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传奇 第三百五十四章 盛宴

时间:2020-01-19作者:虞雪曦

    奇风微博一出。

    很明显。

    炸了沸了掀了。

    众网友众媒体众粉丝守了一天一夜,就为了得到最新一手劲爆消息,结果就守来这么一个玩意儿?

    一只毛色纯亮的金毛趴在地毯上,含情脉脉地看着在她底下依偎着的四只小崽儿?

    所以,那个“她”,不是公布恋情女主人公,而是一只母狗?那个“生日”真的只是字面意思??

    粉丝感觉自己千疮百孔的心已然瓦解,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使他们盯着这条微博看了足足半小时,也不知道评论什么字。

    而蓄势待发的媒体,感到被骗的愤懑和心碎,恋恋不舍地删掉自己已经写好的只待填上女方姓名的恋情公文.......

    这条沸沸扬扬炒了近三天三夜的“超级惊天大新闻”,以欧亨利式的结尾终结于此。

    唐恬亦愣了好久,微妙的不知道说什么。

    这算欺骗吗?会被网友群殴吗?

    不算。肯定。

    毕竟奇风除了这几天发了条摸不着边的微博,可啥也没做,要误解要炒作的都是媒体和网友罢了。

    顶多他的经纪人借此宣传了一波。

    可是他的粉丝们真的好想揍他一波怎么破。

    ......

    第二日,云冰颜回剧组拍戏。

    对于旷工一天的某影后,剧组无一人有怨言,该咋样咋样。

    毕竟。

    这位才是最大的金主爸爸啊。

    拍摄进程已经发展到黛贵人一跃而成紫禁城最新的红人——这消息不说紫禁城内人尽皆知,就是宫外也传的沸沸扬扬。

    毕竟郁黛儿相比一般妃嫔娘娘肤色迥异。

    夜王自是乐见其成,只是在明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痛心疾首,恩断两相绝的模样。

    他对皇帝说:“我不觉得黛儿会得圣心多久。我怕她情愈深,伤愈痛。身为兄长,我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过完一生。”

    皇帝甚是动容:“朕定不负她。”

    至于这话有多p,夜王知,郁黛儿也知。

    又没几天,郁黛儿升为黛嫔。

    这下,后宫女人们齐心协力,共同抗敌,分上中下三路出击。

    而因着皇帝让平妃帮忙护着,平妃也不是个没手段没脑子的人,故大部分麻烦都被平妃挡了,只剩下小部分,对郁黛儿来说根本不够看的。

    容贵人出场了。

    她年龄尚小,形貌娇憨,平常不与人接近,只和表亲平妃有来往。

    她一开始对郁黛儿无感,并因为平妃为其劳累却还被皇帝指责而渐渐对郁黛儿不满。

    尤其郁黛儿实在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恃宠而骄,让人一点也喜欢不起来。

    是日,容贵人坐于平妃旁,圆润的眉眼蹙而不解,“平姐姐,听闻今日你又从黛嫔那儿搜出一条蛇来?”

    平妃眉眼温润,水波淡漠,“不错。”

    “此人破事怎么那么多,平日里那么骄蛮,得宠也不晓得低调,打扮的跟个花蝴蝶一样,到处树敌,戳人痛脚,凭什么一直让你替她收拾烂摊子?”容贵人忍不住娇喝,真替平妃委屈。

    平妃愣了愣神。

    一开始她帮衬着郁黛儿,只是活动活动筋骨,给自己巩固巩固地位罢了。后来也许是渐渐习惯了,还是看郁黛儿生了怜悯,也就越管越多了。

    只是这怜悯不知从何而来,她也觉得可笑。

    紫禁城风光无限前途无量的黛嫔,旁人艳羡不得,怎反生怜?

    “因为本宫是崇华宫的主位。”平妃垂了眼眸,藏了心思。

    容贵人还想说什么,却也说不得什么,只得让平妃小心,切莫反赔了自己进去。

    而郁黛儿对平妃,开始是试探,后来还是试探。

    她早不相信任何情谊,也没有结交姐妹的打算。只不过对于平妃屡屡相助,她也不好意思理所当然受之无愧,只能暗中帮扶着她。两者之间形成了良好的商业互利关系。

    但后宫妃嫔并没有因为屡战屡败而挫了锐气,在童贵妃若有若无的推动下,继续攻击郁黛儿。

    这日,郁黛儿日常性摸了摸自己要穿的华服.......针又多了一根。

    并非丫鬟宫女们没搜过,实在是那些妃嫔的段位又高了一层,藏的地方越来越高深莫测。

    然后再摸扣子,果然松了许多。只待她一走出宫门,扣子脱落,便可当场以不守妇道常驻冷宫。

    郁黛儿又探了探鞋底,看似无异常。她叫陈儿拿了块吸铁石,鞋子成功被吸起。

    “换衣换鞋吧。”郁黛儿无奈。

    这鞋,穿上去没事,但久而久之,她的脚底便会被那些藏于鞋底的尖锐的金属物磨出内伤,表面无异常,但却疼的根本站不起来。

    当然郁黛儿也不是吃素的,只守不攻。

    她尚不动声色,每日照常出去得罪人,暗地里却配合夜王的人搜集那些嫔妃露的马脚,只待某个时机将其一网打尽。

    而这个时机便是太后主办的御花园盛宴。

    一早,御花园锦绣花繁,隆重布局下已是歌舞升平。

    太后尚未到,底下只来了些许美人贵人。

    这些低位妃嫔不敢碰桌上的佳肴美酒,只得凑在一起聊着各宫的八卦,或是些稀奇事儿和家长里短。

    而后来的嫔妃越来越多,扮相无不赛花仙,各个花枝招展,争奇斗艳。

    童贵妃难得一身雪色素衣,本想童颜若仙惊为天人;白衣胜雪,北方有佳人........奈何撞了衫。

    白元素早已不是专属,一些低位妃嫔自知艳丽繁华比不过高位妃子,只能朴素简约一身白衣,以博垂怜。

    所以看着底下花红柳绿间嵌了好几抹纯白,童贵妃的脸色不大好看了。

    郁黛儿是最晚到的,各妃嫔心生怨言,却鲜少有人敢发一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