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简单概括一下现在的情况。

    观月音走在路上好端端地被已故的伏黑甚尔揍了, 还是在跑酷途中直接被人在空中击落的那种。

    这是什么既倒霉又阴间的剧情?

    以及,诈尸案例是不是太频繁了?这是第几桩了?但那坨脑花不是被他拍扁塞进手机了吗?

    从唯心主义即咒术界的世界观来考虑,死去的人突然生龙活虎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除了绝无可能的死而复生外,无非只有以下几种情况:没有实体的怨灵、尸体被操控了、假冒伪劣的代餐、在生者的身上降灵、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

    观月音看不出眼前的伏黑甚尔属于哪一种情况,他打算让五条悟用六眼来看看,结果他一摸口袋,发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

    是这样的,伏黑甚尔下手的位置刚好是他的外套口袋。

    那个口袋里放着的刚好是五条悟的手机。

    “……”

    难怪他说五条悟怎么突然没声了。

    观月音颤抖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的残骸,在严肃的战斗场合下憋笑真的很辛苦,没办法,他不想被误会成自己在挑衅对手或者自己有受虐倾向。

    天啊!

    五条悟裂开了!

    他变成了五个一条悟!

    观月音捧着手机残骸,流下一滴鳄鱼的眼泪。

    可能是咒力护体的缘故,手机没有被碾成粉末,而是刚好碎成了五块, 此等形态让他不禁联想到了力量被分成二十份的手指。

    这算电子版两面宿傩吗?

    五条悟会被两面宿傩以剽窃创意的罪名告上法庭吗?

    说起来,某种意义上, 五条悟是不是又被伏黑甚尔制裁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活动cue到的缘故, 伏黑甚尔突然冲上来发动攻击,不留余力的进攻打断了观月音放飞的思绪。

    观月音不至于轻敌到完全走神, 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伏黑甚尔的身上, 所以在对方发起进攻的那一刻,他立刻捧着手机残骸跳出了攻击范围。

    速度很快, 力量很强,实力不像是低配代餐。

    不会真的是本尊吧?

    但伏黑甚尔的眼睛很奇怪, 本该是白色的巩膜竟然是纯黑色的, 按照资深二次元的经验, 这种情况要么是黑化了,要么是失去理智了。

    观月音一边忙着用反转术式修复支离破碎的手机,一边尝试和伏黑甚尔沟通:“你怎么复活了?是从地狱爬出来找悟复仇的吗?”

    伏黑甚尔没有搭理他,回应他的是更猛烈的攻击。

    观月音抬起握着手机的胳膊,架住向自己挥来的拳头,整条手臂都被怪力震得发麻。

    若是没有咒力的保护,他估计自己轻则骨裂,重则粉碎性骨折。

    观月音踢腿攻向伏黑甚尔的下盘,却被对方抓住脚踝丢了出去。

    眼看即将撞到大楼,他在空中旋转了九十度,调整后的姿势刚好脚底踩住身后的建筑物外墙,猛地发力一蹬,像捕食的猎豹般向前一扑,错开了迎面挥来的拳头。

    在此过程中,屏幕亮起,手机开机。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屏幕的底部冒了出来,禁锢住双手的「狱门疆」上移至脖子的位置,缩小至项圈的大小,两只像机器猫一样圆乎乎的手扒拉着屏幕的边缘,像是一只从窗户下弹出脑袋的家养白猫。

    五条悟好奇地张望四周:“怎么突然黑屏了?手机没电了吗?”

    观月音落地后匆匆扫了一眼屏幕,面露惊讶:“真变成伊丽莎白圈了?”

    “……那叫「狱门疆」!”五条悟严重怀疑观月音给自己脑补了什么奇怪的设定,“我蹬着蹬着就把它蹬上去了,没想到它还会自动调整大小。”

    观月音脑补了一下,由衷地觉得错过这个画面很可惜。

    都是伏黑甚尔的错。

    “你来得正好,用你那无敌的六眼来帮我看看这是什么情况。”观月音举起手机,屏幕面向紧追不舍的伏黑甚尔,“他咋活了?你确定把他杀了吗?”

    “伏黑甚尔?”五条悟惊讶地睁大眼睛,随即摇了摇头,“不行,六眼在电子世界只能看到代码,屏幕外的世界被次元壁挡住了。”

    观月音:“?”

    观月音:“不要在这种奇怪的地方追求合理性啊!”

    “是你的术式有问题!”五条悟嚷嚷道。

    观月音在百忙之中抽空翻了一个白眼:“那你帮我分析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知道?”五条悟往地上一趴,圆乎乎的手托着脑袋,“是不是因为你刚才许愿伏黑甚尔拿「天逆鉾」,把他召唤出来了?”

    “?我有这本事倒好了!”

    “音,我看不清了,你把手机举高一点。”

    “你以为我是摄影机位吗?”

    观月音觉得自己越来越飘了,被伏黑甚尔追着打了好几条街,还有心思和五条悟拌嘴,换作以前,一星半点的注意力他都不敢分出去,连眨下眼睛都怕被伏黑甚尔一刀捅穿。

    交手几个来回,他基本可以确认了,眼下的伏黑甚尔确实是本尊。

    虽然观月音不知原委,但这不是一件坏事,如果不是当年五条悟一发「茈」把人轰没了,他有朝一日会找上门洗清那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害他被嘲笑至今的反转术式事件。

    被打败造成的心理创伤都没有这件事来得严重!

    现在的伏黑甚尔等同于送上门来的复仇机会,管他是怎么复活的,先揍就对了!

    注意到观月音的状态从防守转为进攻,五条悟好心地出声提醒:“你别拿「游云」或者其他咒具,以你的三脚猫功夫,肯定会被伏黑甚尔抢走的。”

    “你才三脚猫功夫。”观月音不服气地呛了回去,但他确实和五条悟说的一样没有取出任何一把咒具,赤手空拳和对方交战。

    伏黑甚尔处于无法正常沟通的状态,而从他的进攻方式来看,观月音断定他记忆缺失或者如他所说的那样记不住男人(?),否则他一定会格外小心自己手中那台蠢蠢欲动的手机。

    尽管如此,观月音也没那么容易得手,当年的自己是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用肉身接攻击,再加上一些小聪明才差点扳回一城的,但现在的他还不至于疯到以命相博的程度。

    五条悟和夏油杰活得好好的,他忙完这茬还要去解决那几个特级咒灵,那种不计后果的战斗方式该淘汰了。

    那就没必要拼命嘛!

    然后观月音就被伏黑甚尔一脚踹飞了。

    “哈哈哈哈哈!”笑得那么猖狂的自然是躺在手机里看戏的五条悟,“音,你不行啊,需要场外求助吗?叫一声好哥哥,我帮你报仇雪恨。”

    伏黑甚尔乘胜追击,观月音赶紧往旁边一滚,再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的嘴巴也没闲着:“等你把项圈摘了,再和我大放厥词。”

    虽然事实很悲伤,但观月音不得不承认,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体术,他依旧比不上伏黑甚尔,再加上无咒力侦察不到气息,伏黑甚尔仿佛一台隐身的人形坦克,出其不意地就从身上碾过去。

    很正常,「天与咒缚」的优势摆在那里,如果有咒力有术式近战还比人家强,那观月音怀疑自己可能是外星生物或者改造人。

    但这些差距并不会让他感到棘手。

    比起二年级时真正的三脚猫体术,二十…嗯…二十一岁的观月音进步了一大截,他的身体和动作能够完美地跟上他的直觉,不再像以前那样力不从心。

    他一共被击中两次,每次都用手机把自己保护得很好。

    最重要的是——

    「天逆鉾」被他毁了,诶嘿嘿。

    五条悟诡异地看了一眼脸上浮现出微笑的观月音,想要查询一下他的精神状态:“音,刚才他那一脚踢到你的脑子了?”

    “闭嘴。”

    观月音无情地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看着不停地张嘴却一点声音也没打出来的五条悟,他的心情舒畅极了。

    果然,桌宠还是不会说话的好。

    观月音和伏黑甚尔的战斗还在继续。

    战况坚持不下,一时间两人不分伯仲,战斗波及的范围非常广泛,眨眼间的功夫就上天入地,尘土飞扬,一场纯肉搏战竟打出异能对抗的效果,声势浩大得像两支拆迁队在中门对狙。

    观月音如同一道耀眼的金色闪光从楼顶俯冲而下,被伏黑甚尔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他迅速一个回马枪,横踢扫向对方的脸。

    伏黑甚尔反应极快地向后一仰,嘴角的疤痕与鞋尖在近乎快要触碰到的距离擦过。

    他正欲抬手去抓观月音的脚踝,突然,胳膊向后缩回,以一个正常人类无法做到的姿势绕到了另一面,躲开向他照来的光线。

    “啧。”观月音咂巴一声,关掉怀里的投影仪。

    他本来想阴伏黑甚尔一把,哪知道对方的战斗直觉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劲,在按下开机键前的一秒极限闪开了。

    真难缠。

    他讨厌除了自己以外直觉强的对手。

    观月音调整平衡,重回地面。

    就当他准备发起下一轮进攻时,远远地,传来一阵画风与热血沸腾的战斗场面非常违和的声音。

    “波妞~波妞~波妞~人鱼的孩子~”

    观月音愣了一下,朝着儿歌的方向望了过去。

    “惠?”

    因为伏黑惠在少年院差点自爆,观月音被吓得够呛,所以他特地送了一个咒具版的警报器,按一下就会发出只有咒术师才能听到的声音,并且传播范围特别广,大半个东京都能听到。

    ——“只要我听到了,就一定会赶过来的。”

    观月音是这么向伏黑惠交代的。

    当然,他没告诉伏黑惠,警报器的bgm是《悬崖上的金鱼姬》童声版。

    没看到社死的伏黑惠有些可惜,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遇到什么事了?

    是碰到特级咒灵了吗?

    观月音强行压下打得有些上头的情绪,他握住手机横于唇前,另一只手收回无名指和小拇指向前方伸直,摆出领域展开的姿势,还未褪去战意的血眸注视着向自己走来的黑发男人。

    他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不和你玩了,你家儿子在喊我呢。”

    大量咒力自身体爆发,向手机倾涌而去。

    “领域展开——”

    就在这时,从始至终没有开口的天与暴君突然出声打断:“惠?他是你这个小骗子抚养长大的?”

    伏黑甚尔的眼睛变回来了。

    黑发,绿瞳。

    和呼唤自己的学生一模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