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03章 番外六②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03章 番外六2

    偶像团体sixeyes成员, 五条悟。

    其知名程度已经到了不追星的人都略有耳闻的程度了,不光是因为他的神颜和高人气,出圈的还有一件特别离谱的乌龙事件, 就发生在他刚成团出道不久。

    网传拍到他恋爱塌房了。

    起因是一张五条悟在某家网红甜品店的照片,拍摄者声称这张照片是在他参加选秀节目前拍到的, 她第一次看到那么好看的男生,实在没忍住就偷拍了, 没想到随手一拍的路人帅哥居然成了大明星。

    就在评论区陷入「偷拍是犯法的」和「悟太好看了」两种声音时,一个列文虎克以一己之力改变舆论,让事态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五条悟点的甜品是双人情侣套餐。

    这一发现仿佛成了点燃炸药的导火索, #五条悟疑似恋爱#的词条飞速登上推特日趋第一, 闹得沸沸扬扬, 无论是学校还是职场, 所有人几乎逢人就问有没有吃五条悟的恋爱瓜。

    粉丝们瞬间炸了。

    围观群众纷纷吃瓜。

    黑粉放礼炮恭迎嫂子。

    啊对, 虽然五条悟的粉丝很多,但讨厌他的人也不在少数,因为他的性格说得好听点叫有个性,说得难听点就是糟糕恶劣到了极点,属于喜欢这款的人爱得不得了,讨厌这款的人看到他就拳头硬了。

    此事一出, 超过半数包括粉丝在内的网友在讨论究竟是什么样的神仙能忍受五条悟的性格和他谈恋爱。

    五条悟方回应得很快, 当晚工作室就出来澄清了,给出的解释是情侣套餐是五条悟一个人吃的, 他爱吃甜食经常吃双人份甚至三人份。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点情侣套餐,因为套餐里的水晶玫瑰糕不能单点。

    离谱归离谱, 放到五条悟的身上好像就正常了, 而且为了加强真实性, 工作室账号发送的推文带上了当天在甜品店里的监控视频,证明确实是五条悟一人吃完的。

    随即,五条悟转发并单独发了一条推文。

    推文下瞬间刷新出一堆评论。

    ……

    虽然塌房事件迅速澄清了,但五条悟彻底坐实了寡王的地位,纵观整个娱乐圈,揪不出第二个因为一个人点了情侣套餐被误以为谈恋爱塌房的奇人了。

    将视角拉回现实。

    和五条悟一起下车的是一个海胆头少年,长相和伏黑甚尔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朝观月音和家入硝子的方向看过来,然后礼貌地打了一个招呼:“你们好,我是五条悟的经纪人伏黑惠。”

    家入硝子悄悄用手肘碰了碰观月音,示意他赶紧接话。

    “你好,我是观月音,这位是我的经纪人家入硝子。”观月音看向戴着墨镜的白发青年,脸上挂着营业式微笑,“五条君,期待之后和你的合作。”

    五条悟偏过脑袋,墨镜后的蓝瞳一动不动地盯了观月音几秒,才缓缓开口道:“你笑得有点假。”

    “……诶?”

    观月音的笑容差点裂开。

    “对了,你是谁啊?”五条悟露出疑惑的表情,“也是剧组的吗?”

    “……”

    深知自家艺人脾气的家入硝子毫不犹豫地踩了观月音一脚,以免他崩出一些攻击性过强的言语,万一传出去被五条悟的粉丝撕了就麻烦了。

    “观月君饰演剧里的男三号。”伏黑惠头疼地扶了一下额头,出发前他再三叮嘱五条悟不要乱说话,看来是一点也没听进去。

    他习以为常地收拾烂摊子道歉:“不好意思,这个笨蛋有点脸盲,艺人行为请勿上升经纪人。”

    五条悟:“?”

    好在观月音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而生气,平心而论,他还挺欣赏五条悟这种耿直得仿佛拿情商换颜值的性格,在讲究人情世故的娱乐圈简直是一股清流。

    四人一边前往拍摄现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两位经纪人都不是喜欢主动攀谈的类型,一左一右走在两侧,反倒是最开始有些火药味的两位艺人越聊越觉得对方和自己很合得来,从停车场走到化妆间的短短几分钟,他俩已经交换好联系方式并约好拍完戏一起开黑玩moba游戏。

    家入硝子在心中唏嘘,真是令人难以理解的友情。

    伏黑惠更是震惊,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和五条悟有说有笑的金发青年,果断将其的麻烦程度提高至t0等级。

    这些都是他的经验之谈,能和五条悟那么快混熟的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上一个和五条悟那么快混熟的是综艺同台过几次的夏油杰,尽管有些失礼,但除了「臭味相投」以外,他想不出更准确的形容词了。

    走进化妆间,夏油杰和钉崎野蔷薇已经在化妆了,大家客套地寒暄了几句,整个化妆间的演员只有五条悟和夏油杰互相认识。

    钉崎野蔷薇看了一眼镜子内的金发青年:“真好,不用见到禅院直哉了,我的心情都舒畅了。”

    夏油杰失笑道:“那么明目张胆的吗?”

    钉崎野蔷薇翻了一个白眼:“你不也笑得很开心吗?”

    “我可没有说出来。”

    “你的真实想法暴露了。”

    “这还需要暴露吗?”夏油杰试图再拖一人下水,“你说是吗,悟?”

    五条悟一眼就看穿夏油杰的意图,但这并不能让他的表达变得委婉含蓄,反而更加直白:“这年头还有对禅院直哉的真实想法没暴露的人?谁那么能忍啊?”

    观月音听懵了:“这是可以说的吗?”

    他录综艺都不会那么直接,在镜头前好歹稍微装一下,通过语言的艺术来阴阳怪气一番,但剧组氛围怎么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说好的勾心斗角的演艺圈呢!

    “不然呢?”

    钉崎野蔷薇理直气壮地反问道。

    观月音担忧地问:“不演一下没事吗?虽然他的优点比悟还要少,但禅院家的资源和人脉很多,如果被他穿小鞋就麻烦了,我还不想因为寻衅滋事罪被抓起来。”

    “公认的有什么好演的啦,我的演技才不会浪费在那个人渣的身上——等等,你说什么?你才是最需要演一下的那个吧!?”

    化妆师“哎”了一声示意钉崎野蔷薇别乱动。

    “就是啊,关我什么事?我的优点多着呢。”五条悟不满地囔囔道。

    “有什么问题吗?你和禅院属于是五十步笑百步,重点是寻衅滋事!”钉崎野蔷薇竖起一根赞赏的大拇指,豪爽地说,“观月,你路子很野啊!以后有需要可以找我帮忙,我早就想把他打一顿了!”

    观月音挠了挠头:“自己动手不好吧?”

    钉崎野蔷薇遗憾地点了点头:“也是,万一被曝光了,影响我们的名誉。”

    “你们还有名誉吗?”夏油杰吐槽了一句。

    本以为作为这一批新生代演员中资历最深的一位,他会中止这个朝着一发不可收的方向偏离的危险话题,没想到他顺着继续说了下去:“保险一点,你们干脆雇人把他套麻袋打一顿。”

    伏黑惠:“……”

    完了,化妆间沦陷了。

    伏黑惠默默地搬着椅子往门外的方向靠了靠,万一日后出了什么事,他还能凭借仿佛隔了一条银河的位置来自证清白,方便给自己找下家。

    听说福瑞控的福音——用熊猫皮套出道的胖达迟迟没有招募到满意的经纪人,如果五条悟因为陷入麻袋风波糊了,他直接跑路去应聘吧。

    回去就可以准备简历了。

    与此同时,钉崎野蔷薇虚心请教:“去哪里雇人?”

    “这个嘛……”夏油杰的视线投到了快要和门板贴在一起的海胆头少年的脸上,脸上挂着狐狸般的笑容,“我记得惠君的父亲就是做这一行的。”

    伏黑惠:“……”

    伏黑惠:“不熟,勿cue。”

    “伏黑君的父亲是伏黑甚尔吗?”观月音好奇地问。

    伏黑惠平静地说:“好像是的。”

    观月音一噎:“好像?”

    伏黑惠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妥:“亲子鉴定是这么说的。”

    观月音:“……”

    娱乐圈真乱。

    ……

    观月音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他本以为化妆间发生的一切足以刷新他对剧组的认知,差不多明白适应全新的环境了——他并没有意识到是他待的剧组有点问题,结果等化完妆前往拍摄场地,他发现自己把事情想象得太简单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导演监视器前的那张椅子上放了一坨脑花?

    观月音匪夷所思地盯着那坨造型逼真的脑花道具,如果不是长了两排一张一合的牙齿,其逼真程度都能做到以假乱真。

    能在导演监视器前放这玩意儿的只有导演了吧?

    难道这是拍摄道具?

    “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钉崎野蔷薇皱着眉头,连靠近都不想靠近。

    观月音开玩笑说:“克苏鲁?走近点是不是还能听到古神的低语?”

    “辱克苏鲁了。”五条悟双手抱臂,化完妆后墨镜已从脸上摘下,露出的一双蓝眼嫌弃地瞅着那坨脑花,“不要看到稀奇古怪的反人类审美就往克系上想,这东西只能算是恶俗猎奇。”

    “咳。”

    不远处响起的一声干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个白发妹妹头的男生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取景器。

    他是导演助理里梅。

    里梅用拿着取景器的手指了指那坨脑花,面无表情地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的导演羂索。”

    “……”

    所有人都沉默了。

    窜世界线了?

    这里不是科学至上的和平现代社会吗!?

    钉崎野蔷薇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你们有谁和羂索导演合作过吗?就、就长这样?”

    五条悟:“我第一次进组。”

    观月音:“我也是。”

    主演四人组唯一的希望就寄托于拍摄经验丰富的夏油杰了,但很可惜,他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和羂索导演合作。”

    “我看硝子给我的资料,导演不长这样啊。”观月音小声嘀咕。

    钉崎野蔷薇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废话,导演长这样还有哪位勇士敢来?又不是拍《异形》。”

    五条悟的重点非常清奇:“这是缸中大脑吧。”

    钉崎野蔷薇斜眼:“缸呢?”

    “有牙齿——啊!牙上脑花!打上花火!”

    “……你还是别说话了。”

    夏油杰无奈地扶着额头:“你们已经默认那是导演的本体了吗?接受度那么高吗?”

    最后,还是助手里梅出面解释清楚了误会,才没让大家继续朝着科幻或者恐怖的方向浮想联翩。

    前段时间,羂素因高血压脑出血不得不动了开颅手术,术后修养的时间比较长,他到现在还在医院的病房里躺着。

    作为一个敬业的导演,他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耽误整个剧组的进度,等他出院再重新安排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尤其是男一和男二的档期很满,但医生不建议他出院,以免出现并发症或者留下后遗症。

    百般无奈之下,羂索只好退而求其次,他决定由自己远程指导,其余交给自己的助理里梅,正好当作是一个锻炼的机会。

    摆在导演监视器前的那坨脑花起到的就是这个作用,嘴里装了摄像头,千里之外的羂索调整位置和角度才导致两排牙齿一张一合,而他的声音也可以通过那张“嘴”传到现场。

    果然还是科学至上的世界。

    观月音不由得感慨:“这就是艺术家吗?”

    一番闹腾后,拍摄正式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