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86章 番外二③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86章 番外二3

    当观月音见到夏油杰的身体的新造型时, 他惊呆了,墨镜沿着鼻梁滑下来一截,微微睁大的蓝眸将离奇的一幕尽收眼底。

    这是他不会花钱可以看的吗?

    那双紫得发黑的眼睛戴上同色的超大直径美瞳, 小小的眼珠被放大好几圈,超过了眼白的占比, 从狐狸眼变成了杏仁眼, 让人不免有些担心美瞳会不会滑片。

    除去美瞳以外, 还贴了一对双眼皮贴, 深邃的人为双眼皮直逼眉毛且比睑裂还要宽, 眼睛的视觉效果是放大了没错, 但夏油杰这张典型的东方人长相搭配欧式大宽双眼皮怎么看都很诡异。

    观月音表情微妙地打量着披着夏油杰壳子的五条悟,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不料对方先发制人:“你这是什么打扮?”

    “我还想问你呢。”观月音端着冲泡好的咖啡走到办公桌旁, 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这位美妆博主, 杰知道你拿他的身体为非作歹吗?”

    “如果他知道的话, 那我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吗?”五条悟满不在乎地玩着手机, “但也快了,我把所有社交软件的头像都换成自拍了。”

    “等他发现你就完了。”

    五条悟一脸骄傲地说:“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觉悟挺高的。”观月音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机拍下照片珍藏留念, 私聊发给对自己遭遇的社死惨案一无所知的夏油杰。

    观月音简简单单一句话就把自己摘了出去,还煞有其事地编了一个前情提要,为五条悟拉了更多仇恨。

    看着屏幕上弹出来的“污言秽语”, 他淡定地举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不料, 难以忍受的苦涩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甚至到了难以下咽的地步。

    怎么会那么苦?

    虽然他是奶茶点三分糖的非嗜糖人士,但他绝不是在谈正事时故意点黑咖啡的装逼派,他已经按照平常的习惯加入了一颗方糖和3ml奶精,绝对是正常人的口味。

    观月音放下咖啡杯,杯底与托盘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低下脑袋,深色的水面倒映着五条悟的面孔,恍惚之间,仿佛看到这张脸的左右两边各写了一个大字,连起来就是——甜党。

    沉默了几秒,他打开方糖罐拿出一块,加入其中并充分搅拌。

    他又抿了一口。

    好苦。

    他又加了一块。

    不苦了,但不够甜。

    再加一块。

    还是不够甜。

    ……再加糖是不是过分了?他喝的奶茶都没这么甜。

    虽然观月音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歇斯底里地呐喊着“no!no!no!”,但他却控制不住地向方糖伸出罪恶的手,又往咖啡里加了两块方糖,顺便添了3ml奶精。

    难以想象,他喝咖啡居然要加六块方糖,还是那么小的一个杯子。

    这绝对不是他的问题吧!?怎么看都是这具嗜糖如命的身体绑架了他的灵魂!

    观月音端起加入致死量方糖的咖啡,惴惴不安地抿了一口。

    没有预料中让他两眼一黑的齁甜,反而是恰到好处的甜味缓冲了味蕾难以接受的苦涩,细品就能发现甜味之下藏匿着咖啡豆的清香,与淡淡的奶味混合在一起,像是一道惊喜的隐藏关卡。

    还、还挺好喝的?

    这个惊悚的认知让观月音不免怀疑人生。

    他不信邪地喝下一大口,不仅没有一丝腻味,还精神倍儿棒,比闻风油精还管用,六眼带来的疲惫瞬间烟消云散。

    观月音震惊了。

    虽然他知道五条悟是因为经常动脑需要补充糖分,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资深甜党,但这也太夸张了,正常情况下摄入糖分后五分钟才开始吸收,吸收完需要半个小时,哪有咖啡刚到胃里就立刻反应了。

    不过,据说在疲劳状态下,摄入糖分能起到一定的提神作用。

    无论是真是假,都能说明五条悟平时非常辛苦,连手机都有省电模式,六眼却没有「on」和「off」的设定。

    哪怕有反转术式不断地为大脑补充供给,精神方面的损耗却不是反转术式能治好的,六眼能看到的能量波动可以简单地概括为热成像,想象一下,一个人每天生活在和热成像重叠的双重世界中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五条悟是人类,又不是响尾蛇。

    再说了,热成像提供的信息量比六眼简单多了。

    这就是为什么五条悟常年戴着墨镜或者眼罩,前几年他还迷恋上了缠绷带,只有需要用脸或者装逼(划)碰到强劲对手的场合,他才会煞有其事地露出眼睛。

    虽然遮住视线能够缓解疲惫,但指标不治本,能量波动不是闭上眼睛就看不到的,该累还是得累。

    观月音自认为非常了解五条悟的状态,他经常半真半假地以打趣的口吻说出“无敌的六眼”、“我们的最强”之类的称呼,正是出于他对挚友的认同,换作其他人他才不会这么调侃。

    但切身体会后,他发现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疲惫。

    五条悟的形象在观月音的心目中稍稍变得高大了一些。

    太累了,反正他是受不了。

    怀着这份喝咖啡喝出来的钦佩之情,观月音抬头看向眼睛几乎占据脸的二分之一的黑发男人,六眼仿佛能透过身体与内在的灵魂对视。

    他忍住把脖子上的眼罩解开递给对方的冲动,用手指敲了敲咖啡杯的杯身:“要尝尝吗?是前几天刚到的进口咖啡豆。”

    “不要,你每次只加一两块方糖,那种东西谁喝得进去啊。”五条悟忙着低头玩手游,没注意到观月音那儿的动静。

    “没有,这次按照你的口味冲的,加了六块方糖。”观月音拿起咖啡杯递到五条悟的嘴边,笑嘻嘻地连哄带骗,“试试嘛,不苦的,蛮好喝的。”

    五条悟没有多想,就着手喝了一口。

    万万没想到的是,铺天盖地的甜味攻占了他的味蕾,他差点一口咖啡喷到屏幕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遭到了谋杀。

    怎么那么甜!?

    五条悟面目狰狞地咽了下去:“你把整盒方糖都加进去了吗?”

    观月音无辜地说:“没啊,就是你的口味。”

    “骗谁呢?我的口味我还认不出吗?”

    五条悟腻得想打恶心,他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水杯,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口纯净水,才把这股恐怖的甜味稍稍压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和杰的身体不兼容?”观月音若无其事地喝下一口比全糖奶茶还甜的咖啡,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你看,我喝就刚刚好,再加一块我都觉得没问题。”

    五条悟:“……”

    五条悟:“我怎么感觉你在故意整我?”

    “怎么会呢?”观月音矢口否认,“我也没想到你会有嫌太甜的一天,说出去谁信啊。”

    五条悟轻哼一声,蛮不讲理地把这个锅甩了出去:“一定是杰的身体有问题,这点甜度居然就受不了了,太弱了。”

    “——你说谁的身体有问题?”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后方响起,两人同步率极高地回过脑袋,向门口的方向看去。

    办公室的门被来者推开,披着观月音壳子的夏油杰如幽灵般飘了进来,脸上挂着令人胆颤心惊的微笑,他没有佩戴那对含义特殊的流苏耳饰,头顶的呆毛仅剩一根,是三人中唯一一个元素不增反减的,也是被迫害得最惨的那一个。

    此处应有登场台词:受害人驾到,统统闪开!

    “哟,这不是杰吗?”五条悟毫无危机感地眨了眨他的卡姿兰大眼,“怎么来学校了?学会领域展开了?”

    夏油杰皮笑肉不笑地说:“来给你收尸。”

    “嘤!好可怕!”五条悟夸张地抖了抖,配合上这张脸有一股令人恶寒的效果。

    夏油杰“友善”地问:“你有什么遗言吗?回头我帮你刻在墓碑上。”

    五条悟认真地想了想:“杰,你不适合欧美妆。”

    夏油杰:“……”

    “哈哈哈哈哈!”观月音笑得合不拢嘴,缺德地问,“刻在谁的墓上?杰的吗?”

    “他的身体留下的遗言,那当然刻他的咯。”五条悟轻了一下嗓子,绘声绘色地演绎,“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我不适合欧美妆!”

    “……五·条·悟·!!!”

    夏油杰两手各抓一部手机冲了上去,杀气腾腾的模样仿若他提着的是两把杀猪刀。

    五条悟不甘示弱,他召唤出特级咒灵拖住夏油杰,咒灵巨大的身躯撞破办公室的天花板,与此同时,未登记过的咒力反应触发了高专的结界。

    天花板掉落的碎块飞向观月音,被全自动「无下限」挡在外面,置身事外的他围观了几秒交战的情况,得出办公室很快就会废墟的结论。

    于是,他抓起那杯还未喝完的咖啡,毫不犹豫地翻窗逃离了现场。

    观月音:我遛。

    他得意洋洋地想,这次夜蛾校长总不能说“为什么又是你们三个”了吧?

    ……

    如观月音的猜测一样,高专不幸牺牲了一间办公室,幸运的是两位特级交战竟然只牺牲了一间办公室。

    大概是因为夏油杰过于愤怒,他歪打正着地成功领域展开了。

    观月音还没跑出去几步就看到一个反重力的正方体单角立于教学楼的废墟之中,由于这是他第一次在外部欣赏gm领域,他愣了几秒才恍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领域,然后他赶紧原路折返,敲碎领域闯了进去。

    至此,三人的灵魂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但事情并没有圆满地结束。

    “音、杰,麻烦你俩解释一下,为什么在办公室立打起来了?”

    观月音:“……”

    夏油杰:“……”

    夜饿正道像捉小鸡仔似的一手夹了一个前·问题学生,视线控制不住地多看了几眼夏油杰的眼睛,想当然地将其归为观月音的杰作,并脑补为他俩打起来的原因。

    夏油杰索性自暴自弃地两眼一闭,他不想说话,他只想换一个星球生活。

    观月音耷拉着脑袋,消失的呆毛离奇地长了出来,被风吹起在空中萧瑟地飘荡:“我也想知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道理是这么说的没错,但他很无辜诶!怎么真正的罪魁祸首怎么反倒是跑得影儿都没了!?

    凭什么啊!

    那个脚底抹油的混蛋,用瞬间移动跑路好歹带上他啊!

    五条悟(剪刀手wink脸):抓观月音,跟我五条悟有什么关系?.jpg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