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传奇 第二百三十章 解脱

时间:2019-05-11作者:虞雪曦

    配着动人的插曲,观众回首那个军装瑰丽,意气风发,妆容精致魅惑的女人,心生涩意。

    那抹依旧英气的背影,似是怕被别人看出什么,脚步那样快。

    落寞的,嵌了泪意。

    ........

    打了十几年的仗,殇了千万的人,葬了千万的心。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双方历经十几年的压迫,物资,人力,却并不是源源不断的。

    最终关头,双方心知肚明,需做个了结。

    再打,不仅是军人耗不起了,百姓也等不起了。

    每个军人,都发自内心地拼搏最后一刻。

    画面里,血溅飞天,枪林弹雨,战火纷飞。

    坦克每一下开炮,便伴随着一声巨响,一方土地尘土飞扬,士兵狰狞着不甘的面孔,被抛了上去,撒着鲜血,重重摔下,在观众心底重重一击。

    想来,的确没有资格在享着和平生活,锦衣玉食的情况下,嚷嚷着自杀。

    因为没经历过战争,那生死一线时的恐惧;没经历过自然灾难,去看人力的渺小,哪知生命的可贵和价值。

    军人渴望着和平,渴望着没有战争,渴望着拥着妻子在家笑看儿女欢乐。

    他们不求金银富贵,在这战争年代只求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在家喝上一口妻子煲的热粥。

    想陪你老去,想看儿女长大,想坐等生命最后一刻的夕阳。

    可有多少人,还未听见那一声“爸爸”,还未来得及和家人告别,就匆匆葬在沙场。

    这是一份高危的职业,也是一份很傻的职业。

    明知要死,却不畏前行。

    观众叹了口气,可心里却难以舒坦。

    总觉得“军人用汗血换来了今天的和平”是耳旁风罢了,可现在,却真真体味到了。

    何为和平。和,是农民用庄稼养活那万千人口;平,是军人用自己的十字架,为你建起那一盏屋顶。(作者君自己的象形理解,把字左右或上下拆开来看)

    观众不忍再看那一张张染血的面庞,垂下头,抹了眼角的湿意。

    再看银幕,战场上热火朝天,可僻静的树林里,气氛却是凝重到极点。

    擦枪走火不过弹指之间。

    对立站着的,是双方重要首领人员。

    简单和则启轩,厉逸杨和浅君。

    “厉逸杨,最后问你一次,当年我父母,是否拜你所赐?”简单不再故作风轻云淡,眸子紧盯着厉逸杨,声线颤抖。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已经过去了。”厉逸杨依旧淡漠着,却在角落里握紧了掌心。

    “你——”简单正欲动武,却被浅君毫不留情地拦下。

    “少主......”则启轩在简单耳边耳语,简单忍住怒气,随后和则启轩轻功离去。

    画面转而来到战场。

    战场上,简单吩咐加大人马。她眸子已有了猩红之色,难以平复情绪,拿出枪来疯了般地射击。

    厉逸杨,不肯说是么?

    那我便以天下苍生作胁,逼你口中那个真相。

    突然到来的几万精锐人马,再加上简单的枪法早已出神入化,一枪一个准,每秒又是十连发,没多久,华国一方阵亡了不少大将,开始走往下风。

    厉逸杨接到战况时,手里的战报瞬间被捏紧,作了废纸。

    他望向窗外,似能看到那战火里,战友鲜血淋漓。

    以往的一幕幕,从第一次见了死人,从那断了的手指和胳膊,从那一张张血也无法污染的坚毅面庞。

    无一不刺激着他,逼他做下定夺。

    一旁浅君看到,二话不说冲了出去。必须,必须拦下那个女魔头!既然厉逸杨说不出口,那么她来!

    厉逸杨回头,深知浅君的性子,只能紧忙追了上去。

    简单依旧在杀人。她笑着,眸子里的黯淡只有自知。

    也许,她是变了彻底。

    可再怎么变,性子始终是性子,善恶,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就像她能控制的了自己的手去杀人,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在滴血默哀。

    突然,她的枪被一枚子弹打偏。

    简单挑眉看着那个美丽的白色身影。

    “白衣天使终于忍不住了是么?”简单轻笑一声,嘴角的弧度瑰丽迷人,“告诉我,我就撤军。”

    “好,我告诉你!麻烦你说到做到!”浅君厉声喊道。

    “那是自然。”简单嗤笑了,声音里含着不屑。

    “当年......”

    “浅君!”一声凌厉的喊声打断了女子的说话。

    简单嘴角扬起嘲讽,看着到来的厉逸杨,看着他即使身体不复当年,伤筋动骨难以行动,却还是追到了战场。

    浅君看着本方已经处于弱势,再经不起拖延,不管不顾地又要说。

    “当年,你父母因为......唔......”浅君来不及说,便被一个吻堵住。

    厉逸杨吻住浅君。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自欺欺人,才能固执地拖住那个真相。

    简单心口一窒,和五年前一样......

    既然如此,她要那个真相又有什么用。“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这个道理她懂,懂的无可奈何,撕心裂肺。

    在满天战火的映衬下,简单仿佛一下子退去了那个坚强的女豪杰外表。此时,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一如时光重现,呆呆地看着拥吻的两人。

    她的眸子没有刻意的伤心,但却是冰冷的,用绝望凝结成的冰冷。

    “撤......”颤抖的一个字,简单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最后望了眼那个方向,像是想要牢牢记住那个自己永远无法忘掉的身影。

    此一别,乃是终身。

    她再也无法做他的简单,再也无法任性地靠在他的胸口。

    转身,踩着鲜血,她一步一步离去。

    若是当年没有那个少年为她挡下一刀,是否此刻就不会有那么痛。

    可是,若再来一次,她还是愿意认识他,愿意爱上他。

    甚至此时的钻心噬骨之痛,只要能遇见他,不忘他,她都甘之如饴。

    “如何掉眼泪,自知身份都不对

    简单简单,很简单

    想这样的自己好愚蠢,但哪个女人不天真

    ......

    如果不能全给我,就全都别给我

    可惜,可悲,可叹

    只是难免埋怨时间的手,把相爱写成相爱过

    ......

    再见时,请听我一句

    微笑要带眼泪才耐看。”

    .......

    厉逸杨放开浅君,却没想到下一瞬间浅君脱口而出的话让他猝不及防。

    “你父母就是被厉......”

    话音未落,简单却已经吐出鲜血......

    一颗子弹,由厉逸杨手中的精装迷你枪,直接贯穿简单的心脏。

    简单的身型重重一颤,嘴角的艳红衬着苍白,更显惊心动魄的瑰丽,和入骨的凄凉。

    她,什么,什么都听不见了.......

    连那本来的伤痛,都开始淡了下去。

    世界空虚起来,她眼皮止不住下垂。

    也许这个时候来个笑更显刻骨铭心,可真正的简单,做不到。

    一滴晶莹的泪顺着那白皙的脸庞,下滑,融入血水。

    她,哭了。

    好想好想撕心裂肺地哭一场,可是来不及了......

    简单模糊着双眼,望着眼前的方向。

    眼神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无尽的空虚,和倒映在她眼眸里的战争。

    解脱?

    简单闭上双眼,重重地摔在地上。

    “陨石坠落,一瞬间

    繁花春泥,卷不开漫天的相恋

    再见你,回首一瞬间

    ......

    可惜,可悲,可叹

    旖旎缠绵,抵不过那醉人一点点

    若是情有误,爱有错,轮回泯灭

    也消不除,见你时,那深邃眸眼

    ......

    再见时,请听我一句

    微笑要带眼泪才耐看。”

    现场有观众站了起来。

    [好吧还是有红包的~悄悄说一句,“复活”简单需要一百红包(哈哈哈知道没可能,简单哪是那么容易活的~)所以打赏的琪,想要什么惊喜?比如加更,或者可以《战无垠》出第二部?还是其他也可以~其他亲亲也可以评论发表意见,如果上午十二点前没有人发表评论的话,那就在十二点左右会加更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