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528章 被迫转向

时间:2019-05-11作者:老哲

    “今天松花江涨水了!”当水里的人浑身湿漉漉的爬到了汽艇上时猴子说道。

    猴子这话显得没头没脑了一些,所有人便都是愣。

    那老阚头就更是奇了怪了。

    自己从小生活在松花江边,这松花江什么时候涨水自己能不知道吗?

    那只有哈尔滨地区以及松花江上游连下大雨那松花江才会涨水呢。

    现在可是半个多月没有下雨了,那水位都往下掉了,那咋还能涨呢?

    难道自己这个老渔民还赶不上自己这个“倒插门的孙女婿”?

    “别看是在水里,我是吓了一身冷汗!”这时猴子才说道。

    所有人这才寻思过来,猴子这是在开玩笑呢!

    他那意思是说他们这些人都被日军的巡逻艇给吓冒汗了,那汗水也是水,他一出汗就把松花江的水位弄涨了。

    可是这汗水都能把松花江的水位都给弄涨了,这也太夸张了吧!这比传说中的洗了个澡就堵了下水道还厉害呢!

    “纪律!”周让不满的说了一句。

    于是所有人刚起来的笑声就被憋了回去。

    周让自然是了解自己的这几个小弟的。

    要说人品她是绝对放心的,那兄弟有难哪个都是两胁插刀的往上冲。

    可是,他们就是平时再能打架斗狠,毕竟还不能算得上战士,还不大懂得部队纪律的重要性。

    这个时候哪是耍嘴皮子的时候啊!

    于是,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开灯靠岸吗?”丁保盛问道。

    “靠岸吧。”赵一荻说道。

    赵一荻那就是南满游击队的,她自然是在松花江上执行过任务的。

    并且,她和老跑船的老阚头事先也都根据汽艇的速度推算了行进距离了,她感觉现在应当差不多到依兰境内了。

    现在可是大半夜的,虽然说南岸远处也有几处灯光,但黑灯瞎火的谁又能搞清具体的位置。

    可是就在丁保盛刚要起动汽艇的时候,周让突然说道:“停!”

    周让这一声“停”里那自然就代表有情况了。

    可是到底有什么情况,却已经不用她说了。

    因为这时汽艇上的人们都看到了他们正对着的南岸突然出现了手电筒的光柱!

    平常老百姓哪有大半夜用手电筒的,就是有,他们也绝不敢用!

    因为这事一旦让日伪军知道了他们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你说你是大半夜用手电筒照鱼玩呢,还是给抗日游击队报信,你解释的清吗?

    百姓既已排除,那么,对面那拿着手电筒的人是哪伙的还用问吗?

    另外,他们也只是看到了一道手电筒的光柱,但是谁又能推断出那手电筒后究竟有多少个人?

    十个八个?几十个?还是上百个?

    “咋办?”丁保盛问周让。

    而这时周让却已是把目光转向了上游。

    而这时她惊讶的发现原本都已经跑远了的那两道日军巡逻艇上的光柱竟然在往回转了!

    哎呀我去,我觉得这回有点太顺利过头了嘛!周让想。

    她目测,他们这艘汽艇距离南岸的那束灯光在一百多米。

    那束光后如果真的是日伪军,那么现在汽艇已经熄了火了,对方未必就能发现江中的他们。

    但是,要命的却是从上游又拐回来的那两艘日军的巡逻艇。

    手电筒照不到一百多米远,可是人家那汽艇上可是探照灯,就是人家那探照灯照射距离不够,可是汽艇却会动!

    所以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了吗?没有!

    于是周让已是给丁保盛下令道:“会犄了拐弯的开吗,就象‘之’字,之乎者也的‘之’字!”

    “会!”丁保盛回答道。

    “开船,调头往北岸跑,做‘之’字形运动,所有人全都趴下来,如果南岸向咱们射击,谁也不许还击!”周让下达命令了。

    于是,就在下一刻,他们这只小汽艇便“突突突”的响起来。

    而丁保盛一打舵,小汽艇便调头就往北岸驶去。

    而他们也用汽艇突然启动的声音告诉了对岸这里还有一艘未曾亮灯的汽艇呢!

    而同样,这汽艇启动的声音也直接证实了南岸上手电筒光柱后面的人正是敌人!

    汽艇一发出声音,南岸那手电筒的光柱便向他们这面照了过来。

    但是,照过来也没用,光柱是手电筒的而不是探照灯的!

    那手电筒才能照出多远,手电筒后面的日伪军也只是能看到光柱之下那滔滔江水罢了!

    大半夜的,一只不敢开灯熄了马达的小汽艇突然开动,那日伪军自然也就意识到了这代表什么了。

    更何况他们正是在得知缉查队有只汽艇深夜未归的消息后才出来搜寻的!

    于是,片刻之后,枪声就响了起来。

    而就在枪声响起的刹那,趴在汽艇上用手死死扳住船舷的人们也确定了一件事情,他们冲向南岸而改调冲往北岸冲是正确的。

    虽然对方的枪火明灭不定,但那伙敌人至少也得有三十多人。

    这三十多人绝不是他们现在汽艇上的这些人所能对抗的,跑,那就对了!

    而周让命令汽艇做“之”字形运动那也是明智之举。

    夜色中对岸的敌人虽然看不清他们汽艇在哪里,但是他们却可以听声音,所以那大多数子弹还是打飞了!

    不过有子弹打飞的,自然也有子弹打到汽艇上的,人有没有伤到不知道,但他们所有人却都听到了那子弹穿透了汽艇的那层薄铁皮的声音。

    不怕船漏,这是汽艇不是机帆船,汽艇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就是多出几个枪眼那船也可以坚持到北岸。

    但可是千万不要把子弹打到汽艇的油箱上才好!

    可是,这快速行进的汽艇不断的左摇右摆那也真是要了命啊,周让他们的头都被甩晕了,那身体随着汽艇的高速拐弯摆动不断的晃来晃去。

    “要掉下去了!”有女声高喊道,那是何玉英!

    而这时开汽艇的丁守盛觉得跑得差不多了,终于不再“之”字机动了,汽艇以一条直线直向黑沉沉的北岸冲去。

    虽然现在还没有冲出南岸的有效射程,但后面怎么打枪那也只是瞎蒙罢了。

    南岸的危机刚解除,可上游的威胁又到了。

    因为,上游下来的那两艘日军的巡逻艇已是在快速靠近中!

    此时双方那真的是在争分夺秒。

    日军的巡逻艇那是顺水而下大有一泄千里之势,周让他们这只小艇那是激流横渡直扑对岸,那就看哪方先到达目的地了。

    隐隐的见那黑沉沉的北岸到了,丁保盛果断的打开了汽艇上的探照灯。

    他开的很及时,此时他们这支汽艇距离河岸也只有几十米了!

    松花江南岸便是哈尔滨,为了防止发大水时洪水进入市区,南岸多多少都是有防洪堤的,而北岸则是平缓的滩涂。

    丁保盛瞥了一眼上游已是迫近了的日军汽艇,然后回转目光挑了一处浅滩直接就让那小艇冲了上去!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