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00章 番外五⑧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00章 番外五8

    观月音此刻的心情只能用无语来形容。

    为了让某个越活越幼稚的白毛笨蛋消停下来, 他接下采购冰激淋蛋糕的重任,由于队伍很长且蛋糕是现做的,等他提着蛋糕在人山人海的网红店杀出重围时,距离出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观月音看了一眼时间, 打车回家估计赶不上庆功宴的开始时间, 虽然他不介意大家先开饭, 但有良心的少数分子比如乙骨忧太、虎杖悠仁等应该会提议等他回来, 可让那么多人等他一个有点过意不去。

    晚高峰的人流量较大, 在楼顶玩跑酷可能会被普通人发现,飙摩托可能会被传成都市传说之有头骑士,无论是哪一种, 最后无外乎以制造恐慌和违反交规为由,喜提夜蛾正道或伏黑惠二选一盲盒训话套餐。

    所以说,为什么他那么大的成年人还有类似监护人的存在啊!

    最终, 观月音决定用那个很久没用的方法,通过ip地址从房间内的笔记本电脑里爬出来,简称回城。

    他心想, 自己很多年没用过这个方法, 而且只出过那么一次意外, 不至于梅开二度, 唯一的问题是作为媒介的手机会落在原地, 但问题不大,他最不缺的就是手机。

    抱着这样的自信, 观月音毫不犹疑地一头扎进备用机,但当他从另一头的屏幕探身重见天日的那一刻, 他猝不及防地一脚踩空从高处坠落。

    观月音:???

    他的书桌离地一米都没有吧!?

    虽然观月音被突然情况搞得一头雾水, 但他第一时间把手中的冰激淋蛋糕塞进手机里存放, 在心里祈祷千万希望他反应及时没有翻掉,不然回去不好向五条悟交代。

    人都从天上掉下来了,还惦记着蛋糕,感动咒术界最佳挚友的荣誉称号不颁给他说不过去了。

    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强劲的风吹打在脸上发出呼呼的噪音,但这点高度显然无法对观月音造成威胁,他毫发无伤地轻松落地,仰头向上方望去。

    他位于一栋商场大楼前,刚才就是从顶部的大屏摔下来的。

    比起思考究竟是搞错ip地址还是又穿越了,他的注意力全都被匍匐于楼顶的数只咒灵吸引走了。

    不光是楼顶,四面八方全是咒灵,放眼望去,周遭是被它们肆虐过的痕迹,群魔乱舞的现场仿佛古代记载的百鬼夜行。它们虎视眈眈地注视着突然出现在此处的金发男人,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同一处,让人不禁san值狂掉。

    观月音从容自若地扫视一圈,没有一只咒灵在那双赤红色的眼睛里停留超过一秒,眼前反常的情况似乎无法让他的情绪掀起波澜。

    突然间,他的身形一闪,空中溅起大片紫色的血液,一排咒灵如同水果忍者切西瓜似的纷纷倒地,其他侥幸存活的咒灵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再次倒下一片。

    短短几秒,肉眼所见之处皆是血液与残肢,这片区域内的数百只咒灵在眨眼间被祓除得一只也不剩。

    不远处匆匆赶来的咒术师们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本想叫住帮了大忙的神秘人,可当他们刚张开嘴巴,那道金色身影像是做好事不留名的世外高人般地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其中一人瞠目结舌:“咒术界有这号人物吗?”

    “有、有吧?”另一人不确定地说,“金发、速度很快……这不就是那谁吗?”

    “谁?”

    他迟疑道:“禅院直哉?”

    “……你没事吧?”

    ……

    观月音又穿越了。

    这是他从断开的手机信号和街上的平安夜布置得出的结论,路上他随便抓了个倒霉蛋——似乎是和这次事件息息相关的诅咒师,经过一番堪比反派boss的逼问,对方颤颤巍巍地把自己知道的全都交代了。

    诅咒师说,夏油杰在京都和新宿释放了上千只咒灵,并给它们下达了「斩尽杀绝」的命令,而这场行动被他命名为「百鬼夜行」。

    “……”

    观月音很久没有两眼一黑的感觉了,他赶紧掐了一下人中,以免自己当场昏迷。

    这什么跟什么啊?有病啊!

    这一定是之前穿越过的世界吧!?

    观月音忍不住拉踩一番,同样是释放上千只咒灵,他认识的夏油杰陪自己在涉谷玩偷梁换柱,救下那么多普通人帮他们逃过一劫,还为日后推翻总监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和这里的夏油杰简直是两个极端。

    虽然他认识的夏油杰似乎还是不太喜欢非术师……咳,但问题不大,只要他们几个整整齐齐一个不少,谁也不走极端干傻事,他觉得怎么想无所谓。

    而这里……

    观月音深深地叹息一声,他单手提起诅咒师的衣领,不耐烦地问:“这里是哪里?京都还是新宿?”

    诅咒师磕磕绊绊地说:“是、是新宿。”

    观月音严重怀疑新宿和横滨一样邪门,怎么这次又是新宿?

    他继续问:“今年是哪一年?”

    “……”

    诅咒师没明白这尊煞神为什么问自己那么奇怪的问题,但他还是老实巴交地回答:“2017年。”

    啊,还是两年前。

    观月音心不在焉地想。

    “夏油杰在哪儿?”

    “不知道……”

    “撒谎。”

    “我真的不知道!”

    观月音不冷不热地扫了一眼弱小无助又可怜的诅咒师,把对方吓得一激灵,他冷笑一声,另一只空闲的手扣住诅咒师的手腕:“撒一次谎就掰断一根手指,怎么样?”

    “……”诅咒师冷汗直冒。

    “我这个人呢,直觉一向很准,有没有撒谎我一听就差不多明白了。”观月音漫不经心地用指腹摩挲着诅咒师的掌指关节,顺着他的大拇指一路蹭到小拇指,赤眸倒映着对方惊恐的表情,“但我的脾气不是很好。”

    “……”

    “再问你一遍,夏油杰在哪里?”

    “可、可能在咒术高专……”

    观月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松开了抓着诅咒师的衣领和手腕的手,没有波澜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重获自由的诅咒师小心翼翼地活了一下自己的关节,小声地试探道:“那个……我可以走了吗?”

    观月音不置可否地瞥了一眼,在对方心生希冀之际,他果断地一拳把诅咒师打晕了。

    他心想,既然是夏油杰的手下,直接杀掉似乎不太好,况且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没有特殊情况不应该干涉太多,万一扰乱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世界规则就麻烦了。

    为了避免路人在街上被绊倒,他贴心地把昏迷的诅咒师拖到路边,随后便向咒术高专的方向出发。

    一路上,观月音一直在思考「百鬼夜行」的真正目的。

    说实话,哪怕夏油杰把攒了那么多年的咒灵一口气释放出来,胜率连一半也达不到。上千只咒灵又不是各个都是一级或者特级,只要有五条悟这个天花板坐镇,祓除它们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夏油杰不会想不明白这种事的,不然他应该出现在京都或是新宿,而不是咒术高专。

    所以,为什么他要去咒术高专?

    观月音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夏油杰应该是为了乙骨忧太——准确来说,是特级过怨咒灵祈本里香,而2017年刚好是乙骨忧太入学咒高的那一年。

    夏油杰和乙骨忧太,孰强孰弱?

    这还真不好下定论,夏油杰的咒灵不知道具体数目,乙骨忧太似乎尚未解放祈本里香的咒力,只有对上了才能分出胜负。

    观月音赶到咒术高专附近,还未进学校就远远地看到被人施加了帐,帐的顶部被开了一个大洞,可能是咒术师阵营推断出夏油杰的意图后派去的救兵的手笔。

    挺好的,给他省了开洞的步骤。

    当观月音正想趁前人之便跳入帐内时,一个逐渐靠近的气息让他的动作微微一顿,他不动声色地向那个方向扫了一眼,隐隐有个人影从视线内闪过。

    这一眼倒是让他有些惊讶了。

    虽然他不认识那张脸,但他认识额头上的缝合线。

    ——羂索?

    由于三番五次的mafia首领诈尸案及涉谷事件的无底线行为,导致观月音对此人、呃、此脑的印象颇深,那道缝合线化成灰他都认得出,是一个专门靠偷身体活了上千年的诅咒师。

    为什么羂索会在这里?

    回忆起自己曾躲在五条悟手机里听到的宏伟计划,观月音对此隐隐有了猜测,估计这家伙又想要整点捡漏换尸的缺德小偷行为,就看夏油杰和乙骨忧太的战斗倒下的是谁了。

    虽然观月音很厌恶这个侵占他人身体为非作歹的混账东西,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无论是另一个世界的挚友还是学生都比这一坨恶心的脑花来得重要。

    他深深地望了一眼那个方向,然后果断地跃入帐上的大洞。

    别急,多蹦哒一会儿,就当是看在认识的份上友情附赠的生命最后的自由活动时间。

    等下他再来替天行道。

    ……

    羂索鬼鬼祟祟地躲在咒术高专附近,他非常好奇帐内进行的双特级之战是谁能站到最后,这关乎着他的宏伟大计。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乙骨忧太能赢,这样他就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夏油杰的尸体了。

    就在羂索美美地做着春秋大梦时,他的背脊突然窜起一股凉意,像是被恐怖的凶兽牢牢地锁定住颈脖随时会扑出来撕咬自己那般骇人。

    可当他警惕地向身后望去时,周围并没有可疑人士。

    是他疑心病太重了吗?

    可那种感觉不像是错觉。

    尽管那道杀气非常微弱,被隐藏得非常精妙,但作为成天与负面情绪打交道的咒术师是绝对不会认错那股强烈的厌恶与恨意,在被盯上的那一刻,他甚至怀疑自己下一秒就要被碎尸万段了。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帐前跃起一道金光,细看竟是一道人影,他跳入帐内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让人几乎以为是幻觉。

    ——是他吗?

    羂索微微眯起眼睛,很快就把这个小插曲抛之脑后。

    如今的咒术界内,特级咒术师仅有四人,除去今天同时出现在这里的三人,还有一人是在国外偷懒的九十九由基,但值得忌惮的只有六眼术师五条悟,只要他把夏油杰的身体搞到手再把五条悟封印了,其他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的必要。

    除此之外,他不认为咒术师方还藏着一位不为人知的世外高人,真有这么厉害的人物早就被五条悟想办法拉入己方了,高层就更不可能了,他们没有那么聪明,也没有那个本事。

    大概是那种野心跟不上实力的类型吧,他见过不少这类人,空有杀气腾腾的眼神却拿不出什么本事。

    总之,不足为惧。

    他只要安心地等待最后的结果即可。

    他才是笑到最后的赢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