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784章 原委

时间:2019-05-11作者:老哲

    “小北风,我跟你商量点事儿呗!”

    “啥事,又给我送马鞭来了?”

    “那你要是没吃够我也没招儿了,马的是没有了,我倒是有——”

    “滚特么犊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那个啥,你让我打一下呗!”

    “啥玩应?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那个、那个啥,看在那两个马鞭的份上你帮我个忙。

    你让我打一下,然后你也可以打我一下。

    我打你可以轻点,但你脸上得挂花。

    你打我也不能太狠,但我最好也添点彩!”

    小北风把话学里到这里,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一开始勾小欠找小北风时他们两个所发生的对话。

    雷鸣、周让、小妮子都瞪大着眼睛听着,他们感觉这事太匪夷所思了!

    “勾小欠这唱的是哪出戏啊?”周让问出了三个旁听者共同的疑惑。

    小北风就嘿嘿嘿的在那笑,他笑够了才说道:“你们听我接着学,我也好奇啊,这小王巴犊子子唱的是哪出啊?”

    “那个啥,听说你和玉英姐有点私人恩怨。”小北风学着勾小欠那神神秘秘贱贱兮兮的表情说道。

    当时,雷鸣、周让、小妮子就都愣了。

    小北风和玉英姐的私人恩怨?如果说有的话,那无疑是指小北风把张忍冬杀了的事了。

    这事,也就他们几个和原来几个老队员知道,这事怎么还传勾小欠耳朵里去了呢?

    那就是小北风把张忍冬杀了,可这事和他勾小欠又有神马关系!

    “我让他接着说。”小北风又说道,“你猜这小子说啥?”

    “说啥?”那三个人齐问。

    “我答应玉英姐削你一顿,然后你们两个事就算摆平了。”小北风再次学道。

    “哎呀我去!”雷鸣周让小妮子三个人齐道。

    “嗯,是挺特么的气人,该揍!”周让表态了。

    雷鸣虽然没有吭声,可是那三个人哪有不熟悉雷鸣的,就是雷鸣脸上什么表情没有,他们也知道雷鸣的看法那是和周让一样一样的。

    这事,是该揍勾小欠!

    小北风杀了个叛徒,那是他和何玉英之间的恩怨,那关你个跟班屁事啊啊!

    “你就因为这个把他揍了?”小妮子问道。

    “哪有,你听我学啊,后面有比这还气人的呢!”小北风接着说道。

    此时雷鸣他们三个人已经彻底被这件奇葩的事所吸引住了,自然都是凝神细听。

    “我一寻思,这勾小欠揍我,你勾小欠算干啥滴啊,我凭啥让你揍啊。

    可我也不能揍他啊,那本来就是两个小队后并在一起的,我要是把他揍了别人该怎么想。

    我就没有动手。

    我就寻思跟他开个玩笑吧。

    我就说,你打算给你那个死姐夫当小舅子啊?”小北风再次说道。

    听小北风这么说,周让和小妮子自然就点头了。

    既然勾小欠管何玉英叫姐,而那死去的张忍冬又是何玉英的男人,那勾小欠可不就是那死去的张忍冬的小舅子吗?

    小北风这话说的没毛病!

    这时小北风却是再次说道:“我这么说,你猜勾小欠说啥。

    勾小欠说,屁姐夫啊,他死了就对了,他不死我哪特么有机会啊!”

    “啊?”雷鸣他们三个人齐齐的张大了嘴巴。

    事情之匪夷所思委实超出了他们三个人那贫乏的想象力,至此,他们才明白这勾小欠打是的什么主意。

    什么叫“他死了就对了,他不死我哪特么的有机会啊?”,这明明就是勾小欠惦记上何玉英了嘛!

    于是,一切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他们终于搞明白勾小欠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勾小欠这是相中何玉英了,所以他为了讨好何玉英,竟然打起了小北风的主意了。

    可以想象,他为了给何玉英出气,就和小北风互殴。

    然后,他把小北风给打了,这就是替何玉英出气,何玉英自然会感激的。

    而小北风再把他打了,这就是苦肉计啊!那何玉英同样会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啊!

    这心眼子咋都让这个小王八犊子长了呢?

    “那你就真听勾小欠的话把他揍了?”小妮子不满的说道。

    要说勾小欠整出这个节目来那是该揍,可是,你就是来气那还真不能揍。

    这要是真把勾小欠揍了,那岂不是正遂了勾小欠的愿吗?这不是让这个小瘪犊子当枪使了吗?

    “哪有,我这也没有揍他,他又说了一句才把我惹来气的!”小北风说道。

    这回雷鸣、周让、小妮子三个人没有一个人问了。

    看来勾小欠肯定是说了一句就欠揍的话,否则以小北风的脾气都忍到这份上了,是不可能伸手的。

    果然,紧接着他们就听小北风气道:“那个小王巴犊子是酱婶说的。

    那小王巴犊子先是‘嘿嘿嘿’。

    然后他说‘我说你揍我你就得揍我,你说了可不算!’

    我说‘我艹,手长我身上老子今天就不揍你!’

    他完了吧就说——”

    “就说啥?雷鸣三个人齐问。

    “那小王巴犊子说‘刚才大家洗澡时我都看了,你媳呸儿没有我媳呸儿长的白!’”小北风气道。

    “是特么该揍!”雷鸣瞬间表态了。

    “回头我就去插了他!”小妮子也急了,这勾小欠的嘴太缺德了,连洗澡的事都扯出来了。

    诚然,勾小欠那是不可能去偷看小北风和小妮子洗澡的,他就是那么一说,可是这话是真气人啊!

    勾小欠敢说这话,就雷鸣、周让、小妮子这三个人换成谁那也得揍勾小欠!

    “这个**崽子,你看我咋收拾他!”周让当时就急了,她也开始骂人了。

    周让自打上了大学后就发誓再也不说粗话了的,可是这回她真是被勾小欠给气坏了!

    事情都到这份儿上了,让你当枪使那就当枪使吧,我先把你打个狗爬兔子喘再说!

    “不行,勾小欠是我带来的,我得去找他算帐!

    他不是想挨揍吗?我这回要不把他扒层皮,那我就不是周让让!”周让抬屁股就走。

    用东北话讲,周让的脾气那也是很酸的,她也只是在雷鸣身边才会小鸟依人。

    人有多大的脾气就有多大的能量,尤其街头打架这帮人里,那周让要是一个人见人欺的好脾气,她也不可能成为她这帮小弟的大姐大。

    “周让让你先冷静一下。”雷鸣急起身拉周让道。

    雷鸣毕竟是队长,这事虽然匪夷所思,虽然听着很奇葩,但是他作为队长在整体上那必须是有所把握的。

    可是这回雷鸣可没好使。

    “勾小欠是我的人,我揍他,我那帮子人连个屁都不敢放!”周让甩开雷鸣的手就往绑勾小欠的那棵树那里走。

    雷鸣要调查整件事情的原委,那自然是要单独谈话的,所以他却是把小北风和小勾一个绑在了山这头一个绑在了山那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