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明朝小公爷 第一百九十章 国子监前臊脸皮,奸佞国贼当属你

时间:2019-08-09作者:贪狼独坐

    “饶命!!”这贡生凄厉的嚎叫着求饶,然而下一刻他便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像是被冲城锤狠狠的撞了一下!

    随后便是手肘关节、膝盖关节,耳畔传来“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声。

    那玉螭虎的声音轻轻的传来:“我给你机会了,若你行如君子我不会伤你。”

    那贡生还想开口求饶,然而却发现自己居然连嘴都张不开。

    只有喉咙里不断发出的“嗬嗬嗬……”的怪声,随后他的另一只手则是传来了“咔嚓~!”一声脆响!

    那原本想过来救助玉螭虎的百姓、远远围观的官宦商贾家小姐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却见这贡生的另一只手被这玉螭虎双手握住,如同掰黄瓜一般毫不费力脆生生的掰开了。

    “噗通~!”这贡生像是一个破麻袋似的,被玉螭虎丢在了地上。

    却见他有些意兴阑珊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仿佛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还有谁想试试我的身手么?在下很是欢迎的呢……”

    好帅!!一众官宦商贾家的小姐见得张小公爷略显痞坏,懒洋洋的笑容不由得眼中升起一阵小星星!

    却见得张小公爷那双漂亮勾人的眼眸,在慵懒的神情下更显出一种让人心悸的俊美。

    没有人站出来,贡生们傻了才会往外蹦达。

    那谁谁谁拿着刀去偷袭,都被这玉螭虎打成猪头了。

    大家没事儿谁要往前凑过去送人头啊?!

    见居然无人上来,张小公爷好像有些无奈了。

    转过身去走到了那严旭面前再次蹲下,身手“咔嚓~”一下接上了他的下巴。

    “这文章肯定不是你一个人做的,你在此受苦他们却在人群里安然无恙……”

    张小公爷笑吟吟的道:“你已经残废了,此生无法入仕……”

    “说说吧,都还有谁质疑我的武艺。”

    当张小公爷的这话一出口的时候,那贡生人群中顿时有几个人拔腿就要跑。

    然而东厂、锦衣卫的番子们早已经得令赶来混在人群中,哪儿给他们跑的机会啊!

    直接拎住按倒,三两下拖到了那场边交予张家老亲兵。

    “哈哈哈哈……玉螭虎说的是啊!我凄惨如斯他们却稳如泰山,我何必要为他们遮掩啊!”

    那严旭凄厉的惨笑着,随即报出了七八个名字。

    却见那几人早已被人指认出来,一并丢到了这场中来。

    “噗通~噗通~”的磕头如捣蒜,那嘴里不住的哀嚎。

    “小公爷饶命啊!我等都是受人指使并非出于本意啊!”

    张小公爷此时看着那地上跪倒的贡生,顿时有些意兴阑珊:“哪只手写的,都打断了罢!”

    那些个老亲兵们终于动了,却见他们狞笑着伸手“咔嚓~”就卸掉了这些贡生的下巴。

    “住手!张家子安敢猖狂!我刘大夏……”

    却见是那刘大夏、马文升在得了信儿之后,带上一票言官们联袂赶来。

    老亲兵们见状赶紧上前堵住了他们,不给他们靠近过来。

    然而张小公爷却是一挑眉,转过身甚至都不看被老亲兵们抵住的他们一眼:“砸!!”

    妙安小姐姐早已不耐,直接猛然抽出佩刀来娇喝一声:“樱子!公子说了,砸!”

    说着,已然是一摆那御赐绣春刀“啪~!”的将一个士子的手“咔嚓~”一下砸成了个回凹状!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姬武将们听的妙安的话也猛然动了起来。

    却见她们眉头都不眨一下,直接用刀鞘猛的朝那几个拱手的手肘处“啪~!”的拍下去。

    “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声和凄厉的惨叫哀嚎声,顿时响成一片……

    惹~~妙安小姐姐,你好残忍……张小公爷眨巴着自己那双漂亮的丹凤桃花,悲天悯人。

    刘大夏等人被挡在外面顿时目眦欲裂,却见那马文升对着张仑猛然凄厉暴喝:“奸佞国贼!!”

    然而让刘大夏等人没有想到的是,张小公爷和他的人还没反驳京师的老百姓们先不愿意了。

    “狗官!你才是奸佞国贼!你们都是奸佞国贼!!”

    一声喝骂响起、数声喝骂在人群中响起,随即轰然一下炸开!

    无数的声喝骂在人群中炸响,靠近的甚至怒目而视要扑上来一般。

    刘大夏等人顿时就傻眼懵逼了,茫茫然的回头看着身后的群潮汹涌……

    心下道:卧槽,这特么啥情况?!

    却见那些个京师百姓们义愤填胸,熙熙攘攘的大声叫骂着。

    平日里那些个豪奴悍仆、城狐社鼠们欺压我们百姓,你们这些个狗官们可曾为我们说过一句话?!

    直至前些日子他们这些个豪奴悍仆、城狐社鼠们,才被抓去惩戒罚银。

    一家家的苦主们都拿到了赔偿,这些事儿你们这群狗官可曾为我等百姓做过?!

    那日审判的刑部官员都说了,这是张小公爷一力坚持御前直辩促成的。

    还有我消息灵通的陈家二哥、王家老叔在茶楼里听秀才举人老爷们说了,张小公爷在陛下面前坚持义理啊!

    力争为我们这些小民扫除这些个害人精,陛下深明大义御准此事。

    而且这事儿做的多地道,去劳作还有银子拿家小不至于饿死。

    这管教的效果那是杠杠的,没见劳作回来他们都老实多了么?!

    刘家那浪荡子原本就是个欺行霸市的花胳膊,现在浪子回头都会寻个营生照顾他那瞎眼的老娘了。

    这可全都是人家张小公爷的恩德啊,连那潭柘寺的老方丈都说张小公爷是护国金刚降世!

    陛下也赞张小公爷文武双全,是护持帝国皇家的玉螭虎。

    结果你们这些个狗官居然来骂张小公爷是奸佞国贼,我老刘瞅你们才是奸佞国贼!

    又有人说了,再说这些个贡生就是好东西了么?!

    他们自己要说人家张小公爷文武艺不通,张小公爷要跟他划下道来比试哪里有错?!

    刚才那狗东西居然还拿刀从人家背后偷袭,简直就是畜生行径。

    人家张小公爷才十四岁啊,他可是二三十的壮年人!

    我这没进过学的都看不过眼了,他们也配叫读书人?!我老钱呸他们一头脸。

    这一声声的叫骂将马文升、刘大夏等人臊的满脸通红,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看这样子若不是他们穿着国朝重臣的官袍,说不准这烂菜叶子臭鸡蛋就得丢他们脑门上了。

    “他们写得我亦写得,写文太麻烦我便写首诗罢!”

    张小公爷笑嘻嘻的朗声对着这京师的百姓们道,虽然他也比较愣神。

    虽然那主意是我出的没错,可这事儿不是说好了陛下去扛的么?!

    那刑部的小官员又是怎么知道的,还给传播了出来?!

    哪怕张小公爷的七窍玲珑心也没有想到,这事儿纯粹就是那位小官员想拿他扛雷。

    张小公爷更想不到的是,豪门贵戚们早就得了宫里的消息。

    是陛下对于他们家中弟子所为不满,所以才促成了这次严厉惩戒事件。

    倒是张小公爷,秉承勋贵的身份给陛下进言说不宜罚重啊!

    罚些许银子补偿苦主,再命京营管教、礼刑二部教授礼律约束便是。

    当然,这是弘治皇帝为了让勋贵们不怀疑到张小公爷身上,专门命人放出的风声。

    一众豪门贵戚们顿时感叹,张小公爷好人啊!不愧是咱们自己人啊!

    陛下肯定是被那些个狗逼清流言官们鼓噪着要收拾我们,张小公爷挺身而出力争为我们减为管教。

    而且这管教的还颇有成效不是么,遭了收拾的崽子们回家后老实许多了。

    所以这京城里谣传张小公爷仗义执言一事,我们推波助澜便是了。

    回头逮着机会了,咱们再搞那些个狗逼清流言官们一发!

    事实上这次人群们可没少那些个城狐社鼠、豪奴悍仆们在鼓噪,都是受了豪门贵戚的意思来的。

    张小公爷策马杀奔国子监,他们就听到了风声迅速命人前来助拳。

    卧槽尼玛!说不准就是那些个清流言官们觉着上次严惩张小公爷提出管教坏了他们的事儿,要折腾小公爷。

    咱们张小公爷是你们能折腾的么?!折腾了他,以后谁还能在陛下面前为我们说话?!

    必须干了你们,都给侯爷、伯爷、驸马爷……上!

    再有那些个东厂、锦衣卫番子们得了上令,必须助拳张小公爷于是跟着鼓噪。

    有这两方补充鼓噪京师百姓们被激一下顿时闹腾起来,便形成了现在的这局面。

    作为张小公爷座下第一狗腿王,小周管家自然是在张小公爷表示要写诗的瞬间就寻摸出笔墨。

    飞快的研磨好墨汁沾饱了狼毫,躬身递给到了张小公爷的手上。

    这一听是三阁老赞的麒麟儿、是考得应天文解元顺天武解元,陛下亲赞文武双全玉螭虎要作诗。

    一时间竟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噤声,翘首以盼看着张小公爷。

    却见张小公爷提起笔来哈哈一笑,挥毫泼墨之下一首七言顿显于院墙上。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而那俊俏如璧人一般的少年玉螭虎,则是抬手补上了诗名。

    《雪后御前召见闻国子监清议有感》。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这句若是平日,可理解为冬日庄居雪景图。

    早起推开门来,便见天寒地冻、银装素裹。即便是没有下雪的晴朗天气,依旧感觉阳光略寒。

    但结合了诗名就不一样了,这相当于是说一早上起来听到国子监关于自己的清议有些齿冷。

    甚至连这雪晴下的日光,也似乎没有丝毫温暖。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则是进一步突出了清议的恶毒,甚至那些贡生鼓噪的无耻。

    但最后一句却反转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