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是一个小卒 第29章 岂惧小儿乱胡行

时间:2022-08-19作者:苇原

    厢军大营中,吴亘趴在马车上,满身血污,披头散发,凄惨至极。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缓缓穿过大营。

    一路行来,不少人从营帐中走出,皆是面露戚色。

    消息已经传遍全营,一个中人,本可以安然守卫独燧,却为了一个仆兵,入虎穴龙潭,不惧生死。这是何等的信义之士,如此壮举,不功反罪,实是不公。

    军中便是这样,谁也难免哪天会受伤、会被捉,若是无人相助,恐怕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吴亘此举,在袍泽中实在是一件大义之举。

    莫信手执辔绳,面容悲怆,脚步沉重,缓缓拉着马车前行。

    趴在车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只剩下一口气的吴亘,悄悄抬起头:“老莫,再绕一圈。”

    莫信目不斜视,低声道:“再走一遭,你身体可行?”

    “没事,方才施刑的那两个兄弟,手里有分寸,只听响不见力,看着恓惶,实则无恙。对了,方才曲长单独召见,可是说到位了。”

    “老莫做事,你尽可放心,只是提了对林若实指挥不力的不满,至于里通他国之事,模棱两可,让曲长暗中猜疑,先在其心里打个楔子。”

    “好,证据的事我自有安排。这些日子,你在营中多找些兄弟,散播林若实的坏话,想来以你老莫的人脉,不是什么难事吧。

    所谓众口铄金,咱就是要给他安个莫须有的罪名,毁其名节。这个坏坯,我怀疑上次大夏国袭扰荒冢岭,也是这小子捣的鬼。这一次,若不把这颗毒牙拔了,我们睡觉都不安生。”吴亘咬牙切齿,恨恨说道。

    “小事一桩,这搬弄口舌本就为我专长。如此一来,那林若实就是再能狡辩,在营中名声也是臭了,还不得灰溜溜滚走。

    吴亘哪,平日里我以为你只有挖坑害人厉害,没想到设计起人来,也是如此阴险。”莫信不无感慨的说道。

    “我这二十军棍可不是白挨,正好托养伤之名,躲在老窝里歇息,以安林若实之心,你这边也好从容下手。”看到前方人多,吴亘将头埋了下去,口中呻吟之声不绝。

    吴亘返回荒冢岭休养不提,这几日,厢军大营中流言四起,矛头皆是直指林若实。

    有说他指挥不力,致使手下兄弟平白殒命。有说他挟机报复,对于得罪他的人明里暗里下黑手。有的说不恤兵情,滥用职权。更有甚者,说他里通大夏,实质上是混入厢军的细作。

    每次在营中走动,总是有人背地里对其指指点点。林若实何其聪明的人物,他也知道,谣言之事,或真或假,但杀伤力却是惊人,关键自己还无法辩解,讲的越多只能是越描越黑。

    这股湍流从底层而起,为今之计,只有与上层搞好关系,方能压的下去。

    无奈之下,林若实只得摆了宴席,连着找了几个屯长,对方却以军务繁忙一一推脱。后又专门向曲长陈情,金松这个老狐狸只是打着官腔说什么秉身持正、自不惧流言之类的屁话。

    林若实也明白,这些人之所以不偏向自己,皆因自己是外来户的缘故,天然有着疏离。

    此外,一个刚获得丁籍的中人,就担任参军之职。而营中许多厮混几十年的仆兵,却仍是个庶人。两相比较,自然有人会心生嫉妒。这嫉妒心一起,什么理性都会抛之脑后。

    下黑手之人,也正是把握住了大部分下层士卒的心理,所以才施了这么个简单却要命的手段。

    林若实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是吴亘下的手,可是细细打探,吴亘自返回荒冢岭后就一直闭门养伤,并未与外人接触。

    这几日,自己带过来的那名姓何的手下,被遣去定远城校尉府送信,却一直未归。惊忧之下,林若实只得将那名一直陪伴自己的壮汉护卫叫了过来防身。

    只是没想到,这倒成了自己的一记昏着。要知道,这里可是厢军大营,是有规矩的地方。壮汉出身草莽,对自己忠心耿耿不假,看到有人对自家公子不逊,拳头自然就伸了出去。

    这下子如捅了马蜂窝,众人群情激奋,在一两个有心人鼓噪之下,竟是闹到了曲长金松那里。没奈何之下,金松只得让林若实暂回定远城,等局势缓和些再回来。毕竟林若实是校尉府派下来历练的参军,不属厢军大营管辖。

    林若实走后没两日,一匹劲马冲入了厢军大营。

    入夜,曲长金松住处。烛火摇曳,金松与张远坐于桌旁,看着桌上一张薄薄的纸,还有一本小小的册子,二人均是面色凝重。

    “张远,你说这姓何的是何人所派。”金松手指轻轻敲着桌面,风轻云淡道。

    跟随其多年的张远自然知道,曲长可是动了真怒,要不然不会如此作态,欠了欠身,张远回答道:“曲长,这姓何的是林参军手下,至于是不是他派的,并无实据,不大好说。

    这厢军众将实录从其尸首上发现,准不准另说,所记载倒是十分详细。校尉以下军官的出身、性情、手段皆有,可谓毛举缕析,条理明晰,非有一定文字功底不能出。”边说边点指着小册子上的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