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是一个小卒 第56章 摊牌

时间:2022-08-19作者:苇原

    “呜”悠长的声音响起,首领用力吹着手中的海螺。

    张远手持红刃,奋力向着首领奔来。任谁也知道,此时此地吹响海螺,定是藏有什么厉害的法门,断不能让其如意。

    斜瞥了一眼急急冲过来的张远,首领并不着急。眨眼间二人相距只有十步之遥,对于武者来说,这已是近在咫尺。

    地上的一摊黑影,忽然如蛇一般蠕动起来,缠绕住了张远身体,稍稍阻了一阻其去势。张远举刀砍下,黑影与红光接触,顿时断裂开来。可是,更多的黑影再度攀援而上,竟是不顾自身,也要拦下张远。

    与此同时,首领手中的海螺冒出一股股的黑雾。黑雾漆黑如墨,飘出后并不逸散,反而如水般向着四周流淌开来。所过之处,与周边气流激荡,冒出一串串火光,发出呲呲的声响。

    首领身前,雾气缭绕,已是掩盖了其身形。

    黑雾继续流淌,落到那些已经岌岌可危的鸦面人身上。其人顿时精神一振,身体渐渐膨胀起来,力量暴涨,藏于面具后的双眼,发出慑人的殷红之色。

    向起顿时感觉到对面的压力剧增,刀剑砍到鸦面人身上,竟然有些砍不下去。

    与此同时,黑雾渐渐向着自家方向飘来,有两名重骑沾染上了一些。两人动作一滞,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呼,浑身上下肌肤不断翻滚,身体剧烈变形,似有什么东西在其体内要破体而出。

    “撤。”向起从未见过此种情况,赶紧招呼剩余的人,避开黑雾向着自家方向跑去,这已不是自己所能应付的情况,再战下去,只能徒增伤亡。

    刚跑出几步,那两名重骑连同胯下战马,身体上伸出七八条触须,人与马竟然长在一起,成了一个不人不马的怪物,留着脓水,向着离去的众人嘶吼,痛苦的挣扎死去。

    天空中的黑鸦越发兴奋起来,一只只如海鸟捕鱼般投入黑雾,再出现时身体已经涨大三倍不止,聒噪着向着黑虎飞去。渐渐的,黑虎也支持不住了,数量锐减,退到了马车上空。

    形势已经是坏的不能再坏,无人能抵挡这黑雾的侵袭。相反,对手有此物相助,战力飙升,一升一降间,这仗已经没法再打下去了。

    袭击首领,是不可能的。那身边缭绕的黑雾,就是其护身符。方才那两名重骑的惨状历历在目,此时过去,纯粹是自寻死路。

    站在马车旁的壮汉眼见不妙,勉力抬起没有马匹的车子,竟然是准备以一己之力,拉着车子逃离。

    忽然,海螺的响声骤止,声音一停,那些黑雾也不再喷涌而出。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是向着黑雾最重也就是首领的方向打量。

    时间回到方才,首领正在勉力吹动海螺,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下去。这些黑雾是他费尽心力搜集来的纯净晦雾,可不是星落原上那些丝丝缕缕的灰黑雾气所能相比。

    虽然他自身也能抵抗一些,但这些黑雾终是对身体有害。况且,这里还是人族的地盘,这些黑雾不为此方天地所容,不久之后就要消弭的。黑雾边缘那些火光和声响,正是与此地灵气对冲所致。

    眼见自己手下再度得势,首领正自欣喜,忽然从身下窜出一人,一刀斩向海螺,把其打落在地。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那人已将海螺收在手中。

    首领不由大惊,什么人可以不惧黑雾,跑到里头来袭击自己,一时大意之下,竟然被对方得了手。

    等看清时,不由的一愣,此人自己倒是见过,正是当日去定远城寻找青木时,在巷中偶遇之人。当初虽然也有些异样感觉,却因着有事没有在意,没想到却在此地出现,还抢去自己的法器。

    难不成此人正自猜疑,首领又发现,对方手持之刀也有些怪异,黑雾到其旁边,无风自起湍流,翻滚着向刀中钻去。

    这一人一刀俱是不怕黑雾,果是异类。

    吴亘打量着手中的海螺,顺手揣在了腰中。

    “还我法螺,否则”首领冷冷开口,提起了手中的剑。

    “否则什么。”吴亘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若不是青木的缘故,方才我早已一刀砍死你。你也别说什么狠话,看看四周,若是断了这黑雾,你的手下又能坚持多久。就如你,恐怕此时也是外强中干,想来催动这法螺也是不易。

    这样吧,我也不管你是什么盟主不盟主,趁着双方俱疲,将人马撤去,否则,哼哼,死在此地的还不知是谁。”

    “你是什么人,为何不惧晦雾。”

    “我就是个讨口饭吃的贵人护卫,至于这什么晦雾。”吴亘打量了一下四周有如实质的黑雾,伸手掬了一捧过来,“我也正纳闷呢,为何这黑雾不能伤我。对了,你可是戍徒。”

    首领一愣,“你竟然知道我的身份,青木告诉你的?”

    吴亘摆摆手,“别乱想,青木没有说,我猜的。这黑雾快要散了,有事我们可相约再谈,当下你还是叫你的人撤了吧。”

    踌躇片刻,首领颔首道,“此地不是说话之所,三日后我二人可再相约再见。”看到吴亘戏谑表情,又补充道,“放心,就你我二人,我云冥还是讲信义的。”

    “行行,等我找个地方躲起来,你再撤。”吴亘说着,借着黑雾掩蔽,向着战场另一侧跑去,很快就人影消失不见。

    首领也就是云冥叹了口气,今日事终是草草了之,对方说的对,等黑雾一散去,己方恐无再战之力。罢了,撤。

    首领从黑雾中钻出,一声呼啸,示意手下撤退。

    撤退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为防对方衔尾追击,首领与那名藏在影子中的女人断后,在黑雾的掩护下,带着自己所剩不多的手下缓缓退后,天空的乌鸦与黑虎也是渐次脱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