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异能是热水 第四十九章 乐阳山车神

时间:2019-07-22作者:倾世子初

    付琪王叔跟着人流挤上了火车,挤火车倒也没有付琪想象中那么凶残,大家排着队慢慢的走着,也没什么插队甚至吵闹打起来的情况,很平和。

    付琪和王叔找到自己的位置,把包放在上面的行李栏,安心落座。

    一路上,付琪观察着这节车厢的人,想要看看王叔所说的小社会缩影是什么。

    最后付琪除了觉得,那几个小孩子很闹腾,各地方言很热闹,自己也听不懂,车上还有点热,对面那个大爷带孙子啃鸭脖啃得辣的喊爽也是很生动了,其他好像也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

    付琪没有看到自己以为的那些场景,也才知道现实和电影还是有区别的,鸡兔同笼是没有了,明刀暗枪也是不存在的,王叔让自己看的社会,并不是电影里的社会,而是真实的社会。

    了悟王叔的意思,付琪会心一笑,也不再看车上人们。扭头去看窗外的风景,刷刷路过的房屋,数木,电线杆,别有一番风味。

    五个小时的车程,说长也长,说短也短,百无聊赖的付琪就在看着窗外的东西锻炼着自己的目力,王叔则是在一旁刷着手机。

    人生百态,自己就过成了专属自己的那一态,社会万千,人都是其中之一。

    付琪心中对于这个社会,又有了更多的感触,这个社会的善的那一面。

    车到站,付琪和王叔背着包下了车,跟着路标找了一会路出了车站。

    王叔带着付琪出站找汽车售票口买票,王叔去窗口问了几句,苦笑回来了,“那唯一的一趟车停运了。”

    “停运了?还是唯一一辆,”付琪疑惑,“还会停运?”

    “是啊,地方太偏,本来就少人去,以前也是只有一趟车,现在这惟一的一趟车都停运了。”王叔解释道。

    “王叔我们到底去哪里啊,偏僻到连唯一一辆汽车都停了。”付琪也是哭笑不得,又问道,“话说王叔你上次坐这趟车是什么时候。”

    “嗯···也就五六年前吧。”王叔边离开售票窗口,边回忆着,说了个模糊的数字,“我也很久没回来了,到了你就知道哪儿了。”

    “五六年啊,”付琪跟紧王叔,啧啧咂舌。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是王叔的老家,可是这么多年没回去,王叔离家这么多年难道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该不会是逃婚,村长家的翠花,想想就可怕,自己这是要揭开王叔的身世之谜了吗?指不定还能够发掘出什么不可言的事情来,这趟出来值。

    付琪跟在王叔后面,脑子里又在疯狂运转揣测王叔的身世背景,突然,王叔停了下来,付琪也是感到不对,感觉急刹车。

    一个带着一顶棉帽的微胖中年男子,笑着拦住了他们,脸上的肉都笑的挤在了一块儿,“两位去哪,出租车要不。”

    付琪见状,不说话,看着王叔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这也是社会。

    王叔道:“乐阳山。”

    “对不起,打扰了。”微胖男子脸上肉又挤了挤,闪开了。

    这一幕看的付琪震惊了,还有这种操作,送上门的生意,出租车司机不接,这个乐阳山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王叔神色自若,似乎早有预料,继续走着,也没跟付琪解释。

    又有一个男人拦住了王叔,问道:“先生要去哪,私家车私家车要不。”

    王叔又道:“乐阳山。”

    “乐阳山,”男人自己叨了一句,摇摇头,“不去。”

    王叔还是老神在在,继续领着付琪往外面走。

    “王叔,我们现在去哪啊。”付琪没问为什么司机都不带他们。

    “乐阳山啊。”王叔道,“不然去哪。”

    “怎么去。”付琪问。

    “当然是坐车去,”王叔笑,“不然走路去啊。”

    付琪还想说什么,王叔打断他道,“别急,会有车的。”

    好吧,付琪不说话了,跟着王叔,静静看。

    一路上又有近十个人拦住王叔,其中还有两个是问要不要旅馆住宿吃饭,这个是被王叔拒绝了,其他的都是听到王叔说要去乐阳山,都让开路走了。走到车站外面了,还是没有人愿意带他们去,付琪心里疑惑更深,这个乐阳山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些司机听到这个名字都不愿意载他们,甚至有的司机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王叔,这个乐阳山到底是啥地方,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去。”付琪问道。

    “太偏僻,路不好走,容易刮车,磨底盘。”王叔解释道。

    付琪这才释然,做出一副懂了的样子,但是心里深处还是有一丝的疑惑,那些司机眼神中的深藏的表情告诉付琪,乐阳山不仅仅是王叔说的路难走,容易坏车,或许还有其他的隐情,只不过王叔没说。

    付琪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这个地名,地图上确实有,距离一百多公里,既然是确实有这个地方,那怎么会让大家都如此,总不是闹鬼什么的吧,建国之后不信鬼神,这不提倡。那王叔的解释似乎也很合理了。

    “这位先生,出租车···”一个声音又传入了付琪两人的耳中,似乎还有点熟悉。

    “咳咳,又是你们,”还没说完,声音主人苦笑,“打扰了。”

    付琪一看,原来是第一个拦住他们的那个戴帽子的微胖男子,他脸上肉又挤到一起去了,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有点愁。

    “五百去不。”王叔一语惊人。

    付琪又是一惊,多少,五百,出租车,太夸张了吧,到这火车票也就才六十块,两人才一百二,王叔这开口就是五百,这出租车钱这么好挣的吗。

    “不去,”微胖男子脸上肉也是抖了一抖,显然是有些肉疼,这一单跑下来也差不多一天的营业额了,还是拒绝了。

    “六百,”王叔又加价道。

    “不去,”男子摇头,“这样,我给您介绍一个司机,算日子,他今天会去那附近。别问其他人了,大家都不会去的。你们往那边走,大概三里路米,有一间平房,你们去找一个老伯,你去跟他讲,他应该会带你们去。”

    “这样,那谢谢老哥了。”王叔也没有再问,道谢道。付琪也跟着道谢。

    “不用不用,你们快去吧,晚了那老头就走了。”男子摆手,转身走了。

    “王叔,如果没人送我们去,那我们怎么去啊。”付琪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走路。”王叔朝着男人指的路走去,头都没回,回答付琪。

    付琪凌乱,看王叔这一脸不像开玩笑,而且他从下了火车就没有担心过的样子,怕不是真打算走路去。

    顺着男子指的路,王叔和付琪看到了一间平房,就一间,门口摆着一台拖拉机,那种拉货物带拖斗的三轮拖拉机。

    两人刚到,门开了,一个老伯走了出来,白白的胡须头发,脸上笑盈盈,很是慈祥。

    王叔说明了来意,老伯脸上笑意更胜,道:“好啊。”

    “那就谢谢您了,”王叔也是高兴,“那我们应该给您多少车费。”

    “车费?不用不用。”老伯笑道,“我也是顺路,你们也是赶巧,我也不是拉客的,不要钱的,一场缘分,送你们一程。”

    “那就谢谢老伯了。”王叔也是笑,打算到了再给车费老伯。

    付琪看着老伯脸上乐呵呵的笑容,隐隐有些不安。

    果然,付琪的感觉是没有错的。

    这个老伯不是坏人,他是真的很好心载付琪和王叔一程,而且老伯还是一个老司机,他的车技真的很好,他们开了几分钟的公路就进了山路,一条原来是混凝土路的路,只不过似乎因为太少人走,越来越多的树叶堆积,灰尘堆积,路上除了没有长出树来,草已经有了,路也只有一个车道,没有多宽,应该以前做的时候就是根据城乡汽车来设计的,不过对于老伯的车来说,倒是绰绰有余。

    王叔和付琪牢牢的抓住车沿,防止自己被甩下去,听老伯说着话,还要时不时回答。

    路不窄,就是山路太多弯,就是老伯车技太好,就是老伯的车后座是敞篷的,就是老伯这辆车有一个贼拉风的发动机。

    老伯说,他是乐阳山车神,这条路上,他常年跑,也从来没有出过事,年轻的时候就是赛车手,老了,依旧融化不了血液里的热情,于是就有了这辆拖拉机,于是就有了乐阳山车神,从以前每周一三五七都上山,到现在只能周三去一趟了,哪怕岁月不饶人,还是拦不住他上山。

    这辆载着两个人的拖拉机,哦,不对,是绑着两个人,付琪和王叔被老伯用绳子牢牢地固定在了车上,老伯说他有时候会带些山货下来,就是这么绑的,从来没掉过。

    付琪感觉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不在原位了,感觉它们像在玩过山车,没有一刻在原位,王叔也差不多,表现的比付琪还是镇定得多,偶尔也会跟老伯聊上两句。

    付琪扛得住,这点晃荡,撑得住。王叔都扛得住,自己怎么不行。

    老伯的车技是真的好,每一个转弯漂移的飘逸都在证明着他还年轻,年轻时候的老伯又会是多么疯狂的车神啊。

    这一路飙车,付琪也是体验了前所未有的刺激,速度与激情。他明显感觉得到老伯的速度不仅于此,这个路也确实有点难走,老伯身体可能也不能支撑他跑太快,车停了老伯还是有些意犹未尽,脸上泛着潮红,显然也是很兴奋。是啊,这个年纪的车神,每一次出车都很了不起。

    老伯把王叔付琪给小心解绑,乐呵呵道,看吧,我不骗你们,从来没出过事,老司机,稳。下次你们来,我还带你们来。

    还聊了几句,说什么老伯都不愿意收王叔的钱,王叔也作罢。付琪也是笑着跟老伯道别,跟着王叔走了。

    在没有公路的痕迹了,前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小路,现在也只是能够勉强区分出路。

    走了一段路,付琪突然想到,今天周四,突然一暖,回头看了一眼,继续跟上王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