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在「这家伙有病吧赶紧送他上路」和「来都来了不如诊断一下他的病因」两个选项之间, 观月音纠结再三,最终在五条悟的怂恿和自身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吃瓜要紧, 是阴谋就另当别论, 反正以他的实力不足为惧。

    “——等一下,为什么你说你和虎杖同学是兄弟?”

    观月音往旁边迈了一步,挡住打算离开的咒物受肉体,赤红色的眼睛危险地眯起“老实交代, 不然我就认为你是想找个拙劣的借口从我的眼底下溜走, 那我只好把你就地祓除了。”

    冲天辫男性深呼吸了一下,激烈的情绪稍稍缓解“是这样的,老师,我……”

    观月音“?”

    观月音“谁是你老师啊?警告你哦,不准乱攀关系。”

    “弟弟的老师就是我的老师。”对方一本正经地强调道。

    观月音“……”

    可以说吗?他只是一个陪虎杖看电影的。

    这一声“老师”的尊称麻烦对手机里的那只桌宠喊,对他就免了吧,他腐朽封建的内心还遭受不住那么前卫的师生关系。

    被打断的对话继续进行了下去。

    这位疑似失心疯的冲天辫大哥名为胀相, 和五条悟的猜测一致, 他是咒胎九相图受肉后变成的形态, 是九相图长子,前不久他的两个弟弟在八十八桥事件中死亡, 于是他决意向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复仇, 不料虎杖悠仁竟然也是他的弟弟。

    前面的内容观月音还可以理解,但“不料”之后的转折过于突然, 偏偏胀相解释得煞有其事。

    胀相的术式可以感受到血脉相连的弟弟们的异变, 在刚才和虎杖悠仁的战斗过程中, 他感受到相同的感觉, 因此判断他俩是兄弟, 而考虑到加茂宪伦可以更换身体,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

    ……合情合理个屁啊!

    观月音头顶的问号超级加倍,且不提突然冒出来的加茂宪伦是怎么回事,换身体也解释不通这层血缘关系,除非那坨脑花生育他俩用的是同一具身体,否则他们顶多是精神意义上的兄弟。

    但前提是虎杖悠仁是那坨脑花产下的……吧?

    而且——

    “你的父亲不应该是咒灵吗?”

    百年前,加茂宪伦对令一女子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令她怀上咒灵的孩子,九度妊娠、九度堕胎,最终产下的九个死胎演化成了咒物,即咒胎九相图。

    理论上来说,胀相的父母应该是咒灵和那名女子才对。

    对此,胀相是这么解释的“加茂宪伦在实验中混入了自己的血液。”

    观月音“……”

    这也可以?

    不要因为他的最高学历是小学就编造这种毫不走心的理由敷衍他啊!最基本的生物知识他还是有的!

    献血就能当爹吗!?

    胀相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离谱“老师,我的术式是不会认错的!我和悠仁一定是亲兄弟,千真万确!”

    “你先别喊我老师。”观月音扶着额头,信誓旦旦的保证回荡在耳边,着实让他有些头疼。

    他有点想带他俩去做亲缘关系鉴定,再不济滴血认亲也成。

    比起术式,他更相信科学。

    观月音决定求助场外援助“悟,你听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就是那个吧。”五条悟用小圆手抵着下巴,一脸深沉地说,“他俩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你知道个鬼。”

    观月音觉得有必要把五条悟也送去做亲缘关系鉴定。

    很少有人脑子能坏得那么一致,没准儿胀相和五条悟才是亲兄弟呢?

    “不要太纠结这种设定啦。”五条悟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该问的都问清楚了,直接祓除了呗,不是还剩一个特级咒灵没解决吗?是那个富士山头吧?抓紧的。再和他聊下去,快餐店要打烊了,你只能回去煮泡面了。”

    观月音不太赞同这样的做法“其中涉及到的伦理问题太复杂了,直接祓除有点草率。”

    “需要我帮你找一个社会学家吗?”

    “伦理学不属于社会学,是社会科学。”

    观月音总觉得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没有揭露,想等之后好好查阅一番脑花的记忆再做决定。

    假如胀相没有撒谎——直觉判断应该是没有,虎杖悠仁的身世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咒术界真复杂。

    “那你打算怎么办?放他一马?”五条悟提醒道,“当心他走出地铁站就翻脸不认人哦。”

    “我才没那么心大。”观月音双手抱臂,“他不是要找虎杖同学吗?那就让他跟着我们一起行动,敢有小动作就杀了他。”

    “老师……!”

    胀相因观月音的网开一面(?)而感动得热泪盈眶。

    “……都说了不要叫我老师。”

    “在你面前乱认亲攀关系果然有用。”五条悟往手机桌面上一趟,双手垫在脑后,懒洋洋地翘着二郎腿,“以后这条小道消息在咒灵圈传开来,咒灵见到你就说自己惠的姐姐、真希的堂兄、忧太的二姨、熊猫的远房亲戚北极熊。”

    观月音认真地思考片刻“真希的堂兄是禅院直哉,这样自称只会挨揍。”

    五条悟“你吐槽了最没有槽点的一句话。”

    总之,一人一混血一桌宠的临时小队组建完毕,但他们在先去找虎杖悠仁还是漏瑚上出现了分歧。

    选择前者的自然是一口一个“兄弟”、“大哥”的胀相,他不忘初心,坚持要先找虎杖悠仁。

    而观月音的想法很简单,找特级咒灵比找虎杖悠仁更方便,明晃晃的咒力就像在游戏地图上被标红的野怪。

    只要把事态平息了,以后去咒术高专找虎杖悠仁都不成问题,但万一虎杖悠仁碰上漏瑚,体内的两面宿傩也不做人,出现个什么三长两短就只能去见墓碑了。

    最重要的是,把在场的咒灵清理干净他就能下班吃饭去了,一整天没吃饭,他都能听到快餐店员工面带微笑地对自己说“欢迎光临”的声音。

    “悠仁的伤势很严重,我很担心他。”这是胀相给出的必须先找虎杖悠仁的理由。

    “那也是你打出来的。”观月音睁着一双死鱼眼,“下手的人时候不心疼,现在开始心疼了?这种马后炮行为会被人讨厌的。”

    胀相面露窘迫“当时我不知道……”

    “刚才我就想问了,你说的异变是指什么?”五条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你的术式是加茂家祖传的「赤血操术」吧,也就是通过血液感知到的?”

    胀相点了点头“没错,我能通过血脉感应到弟弟们身上发生的异变,这种感应可以无视距离和结界,而死亡是最强烈的变化,那一刻我情绪地感受到了悠仁的「死」。”

    观月音恍然“哦,原来是这样啊,因为虎杖同学快死了啊……你不早说???想故意把你弟弟拖死吗???”

    他险些两眼一黑。

    这么重要的事麻烦能不能不要放在最后才说啊!

    搞得他情急之下连「你弟弟」这种还没坐实的称呼都蹦了出来!

    胀相说“我在下死手前停下了,悠仁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只是陷入了昏迷,所以我才认为当务之急是先去找悠仁。”

    观月音揉了揉太阳穴“行了行了,别废话了,你不是能感应到位置吗?赶紧……”

    声音戛然而止。

    他猛地回头向身后望去,与此同时,远处的地面上爆发一阵极强的威压,与之相伴的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正是他转身面向的方向。

    这个气息是——

    观月音“宿傩?”

    胀相“悠仁!”

    观月音“……求你正常一点。”

    再次从地铁站重回地面,场面相当震撼。

    夜空中弥漫着大量浓密的黑烟和炙热的烈火,一个体积庞大的火球如被拽下高空的太阳般升在涉谷的上方,眨眼间,火球猛地坠落,砸向周遭的建筑物,大楼断裂或事倒塌,特效堪比好莱坞大片。

    哪怕离事发地的距离有些遥远,都能将这些画面尽收眼底。

    一看就是两面宿傩和漏瑚打起来了。

    观月音一边眺望,一边啧啧称奇“真好,我也想要特效那么炫酷的术式技能。”

    除了领域展开,他的术式没有任何特效,连廉价的五毛特效都没有,整不出花里胡哨的大场面。

    五条悟嘲笑的正是这一点“你适合生活在二次元当个纸片人。”

    观月音“爬,桌宠没有发言资格。”

    “……”

    破防了。

    五条悟的额头绷起青筋,无能狂怒地用圆滚滚的拳头敲打屏幕,像是一只用爪子挠着猫抓板嗷嗷乱叫的白猫“你有本事一辈子都别放我出来!”

    “这个提议不错,批准了。”

    “?”

    观月音无视在手机里像寿司卷似的撒泼打滚的五条悟,偏头看向胀相“你们有多少根手指?”

    “我不太清楚,但应该有十几根。”胀相回答道,“应该是漏瑚觉得计划无望,索性孤注一掷,把全部的手指都喂给了两面宿傩。之前它就表达过类似的想法,所追求的是咒灵立足于世间。”

    “哇哦,咒灵的集体荣誉感比人类还要强。”观月音没什么情绪地感慨了一句。

    眼下的情况没有掺合的必要了,擅自闯入只会让战况更加混乱,战斗的结果也没什么悬念,观月音估摸着以漏瑚的实力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败下阵来。

    挺好的,用不着他出手,就有好心的诅咒之王帮他完成工作。

    谢谢两面宿傩,以后他出差去飞驒市途径当地人造的神社,他一定会进去虔诚地烧上三柱香。

    不过,这么一想,跑掉的三只咒灵他岂不是一只都没有解决?

    明明他也没有在摸鱼。

    最后的结果如观月音预测的一样,漏瑚的咒力反应消失了。

    但不知道什么情况,两面宿傩突发恶疾,在半径一百多米的范围领域展开玩水果忍者,没多久他的咒力反应也消失了,应该是被虎杖悠仁顶号了。

    观月音粗略地感受了一下,所幸没有咒术师被波及,就是可怜了那些他和夏油杰的劳动成果,仿生人全都毁于一旦。

    但往好处想,他俩也算是有先见之明,被替换掉的普通人逃过一劫了。

    “老师,我去找悠仁!”

    胀相抛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冲进事发地。

    观月音瞥了一眼,没有选择跟上去。

    倒不是他对胀相放下了戒心,而是因为他看到一只搭乘着好多熟人的咒灵从高空朝那边飞了过去。

    那就没他的事了,下班!

    终于可以吃饭了!

    观月音内心狂喜,他一边往反方向蹦蹦跳跳地离开,一边掏出恢复信号的手机,心情舒畅地给夏油杰发了一条短信。

    观月音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溜!

    ……

    23点55分。

    观月音坐在顾客稀少的快餐店内,面前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芝士牛丼饭,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仅仅一口就让一天没吃饭的他得到精神上的升华。

    碗边放着五条悟的手机,穿着高专制服的q版小人无精打采地趴在屏幕桌面上,一脸控诉地盯着快乐干饭的金发青年“我也要吃。”

    观月音残忍拒绝“把食物电子化就是一串代码,你吃不出味的,但大变活人又有点魔幻,你就忍忍吧。”

    “……”

    五条悟翻过身子,赌气地背对芝士牛丼饭“我睡了,晚安。”

    他郑重地宣布,他和观月音的友谊彻底破裂了。

    在自己吃到芝士牛丼饭前,绝无修复的可能性!

    观月音还没吃两口,手机铃声响了,是他自己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夏油杰,他的第一反应是对方看到短信来找他兴师问罪了。

    但接听电话后,他发现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夏油杰忍着笑意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头传入耳中,高兴得仿佛手游十连抽出了五个ssr“音,你在哪里?”

    “在店里吃饭。”观月音没有被夏油杰的快乐所感染,反而油然而生一股不详的预感。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

    不详的预感加重。

    夏油杰娓娓道来“高层认定你和五条悟是涉谷事变的主犯,把你俩通缉了。”

    观月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