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明朝小公爷 第三百二十二章 需稳九边杨一清,王越汪直归京去

时间:2019-09-14作者:贪狼独坐

    杨一清看着卷宗里一桩桩、一件件,那心啊……拔凉~拔凉地……

    最高者是藩王、最低者总旗,几乎整个九边无一不贪!无一不占卫所屯田!

    亦是因此卫所登记在册的兵丁实则逃亡半数,青壮几乎全数逃散。

    残余的一些老弱逃了又被逮回来,奴使他们给自己耕田。

    然而这都还算是轻的了,最可怕的是这些个将校们养着亲兵在这九边近乎土皇帝一般掌控。

    下面的卫所兵丁不是没有闹过事儿,事实上做反的都已经发生了数宗了。

    可他们平日便疏于操练,军械又没有千户、百户们的亲兵好。

    是以尽数惨败,有的远走他乡落草为寇。

    有的则是直接投靠弥勒白莲,竟是再渗入九边寻机作乱!

    这些个卫所上下几乎无一不在为自己搂钱,军械、军粮的倒卖近乎常态。

    占屯田、官田者,九边将校近乎九成。

    而发展到倒卖军械、军粮、勾结士绅豪商盗匪,甚至奴役兵丁者近乎五成。

    小杨一瞅这份调查报告顿时就要哭了,老夫这特么是坐在火山口上了罢?!

    张家玉螭虎那一战杀的是达延汗,可跟这些九边将校就没有关系了么?!

    当然有关系,而且是非常重大的关系!

    那段时间报损的五门碗口铳,便出现在了张家玉螭虎所在的战场上。

    同时那些个达延汗的数千精骑又是怎么入关的?!后来那些个支援他的精骑又是哪儿来的?!

    最近这些个九边将校们都开始聚集亲兵警惕的注意周边事态了,尤其是在王守仁抵达后。

    好在汪直可是执掌过西厂的老缉事了,直接让王守仁有意无意的表示自己只是副职。

    过来混个资历,大家别紧张!本官就在城里呆着,顶多出去打个猎、烤个肉啥的。

    他这么表示也是这么做的,甚至刚来的十天几乎都在城里晃悠找些许好吃的笑呵呵的闲逛。

    甚至他出城几次那些个卫所将校们的亲兵悄悄跟着,发现他还真是去打猎烤肉了。

    这才算是略微放松了对他的监视,但小王也不敢扑腾啊!

    九边不是其他地方,这些个将校那是真敢宰了他报个匪患的。

    “威宁伯,您的意思是……”

    王越一摆手,那重枣似的面儿上须髯无风自动:“老夫无甚意思!”

    “老夫这都是国朝户册上埋下土的人了,还有个甚的意思?!”

    却见老王顿了顿,豁然起身背着手看着杨一清道:“此事决定由你来做!”

    “老夫、汪公与伯安只是配合你行事,这亦是陛下的意思!”

    杨一清听得这话不由得颤了一下,这决定可不好做啊!

    若是直接开始清理恐怕这九边上就没有几个将校能做活人了,到时候九边防务怎么办?!

    不处置这肯定是不行的,这些人已经烂透了、烂如骨髓了。

    更主要的是:他们若是处置起来,九边此地猛然兵变怎么办?!

    这一手九边的将校们可没少玩啊,国朝不是没有大员试图调查情况。

    但只要稍微触及立马九边哗变,直接逼得对方败退……

    当然,不败退的话说不准那些个大员就得遭遇一下“匪患”、“鞑靼”战死了。

    一时间杨一清的脸色忽青忽白竟是有些摇摆不定,王越也不着急和汪直两人坐下饮茶。

    还让王守仁一并坐下,等杨一清做出决定。

    为何让王守仁这么着急的,把刚抵达的杨一清找来?!

    因为弘治皇帝正在筹建军部,军部筹建起来才能将大明帝国皇家军事学院的开学典礼办起来。

    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拖在这里了,想的是尽快的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老夫才离开这九边多久啊?!居然已经糜烂至此!”

    王越端着茶水,叹气道:“国朝的那些个‘重臣’、‘清流’们果然都是好手啊!”

    “弹劾老夫、驱逐汪公、争权夺利……全都是行家里手,甚至这败坏国朝纲纪、荒废边疆也是能手啊!”

    这话直接说的杨一清面皮涨红,当年他虽然没有掺和到弹劾王越的事情中。

    但随着清流们攻讦汪直的事情,他却是有干的。

    “咱家早就已经习惯了,若非先帝看顾、陛下恩慈咱家恐怕早被他们弄的死无葬身之地了罢?!”

    汪直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轻声道:“上回廷仪公可不就是因着欲提天全翁之法遭满朝攻讦么?!”

    这件事情拿出来说杨一清的面皮更红了,那会儿他还是小字辈儿。

    虽然在这件事情上他所言不多,却亦都是赞同于刘大夏等人的看法的。

    甚至对于翰林、给事中们所言白昂这是在趁机擅权的说法,也认为是颇为有理。

    尤其是刘吉这位被清流、给事中们骂作“奸佞”的首辅,居然支持白昂。

    这就让他们更加的反对了,甚至反对的声浪一度延伸到攻讦白昂人品的程度。

    结果却实实在在的打了他们这群人的脸,没几年的那次洪水暴发危害更甚!

    其时一众翰林、御史、给事中们全做了哑巴,谁也不提自己当年攻讦白昂的事情。

    “邃庵先生还请尽早做出决定,陛下已召下官等人回京了。”

    杨一清还没有把自己的思绪理顺呢,王守仁便直接对着他躬身作揖道:“三天内,我等将启程。”

    “怎的如此之快?!九边大事还未曾解决呢?!”

    王越笑眯眯的看着杨一请,轻叹摇头道:“还有甚好解决?!达延汗已死,鞑靼自乱。”

    “数年之内无法威胁九边,这些将校你能处置则处置。不能则罢。”

    杨一清听得此言不由得目眦圆瞪:“这可是九边!国朝边关重镇!!生死危亡……”

    “生死危亡事过矣,国朝之患在内而非外。”

    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王越摆手打断了:“达延汗都死于英国公之手,鞑靼再出剿灭便是!”

    听得这话杨一清不由得傻眼了,他脑子突然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离开中枢太久的后果之一,就是国朝产生了剧烈的震荡他却对此一无所觉。

    “稳住九边,便是大功。”王越站起来,看着杨一清轻声的:“老夫等人……撤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