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1129章 分枪的小插曲

时间:2019-08-05作者:老哲

    周让他们这回搂草打兔子的行动很成功,待到他们各路行动人员借着那赶集的人群撤出了讷河城后,那讷河城里才传来日伪军示警的枪声。

    紧接着便有日伪军从讷河城里冲出,可是他们却已经无法发现抗联队伍的踪迹了。

    形成这种局面固然有抗联队伍计划周密、行动果断的因素,却也有这一天偏偏是年前最后一个大集的原因。

    今冬少雪,哈尔滨周边地区不见雪踪,可哈尔滨市却是在黑龙江南部的,而而位于黑龙江西北部的讷河镇这一带却照样是白雪皑皑。

    按常理讲,到处都是白雪那总是有可跟踪的足迹吧。

    可偏偏这个大集却是让四里八乡的老百姓都往讷河城赶去了。

    所以那讷河通往东南西北的雪路都让人踩平了,就是平常很少进城的雪路上却也同样有着人畜的脚印。

    如此一来,到处都是人的脚印和牲畜的蹄印,线索太多反而就等于没有线索一样,日伪军纵是兵力再多也不可能有老百姓人多。

    最终日伪军在讷河镇周围一顿乱搜却终究是没有发现抗联队伍,于是他们也只能无奈收兵,将讷河镇这里发生的情况向日军高层汇报了上去。

    而就在那天下午,周让他们便和李义林的队伍出现在了讷河东面近百里的一个叫作二克浅的地方。

    二克浅位于黑龙江与内蒙交界之处,这里也正是李义林队伍的营地。

    随着抗联队伍的归来,整个营地里是一片喜气洋洋,所有人都围向了那两架马车。

    随着那马车上的枯草苫布被掀开,人群中就爆发出一片欢呼声,那车上装着的缴获自伪军的枪枝弹药就露了出来。

    那可是将一个连伪军被他们给缴了械啊,有了这些武器,李义林的队伍那就可以武装起来了。

    李义林带人开始清点这些武器,当然了这些武器在分配上要优先考虑雷鸣小队的。

    周让却只留下了两支狙击步枪五支三八大盖和部分手雷,至于其他武器却是都给了李义林的队伍。

    周让考虑的是他们还要赶往哈尔滨以东的抗联游击区与雷鸣会合,过敌战区带着过多长枪行军不方便。

    雷鸣小队的队员们从来也没有在战利品的分配上和兄弟部队产生过争执,实在是他们作战以来缴获武器很多而他们人数却很少。

    可是,随后就在雷鸣小队内部进行武器分配的时候,争执却产生了。

    而这争执的原因却是因为那两支狙击步枪。

    周让在分配这两支枪的时候就分配给了何玉英和于标。

    但周让这么分配狙击步枪,石琼花却不干了。

    “凭啥分给他们两个,枪是我们缴获来的,我也想给我家大许子要一支!”石琼花对周让说道。

    “嗯?”石琼花的抗议却是周让他们这些人都是一愣。

    他们也知道大许子的枪法应当不错,可是他们在和大许子并肩作战的这段时间里,大许子却并没有表现枪法的机会。

    所以周让在这两支步枪分配上自然是给了何玉英和于标这样的公认的枪法很好的人。

    本来在雷鸣小队里能称得上狙击手的还有鲁超,可是枪只有两支嘛。

    这鲁超都没有分到,现在却又多出一个大许子来,那枪自然就更不够分了。

    “为啥要给大许子?你说你家大许子枪法好那现在咱们也打不了枪那就验证不了啊!”周让就对石琼花说。

    “我不管,我头一回和小鬼子肉搏战拼了命才抢回来的,我就想给我家大许子要一支这样的枪!”石琼花却还在争辩。

    石大许子特别喜欢狙击步枪,去水塔抢枪这个任务就是他从周让那儿争取来的。

    而石琼花也知道自己男人喜欢狙击步枪,并且自己一个女兵和小鬼子肉搏多不容易啊!

    她抢下来的狙击步枪满以为自家大许子也有份儿呢,可周让却不给大许子,她心里就别不过这股劲儿来。

    可是她也没想想,这种争武器的事情在雷鸣小队里原来还真的就没有发生过!

    再说了,现在他们这些人里周让说的算。

    周让说这狙击步枪给谁用那就得给谁用,石琼花提出异议这可就是不服从指挥了,这可是部队啊!

    于是雷鸣小队的人就都看向了周让。

    周让看着石琼花那赌气囊腮的样子既好气又好笑,她想了想却吓唬石琼花道:“我说给谁就给谁用,我说那朵花你要是不听话小心我再把你栽水缸里去!”

    周让这么一说,雷鸣小队的人哄的一下就都笑了起来。

    那回石琼花主动给雷鸣擦背的事,当时雷鸣小队的人可是都在场呢。

    石琼花当时那副被小醋坛子周让给搞的狼狈不堪的情形,大家一想起来那真是历历在目啊!

    石琼花一听周让把这糗事都给翻翻出来了,当时是又羞又气。

    可是,你得说,她自打和大许子结婚以来那真的是特别体贴大许子!

    她眼见自己在这头朝周让要枪,而自己男人大许子在旁边却是什么也没说。

    这什么也没说那就是一种不需表明一种态度。

    很明显,大许子也特想要一支狙击步枪。

    否则以他的脾气那早就得训石琼花了,说一句诸如“要服从指挥,你这个老娘们怎么胡搅搅”之类的。

    石琼花见大许子默许自己要了,而周让又把自己的糗事翻翻出来那也不让步,她却又说道:“我不管,我就要一支,现在是冬天,水缸都冻上了,你栽不进去!”

    这话可就明显有赌气的成分了,周让转了转眼珠看了看石琼花又看了看一直以沉默示威的大许子,心道我要是收拾不了你们两个那可就奇了怪了!

    “大许子你告诉我你这媳妇好不好?”她又问大许子。

    大许子不明白周让问自己这话是啥意思,他现在也学鬼叨了,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再掉周让下的套儿里。

    所以他想了想却说道:“还行吧!”

    “哄”的一声,雷鸣小队的人又乐了。

    “得便宜卖乖是不?”周让笑道,然后又问石琼花道,“你家大许子好不好?“

    石琼花哪有大许子的心眼儿,一听周让这么问自己当然说“好!”。

    “我说那朵花你可想好了,想当初大许子说啥都不娶你,你可想好了是谁帮着你把你嫁给大许子的!

    要不要我把那天的事再跟大伙学一遍?”周让坏笑道。

    大许子和石琼花他们两个怎么成一家的?

    当时可是石琼花说啥要嫁,大许子说啥不娶。

    最后还是周让和雷鸣审出了他们两个在山洞中大许子对石琼花有了亲热举动,大许子才“不得不”同意结婚的。

    那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石琼花可是欠周让很大的一个人情的。

    一听周让这么说,大许子傻眼了,石琼花也傻眼了。

    大许子知道,完了,这支枪要不成了。

    石琼花看着周让的那个坏样,又羞又急。

    她性格和周让还不一样,周让那跟个男兵似的,和日军既肉搏过也拼过刺刀。

    可是她平时不能说娇里娇气的,可她就觉得自己这小体格子用刺刀把那名日军捅死是特别的不容易。

    自己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却被周让给无视了,心中愈发委屈了起来,那眼圈可就红了。

    周让要是再说句话,估计她眼泪就得下来了!

    “行了,我把我这支枪让出去吧!”于标笑道。

    于标是远视眼,有狙击步枪用当然好,可是没有那也比一般人看得准。

    周让还待再说什么,胡梅却过来一拉周让道:“行了,给大许子吧,你看看内个谁咋整?”她即是站旁边呶了一下嘴。

    周让冲着胡梅呶嘴的方向看去,就见依亭雪站在人群的外面一脸茫然的样子。

    “行了,给你们家吧,没出息儿样,天天净知道哭!”周让说道。

    她这么一说,到底是把石琼花的眼泪惹了下来。

    石琼花哭了,可是大许子接过于标递过来的狙击步枪却咧着大嘴乐了起来。

    一时之间,雷鸣小队的队员们看着这两口子一哭一笑却是又乐了起来。

    “咋整啊?”胡梅问周让道。

    他们在回来的路上也听大许子说了,依亭雪因为亲眼看到日军士兵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却是有了心理负担了。

    “好整,去找几家被小鬼子给霍霍过的,领着她过去受受教育!”周让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