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是一个小卒 第52章 姑娘请自重

时间:2022-08-19作者:苇原

    营中人喊马嘶,炸裂开来,最先跟上的是张远、沙杵,这二人自是对吴亘深信不疑,不管三七二十一,跑了再说。

    很快,陆续有人反应过来,纷纷随着吴亘向外狂奔。陈统领看着手下人如无头苍蝇般乱窜,再也无法约束,气急败坏叫道:“吴亘,今日炸营,老子非治你的罪不可。”

    重骑护送着马车疾驰,纵然在如此慌乱情况下,仍是队形不乱。那名高大的光头壮汉,寸步不离的跟在第一辆马车之后,如有人胆敢靠近,一斧子就给拍开。

    等跑出二里地开外,吴亘停下了脚步。张远赶紧收拢人马,重整秩序。陈统领赶了过来,抽出手中刀就要砍向吴亘,当的一声,旁边伸出一把长剑,挡住了陈统领的刀。

    转头一看,是向起拦住了自己,陈统领有些惊疑道:“将军此举是何意?”

    向起懒洋洋道:“有贵人在此,厢军皆受其节制。功过贵人自会判定,陈统领难道想越俎代庖。”

    “不敢不敢,只是今日若有损伤,我定要向贵人禀报。”陈统领愤愤道。

    向起纵马跑到马车前,翻身单膝跪地,低低禀报了方才一切。车中贵人说了几句,只见向起连连称是。

    忽然,吴亘看到黑猫从车中跳出,沿着车辕慢慢踱步,翘首望向远处

    不一会儿,向起折身返回,郑重道:“贵人有令,派几人返回查探一番,再作定夺。”随手点指了几人,便带着吴亘、张远、陈统领等七八个人向着方才的营地奔去。

    快到营地时,向起转头看向吴亘,有些不确定,“此时进去如何?”

    吴亘翻了翻白眼,你是领头的啊,用手蘸唾沫试了试风向,“再等一柱香。”说着取出水囊,将裹在脸上的衣服打湿,细细的覆于脸上。平日里也是擅使迷香之人,自有一番防护的手段。

    向起等人见到,也是纷纷照做。倒是陈统领仓促之下没有准备,只得扯了一件内衣出来。

    看到众人准备妥当,吴亘从向起马身上取下一个带着长绳的抓钩,徒步向前走去。快到营地时,地上趴了一个人,一动不动,右手直直向前伸出,应是一路爬到此地,手指上的指甲都已脱落。

    吴亘蹲到尸首一旁,用刀捅了一捅。此人早已气绝,脸色晦暗,身上布满一道道红丝。红丝不断蠕动,犹如蚯蚓一般。

    再往里走,还有四五具尸体横陈于野。张远刚要进去,吴亘抬手拦住了他,“人不要进,用抓钩拉人出来。”

    “万一这些兄弟还活着呢?”陈统领在一旁急急问道,此行陨落的人多了,回去了真不好交待。

    “活不了了。”吴亘叹了口气,甩了甩手中绳子,铁钩飞出,抓住一具尸首向外拉动。眼见尸首就要到跟前,几名厢兵起身准备一起将其抬了回来。

    吴亘大喊道:“别动,尸变。”

    那具尸首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身形僵硬,双目赤红,身上长出了一层红毛,口中嘶吼着蹒跚向众人走来。

    一张嘴,口中钻出一簇红色的虫子样细丝,四下摆动,似是探查四周动静。很快,七窍中皆是有此物伸出

    “此人已死,应是被马鬼头控制,速速斩了罢。”沙杵面色苍白,急促说道,若是被这鬼东西近身,说不得也会变成如此模样。

    张远与陈统领等人面面相觑,皆是相熟的兄弟,着实有些下不了手。吴亘刚要动手,向起已经抽出长剑,一道剑气射出,直直向着尸首而去。剑气激荡之下,尸首被分为十几块。

    这些尸块分开后,竟然又自行蠕动着向一处聚去,难不成还能聚成人形?

    “接下来当如何处置。”向起问道。

    “用火烧,所有尸体都要烧掉。”吴亘率先取下了自己弓箭,箭头沾上火油点燃,箭矢飞出,落在了远处的尸首身上。这两天吴亘一直试验这马鬼头,发现只有火烧才能真正将其灭杀。

    其余几人眼见方才情形,再不犹豫,纷纷弯弓射箭,连方才路过的尸体也不放过。火光四起,一股焦臭散开,尸首渐渐化为灰烬。

    “走。”看了一眼陈统领,向起带人返回,自向车中贵人禀报。

    经历一场风波,倒是让大家对吴亘刮目相看。幸亏他顶风带着大家逃了,要不然今天众人可是都要变成那种怪物。可吴亘仍是一副赖兮兮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

    车队继续前行,接连走了十天,这一路上倒是风平浪静,再无其他波澜。四周越发荒芜,倒是地面上不时会出现一片片的黑色。

    吴亘正在营地休息,忽然感觉有东西正盯着自己。一抬眼,那只黑色的猫正蹲在自己不远处,慢条斯理的梳理着毛发。

    瞅了瞅四周无人注意,吴亘手慢慢伸向腰中断刀。黑猫颇具人性的白了他一眼,迈着方步傲娇的向着马车走去。

    向起走了过来,脸色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黑猫:“吴亘,贵人有请。”

    吴亘伸长脖子瞅了一眼马车,面色疑惑,“可知是因着何事。”

    向起打量一下四周,低声道:“贵人倒也没说,但是被灵猫盯上,你可要小心些。”

    随着向起走向马车,一路之上,那些重骑和异人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吴亘。走到马车前,持斧光头壮汉身体一挪,挡住了去路,指了指吴亘腰间的断刀。

    将刀解下交给向起,吴亘走到马车边。一个侍女站在车前,掏出拂尘在其身掸了掸灰尘。

    拉开帘子,一个女子正有些慵懒的靠在车中桌旁,单手托腮,乌发披垂,微微扬起螓首,一双玉足正有节奏的晃来晃去。

    黑猫起身走入车厢,偎依在女子身前,用头蹭来蹭去。

    “又见面了。”女子轻笑道。

    “贵人好记性。”吴亘施了一礼。不顾向起的暗示,就是不下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