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是一个小卒 第12章 杀人者人心也

时间:2022-08-19作者:苇原

    吴亘站在一处沙丘上,头上裹着一件衣衫,踩了踩脚下的沙子,眯着眼向四周打量,心中始终有一种不真实之感。

    没曾想这往生路的阵法如此厉害,竟然生生造出这片不毛之地。苦行数日,众日皆已是筋疲力尽,选择此地是生怕参加试练的人通关吗。

    身后孙宏紧张的爬了上来,学着吴亘的样子四处打量。

    卞何等人跟了过来,看着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皱了皱眉,“吴伍长,四下茫茫,也不知这五华石所在,我等当前往何处。”在营中时,二人并不相熟,而且卞何是经年的伍长,可不是吴亘这种只有名头、却无实务的闲人。

    抬头看了看日头,手指蘸上唾沫试探了一下风向,吴亘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往那处去。”

    卞何还未出声,身后一人语带讥讽道:“吴伍长难不成还会观天文知地理,掐指一算就知道往哪里走。这种地方,万一走错,极易陷于死地,不妨告诉我等缘由,也好提早有个准备。”

    吴亘回头看了对方一眼,歪着头一脸泼皮样,“本伍长身怀异术,岂能告诉你。厢军中什么时候这么不讲规矩,一个小卒也敢跟伍长大呼小叫。”

    “你。”那人一时气噎,半晌才道,“谁不知你的底细,若不是张远护着你,你可能当上伍长。况且,走上往生路,大家都是一样,哪有尊卑之分,少来摆你那臭架子。”

    “呦,反了你了,所谓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你这个衣冠狗彘、不敬尊长的东西,大人议事,黄口小儿岂敢置喙。

    出去后,定要好好教训我那蠢儿子,怎的生出这么一个忤逆犯上的枭獍之辈。”

    论起骂人,吴亘可是向来不惧他人,大风寨中的人都是什么货色,耳濡目染之下,得了不少真传,口舌自是十分犀利。

    那人气的满脸通红,被人当成孙子,脸色实在有些挂不住,就要拔刀相向。

    眼见二人越吵越僵,卞何与孙宏赶紧上前劝阻。

    “别拉着我,看我不揍死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吴亘抓住孙宏的胳膊,跳骂不止。孙宏无奈,只好伸手拉住吴亘,良久才平息二人争斗。

    卞何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试探着开口道:“吴伍长,不如我们往那处去,看着地势平坦些,说不得能找到些食物和水。”

    孙宏紧张的看了一眼吴亘,生怕这位爷拗劲上来,再说出什么令人难堪的话。

    吴亘气鼓鼓说道:“行,那就依着卞伍长。只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找不着水莫怪我。”

    “行行行,走走。”卞何眼见对方没有反对,赶紧招呼一众人等前行。

    深一脚浅一脚走了一天,晚上七人躲在一处高大的沙丘下歇息。这么些日子来,一路艰苦行走,众人早已又累又饿,一躺下来便再不想起身。

    卞何等人身上的食物已经消耗殆尽,反观吴亘这里还带着半只熊腿。眼见几人都眼巴巴看向自己,吴亘紧张的将熊腿往身后藏了藏,若无其事的东张西望,丝毫没有将熊腿献出的意思。

    卞何无奈,只得过来低声下气相商,希望能分润一些食物。

    吴亘满脸不舍得,嘟嘟囔囔,小心的从熊腿上切下来不到四两的肉,让几人分食,还美其名曰路途遥远,须细水长流,精打细算。

    其余几人皆愤恨的看着吴亘,纷纷将手按在刀柄之上。卞何眼睛一瞪,众人方才按下心头怒火,小心的分食着那四两肉。

    孙宏也有些看不下去了,挪到吴亘身边,悄声道,“伍长,咱不是行李中还藏着一些吗,毕竟是军中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泽,不如再多给些。”

    吴亘一拍他脑袋,斥骂道:“白眼狼,胳膊肘向外拐,往后日子还长着呢,一次吃完,喝西北风去吗。”

    孙宏悻悻然离开,赌气离吴亘远远的躺下。

    入夜,几人饥渴难眠,吴亘却早已鼾声如雷,怀里还紧紧抱着那只熊腿。睡梦之中,口中喃喃有声,不时舔上两口。

    卞何等五人站了起来,相互对视一眼,猫腰向着吴亘围了过来。待走到吴亘面前,卞何蹲下身子,伸手向吴亘身上的熊腿摸去。

    手刚伸过来,吴亘猛然起身,死死钳住对方的手,“卞伍长,这么晚了,还不歇息。小弟有旧疾,梦中可是好杀人哪。”

    受惊之下,卞何想将手缩回,可没想到对方气力如此之大,竟然半分动弹不的,只得陪笑道,“吴兄弟别误会,我只是担心夜间风寒,想着给吴兄弟盖些衣裳。”

    孙宏此时也惊醒过来,茫然看着或站或坐的几人。

    吴亘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哦,卞伍长如此关心袍泽,实是让人感动的很哪。当初在我马鞍之下放铁蒺藜,也是贴心的很嘛。”

    “什么铁蒺藜,吴伍长怕是误会了。大家都是厢军一员,怎会做出如此腌臓之事。”卞何目光闪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四人。

    吴亘轻笑道,“那我倒是冤枉卞伍长喽,当日柳树集中几百人,彼此并不相识。能认出我坐骑,并将铁蒺藜放在马鞍之下的,只有厢军中人,你说是也不是,卞伍长。”说着将断刀放在其脸上轻轻拍了拍。

    卞何一脸诚恳之色,“吴伍长真是冤枉人了,张屯长亲自交待我等要照护于你,又怎会干下此等脏事。”

    忽然,吴亘一拍地面,腰肢扭转,腾的跃起,反握断刀向后斩出。铮铮两声,断刀斩断身后袭来的钢刀,落势不减,重重斩在来袭之人的身上,却是连对方身上的铠甲都破开,几将身体斩为两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