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01章 番外五⑨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01章 番外五9

    「百鬼夜行」以失败告终。

    败给乙骨忧太的夏油杰仓皇而逃, 他身受重伤,失去了一条右臂,跌跌撞撞地逃进巷子内, 自从「星浆体」事件后,他许久没有如此狼狈过。

    不愧是特级过怨咒灵。

    如此完美的实力, 只要得到她就能够改变这个世界。

    ——下次……下次绝对要……

    夏油杰的脚步微微一顿, 突然出现的阴影自从而下地笼罩住他,像是一张黑色的网兜。

    他抬头向上看去,巷子的围墙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位陌生的金发青年, 一双绯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敌友难辨。

    来人正是观月音。

    他刚在夏油杰和乙骨忧太的皇城掰头现场围观了全程, 出于各种原因,比如这对乙骨忧太而言是一个很好的磨练机会、自己不可控地偏心夏油杰、不想干涉双方的理念冲突等, 他并没有出手阻止或者帮其中一方,而是安静地等待分出最后的胜负。

    最后「纯爱」战胜了「大义」。

    观月音垂下眼睫, 眼神晦暗不明:“你在搞什么啊。”

    夏油杰捂着淌血的断臂截面, 脸上挂着狰狞的笑:“你是谁?”

    观月音没有回答, 他扫了一眼对方的断臂, 突然回想起他认识的夏油杰初次见到乙骨忧太时不知为何右臂隐隐作痛。

    难不成是这个原因?

    平行世界真玄乎啊。

    观月音从围墙上跳了下来, 挡住夏油杰的去路, 他双手插兜倚靠着墙壁,没有理会对方警惕的眼神和全身紧绷的状态, 语气和平常一样没什么差别:“悟很快就要到了。”

    夏油杰眯起眼睛:“你想说什么?”

    观月音沉默了片刻, 缓缓开口:“他应该会杀了你。”

    夏油杰嗤笑一声:“你是帮他来拖住我的?”

    “没这个必要。”观月音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某个方向, “你的状态根本不需要我来多此一举。”

    在确定某处暂时没有新的动静, 他很快就收回视线, 注视着面前的特级诅咒师, 扎成丸子头的黑发在战斗中散开,脸上是脏兮兮的血污:“你有什么后事要交代吗?比如托孤?转移财产?建立咒术师保护协会?把悟毒打一顿?我都可以帮你完成。”

    夏油杰似笑非笑地说:“创造只有咒术师的世界。”

    “……”观月音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他太不高兴地抱怨道,“我还不想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滚’诶,麻烦你说点符合碳基生物常识的遗愿。”

    夏油杰盯着表情有点不耐烦的金发青年看了几秒,冷不丁地问:“你是不是认识我?”

    “大名鼎鼎的特级诅咒师夏油杰,坏事干尽,谁不认识啊。”观月音凉飕飕地说。

    夏油杰反倒更确定自己的猜想:“但你好像和我很熟。”

    观月音一边在心里嘀咕这家伙真敏锐,一边毫不忌讳地自曝:“我说我是两年后的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你信吗?”

    “你和悟也是这么说的?”

    “对啊。”

    “他信了?”

    “信了。”

    “……他是笨蛋吗?”夏油杰的表情一些无奈。

    观月音斜眼:“最没有资格说他笨蛋的就是你。”

    夏油杰不置可否,疼痛让他不得不将身体靠着与之相对的墙壁,完好的左臂作为身体的支撑点抵住墙壁。自知穷途末路的他放弃甩开挡路者前进,也放弃思考对方言语的真实性:“那个世界有什么不同吗?”

    观月音想了想,说出最近的一件大事:“前不久,我们推翻了总监部。”

    夏油杰挑眉:“我们?”

    “悟、硝子、乙骨、菜菜子、美美子、灰原……”观月音顿了顿,“包括你在内的很多人,那是我们一起努力的成果。”

    “灰原还活着?”

    “嗯。”

    “菜菜子和美美子也在?”

    “嗯。”

    “我没有叛逃?”

    “没有。”

    夏油杰不禁失笑:“你不会是来做临终关怀的吧?随便编了一个不存在的童话故事想让我走得踏实一点?”

    “那你倒是给我发临终关怀的工资啊?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爱信不信。”观月音没好气地说,“我知道哪怕你失败了也不能改变你的想法,你照样讨厌非术师,我从始至终就没打算和你讲一些大道理,搞得好像必须让你幡然醒悟打出正能量结局。”

    他深呼吸了一下:“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一切没有那么黑暗,至少在某一处存在着希望,所以……所以……”

    显然,没提前写稿导致他的脑子乱成浆糊,磕磕绊绊了半天还没总结出结论。

    夏油杰故意催促:“所以?”

    观月音不确定地说:“所以……你安心地去吧……?”

    “……这不就是临终关怀吗?”

    “不一样!”观月音一时想不出反驳的理由,索性自暴自弃,“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怎么想我不管,但如果你只要有一点点觉得我所说的不赖,那至少说明你没有对世界彻底失望,这样就足够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垂着脑袋的黑发青年,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最后的时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夏油杰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观月音。”

    “所以,真的存在吗?”

    “咒术师不骗咒术师。”

    “那还不赖。”

    观月音笑了笑,他没有接话也没有回头,仅仅是抬起手随意地摆了摆。

    当他走出阴暗的巷子时,阳光倾洒在身上,暖洋洋的。他向前看去,撞进一双苍蓝色的眼瞳。

    最强咒术师站在前方,他早在几分钟前就到了,但他一直没有出现打断二人的谈话,仅仅是安静地等待,这样的作风属实少见。

    观月音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五条悟的存在,身受重伤的夏油杰可能也发现了,所以他不仅打消了离开的念头,还没有反驳“后事”、“遗愿”这些默认结局的说法。

    “好久不见,悟。”观月音主动打招呼。

    “音。”

    五条悟的记忆力惊人,他不仅认出了十年前仅见过一次的观月音,还记得对方的名字。

    他扫了一眼观月音的身后:“你不留下来吗?”

    “我?”观月音耸肩,“算了吧,不太合适,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

    五条悟沉默了几秒,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你所想的,就是我的答案。”观月音隐隐猜到五条悟在想什么,“不要动摇啊,你什么时候成这种性格了?我只是一个外来者,不要拿我的世界来审视你的世界,没有一个世界能十全十美。”

    他轻轻地拍了一下五条悟的肩膀:“去吧,他在等你。”

    ……

    五条悟亲手杀死了夏油杰,但他没有将尸体交给家入硝子解剖,而是选择了安葬,这给图谋不轨的千年诅咒师提供了可趁之机。

    羂索开心得恨不得放鞭炮庆祝。

    他本来担心溜进高专偷窃尸体存在很大的风险,必须谨慎制定计划,没想到五条悟这一出让他美滋滋捡漏,四舍五入就是白给。

    掘坟嘛,这种小事他信手拈来。

    当晚,羂索鬼鬼祟祟地溜到安葬夏油杰的墓地,为了防止暴力挖坟破坏棺木和尸体,无法复原现场,他特地扛了一把铁锹,一铲又一铲地勤恳挖土。

    好不容易把埋在土地的棺材挖出来,他一掀开盖板,诧异地发现里面居然是空的。

    等羂索意识到自己中圈套已经来不及了,一束正道的光从天而降,不速之客抬起一脚把他踹入棺材,再用蛮力把挣扎着想要爬出来的他按了回去。

    在棺材板被压住的那一刻前,羂索透过缝隙看到一个阴森森的冷笑,红眸在月光下犹如吸血鬼般骇人。

    他的背脊骤然发凉。

    这不是白天见到的那家伙吗!?

    “老子在这里蹲了你一晚上,总算逮到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盗墓贼了!tui!”

    观月音难得用词非常不雅,鬼知道羂索怎么慢得和龟爬一样,害得他在夏油杰的坟头蹲了整整一个晚上,本就烦躁的心情在被咬了一腿的蚊子包后更是雪上加霜,满腔憋屈正愁没地方发泄。

    “你是什么人!?”

    羂索不停地撞击棺材,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咒力竟然用不出来,被压得严严实实的棺材纹丝不动,连一道缝隙都没有。

    他不禁冷汗直冒。

    小瞧这个咒术师了,没想到实力居然深不可测,没准儿他要载在这里了。

    “没用的,放弃吧,你可以理解为低配版「狱门疆」。”观月音一脚踩在棺材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就算你有本事跑出来,我也能把你打回去。”

    “……你的目的是什么?”

    羂索想从观月音的意图入手,尝试交涉一番,可对方压根儿不吃这套。

    “哦,我来找你表演个魔术。”观月音从四次元口袋里掏出一把电锯,“看过箱子切人的魔术吗?把箱子分割,躺在里面的人完好无损。”

    他打开电锯的开关,安静的墓园回荡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我们来玩玩看吧。”

    羂索:“……”

    想杀了他可以直说。

    月光顺着被锯断的棺木照了进来,与之相伴的是凄厉的惨叫,观月音下手毫不手软,他面不改色地连人带棺锯成两段,现场一片血肉模糊。

    惨叫声响了几秒就消失了,羂索见电锯帮自己开辟了一条逃生之路,掀开脑壳直接开溜。

    观月音早有准备,他立刻关掉电锯丢到一旁,掏出一个特制的大网兜咒具,精准无误地套住那坨从棺材里蹦出来的脑花。

    他拿着杆子向上一提,半米长的网兜荡在空中,像是下水捞鱼似的不停地扑腾着。

    网兜材质类似封印两面宿傩的手指的符咒,刚才的棺材也用了同样的方法,所以任由羂索怎么挣扎都无法从中挣脱。

    “你要干什么!?”脑花形态的羂索惊恐地喊道。

    观月音随口乱编:“把你拿去喂流浪狗。”

    “???”

    网兜挣扎的动静更大了。

    观月音温柔地安抚:“开玩笑的啦,狗狗是无辜的,乱吃脏东西会拉肚子的人。”

    是的,他安抚的是流浪狗。

    一切搞定后,观月音终于在凌晨两点回到了原世界。

    他在异世界承受了太多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急需精神上的疗愈。

    不出所料,观月音被以五条悟、伏黑惠、夜蛾正道为首的三三个群体“亲切”地问候了一番,但没人细究他跑哪儿去了,在他们的认知中,他玩失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有时候风评不好可能是一件好事。

    好在庆功宴并没有结束,反而因为观月音的加入更热闹了,一群人精力充沛得仿佛可以嗨三天三夜。

    在一心挂念的冰激淋蛋糕拆开的那一刻,五条悟的呼吸一窒:“为什么少了那么大一块!?”

    “啊,那个……”观月音的眼神心虚地飘了一下,他干咳一声,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坚定不移,“拿去投喂流浪猫了。”

    五条悟:“你当我是傻子吗?”

    ……

    另一个世界。

    五条悟一走进房间就察觉到有闯入过的痕迹,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到放在桌子的奇怪罐头,罐头被封印用的符咒包裹着,里面泡着一坨长了牙齿的脑花。

    罐头下面压着一封信件,落款处是「观月音」。

    信件中交代了羂索的身份和目的、准备要做却被阻拦的偷尸计划以及他在平行世界做过的缺德事,至于该怎么处置他,那就是五条悟该思考的问题了。

    信件的最后两行如此写道——

    「我相信并无条件支持你的决定。」

    「冰箱里给你留了冰激淋蛋糕,记得吃哦。」

    与此同时。

    另一处。

    一对双胞胎姐妹蹲在冰箱前,最下方的冷冻室内放了两块装着冰激凌蛋糕的塑料容器。

    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同时看向贴在上方冰箱柜门的便利贴。

    ——「冷冻室放了杰托我给你俩带的冰激淋蛋糕。」

    似乎是为了证明真实性,留下便利贴的人特地用冰箱贴留下了一张夏油杰的单人大头贴。

    照片上的黑发男人少见地挂着毫无阴霾的真心微笑。

    ……

    庆功宴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近期改名为「今天也在咒术界为爱发电」的四人群聊内一如往常地扯一些没营养的闲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