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93章 番外五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93章 番外五1

    时间线为观月音咒高辍学——同级生毕业期间(19岁)

    两个世界的时间线不一致

    人在闲到一定程度就喜欢给自己找点事干。

    比如已辍学的观月音, 在别墅装修完毕后的通风阶段,他处于一种无所事事的阶段,百般无赖的他不仅考了摩托车驾照, 还琢磨起花里胡哨的滑板运动。

    五条悟调侃观月音的叛逆期姗姗来迟,特意买了《青春期男孩的礼物》、《青春期男孩教育手册》等诸多教育叛逆期小孩的书籍。

    如果不是观月音发现及时,他差点被蹬鼻子上脸的五条悟报名参加军事化夏令营。

    但很快地,成天骑摩托或者踩滑板出门鬼混已经满足不了观月音了。

    对于特级咒术师而言就像让四肢健全的八岁小孩学习接力赛跑一样简单, 他轻而易举地就掌握了这些技能, 决定难度系数的不是他的技术, 而是载具的质量。

    直到他看了一部恐怖片, 瞬间灵感迸发, 他将心思全都放在折腾术式上, 立志于拓展新技能。

    某天下午。

    高专寝室内。

    闭关多日的观月音离开房间的的第一件事,就是神秘兮兮地把三位还未完成学业的同期生叫了过来, 他声称要给他们变一个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

    家入硝子“我有点害怕。”

    夏油杰“你又要整什么烂活?”

    五条悟“表演怎么把毕业证变没吗?”

    观月音“?”

    面对朋友们的不信任, 观月音痛心疾首, 他向大家说明自己从恐怖片里得到的启发“既然大家网上冲浪共用同一片电子海洋,那意味着所有连通虚拟世界的屏幕都能成为我的出入口, 而不是受限于触发电子化的那块屏幕。”

    “隔空取物?你要表演魔术是人体切割?”五条悟想象了一下观月音的手从一个屏幕伸进去, 再从另一个屏幕伸出来的场面, 稍稍有点掉san值。

    “不,这有点太恐怖了,但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观月音摆了摆手, “我的目标是通过虚拟世界实现在现实中来去自如, 所有电子设备的屏幕都成了我多啦a音的任意门, 比如我从自己的手机里钻进去, 再从悟的电视机里爬出来, 实现真正的「顺着网线去打你」。”

    “这不是贞子的登场方法吗?”夏油杰吐槽道。

    “什么贞子啊?明明是穿梭在电子银河的火箭队!”观月音纠正道。

    “原来如此。”五条悟沉痛地点了点头,“回头我就给电视机装电网。”

    观月音“?”

    观月音“硝子!他俩又欺负我!”

    家入硝子淡定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条手帕,帮哇哇大哭的金发少年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动作之娴熟一看就知道平常没少演。

    她拍了拍观月音的肩膀,为其加油打气“小音放心爬,人渣永相随。”

    “这什么恐怖的诅咒啊!?”

    观月音深刻怀疑自己在四人组的定位已然沦为团欺。

    “你要怎么保证位置的精确度?”夏油杰问出了一个比较正常的问题,“如果你打算从悟的电视机里爬出来,会不会出现从我的电视机里爬出来的情况?那我是不是也要装电网?”

    “你们对电网有什么特殊执念吗?”观月音悲愤地说。

    他叹息一声,摆出一副宽宏大量的表情“还是我对你们好,我从来不会想着让你们撞上电网,我只想让你们坠入烂橘子的情网。”

    夏油杰“……”

    五条悟“呕。”

    见成功恶心到两位挚友,观月音这才罢休,嬉皮笑脸地解答夏油杰的问题“需要i地址才能精准定位,和打车必须要有地址一个道理,所以目前我还无法做到通过屏幕来去自如。”

    “如果这个功能可以完善,确实是一个好用的的能力,可以提高祓除咒灵的效率,非常方便支援。”夏油杰正经地发表自己的看法,“其他人也可以这样吗?”

    观月音耸肩“不行,必须要我这位电子导游带路。”

    “那太遗憾了。”

    “至少能省下打车钱。”

    “……你能不能有点志气?”

    “这个能力一点也不方便。”五条悟评价道,“那么多i地址你记得住吗?你估计连自己的i地址都记不住。”

    观月音面露鄙夷“你不会用excel吗?”

    “但你去哪儿搞来i地址?”五条悟撑着下巴,“在不同的地方用流量联网,i地址还会改变。等你查到i地址爬过去,我都打车往返两个来回了。”

    观月音坚定地说“相信科技。”

    “那你自己呢?”

    “与其提升自己,不如坐享其成!”

    “……”五条悟一脸黑线地推了一下那颗金灿灿的脑袋,“听到了吗?是你脑袋里的水声。”

    观月音双手抱头,小声嘀咕“你是黑猩猩吗?”

    “音,你去给网络安全局投简历吧。”家入硝子开玩笑地提议。

    五条悟不留情面地笑出声“网络安全局招小学生?”

    观月音“……别把小学学历和小学生混为一谈!”

    i地址这个难题暂且放到一边,观月音迫不及待地要向大家展示自己的闭关成果,他打开笔记本电脑钻进屏幕内,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几秒后,进入电子世界的观月音没有出现。

    夏油杰敲了敲宛如死水般平静的电脑屏幕“音?你没事吧?”

    无人应答。

    又过了半分钟,三人依旧不见观月音的踪影,他们一时分不清这是观月音的恶作剧还是他翻车了,毕竟如果是他的话,一切皆有可能。

    “音是不是没说他会从哪里出来?”家入硝子冷不丁地开口问道。

    “……”

    五条悟和夏油杰沉默了。

    好像真的没有。

    ……

    另一边。

    摆在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微弱地动了一下,紧接着,合上的电脑被人从内掀开,屏幕钻出一颗灿金的脑袋,正是消失不见的观月音。

    他从电脑里爬了出来,落地后环顾四周,赤红色的眼眸有些茫然。

    书桌前的椅子被歪歪扭扭地推到一边,寝室的门向外敞开,看得出屋主离开时非常仓促。

    从房间布置来看,这里确实是观月音计划中的目的地,即五条悟的寝室,但情况却有些奇怪,本该在隔壁寝室的三个气息全都消失,附近没有一点动静。

    ——又是恶作剧?

    出于对同级生们的恶劣本性了如指掌,观月音的第一反应是怀疑到他们三人的身上,这份无需多言的友谊令人不禁潸然泪下,充分展现了四人组之间的信任危机。

    观月音走到寝室的门前,本该挂在门后的「观月音与狗不得入内」和「夏油杰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不翼而飞了,就连用来挂这两块牌子的挂钩也不知所踪。

    他伸手摸了一下门板,光滑平整,没有取下挂钩后残留的胶痕。

    观月音的心中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他果断离开五条悟的寝室,转身向隔壁寝走去。

    他倒要看看这帮损友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可当观月音拧开门把手,眼前的一切让他愣住了,房间内除了基础设施以外空空如也,仿佛是一个无人居住的空房间。

    虽然他把很多东西搬到了新家,但不至于一点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更何况他还带了一袋子烧烤回寝室,烧烤的香味必须要开窗通风才能消散,但现在他居然什么也闻不到。

    难道五条悟的瞬间移动能把气味一起带走?

    这涉及到了观月音的知识盲区,他也不知道答案。

    “悟?杰?硝子?你们在和我玩躲猫猫吗?”

    无人应答。

    诡异的安静让观月音有一种恐怖游戏中主角误入里世界的即视感,仿佛下一秒就有真正的贞子从不知道哪一个角落里冒出来,将他拖入地狱。

    他不信邪地走进空荡荡的房间,来到书桌前挨个拉开抽屉,里面依旧什么也没有,反倒害他摸了一手灰。他微微皱起眉头,想从手机里拿出湿纸巾擦一下脏兮兮的手指,结果他打开手机发现没有信号。

    这下好了,电话也打不了了。

    接二连三的怪事让观月音陷入沉默,好在五条悟寝室的ifi密码和记忆中的一样,他一言不发地连上ifi,为自己点了一首《大悲咒》来辟邪。

    他本想用ifi登陆自己的社交账号,尝试联系一下朋友们,但他登陆失败了,系统提示该账号不存在。

    观月音低声咒骂了一句“见鬼……”

    什么情况?明明前几次他都成功了啊?

    难道是横滨的邪门之力入侵东京了?还是政府刚才宣布横滨和东京合并了?又或者是他爬出屏幕的姿势不对?

    思索再三,观月音决定原路折返,没准儿从他钻进来的屏幕出去就能让一切恢复正常。

    可当他站在五条悟的笔记本电脑前,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日期显示,目前是2007年9月。

    ……但今年明明是2009年啊?

    退一万步说,哪怕他阴差阳错地穿越到了过去,三年级的他不是还没被停学吗?

    观月音死死地盯着屏幕上那张金发赤眼的面孔,额头缓缓低下一滴冷汗。

    直觉告诉他,这不是笨蛋们的恶作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