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89章 番外四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89章 番外四1

    *时间线为正文结束后

    新田正明是东京电视台的主持人, 正在为一档综艺节目寻找合适的探访人选。

    节目名为《可以去你家吗》,以为陌生人支付计程车费的方式来交换去他们家中拍摄的机会,将自己的生活与住处暴露在镜头之下的真人秀节目就注定在选人这一环节万分艰难。

    此时的新田正明已经被数十人拒绝, 作为刚被调到这档节目的新人主持人,他的心情有点崩溃。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愿意啊!?

    “难道是我挑人的技巧不对?”新田正明怀疑人生,“谷本,按照你的拍摄经验, 你觉得哪类人更有可能接受访问?”

    摄像小哥谷田胜一说:“肯定是活泼开朗的类型, 性格外向的人更容易和陌生人建立联系, 也不太害怕镜头,你刚才找的那些路人都太内向害羞了,这类人的社恐占比比较高。”

    新田正明垂头丧气地说:“但那种安安静静的类型才会让观众更好奇他们的私下生活吧?活泼开朗的人就是现充嘛, 他们家是什么样子都是可以想象得到的,没有爆点和话题性。”

    “不一定内向才有更精彩丰富的内心世界,接触后才知道对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这就和开盲盒一样, 你光看是看不出来,需要打开才知道有没有爆点和话题性。”谷田胜一以过来人的经验感慨道, “我拍摄那么多期,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光凭外表和性格根本根本看不出来。”

    新田正明叹息一声:“说的也是, 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说不定下一个就成了。”谷田胜一一边加油打气,一边用胳膊肘碰了碰搭档,“新田, 你往左边看,我感觉那个男生挺合适的。”

    新田正明扭过脑袋, 街对面是一座免费的儿童公园, 设有滑滑梯、秋千和跷跷板等常见设施。

    在这么一处随处可见的公园里, 一个人的存在让这里变得不再普通。

    只见一个目测二十岁出头的金发青年踩着滑板飞上公园的围栏,金属栏杆仿佛成了把滑板牢牢抓住的轨道,他如一道金光般快速地掠过,围观的新田正明和谷田胜一不由得同时发出一阵惊呼。

    惊险的一幕仅是热身运动。

    在滑板驶向栏杆末端之际,他屈膝一跃飞向秋千,滑板碰撞椅面发出清脆的一声,借着秋千的摇摆之力冲向将近三米的滑滑梯,犹如离弦的箭矢冲向靶心,稳稳地落在顶部。

    紧接着,他没有顺着滑梯下行,而是再次向前方跃起,于最高点蜷缩身体并干脆利落地翻转了720度,金色的发丝与赤色的耳饰彼此交错着,仿佛拿了两只画笔在空中留下绚丽的痕迹。

    完成一系列非人类动作,金发青年游刃有余地落在地面上,他轻轻一踩板面的末端,飞起的滑板被他接住,单手将其夹在胳膊下。

    察觉到远处的视线,他偏过脑袋,赤红色的眼眸对上看呆的二人,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新田正明:“!”

    谷田胜一:“!”

    一个相同的想法出现在他俩的脑内——

    这回一定能成!

    两人赶紧穿过马路,拦住了这位金发青年。

    “不好意思,我们是东京电视台的,可以采访你吗?”

    “东京电视台?”

    打扮时髦的金发青年夹着滑板,放松的姿势没有让他显得无精打采,反而从头至尾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活力,他稍稍歪了下脑袋,绯红色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好啊。”

    新田正明的眼里燃起希望的光:“刚才真的太厉害了!像飞一样!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请问你是滑板职业选手吗?”

    “不是,随便玩玩的。”

    “一定练了很久吧?”

    “还好啦,没几年。”

    随意地攀谈了几句后,新田正明进入主题,他忐忑不安地问:“我可以为你支付回家的出租车费,请问可以跟去你家吗?

    金发青年露出恍然的表情:“是那个综艺吧?《可以去你家吗》?”

    “是的是的。”

    “可以啊。我经常看这档节目,没想到自己也有被选上的一天。”

    此话一出,新田正明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原处,油然而生一股苦尽甘来的心酸,就差没有形象地含泪抓住对方的手喊一句“你是一个好人”。

    在打车回去的路上,新田正明和这位俊朗的金发青年从一些简单的问题开始聊了起来。

    “可以问一下怎么称呼你吗?”

    “观月音,叫我「观月」就好。”

    “观月是学生吗?”

    “不是,我已经上班了。”

    新田正明面露惊讶:“完全看不出来,我以为你才刚进大学没多久。”

    观月音轻笑一声:“我看起来年龄很小吗?”

    “穿衣风格很时髦,气质也很青春活力,关键是脸看起来就很小,而且滑板是年轻人的兴趣爱好吧。”新田正明开玩笑说,“像我这把老骨头只能骑骑自行车,飞一下直接进医院打石膏。”

    “你也很年轻呀,想练来得及。”

    “不不不,我就免了吧。”新田正明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回想起刚才观月音在空中高速旋转两圈的那幕,他觉得自己暂时没必要啊试一试八字够不够硬。

    他岔开话题:“你今年多大了?”

    观月音笑嘻嘻地说:“二十二岁。”

    “那应该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吧?”

    “是呢,毕业一年了。”

    “现在从事什么工作?”

    “唔,主要是和朋友一起创业,但之前行业不太景气,我们一直不是很顺利,直到今年才开始有起色,所以平常还兼职做老师,算是赚点小钱补贴家用吧,毕竟不能做吃山空嘛。”

    “这也太厉害了。”

    新田正明面露钦佩,今年他二十五岁了,事业一直没有什么起色,反倒是人家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主业是成功率很低的创业,副业是拿得上台面的老师,就连兴趣爱好都玩得炉火纯青。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新田正明继续问:“方便问一下创业是哪方面的吗?”

    “也是教育类的。”

    “那就等于刚毕业没多久就去创业了吧?父母一开始支持吗?”

    观月音笑容不变:“只要是我的选择,他们一向都很支持。”

    “真好啊,能有理解自己的父母和志同道合的朋友。”新田正明感慨道,“所以你现在是和父母住一起吗?”

    “不是。”观月音摇了摇头,“和我的朋友们——算是核心团队的那几位吧,还有我的学生们,算上我一共有八个人,但有些人不常住这边,特别是平常住学校宿舍的学生,所以一般情况下不会有那么多人。”

    “八个人?”新田正明瞠目结舌,“这要多大的房子啊?豪华别墅吗?”

    “算是吧。”

    新田正明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是合租的吗……?”

    “毕业前买的。”观月音淡定地说。

    新田正明紧张地咽了咽:“分期?贷款?还是……”

    “全款。”观月音见新田正明仿佛被唤醒了记者的灵魂打算查户口似的刨根究底,他笑着打断这个话题,“这些问题不重要啦,等下到家就知道了,都问一遍就没有惊喜感了。”

    “也是也是。”新田正明如梦初醒地点了点头,他被对方的情况震惊得脑子都有些不太清醒了,“家里居然还有学生吗?是寄宿在家里吗?”

    “是因为家庭变故而收养的孩子。”观月音的回答模棱两可。

    “你和你的朋友都很善良。”新田正明夸赞道,“你教的学生是小学还是初中的?”

    “是高专哦。”

    “教的什么科目?”

    观月音捏着下巴回答道:“我教的比较杂,是比较特殊的那一类。”

    虽然观月音没有直说,但新田正明觉得自己听懂对方委婉的表述,特殊学校嘛,又是因为家庭变故而收养的小孩,那不就是聋哑儿童这类残疾人学校吗?

    果然是很善良的人呢。

    新田正明不禁肃然起敬,说话都换上了敬语:“学生们一定很喜欢您。”

    观月音眨了眨眼,没明白对方的态度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认真:“他们确实挺喜欢我的。”

    出租车到了目的地后,新田正明和谷田胜一都被气派的三层大别墅震惊到了,直到观月音下车往前走,他们才确定司机没有开错把他们送到轰趴馆。

    新田正明再次深深地赞同谷田胜一的观点,果然,生活精不精彩是接触过后才知道的。

    观月音停在大门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台手机,他对着屏幕沉默了几秒,扭头向等待他开门的二人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瞧我这记性,只带了手机和滑板出门,忘记带钥匙了。”

    新田正明觉得有些奇怪,观月音的一系列动作和忘带钥匙好像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他没有多想,这年头手机不离手随时随地看一眼是很正常的。

    观月音按了一下门铃。

    几秒后,一个海胆头的黑发少年推开了门,墨绿色的眼睛扫了一眼门外的两个陌生人,最终视线停在金发青年的脸上:“他们是谁?”

    “惠!”观月音愉快地打了一个招呼,“你看,我带了电视台的人回来!”

    “……”

    伏黑惠的面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看向节目组二人的眼神带了一丝警惕:“法制节目?”

    观月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