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明朝小公爷 第五十三章 二十载梨花枪纵横天下无敌,县试开考知府曹鸣岐亲历

时间:2019-07-23作者:贪狼独坐

    “师弟~!师弟~!”陈州同见自己的这个便宜师弟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还咬牙切齿的不由得吓了一跳:“师弟莫担心,我们这拳乃有养生之用。你那婢女定不会伤了身子的。”

    张仑只能是勉强的笑着点了点头:“师兄刚才说,妙安姐姐根骨上佳?!”

    “嗯……”陈州同看着在场上呼喝着跟国公府几个老亲兵们对砍的妙安,沉声道:“我与山东杨家梨花枪有旧,回头我便把这套枪法传于妙安……”

    说着,陈州同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或许,有生之年我可见传说中‘二十载梨花枪,天下无敌手’杨四娘子一般的风采!”

    张仑听得陈州同的话顿时有些不敢置信,卧槽!劳资就买回来的一个婢女,但也没到说这样的地步吧?!

    杨四娘子可谓是传奇人物,活跃于金末宋元那个复杂的时代。是当时统领一支起义军的奇女子,《宋史·李全传》里面记载她自谓“二十年梨花枪,天下无敌手”。

    在这点上后世的戚继光于《纪效新书》也说“变幻莫测,神化无穷,后世鲜有得其奥者”。何良臣的《阵纪》也有提及,号称是“而天下无敌者,惟杨家梨花枪法也。”

    可见这梨花枪是有真东西,而且当年杨四娘子杨妙真那自谓未必就是虚言。

    张仑砸吧了一下嘴,看着妙安笑嘻嘻的脱下护具向自己跑来突然觉着有一个很能打的漂亮武装婢女也不错啊!

    “公子~!你不是在读书,说叫我不要打搅你么?!怎的跑来校场了?!”

    妙安眨巴着杏眼,穿着一身防护服的她又做不出万福的动作却是显得有些别扭。

    张仑笑着抬手撸了一下妙安的脑袋,见她气呼呼的左摇右摆躲开才笑着道:“过来看看我妙安姐姐大发神威啊~!”

    “龙叔、猛叔他们让我的,若是真使了力气婢子早被打倒了。”妙安得了夸奖,开心的就像是得了主人奖励的喵恨不能扑住张仑蹭蹭他。

    脱掉了护甲换上一身干爽衣裳的张龙、张猛走过来闻言摆手道:“妙安姑娘现在只是缺些战阵、斩甲的经历,多历练几次的话我们这些老家伙未必就能够扛住她了。”

    张仑闻言不由得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看来,这次考完试后得勤加练习了。

    不然真被妙安超过去,那脸面往哪儿搁呢!

    转眼间便是到了县试开考的时间,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张仑便骑着马慢悠悠的来到了吴县县学所在的考场。

    晨光缓缓升起,看着那些白首苍苍却连儒衫都没有穿上,套着白布补丁衣裳破洞芒鞋佝偻着身形却依旧在县学门前翘首以盼的老头儿们。

    张仑不由得心头一叹:白首童生,可悲?可叹?

    他的出现也一下子“刷刷刷……”的吸引了无数道目光,张仑自己倒是习惯了。这也是他现在不太爱出门的原因之一,似乎他走到哪儿都很容易吸引到一堆的目光。

    无他,唯俊耳。

    当然,现在的张仑已经习惯这种目光的扫视了。完全无视走到了贡院前,安静的等待着。

    “咔咔咔……”当贡院的门打开的时候,张仑愕然的看着原本应该是知县主持的位置上竟然笑吟吟的站着一个熟人——苏州知府曹凤曹鸣岐!

    所谓“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想必现在这位吴县知县对此体会颇深啊!

    原本应该是他主持的考试,却硬生生的被知府曹凤给霸占了。

    却见曹凤笑吟吟的说了一大通客套话,然后便着人开放贡院逐一入场考试。

    考试过程就乏善可陈了,虽然这算得上是张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科举考试。

    可实际上这里的难度跟金銮殿上三大学士的难度那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比较麻烦的是这原本一个月的县试压缩到了十天之内,这其实也是那些阁老们冒的坏水儿。

    机会给你们了,但把握不住那可怪不得我们。

    不过县、府两试倒是没有要被关号子一样那么凄惨,只是需要赶早到位。

    县试这是基础,所以考起来的话其实蛮随知县心意走的。正场过了,那便回去等通知考府试好了。

    正场没考过,那给你三次还是四次重考的机会就得看知县老爷的心情了。

    张仑随意的找了一张书桌坐下便等着,一会儿人都到齐试卷才会发下。

    好在这考场内也没有人敢窃窃私语,只是不少人都目指张仑。

    直至考卷下发,顿时这考场中有人才回过神来倒吸凉气,有人暗自窃喜。

    但张仑对考八股这事儿其实已经完全无感了,只是第一次来贡院里面考有点儿新鲜。

    任谁大学四年几乎都在被八股收拾、折腾、折磨……那估摸,也会对这种考试麻木掉去。

    也是因为确实做的太多了,所以对于八股张仑有着自己的体会。

    若说这八股一无是处张仑是第一个不同意的,尤其是明代的八股可没满清那会儿只讲花团锦簇。

    虽然说这是帝国取士限定格式的议论式文体,但它对于写八股者的应变能力、联想能力,还得能自圆其说硬扯出一番道理的能力是极为考验的。

    你还不能言之无物,得用经典的字句把你的私货再夹带进去。

    所以朝堂上的阁老、清流们一个二个都是辩论高手,其引经据典的诡辩、骂街、喷人能力都是超一流水准。

    那些大喷子们放到后世,那一百个键盘侠也干不过他们。

    那票大神们能引据经典,全程不带一个脏字儿的把他全家女性都问候一遍,他还不知道人家在说啥。

    杠精喷子不可怕,就怕杠精喷子有文化……

    于是经常大家吵着吵着发现没个头儿,干脆直接撸起袖子开干!直接在朝堂上演一出全武行,既然吵不出来结果那就打出个结果来。

    “咦~?!”考文倒是不困难,到要做试帖诗的时候张仑楞了一下。

    因为题目是“得剑乍如添健仆”,看着这题目张仑简直哭笑不得:您曹凤曹鸣岐好歹是堂堂一个知府啊,居然用这种方式给我打招呼。

    为何张仑一看这题目,就知道是曹凤出来给他打招呼的呢?!

    很简单啊,最近张仑拜见过曹凤并访得陈州同这位大高手回去岂非正和此句之意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