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明朝小公爷 第三百一十九章 草庐之内论军政,帝国改革端倪现

时间:2019-09-07作者:贪狼独坐

    “再开科呗!帝国养士百五十年,其实人才从来不少。”

    却见张小公爷对着弘治皇帝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撇撇嘴道:“这天下读书人少说数十万呢!”

    “莫说是秀才了,便是举子都一大堆啊!小子都不知道,帝国养士不用士……”

    “这是何道理?!莫非是帝国钱粮太多,所以养着玩呢?!”

    这话说的弘治皇帝差点儿一脑袋就杵地上了,足足好一会儿了才回过神来无奈的点着小公爷。

    边上变声期的朱厚照“嘎嘎嘎~~”笑的跟老鸭公似的,被自家老爹狠狠地瞪了一眼赶紧低头认怂。

    “你这小促狭鬼,若是这话传出去还不知道会惹起怎样的风波呐!莫再瞎说了。”

    见得弘治皇帝如此朱厚照心里泪流满面,父皇啊!本宫才是您亲儿子啊!

    本宫就笑两下您都要吃人似的,虎哥儿把秀才们骂作饭桶您都不管!!

    这是何道理?!有木有天理了?!

    弘治皇帝可不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只是笑过回头来想想痴虎儿此言不无道理啊!

    帝国养士养了百五十年了,这天下读书人少说也得数十万。

    这么些人却数年才开一科取士,那养这么多人做什么?!

    要知道考上了秀才功名便可以免税的,甚至一部分还能领国朝米粮。

    若得举子那就是待官之身了,地方上不仅地位甚高、有人投效且还能再考进士直接为官。

    “陛下,您得想想啊!这些个读书人都在地方上呆着,长此以往怎能不成士绅豪族?!”

    张小公爷看着弘治皇帝,轻声道:“比如那晋阳大族,他们是如何形成的?!”

    “数代人考出几个进士来,又出了几个举人。”

    “于是在当地多人投靠依附,再以此身份施压国朝派往属地官员……”

    却见张小公爷摊开了手,眨巴着那双漂亮的丹凤桃花轻声道:“如此,怎能不成地方豪强?!”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张小公爷则是继续道。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官员是流官而他们是坐地虎……”

    “甚至衙门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与他们有旧、有往来,那些晋阳大豪可不就是如此么?!”

    想到那些个晋阳大豪居然在家中絭养着一大票背着海捕文书的悍匪,弘治皇帝猛然间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尤其那些个碗口铳,这是堵在他心口的一根刺啊!

    九边乃是帝国之重,若是鞑靼从九边杀来直奔京师、再携九边流出的碗口铳……

    只需想想弘治皇帝就有些不寒而栗,这些个该死的国蠹!

    “新科进士现在多数已是历经战阵,更有管束灾民、派粮、营造……等等历练,完全可用。”

    张小公爷笑着对弘治皇帝道:“帝国何曾缺士哉?!大明上下,数十万读书人翘首以盼呢!”

    这话说的弘治皇帝都笑了,的确是这个理儿啊!

    从前还不甚觉着,如今看来这确实帝国养着这么多读书人怎怕无士乎?!

    “这次东厂、锦衣卫出力颇多,相信也摸清沿途官吏何人可用、何人昏庸、何人苟且……”

    提到这个事情弘治皇帝的脸一下就黑了:“哼~!未曾摸底朕还真不知晓,欺上瞒下者何其多也!”

    弘治皇帝这是不好骂脏话,其实心里早特么十万匹草泥马在飞奔了。

    从前还不知道这群狗批犊子搞的这么狠、这么过分,这次厂卫得了严令细细查探几乎啥都给他们挖出来了。

    五成左右的官吏或多或少的跟当地的士绅豪族们勾结在了一起,最严重的有近乎一成。

    那一成的官吏根本就是烂透了,整个就相当于一个独立于帝国之外的法外之地!

    欺上瞒下、中饱私囊、假公济私……甚至以国朝的名义征发徭役,逼迫当地百姓给大户耕作。

    然而这批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弘治皇帝居然生出了数百年后那位凯申公的感慨:

    处置之则朝政殆,不处置则帝国殆!

    直接全砍了倒是简单了,可问题是把他们全砍了之后怎么办?!

    地方总得需要有人去打理、帝国总需要管理当地,人手怎么来?!怎么保证下一批不会如此?!

    太祖爷爷那够雄才大略了罢?!可还不是砍了几十年,甚至一科进士全砍了依旧止不住么?!

    “此事朕自会处置,痴虎儿且说说你的看法。”

    张小公爷撇了撇嘴:“小子还能有何看法?!可用者先调遣入京,再做政务考核安排罢!”

    “如那些新科进士一般的学习,小子觉着可以继续。”

    望着弘治皇帝,张小公爷轻声道:“专门成立一所,谓之‘帝国政务学院’悉心培养、考核之!”

    响鼓不用重捶敲,弘治皇帝瞬间闻弦知雅意!

    这批人都是摸过底子的,还算是有些读书人的风骨没跟那些当地士绅豪族搞到一块儿。

    也就是说这批人还是可以用的,但需要的是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更亲近于皇家。

    至于他们的本事……能考上进士、再外放为官的,那能蠢到哪里去?!

    能周旋在当地士绅豪族不跟他们同流合污,又能保全自身的那脑子肯定好使啊!

    至于说熟悉政务这就更简单了,现在朝堂清洗了几遍以后还能留下的基本都是忠直重臣。

    比如刘李谢三大学士,比如佀钟、白昂、张升……他们等等一大批的老臣。

    这些都是精熟于国朝政务的能手,尤其是白昂、佀钟都是去过地方管理的。

    让他们来负责教授政务,那些个被提拔上来培训的那些官吏们自然能够从中吸取经验。

    再结合他们自己的经验、认知,那么无论是补充进朝堂抑或是派往地方两者皆相宜啊!

    “最重要的是:陛下,您这是真小气啊!”

    张小公爷的这句话叫弘治皇帝有些莫名其妙:“哦?!朕如何小气了?!不就是少赏赐些许么?!”

    “对小臣是无事,可下面的官吏而言那可是大事儿呢!”

    看得弘治皇帝莫名其妙,张小公爷心里撇嘴。

    要说太祖爷爷当年把自己的子孙们安排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生怕饿着了。

    以至于现在老朱家一票票的生养,整个大明帝国的江山都被吃垮了近半。

    与之相较的是这位太祖爷爷对于官吏们的要求,那叫一个苛刻啊!

    恨不得就让他们全都喝西北风的给老朱家干活儿,一个个都用太阳能、风能,还带自主修复得了。

    可怜海刚峰好歹是混到正二品都察院右都御史了,一度还得自己种地养活一家老小。

    有载老头儿哪怕是吃肉都是个大问题,最惨的是老头儿身后居然只有存银十两。

    堂堂正二品大员讲究清廉得一遍操心帝国政务、自身职责,还得一边种地养活一家老小。

    哪怕身后都只有十两存银棺材都买不起,可想而知比他级别更低的官吏们领的俸禄如何、生活如何了。

    “这事儿小子就不说了,您让竹楼公自己给您说罢!”

    弘治皇帝有些莫名其妙的望向了戴义,却见戴义涨红了脸又气又无奈的看着小公爷。

    小公爷啊!您不带这样的,我老戴可没得罪您啊!这事儿咱家可咋好跟陛下说啊!

    有些人大约会说,不算低啊!从九品有五石粮,算下来一个月打底五两银子怎么能算低。

    可大锅啊,要命的是编制有限啊!

    一个萝卜一个坑,一整个县里能领俸禄的实际上就那么几个:县令、县丞、县尉……等等。

    可衙役们怎么办?!有时候顶多就一个名额,整个县里多则数十万人、少则十余万。

    就这不到十条人怎么管?!于是只能外聘,聘用一大摞的白身。

    这些人也被称为之“白役”,不在编制内的、不领俸禄的。

    但人家也不跟你白干活儿啊,不给钱人家肯定是不干的。

    那咋办?!只能是从县令的俸禄里面支取,然后养活这些人帮着他一起管起来这县里的事物。

    一个人的薪水去支应整个县行政机构的运作,这谁能扛得住啊?!

    这就相当于让你拿十万的月薪,但得负责全县九成数十上百号行政人员的薪水……

    那你也得满心草泥马啊,这支应个屁啊!

    更坑爹的是朱家的太祖爷爷给俸禄改了几次,没增不说越改越低……

    而且后来朱家的皇帝们也没有对此进行太大的改变,以至于海瑞海刚峰那样的清官儿身后凄楚。

    这事儿戴义自然是不好说了,不然便有诟病朱家太祖爷爷之嫌啊!

    “本宫知道!本宫知道!!”

    啥事儿都好凑个热闹的帝国第一熊孩子自然是在这个时候窜出来了,跟大马猴儿似的蹦达到弘治皇帝面前。

    “其实就是太祖爷爷当年定下的俸禄太低了,这事儿本宫跟老唐、老徐他们聊起过……”

    若是论起朝堂政务国事的处理,现在的朱厚照肯定没法跟弘治皇帝比。

    可若是说很多帝国底层官员的情况、民间的情况,弘治皇帝就没法跟自己的儿子比了。

    毕竟这位太子殿下可是跟着张小公爷摸爬滚打上来的,田也是耕作过的、车行也是管理过的。

    这次计然之战动用的甚至是数百万两银子、数百万石的粮食,不说绝后但肯定是空前的。

    唐伯虎他们也挺喜欢这位太子师弟的,很多事情也不瞒着他。

    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也都给他说了一遍,是以在这些事情上朱厚照了解的比弘治皇帝要清楚的多。

    “竟是如此……国朝官员俸禄,竟是如此之低?!”

    弘治皇帝听得自己儿子的一番分析不由得目瞪口呆,之前是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情况。

    他一直都以为国朝官员的俸禄不算低了,但朱厚照这么一算他突然发现:不贪这都没法活了。

    “此事朕回去后着三大学士出个章程,毕竟如此下去确实不是办法。”

    弘治皇帝沉吟了一会儿,心下有了决断。

    “帝国皇家军事学院呢?!此者,你又是何打算?!”

    这算是把朝堂人手不足的问题给解决了,弘治皇帝接着关心到的自然是最为重要的军事学院。

    张小公爷似乎早就猜到弘治皇帝会这么问了,却见他乜了眼边上正在跟徐经他们几个吃酒的唐伯虎。

    很有眼色的唐伯虎赶紧过来,问清楚恩师是要哪份卷宗。

    这才匆匆的到草庐去拿,毕竟是招待皇帝所以女眷自然是不在一起吃饭的。

    妙安、足利鹤两位小姐姐早早的回到草庐了,唐伯虎很快的将卷宗拿来双手奉给了自家恩师。

    “主要是军服、新式铠甲,还有制式的刀枪这些还需打造……”

    仪式感!要有仪式感啊!张小公爷在心里补充道,对于军伍而言隆重的仪式感是必不可少的。

    需要有极高的荣誉、极强的仪式感,这才能够让大家产生使命感。

    荣誉和使命是比之财富更让人有驱动力,尤其是军伍这样的地方。

    无论是欧罗巴对于骑士荣誉的培养,抑或是扶桑对于武士观念的培养。

    实际上都是出于这种需要,只有强烈的荣誉感和使命感才会让他们愿意不惜生死的为止奋斗。

    “陛下欲令效死,就必不惜荣誉、官职乃至爵位。”

    将手中的卷宗双手捧给了弘治皇帝,张小公爷的脸色变得肃然。

    “《计然策·阴谋》者有云:夫官位、财弊、金赏者,君之所轻也;操锋履刃、艾命投死者,士之所重也……”

    “今王易财之所轻,而责士之所重,何其殆哉!”

    张小公爷看着弘治皇帝,沉声道:“此策,古今亦然!”

    “欲使之效命,必与其名、利、位!”

    “我谏陛下于军事学院山后立陵、入学当祭祀之,便是为其立名、使之可随帝国传于万世!”

    “再于位,除陛下授予之军职外更有‘天子门生’之号!生前、身后,皆有其名位、俸禄!”

    “此三者皆加于身,何有不效死哉?!”

    弘治皇帝听得这一番话,脸色亦是肃然的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