凡已经阵亡,但是流言渐渐的传到了大同,三天后传到了前线。

    终于有人开始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因为大同确实发生过爆炸,廖凡受伤的消息还在大同流传着,这个消息有可能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一时间前线的部队人心惶惶,但是李为民没有丝毫的察觉,因为李为民把身心都扑在了自己的作战计划上,根本没有关心流言的事情。

    李为民迫切的需要打赢这一场战斗,这样一来他就不用担心廖凡受伤的事情会影响部队了,然而他还是忽略了消息传播的速度,现在整个部队都在议论,而只有李为民不知道。

    “召开作战会议!”李为民下令召集各团营长召开作战会议,因为今天晚上他就要对前线的日军发起进攻。

    他们已经成功挖掘出了二十几条地道,直通日军的阵地,李为民相信他们一定会一举拿下日军阵地。

    作战会议紧张有序的召开着,所以军官讨论着作战方案的每一个细节,尤其是*的问题,一定要有足够量的*一次性成功,一旦失败,他们挖的地道被日军发现就是失去了作用。

    在开完作战会议之后,一个团长在李为民面前停留了片刻,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离开了指挥部,返回了自己的部队下命令去了。

    夜晚蚊虫肆虐,远处响着蝉鸣,大战前的几个小时,战士们检查着自己的武器,除了埋放*的战士,还有一千多名战士潜入进地道,从地道发起进攻。

    前线一片安静,虽然地面上一片漆黑,但是地道里却亮如白昼,当然也吸引了不少蚊子进来。战士们喘着粗气进入地道,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弄出动静,他们怕惊动他们头顶上的小鬼子。

    士兵提前到达指定的位置,等待着发起总攻的时间。此时战士们似乎很平静,但是他们内心很忐忑,因为廖凡的事情,让他们心里直打鼓,虽然他们相信自己的师长,但是廖凡在他们的心里起的作用太大了。

    一切似乎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最后的时刻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出了差错。

    一支蚊子落在了新兵的脖子上,新兵本能的用巴掌打了一下脖子想驱赶走蚊子,然而如此安静的环境里,掉落一根针都能够听到,更别说一个响亮的巴掌。

    在他们头顶上的日军听到了动静,立刻无数个照明弹发射上了天空,然而日军却没有发现任何敌情。但是事情上报了,一个中队长来到了听到动静的工事内。

    这几日他们跟新三十三军对峙,日军神经高度紧绷。尤其是这一连几日来,中**队发起的进攻一点都不猛烈了,日军指挥官已经跟他们开过会,一定要严防中国人用其他的办法靠近他们的阵地。

    正是这个原因,让小鬼子的中队长不敢大意,在他亲自查看一番,确定自己的正前方没有中国士兵只好,他把目标怀疑到了地下。

    结论一出,防御的小鬼子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中国士兵真的把地道挖到了他们的脚下?

    李为民在指挥部里紧张的等待着,现在他手下的各部队已经就位,但是距离发起总攻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是他人生最难熬的一个小时。

    “轰轰轰”

    日军阵地上突然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隆隆的炮声,李为民看了一眼手表,这不是他们发起进攻的时间,而且他们进攻的部队禁止使用这么大口径的重炮。

    “怎么一回事儿?”李为民匆匆的跑出自己的指挥部,用望远镜看着远处爆炸产生的火光。

    “师长,是小鬼子的炮弹!”

    “老子知道是小鬼子的炮弹!”李为民当然知道是日军发射的炮弹,但是为什么会来的这么突然。

    “师长,日军的目标是我们挖的地道,我们的部队还在地道里呢!”一个连长大声喊。

    “下令所部队撤出地道!”

    日军并不知道地道在哪儿,但是这么密集的火炮总能够覆盖到,成吨的弹药开始倾泻下来,地表已经成了一片焦土。日军阵地上也接连发生爆炸,日军已经撤出了他们的工事,但是他们在自己的工事里安放了*,目的就是为了炸塌他们脚下的地道。

    旷野中只有隆隆的炮声,一个战士灭了一个蚊子,同时他暴露了目标,让他的弟兄们活埋在了地下。

    炮声响了一夜,李为民盯着地道的出口盯了一夜,他们计划破产了,虽然小鬼子外围的地表工事全部被摧毁了,但那是小鬼子自己心甘情愿炸的。

    东方的天空泛着鱼白,前线阵地终于安静了下来,但是空中却弥漫着厚厚的尘埃,很多战士满脸都是厚厚的尘土,昨天晚上他们没有进攻,只有一败涂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