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明朝小公爷 第一百一十一章 翁婿相见,老少狐狸

时间:2019-07-23作者:贪狼独坐

    两百料的海船无法靠过岸边来,但那些个小早船、关船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待得那载着津春的小早船缓缓靠岸,架上了船板张仑便见得自己身边的足利鹤小姐姐脸色已经变得沉静。

    这些日子跟在他身边的足利鹤几乎都是笑着的,唯独在这个时候她整个人都变了。

    一如张仑偶尔见到她面对足利家家臣时候的那种表情,沉静、端庄而严肃。

    几个身着胴丸的武士先行从船上跃下,左右凝视散开警戒。

    津春这才从船上下来回身恭敬的鞠躬,然后便见得一位穿着金色华丽大铠身高大约有一米五几样子。

    年纪看起来四十有余面庞消瘦抿起的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下颚还有这些许老鼠须。

    眉眼间依稀可以看出和足利鹤有三五分相似,但好在足利鹤像他的部分不多……

    张仑这还正琢磨着咋跟自己老丈人打个交道呢,结果这位足利将军一上来还没到张仑面前便全礼拜下。

    “扶桑外臣足利义植,叩见上朝天使大人!”

    看着这自家老丈人便是要拜下张仑哪儿敢受礼,赶紧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扶起轻声道。

    “如此大礼小子如何能受?!老大人还是快请起罢!”

    待得扶起自己的老丈人后张仑才看到他眼里的笑意,顿时明白这位老丈人是在帮自己定下身份啊!

    双方心照不宣张仑拉着自家老丈人一脸亲厚,到了那罗伞处坐下。

    妙安便将那烤好的野猪肉奉上,还细心的用一只白瓷细碗配上了山葵沫、银雕仕女图壶装酱油。

    看着这罗伞、椅子还有那桌子上白瓷儿盘、蘸碗儿。

    还有妙安刚刚摆上来的一副镶金祥云头下裹银鱼鳞纹象牙筷,顿感这女婿的豪遮简直是超品级的。

    津春他们可就没有这个待遇了,自己到边儿上去切那野猪肉自己烤。

    但这也让所有人满足了,毕竟这野猪肉那也不是经常有的吃的。

    这于他们而言那是老虎肉啊,尊贵啊!

    再听着尼崎城里的人喊妙安作“明国的八幡虎姬”,打听完了后一个二个面无人色。

    原本还敢偷瞄妙安那俏丽面容、珠穆朗玛峰的,现在全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尼玛!人家一枪一刀就劈了头百五六十斤的野猪,还能跟公主殿下打个平手的。

    宰他们这些中下级武士那跟杀鸡就没啥区别,而且人家背后还站着那位明国公卿殿下。

    不想死的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足利义植面带微笑小声的和张仑说着些许扶桑风情,又说听闻中的明国上朝风物。

    张仑上辈子那也是没少做商业胡吹的,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该跟人家说什么。

    一老一少俩狐狸看起来是在聊着风俗见闻,实际上已经把互相的意见交换了一番。

    老足利说扶桑武家女子重信诺而多桀骜,又不修女训却是难为啊。

    张仑则是笑着应道重信诺好啊,此举岂非豪气么。

    阔且这巾帼英雄自是不善琐事,如元明、孝廉二位扶桑大君岂需一展女红?

    她们需护利王室家国便是,一展女红有何用。

    俩老少狐狸这算是完成了第一波意见交换。

    老足利那番话的意思是说,听说你打算让我女儿做将军?!这事儿可不能不认账哈!

    我给你说,我女儿脾气可不好。说到的事情做不到,就算是夫君那也得嘿嘿嘿。

    张仑听这话回了扶桑两位女天皇不修女红的事儿,意思是:

    我答应了肯定得做,而且将来我跟足利姐姐的孩子可不是要继承大位么?!

    这是在帮我自己孩子打拼呢,有啥不肯的。

    老足利再说,听闻上使曾清剿我扶桑流出之海盗?!

    些许败类坏我扶桑名声啊,还耗费了上国军帑真是该死。

    张仑哈哈一笑摆手道,我率家中老亲兵便可剿灭者,已是所费甚少呐!

    航程十余日麾下一千带甲、两千将士战损未及百人。

    五千斤大筒火药,消耗还未及一成便已彻底剿灭。

    须知我大父受陛下令乃领京师总京营72卫,麾下带甲四十万日夜操练。

    京营备火药两万余斤,如我这千料大舰二十余艘、四百料大舰二百余艘吧。

    那日常耗费可谓巨糜,若是出动才是真的耗费钱粮啊!

    一番话说的老足利跟他的那些个家臣、武士们脸色发白,有几个差点儿脚软就趴下了。

    卧槽尼玛!带甲四十万啊,全扶桑就是把总大将都抓进去能凑齐十万带甲么?!

    早先看着那千料战座船,一堆人已是腿肚子打哆嗦了。

    边上的四百料战座船虽然小,却也比他们的船大出太多。

    听说那巨舰竟是有二十多艘,小些的竟有两百余艘……

    这群扶桑土鳖顿时手脚冰凉。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老少狐狸再次完成了一波意见交换。

    老足利刚才那意思是问张仑,我这边那些个乱臣贼子可不少啊!

    你带了多少银子、多少兵马,可够帮我夺回将军之位么?!

    张仑则是嗤之以鼻,我麾下一千带甲两千武士合计三千人。

    还有家中老亲兵、数十大筒百余铁炮。

    剿杀那些个乱臣贼子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而已。

    老丈人你且宽心,我大父领京营带甲四十万大明还有战舰二百余艘。

    逼急了劳资直接弄来,我看看这扶桑谁能扛得住!

    有人心有不服想说这上国天使莫非大话,但看着那港口停泊的千料战舰、四百料战座船。

    还有那佛朗机快船,岸上摆着的一水儿大筒、老亲兵们背着的铁炮。

    顿时不作声了。

    没底子的吹牛那叫装逼,人家这是有底子的吹牛那叫真·牛逼。

    是夜主宾欢愉只是未曾饮酒,醒目的佐藤武早已经将尼崎城收拾出来给老足利入住了。

    张仑则是带着足利鹤一行人,回到了战舰上休息。

    夜半时无数的忍军刷刷刷的往外跑,然而没跑出几步就被人按倒在地。

    不得这些个忍军喊出来,嘴里便被塞了块破布整个人捆扎丢到了一边。

    有人用不熟悉的扶桑话道,莫动!天亮就放你,敢动现在就宰了你。

    再看身边一大票跟自己一眼被逮了捆扎起来的同行,这忍军顿时不敢动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