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后传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改变

时间:2019-05-11作者:虞雪曦

    尽管刚才银幕上的女人歇斯底里疯疯癫癫,看不出往日的纯真无邪,但却丝毫不使人厌烦唾弃,反而因为简单承受不住后的爆发而感到呼吸不畅。

    这么美好的年纪,却遭受如此非人的对待。

    甚至还被心爱的人撞见,误会。

    观众忍不住咬牙,不知怎的眼睛竟有点酸涩。

    这还不是什么煽情片段,可为什么居然会这么触动。

    “哎呀老陈,你眼睛居然红了?可把你感动的,怎了?”一位中年男子看见旁边坐着的男人偷偷摸摸地抹眼泪,不禁打趣。

    “你懂个屁,这小姑娘和我女儿年纪差不多大,我一时想到我女儿去了!”老陈瞪了男子一眼。

    “呵呵呵。”男子笑着,可看着银幕上羸弱无助的少女,眼里的涩意只有自己知晓。

    众人继续看银幕。

    简单停止了哭泣,一张小脸因为布满了泪痕显得憔悴而不堪一击。

    她的眼睛红肿而空洞,仿佛失去灵魂的人偶。那表情也不只是面无表情那么简单,那表情想哭,却连哭的感觉都没有,想笑,却早已僵硬,麻木。

    很多时候伤心到深处,便容易被绝望淹没,疲惫而厌世。

    她走了很远,很久,以至于根本不管来到了什么地方。

    “嘿,小姑娘,在想什么呢?”一容貌妖孽漂亮的男子自树荫里窜出,来到简单身后,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简单没有说话,双眸空洞地看着前方。睫毛微颤,却毫无生气。

    “让我猜猜,是不是因为某位的不相信,而伤了你的心?”则启轩继续道,嘴角微微勾起。

    简单还是没有说话,但眸子已经有了点颜色。

    “考虑一下吧,绝尘谷,你会需要它的。”说完,则启轩几下子离开这片树林,消失踪迹。

    绝尘谷?呵。幽荡的林子中传来女子一声轻笑。

    观众的心底如击下重重一锤,面色凝重。

    简单的改变,不可避免。

    ......

    “不好意思,我没听清,你在说什么?”简单微微笑着,可这笑却不达眼底。仔细看,那漂亮的眸子里少了分天真,多了丝成熟。

    “我说,你不是孤儿,就在几个月前不是,不过现在是了。”则启轩好似注意力全在玩弄一枚树叶上,语调漫不经心。

    简单挑眉,嘴角嘲讽的上扬。

    她从小没有父母,还是被个乡野村妇养在家的,长大后,不知道为什么遭到追杀,然后因为射击天赋,被收入军区大院。而她那个养母,就在几天前混战死了。她哪来的父母?

    “你不信,回到那个地方,去历逸杨的书房,自会找到。”则启轩捏碎了树叶,拍了拍手上的残渣。

    “你当我傻?要真有这种东西,他会蠢到放在这种地方?”简单又笑了,笑的不屑而轻蔑。

    “你可以不信,但历逸杨向来不会对你防备。”则启轩抱胸,看着简单的笑容,眸子里些许感慨。

    简单的笑有些凝固,不动声色地转头就走。

    则启轩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纵身离开。

    画面一转,来到军区大院。

    历逸杨正在浅君那儿,两人在争论着什么。

    简单斜睨了两人一眼,唇角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无声无息地将门关上,简单轻车熟路地来到历逸杨的书房。

    简单扫视了一下书房的整体结构,然后开始翻找起来。

    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找什么,只是不受控制地乱翻,她隐隐能感觉到当年,感觉到前几个月的事。

    最近,历逸杨总是会看这本书?简单的目光放在一本很普通的书上。历逸杨从不看这种无用的书,也从不会看到她来,就不动声色地将书藏到身后。

    现在,她也更是翻了好久,才找到这本书。既然常看,却又放那么隐秘,书肯定有问题。

    简单拿过书,翻了几页,并无异常。直到再往下翻,一张很模糊的照片飘了出来。

    他还是这么不会藏东西。简单嘴角微勾,拾起那张照片,仔细一看,却愣住了。

    只能看到那如水的眸子反射出巨大的震惊,却不知道照片到底是什么。

    画面里并没有照片的正面。

    简单咬唇,手指的力道加重,随后深呼吸一口稳定情绪,才匆忙将照片放进口袋,开始翻历逸杨的书桌。

    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封信,上面有销毁的痕迹,但似乎被谁救了下来。

    “历逸杨销毁,浅君救下。”简单薄唇轻吐,说出自己的判断。

    两三下拆开信封,简单抽出信纸。虽然被烧得模模糊糊,缺漏了很多,但丝毫不影响。简单的判断能力一向很强。

    很简单的当地战争叙述,但目光触及那几行字时,简单的瞳孔剧烈收缩。嘴巴微张,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怎样一种感受?自己最爱的人,却间接下令杀死自己父母。

    还有浅君,没有她那家的施压,历逸杨也不可能做这样一个决定!

    当下,简单慌忙跑了出去,到那片树林,想要找到则启轩。

    画面一转。

    历逸杨走出浅君的房间,来到自己书房。

    震惊了一下,脑子很快有了判断。回想起浅君的话,“简单现在已经不简单了,她的情况真的很可疑,米国军队首领虽然已灭,但米国军队还没有正式歼灭,那边随时会东山再起......”

    “而作为米国军队的继承人选之一,简单真的......”

    简单,是简单!历逸杨冲出书房,寻找简单。

    画面又来到树林边。

    “这两样?”简单还是难以平复情绪,颤抖着将口袋里的东西递给则启轩。

    则启轩瞥了一样,随后敏锐地注意到身后树林有人。

    嘴角勾起,跪下,“简少主,的确。”

    简单看着则启轩,目光意味不明。突然树林传来一个声响,简单猛然回头。

    子弹穿梭而来,简单堪堪避过重要部位,但无可避免地还是被击中手臂,鲜血四溅。

    简单闷哼一声,捂住手臂。

    则启轩蹙眉,没想到这么快。

    “少主?”

    “简单!”一个男声传来,历逸杨从树后几步来到简单身旁。

    简单推开他,抓住则启轩的手,这时林中又传来几声枪响。

    历逸杨下意识去挡,可射击人似乎料到一般,避开了历逸杨,子弹准确无误地落在简单身上。

    简单衣服已被血染湿,因承受不住伤痛而半跪在地上。她抬头看了眼厉逸杨,眸子里蕴含着复杂。

    历逸杨朝着树林里走去,正要斥责,可却被突然来的吻忘了动作。

    浅君吻着历逸杨,手上的枪落地。

    浅君的唇来到历逸杨耳边,轻声呢喃了几句。

    男人不再动,任由浅君吻着,甚至手放到了浅君背后,抱住她。

    观众显然忘了这才是男主的原配,激动的跟男主与小三偷情一般。

    简单怔住,呆呆地看着,眸子里闪过破灭的希翼。她的小脸也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嘴唇更是泛白而逐渐没了生气。她随后释然一笑,笑的美艳绝伦。那笑蕴含的太多,但美到足以使天地都失了颜色。

    “绝尘谷。”

    三个字落,则启轩抱起简单,几步离开。

    观众下意识捏紧了手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