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明朝小公爷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穷困老佀舞大义,少年痴虎独不惧

时间:2019-07-23作者:贪狼独坐

    老佀听得弘治皇帝的话,再由三大学士劝慰了一会儿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可怜的老佀现在几乎是满朝皆敌啊,谁他都得罪完了。

    原因为何?!还不是钱闹的。

    弘治十三年四月,火筛七千余人自大青山数道入威远卫。

    游击将军王杲及都指挥邓洪率军迎击,中伏而败,九百余人战死。

    帝急命平江伯陈锐为靖虏将军,充总兵官,太监金辅监军。

    并命户部侍郎许进提督军务,前往御之。

    五月,火筛又拥众五万骑入大同左卫,游击将军张俊力战。

    陈锐怯,令诸军坚壁自守,火筛遂所向无阻劫掠后扬长而去。

    还有弘治二年,黄泛天下震动。

    现任刑部尚书老白当年,就是负责去处理此事。

    其时发民夫二十万,令节制山东、河南、北直隶三省。

    简单说,就是:给钱、给人、给支持!

    老白不负众望搞定了这事儿,同时还给朝廷上报了张秋河这个巨大的漏洞。

    要求再拨款修缮不然必成大祸,结果朝臣们吵了半天不同意。

    这导致后来弘治五年又黄泛,可怜的老白再次治理。

    好在这次多了个帮手,老白跟刘大夏俩累的吐血才将此事搞定。

    《明经世文编》也提到这事儿,说“若从此议,淮无独受之患,利有十倍于小河月河者”。

    就是说当时的人也很后悔怎么就没听老白的,非出事儿才去修缮。

    两次黄河的大面积治理、鞑靼不断袭扰九边……

    弘治元年,应天及浙江饥、六年山东饥。

    七年,保定、真定、河间三府饥……

    这些地方哪儿不是花钱?哪个又不是要户部拨付钱粮?!

    所以老佀一听有金子,顿时那眼珠子都要红了。

    “孺子!本已世受国恩,安敢再占国财耶?!速速与我交出!”

    张仑的方案一提出来,果然老佀直接炸了。

    却见他暴跳如雷面目赤红,那样子像是要吃了张仑似的。

    边上的大学士、刑部尚书白昂看着张仑,脸色也很不善。

    “我张家受了国恩没错,所以我大父为陛下持役。”

    张仑冷冷的看着老佀,丝毫没有退让的打算:“你亦说,我是孺子小儿……”

    “那倭寇尔等国朝重臣怎么不自己去剿?!嗯?!”

    要比大声张仑可没怕过谁,要比吵架咱那也是行家里手。

    商业谈判咱不知道谈过多少轮了,随便被你提个所谓的“大义”就吓住了……

    那我张小公爷还谈个鸡毛,直接缴械认怂就算了。

    “我东南剿倭,费了国朝一兵一卒了?!还是费了你户部一粮一粟了?!”

    张仑顶着老佀,比他声音更大、脸更红、脖子更粗的咆哮:“我张家世受国恩就没为国厮杀了?!”

    “我为陛下剿了东南沿海数百倭寇,那都是猪么?!你户部此时在哪儿?!”

    “收钱你倒是扛着国家大义来了,倭寇肆虐的时候呢?!你在哪儿?!”

    张仑指着老佀的鼻子就破口大骂:“朝堂上下臣工百十,你们哪个去剿了那些倭寇了?!”

    “我一介黄口小儿不费国朝兵卒钱粮,剿了倭寇不止还往扶桑根绝其祸!你们可说我一句好话了?!”

    老佀被张仑这么生生顶撞一时竟是失声,只得呐呐无言。

    李东阳他们几个也是涨红了面皮,颇为不好意思。

    这事儿算下来确实是朝堂诸臣不地道,功勋算给下面的水师却没算给张仑。

    老张也懒的争这事儿,我张家现在荣宠比功勋更要紧。

    功勋这等事情陛下心里有数就行了,朝臣们给不给都无所谓。

    张仑则是梗着脖子继续骂道:“我还给国朝交还了一支数千人海战雄师!”

    “使船拖回来数万两杂银、万斤杂铜!忘了?啊?!都喂狗了?!”

    唔……扶桑之前缴获不少杂银、杂铜,后来张小公爷懒的炼了。

    就让小周管家拖回来丢给苏州知府曹鸣岐,让他报个缴获交上国库。

    “金沙为我所获,交予陛下、告知在夷州已是尽责了。”

    张仑好整以暇,掸了掸自己的双袖道:“你说国财么,我不挖您自己找去!”

    “夷州不大,延绵万里而已。您挖去吧!”

    呸~!想坑劳资的金山,老佀你想都别想!

    夷州全境延绵三万六千多平方公里,你一寸寸挖去吧!

    你能挖到算我输。

    “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老佀气的直哆嗦,但对张仑的话却无力反驳。

    是啊,人家又没耗费国朝一兵一卒、一粮一粟,全凭自己打下来的。

    发现金沙拿回来交给陛下,告知在夷州这确实算是尽责了。

    现场哪个朝臣也没法指责人家痴虎儿不地道,却是老佀要勒索人家金山显得不地道。

    夷州那地儿谁不知道啊,太祖朝的时候倭寇肆虐就陆续撤出了。

    后来永乐陛下有三宝太监的舰队,倒是又恢复过。

    现在那边可连管辖的官衙都没有派、驻防官兵都没有,实际上相当于自治领。

    “痴虎儿啊,你也莫与独山公争执了……”

    李东阳这个时候站出来打圆场:“你这分配法子,着实过分……”

    “西涯公,我知道你们道我是贪财。然,诸位却不知我此举之意。”

    刘健这理学出身的老人则是吹胡子瞪眼冷哼道:“老夫倒要看看你能扯出什么歪理邪说来!”

    张仑一翻白眼,啥歪理邪说!小爷说的都是实在话。

    “晦庵公既是理学大家,岂不闻‘子贡赎人’、‘子路拯溺’之事乎?!”

    听得张仑这么一说,刘健不由得一滞。却是呐呐说不出话来了。

    子贡赎人,这说的是战国时候鲁国有条法律。

    是说如果本国人在其他国家看到鲁国人沦为奴隶被买卖,那么将人赎回来可以领补偿奖金。

    子贡一次就赎人回来了,但拒绝了补偿奖金。

    夫子就说,子贡你这事儿做的不对啊!

    你当取不取,那其他人取了不是显得品格不如你么?!

    你这么干会影响到其他人赎回国人的决定,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这个钱你拿了不影响你的品格,国家给的、你应得的嘛!

    但你不拿就会影响到其他有能力这么做的人,所以你这事儿做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