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98章 番外五⑥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98章 番外五6

    虽然在观月音看来, 灰崎祥吾被吓到落荒而逃的反应基本可以坐实他的猜测,但保险起见,他决定还是去确认一下真实性, 若是属实,正好顺便调查一下这个世界的自己的死因。

    从店长和租客的口中可知,「观月音」在两年前的夏季一声不吭地人间蒸发,唯一对得上号的是商业街咒灵事件,同时也是自己转入咒术高专的契机。

    「观月音」很有可能被一级咒灵杀害了。

    毕竟狗屎运这种东西谁也不敢保证,当初他拿手机砸向咒灵的那一刻还后悔自己不如拿一块板砖,没准儿这个世界的自己就是意识到这一点的小天才呢?

    说明有时候脑子好不一定是好事,傻人才有傻福。

    要想验证是不是这起事件, 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是重回现场调查,这片荒废的区域平常无人清扫,当年残留的血迹——搞不好还有器官和断肢——足以窥见真相, 但偏偏他和五条悟在那儿打了一架,现场除了打斗痕迹什么也不剩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还有一个更靠谱的方法, 那就是弄到任务报告。

    但这就势必会牵扯到一个问题,如果商业街事件依旧是五条悟和夏油杰负责的,按照不是特级咒灵他们就不好好写报告的德性,不排除报告内容是商业街探店攻略的可能性。

    观月音生平第一次和咒术界高层感同身受了。

    原来任务报告真的有用。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观月音熟门熟路地踏上拜访总监部的路, 他像个所向披靡的土匪一样撂倒所有妨碍自己的咒术师,闯入专门存放任务报告的资料室。

    总监部的结界警告响个不停, 他置若罔闻, 如拆家的猫科动物般翻箱倒柜。

    功夫不负有心人, 观月音花了好长的时间, 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到了当年的任务报告。

    期间他打晕了好几个试图阻止他的咒术师,尽管他还没有冷酷无情到补刀的程度,但安全起见,他暂时把他们关进了手机里。

    观月音拍了拍文件上的灰尘,翻开任务报告。

    记录——2005年6月东京

    ????市商业街

    一级咒灵

    该咒灵被一位疑似拥有咒力的少年目击,并独自被其引至人员稀少的地带

    状况紧急,决定派遣高专两名一年级生赶赴此地

    该名少年死亡,遗体无亲属认领,事发后七天由生前好友代替家属认领

    ……

    *为术师/术师天赋必填项

    姓名:观月音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90年6月6日(15岁)

    死因:一级咒灵

    遗体状态:已认领

    术师/术师天赋/非术师:术师天赋

    *生得术式:/

    *是否投入使用:否

    *是否演化咒物:否

    *是否转变咒灵:否

    ……

    纸张翻动的声音被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压了下去,随即翻动得越来越快,前几页观月音看得还算仔细,后面的尸检报告和流程文件他没有认真阅读的兴趣,仅仅大致扫了一眼。

    结论和他猜想的一致。

    「观月音」死于商业街的一级咒灵事件。

    哪怕提前做过心理准备,板上钉钉的事实让观月音的心情五味杂陈,薄薄几页白纸如有千斤重,他将翻到最后一页的任务报告重新翻到第一页,视线停留在「事发后七天由生前好友代替家属认领」这一行字上。

    他并不在意为何没有亲属认领遗体,或许是无人知道这则死讯,或许是没人想在无法还清的债务上再添一笔丧葬费,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认为情有可原。

    但报告中提到的「生前好友」是谁?

    观月音猜不出这位好心人是谁,听起来可能有些自恋,但以他在学校里堪比社交花的人际关系,太多的名字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无法确定哪一个才是正确答案。

    他苦中作乐地想,受欢迎是一件好事,至少死了有人愿意给自己收尸。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观月音把任务报告塞回原处,他将翻得轮七八糟的资料室稍微整理了一下,大摇大摆地从闯进来的路原路返回,走之前不忘把昏厥中的咒术师从手机里放出来。

    下一站是位于新宿的墓园。

    观月音重返最初和赤司征十郎碰面的地方,果不其然,附近有一家墓园,他询问了这里的管理员,顺利地找到了「观月音」的墓碑。

    虽然他因父母的关系对扫墓驾轻就熟,但给自己扫墓却是头一回,思考片刻后,他决定不按照流程又是浇水又是点香的,他和里面那位的关系谁跟谁啊,没必要那么讲规矩。

    观月音平静地注视着上面雕刻的字,视线下移,碑前摆放着一竖白菊花,他一看就认出是赤司征十郎准备的那一束。

    他不由得感慨赤司征十郎的心理素质真强,和某位gai溜子学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当扫墓对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都波澜不惊,几乎没有露出一点破绽。

    反倒是他自己,回想一下两人的对话,居然有一丝说不上来的尴尬。

    观月音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他恨不得拉开抽屉跳入时光机,穿越到几个小时前堵住自己那张乱说话的嘴。

    “下次有机会再和你解释”——天啊,这还是人话吗?

    字字诛心,行走的全自动发刀机器莫过于此。

    但这也不怪他啊!

    他怎么知道那——么大一个自己说没有就没有了啊!?

    观月音只能祈祷赤司征十郎不要往心里去。

    无论是去找赤司征十郎解释清楚给予二次暴击,还是装作自己是拿到人间体验券隔日就消失的幽灵,他觉得都不适合,但权衡之下,他决定选择后者,好歹能让赤司征十郎误以为这是一场美好的灵异事件。

    如果选择前者,美好就会像一戳就破的泡影般被他亲手打碎,没有什么是比告诉对方「本不该失去」、「本有更好的结局」更残酷的事情了。

    就让梦幻般地泡影继续漂浮于这个世界吧。

    观月音叹息一声,伸手轻轻地抚摸碑面,仿佛触碰到了逝者冰凉的体温:“晚安,倒霉蛋。”

    从今往后,他将带着「观月音」的份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友谊与幸福。

    珍视当下他所拥有的一切。

    ……

    深夜,观月音回到咒术高专,将这个世界的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带给五条悟,并沮丧地表示拐卖挚友的计划失败了。

    五条悟对此不是很惊讶,早在一开始他就隐隐察觉到了端倪,只不过他不想用口说无凭的猜测打消观月音的热情,他又不是没脑子的ky,所以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提出这个猜想。

    不仅如此,他还难得地安慰了几句,罕见的人话让观月音在欣慰之余,更多感受到的是成长所带来的沉重。

    观月音突然觉得五条悟一直当到处惹事还动不动就哇哇乱咬人的逆子挺好的,尽管自己经常沦为受害对象或者一起被夜蛾老师追杀,但他很喜欢和大家在一起胡来的日常,没心没肺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这个世界的五条悟恐怕会变得更加成熟稳重。

    虽然观月音相信五条悟的心理承受能力,他相信最强咒术师不会因为挚友的叛变被打击得一蹶不振,而是很快地重振旗鼓,制定未来的目标,但他无法说服自己不担心他的朋友,即便这是另一个世界。

    或许是看出观月音心事重重,五条悟起了一个新话题:“音,你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诶?”

    观月音愣住了,这个问题有些超纲,以至于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如实告知。

    正当他斟酌着该如何略过关键信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糊弄过去时,五条悟又补充了一句:“你直接说就好了,我没那么脆弱,我对平行世界挺好奇的。”

    “可是……”

    “哪有什么可是?”五条悟眯起眼睛,“你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观月音:“……”

    哥,我们才认识了几个小时诶!

    最终,观月音拗不过五条悟的道德绑架(?),不自在地交代了自己所处世界的走向,包括灰原雄没有牺牲、夏油杰没有叛逃、他们aa买下三层大别墅等。

    当然,他还是有所隐瞒的,自己被停学这种事就不必再多一个人嘲笑了!

    五条悟一听夏油杰被送去开心农场参加劳动改造,笑得在床上直打滚,观月音见他那么开心就顺势提出要不要把这个世界的夏油杰也送进去,本意是想哄小孩,不料却被他拒绝了。

    “没用的,你别去冒险了。”五条悟摆了摆手,“那个世界的杰什么也没做,一切还来得及,但如果你和这个世界的杰胡闹,我估计以你的性格,最后的结局只有你被气死这一种可能性。”

    “……你还真了解我。”

    “能在那种情况下向我提出打一架,差不多就能猜到你是什么类型的了。”

    “是是是,小天才。”

    观月音无法反驳五条悟,就算面对自己所熟知的那个什么也没做的夏油杰,当初他差点就被气死,更别提这个世界的夏油杰了。

    如果夏油杰只屠杀了那个村子,以观月音不怎么高的道德感,他认为哪怕无法否认其行为恶劣,至少还有回头的可能性,毕竟他打从心底不喜欢那些愚昧又残忍的村民们,可偏偏那个死脑筋的笨蛋连自己的父母都杀了。

    夏油杰彻底断了自己的退路。

    无论前方是他想要创造的咒术师乐园,还是万劫不复的地狱,他必须一刻不停地逼着自己往前走,才能证明自己的正确。

    哪怕今后的他意识到自己选错路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没人能救他,因为他别无选择。

    就算把夏油杰关进开心农场蹲一辈子的电子监狱,对他而言不是大彻大悟,而是痛苦的折磨,观月音不可能做出让挚友徒增痛苦的事。

    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的夏油杰而言,最好的结局是……

    观月音及时打断自己的思绪。

    他抿了抿唇,小声说出最后的挣扎:“我知道,但不一定要有什么改变,解一下气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苍蓝色的眼眸静静地注视着来自异世界的金发少年,几秒后,五条悟轻笑一声,他随意地拍了拍不属于自己的挚友的的背,声音听不出真正的情绪:

    “回去吧,音。”

    观月音诧异地抬起脑袋:“你说什么?”

    “既然所有的谜团都揭晓了,就回去吧。”五条悟直视着如宝石般绚丽夺目的红眸,他担心观月音再待下去可能会心情越来越差,便果断下了逐客令。

    “……”

    “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你待在这里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什么,除非你立刻动身把杰揪出来杀了。”

    “……”

    “音,那里才是属于你的世界。”

    “我很担心你。”

    这回轮到五条悟面露诧异了,他看着神情认真的金发少年,没想到对方居然毫不犹豫地打出一发直球,堵得他一时语塞。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露出一个招牌的轻浮笑容:“担心你自己吧,笨蛋。”

    观月音:“?”

    观月音:“我担心你,你居然还骂我!”

    一阵吵吵嚷嚷后,观月音被说服了,正如五条悟说的那样,他该查的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确实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再不赶紧回去,那边的笨蛋三人组说不定会把他上报失踪人口,理由是在虚拟世界迷路了。

    听起来像个网瘾少年,太社死了。

    在观月音准备离开之前,五条悟突然喊住他:“音。”

    “嗯?”

    “我要棒棒糖。”

    “……”

    回应他的是像天女撒花般撒了一床的棒棒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