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明朝小公爷 第十七章 销量提成制,宫令陈惟贞

时间:2019-07-23作者:贪狼独坐

    现在这个问题是不大的,再说这宝文堂可是挂靠司礼监的出版商啊!

    宁得罪阁老,莫招惹公公。

    这是大明朝上下都门儿清的事儿,若是盗了这宝文堂说不准明儿就得让你家破人亡。

    东缉事厂那可不是吃干饭的,小小书商敢跟他们吊歪那肯定得请你吃一下武器。

    这话本估计能卖三两一本,刨掉雕工、纸张的话萧慎觉着,还是有不少挣头的。

    “那便依小公爷所言,就每本二钱银子吧!”

    此时的计数方式,一两是十六钱。张仑提出的二钱银子,确实是不高的。

    张仑哈哈一笑,便让周管家来跟萧慎立下字据签字画押。

    “先看看这上部卖的如何,如果是卖得好我们再印下部。”

    立完字据后,张仑笑眯眯的对着萧慎便道。

    萧慎脸色不由得一变,显然他也猜到了张仑的打算。这二钱银子,是现在未知销量的价格。

    如果这卖得好了,那下一部肯定张仑得提价了。

    “小公爷颇有陶朱之风啊……”萧慎终究是叹了口气,对着张仑拱了拱手。

    这句话其实是明褒暗讽。

    陶朱公便是范蠡,既是助越王勾践称霸灭吴的名臣也是三次为商三次散尽家财的商圣。

    若是夸赞,那应该说“少伯上将军遗风”。

    而说“陶朱公之风”,加上刚才张仑的上下部分开卖的手段,那就是讽刺张仑如逐利商贾一般太贪钱了。

    因为范蠡在勾践成就霸业后,便改名换姓自号“陶朱公”经营生意去了。

    所以说这读书人放个屁都带着拐弯的,当着面儿骂你兴许还听不懂。

    “先生岂不闻夫子曰‘执鞭之士’乎?!”

    张仑哪儿会听不明白这话中话?!当下微微一笑,便应了这么一句。

    他这句话一出口,萧慎先楞了一下随后抱歉的拱了拱手便请张仑和那周管家出了内堂。

    张仑的这句话是出自于《论语·述而》,全句是:

    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意思是,若是这富贵是合情合理的,哪怕给老板做司机、赶大车我也愿意干。

    如果这富贵不合乎情理,那我还是做我喜欢的事情吧。

    张仑说这个典故,则是反骂了萧慎一顿:劳资写书挣钱天经地义,你特么凭啥说劳资贪财?!

    夫子都说了,合情合理的钱赶大车都挣!不服丫憋着。

    萧慎也就口头上讨一下张仑便宜,但绝对不会真的把张仑得罪死了。

    哪怕他伯父是萧敬这样的宫中老人,也不愿意去轻易得罪了英国公府。

    送走了张仑,萧慎也有些戚戚然。

    毕竟刚才是气急了,才开口去讽刺张仑。没成想人家听出来了不止,还反骂了自己一顿。

    这会儿将张仑送走后,萧慎才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该那么冲动去讽刺张仑啊!

    “叔至先生,刚才英国公家的小公爷可是来请润笔的么?!”

    萧慎正在懊恼间,一个略有磁性的女中音响起。

    听得这个声音萧慎赶紧回身恭敬的做了一个揖:“不知道陈宫令驾临,还望恕罪!”

    却见一个年约二十三四,生着一双杏眼面若银盘端庄秀丽身姿挺拔的女子,微笑的给萧慎道了个万福。

    “叔至先生客气了,倒是惟贞有些唐突了……”

    却见这丰韵的女子抿嘴一笑,用着那略带磁性的声音有些俏皮的道:“叔至先生难道就不请我喝杯茶吗?”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萧慎赶紧躬身,目不斜视的做了一个请的姿态。

    对于这位陈惟贞陈宫令,萧慎可是真不敢唐突而不是客气。

    人家可是宫令啊,宫中女官之首官阶一品。论起来不比他伯父要差。

    更为重要的是,这位陈惟贞可是周太皇太后身边得宠的人儿。

    现在的弘治皇帝小时候母亲早逝,可都是这位奶奶周太后一直将他养在仁寿宫亲手带大的。

    所以别看这位老太后不吱声,可她随便清咳一下弘治皇帝绝对毫不犹豫的把得罪她的人给剐了。

    “那张小公爷的名号,惟贞也是听过的。”

    这陈惟贞从不摆架子拿大,因为出身江南说话更是软软糯糯轻声细语为人也是温柔细腻。

    加之她声线本就有些磁性,是以让人听着便十分的舒坦。

    或许也正是因为她的性情很好,与周太后的女儿庆公主极为相似所以很是受宠。

    “却不知道他有何大作交予叔至先生,惟贞可有幸看上一眼么?”

    萧慎心里苦笑,您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不给么?!

    赶紧笑着说难得宫令有兴趣,这可是在下的荣幸啊!

    说着便将刚才张仑给他的那《幽都夜梦:白蛇娘子全传》,拿了出来递到了陈惟贞手上。

    其实说起来这陈惟贞年纪也不大,但在这个时代大部分人14~16岁就结婚了。

    到了她这个年纪,孩子那不止是能打酱油,而是再过几年都能再娶媳妇让她们升级当奶奶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的人看来,她肯定得被划到“超·大龄剩女”的范畴内了。

    拿着这《白蛇传》稍稍的看了一眼,陈惟贞很快的就被吸引住了。

    刷刷刷的翻阅着,没一会儿陈惟贞就放下了手里的本子吁出一口气望向了萧慎。

    “叔至先生,此书惟贞甚是喜欢请问可否允得惟贞抄录一番呢?!”

    看得萧慎忽青忽白的脸色,陈惟贞淡淡一笑掏出荷包倒出一个金瓜子放在了桌面上。

    “还请叔至先生放心,惟贞只是堪阅不会传出宫外的……”

    萧慎擦了擦汗,勉强的笑了笑:“那还请宫令稍待,我这便令人誊抄下来……”

    “如此,惟贞多谢了。”陈惟贞说着,对萧慎道了个万福随后抬手看了看日头。

    然后叹气道:“还请叔至先生快些,宫门关闭前惟贞是要回去伺候太后的……”

    萧慎赶紧答道那是自然,随后喊出十来人赶紧研墨誊抄还让他们仔细检查。

    陈惟贞自然是不会在这里傻等的,而是走出内堂到书坊内先是吩咐了一个随同来的宫女先行回去。

    随后便可开始在书坊的架子上,翻阅了一下其他书籍。

    若是平日陈惟贞看着这些书,未必喜欢却也能打发时间。

    然而刚才看完了那《白蛇传》现在再看这些话本,顿觉得实在不堪卒读形同嚼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