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别吵, 你是高〇地图的语音助手吗?”

    观月音随意地甩了一下手中的三节棍,断裂的特级咒具噼里啪啦地掉在了地上,盖住了从口袋里传来的和猫叫声差不多微弱的说话声。

    既然「天逆鉾」出现在眼前, 那就必须一刻也不能留地立马摧毁,以免对方带着这个作弊的咒具逃之夭夭,术式无效化能够有效地针对绝大部分咒术师, 下次弄不好一个不留神就被坑到了。

    这一点五条悟再清楚不过了, 否则去年他就不会特地去把能令所有术式效果紊乱抵消的「黑绳」彻底销毁,而十几年前他也打算销毁「天逆鉾」, 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而已。

    以此可见, 他们都被「天逆鉾」捅出ptsd了。

    至于五条悟为什么喵喵叫个不停(?), 观月音当然知道原因, 他寻思着自己也不是个傻子, 不就是想用「天逆鉾」解除「狱门疆」吗?

    如果这是最后一个解决方案,他还没有恶劣到当着五条悟的面把希望掐灭的程度,所以他才在百忙之中抽空敷衍了几句, 想让对方放宽心别紧张。

    结果好像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真奇怪, 难道他的信用度那么低吗?

    好吧, 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想看五条悟抓狂的抖s心理在作祟。

    只有一点点。

    但他也没想到「天逆鉾」就这么被敲碎了,可能是他火气比较大, 无意间开启了隐藏的berserker模式, 全力的一击能打出200%的伤害, 区区特级咒物遭受不住这样的蹂.躏。

    观月音忧愁地想,果然,咒术师的尽头是怪力大猩猩。

    同样没想到的还有羂索。

    他呆滞地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双手, 又低头看了一眼裂成碎片的特级咒具, 小小的脑袋, 大大的疑惑。

    刚把杀手锏亮出来,还没半分钟就被缴械了?

    还是缴得干干净净没办法二次利用的那种?

    难道他回收的是低配版假货?

    ……个鬼啊!

    明显是观月音不正常好吗!?

    所以他才说没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能贸然对上观月音!

    虽然观月音不是特级咒术师中最强的那个,论术式比不上五条悟的「无下限」,论招式比不上「咒灵操术」,论咒力量比不上乙骨忧太的无限咒力,但他的综合实力只在五条悟下方的一点点,带来的威胁性恐怕能和五条悟持平。

    除此之外,还有未知的领域展开,恐怕和他的术式一样棘手。

    眼下,唯一能扭转局面的关键道具「天逆鉾」被摧毁,那些跑得比谁都快的二五仔咒灵也逃离了魔爪,己方战斗力只损失了花御,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那就没有和观月音继续纠缠的必要了。

    虽然羂索气得咬牙,但他没有一丝犹豫,像高达驾驶员打开舱门似的掀开了脑壳。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只见一大坨长着牙齿的脑花从脑袋上跳了下来,身姿轻盈得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但如果把视角效果算在其中,那属实辱蝴蝶了。它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无比丝滑地狂奔,画面san值狂掉。

    脑花没有长脚,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很普通的一坨粉红色的生物器官,可它却溜得飞快,比里樱高中事件中想要跑路的真人还要快。

    但站在羂索背后的是仅凭一块滑板就制伏真人的大魔王观月音。

    观月音把手机向上一抛,在手机坠落的过程中,他双手伸向屏幕拔.出封存已久的咒具键盘——算是以五条悟的名义报仇,紧接着,手机精准无误地掉入了他的外套诸多口袋之一。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观月音向羂索逃跑的方向追去,赤眸中浮现出许久没有外露的疯狂与兴奋,抄着键盘的架势仿若提着一把叱咤战场的战斧。

    此番修罗附体状态吓得羂索跑得更快了。

    可惜,再快也快不过这位怒火可以拿去点燃风火轮的电子战神。

    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观月音凌空一跃,高举键盘,向下一拍!

    高专时期在寝室磨练出来的打苍蝇蚊子的精湛技术重现江湖!

    “啪!”

    羂索怀疑自己爆浆了。

    究竟有没有爆浆,他也不清楚。

    因为他当场失去了意识。

    “跑什么呢?非要受一点皮肉之苦才罢休。”

    观月音慢腾腾地站直了身体,他稍稍调整了下情绪,把卡在地板里的键盘拔了出来,被拍扁的脑花…呃…脑片重见天日,却连蠕动的力气都没有。

    尽管乍一看有些夸张,但这已经是他收敛后的结果了,如果刚才他全力拍下去,得到的就不是脑片了,而是脑灰或者脑渣。

    可不能让冒牌货一死了之,他要好好研究下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观月音俯身将羂索塞进了手机。

    与此同时,某只坐不住的桌宠又狂刷自己的存在感。

    “音!音!结束了吧?快放我出来!”

    观月音不急不缓地拉开口袋的拉链,把五条悟的手机拿了出来,和屏幕上那只和他的大拇指差不多大小的q版小人对上了视线。

    对方的额头贴着屏幕压出了痕迹,双手被伊丽莎白圈…咳…被「狱门疆」束缚在身侧,像一只被塞进猫袋任人摆布的白毛猫咪。

    半晌,观月音默默地同时按下电源键和音量键。

    “咔嚓。”

    五条悟:“?”

    五条悟:“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截图!?”

    “咔嚓。”“咔嚓。”“咔嚓。”

    一顿三连拍。

    五条悟:“……”

    “放你出来也没用。”观月音用隔空投送把照片传给自己的手机,手机信号被阻断了,但蓝牙还能用,“「狱门疆」还在你身上,那么大一只不方便携带,桌宠就方便多了。”

    “还不是因为你把「天逆鉾」给毁了?”

    “哎呀,那种事情不重要。”

    “?”

    “好啦好啦,肯定能把你放出来的。你先在手机里待着呗,正好探一下高层的反应。”

    “所以,你和杰早就知道了,你俩联合起来整我。”五条悟凉飕飕地说。

    观月音矢口否认:“怎么会呢?我什么也不知道呀,你看我刚才的反应像是知道的样子吗?”

    五条悟面无表情地说:“这里的「人类」都是咒灵。”

    观月音装傻充愣:“可能是咒灵也想过万圣节?《夏〇友人帐》看过吗?不是有那种嘛,妖怪祭典?刚好这里也有帐呢。”

    “……友人帐和帐不是同一个帐好吗!?而且你家咒灵在涉谷办祭典???”

    “21世纪发生什么都很正常的。”观月音甚至连敷衍一下的借口都懒得想了。

    五条悟继续质问:“那你为什么在我的手机里?”

    “呃,失足跌落?”

    “我信你个鬼!”

    观月音按住五条悟的衣领,手指在屏幕上一拉,轻轻松松地就把他提溜了起来,触屏手机的优势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为人师表,沉稳一点,怎么聊几句就和高专时期的脾气差不多了?”

    “你们这俩二五仔!给我等着!”五条悟的两条小短腿在空中不停地挣扎晃动,看起来毫无威慑力。

    “嗯嗯,等着等着。”

    观月音松开手指,被提着领子的五条悟“啪叽”一下掉了下去,他像一块牛奶布丁似的向上弹了好几下,最后停在了屏幕底部。

    五条悟无能狂怒,在原地不停地滚来滚去以示抗议。

    观月音果断录屏。

    五条悟:“……”

    这人是狗吧?

    玩闹过后,观月音收起「游云」,再把冒充成他父亲的尸体存到手机里删掉了。

    他扫了一眼某个在战斗过程中被击碎的装置,造型看起来和究极机械丸是同一个设计风格,应该是与幸吉留的后手,想必关键的情报已经传出去了,用不着他费力地思考在信号被阻断的帐内该怎么联络同伴了。

    那么,就差扫尾工作了。

    刚才逃跑的咒灵逃有几个?好像是三个?

    观月音认真地感受了一下帐内的咒力分布。

    哪怕涉谷徘徊着上千只咒灵,特级咒灵的存在感依旧强得不可忽视,就像在一大碗白米饭里跳出三颗红枣一样毫无难度。

    他随便挑了一个方向,朝着那位“幸运儿”赶了过去。

    他一边破坏敌方设下的帐,一边清理沿途碰上的普通咒灵,伪装成游客的咒灵全都被他略过了,它们没有攻击性,属于夏油杰的库存兼他俩的劳动成果,之后还能回收再利用。

    涉谷站的地形错综复杂,出于良好的尽量不破坏公共设施的意识,观月音在地铁站内绕了一会儿,从地下五层回到了地上。

    地上也不是那么好走,建筑物和道路太多了,难以实行「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原则,他便翻到了楼顶,以空中跑酷的形式赶路。

    处于几十层高空的位置,脚下的城市尽收眼底,本该是热闹非凡的万圣夜,却成了一座符合节日氛围的鬼城。

    面对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景象,观月音只有一个想法。

    好饿,他还没吃饭。

    希望结束以后他常去的那家快餐店还没打烊。

    从一栋楼的楼顶飞跃至另一栋楼的楼顶时,观月音灵敏地捕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赤红色的眼眸沉了下来,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四周的情况,没有放慢移动的速度。

    很奇怪,没有感受到咒力,也没有发现异常。

    是他的直觉出错了吗?

    虽然他的直觉没有准到考试选择题全蒙对的地步,但对危险的感知能力从未出过差错,直至此刻,危险降至的预感反而愈演愈烈。

    如果危险信号能够具现化,那绝对是一级警报。

    就在观月音思考是停下还是赶路之际,一股强劲的力道犹如陨石撞击地球般的毫无征兆地冲向自己,他来不及闪躲,像是一颗黄色的乒乓球般“嗖”地一下飞了出去。

    ——什么情况!?

    观月音整个人都是懵的。

    上一次他被人打得飞出去,还是因为喂五条悟吃了一口藏着一大勺芥末的抹茶布丁,受不了这种委屈的甜党当场出现应激反应,下意识地一拳把他揍飞了。

    除此之外,他好久没有挨过揍了,毕竟体术在他之上的人凤毛麟角。

    “哐当——!”

    观月音撞破了整整四栋大楼才停了下来,他摔在一片废墟之中,漫天飞舞的烟尘呛得他咳了好几声。

    虽然场面很夸张,但他第一时间加强了咒力对身体的保护,并且大部分咒力集中在了被攻击的部位,所以他只受了一些皮外伤,刚好在半桶水的反转术式的治疗范围内,脸上的血痕和手掌的擦伤立刻被治愈了。

    观月音挥了挥手,试图让遮挡视线的灰尘散开。

    他心想,难道五条悟的怨念已经强到能隔着手机揍他了?还是他违反飞行管制条例被大炮轰炸了?

    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与此同时,一道挺拔的身影从逐渐散开的烟尘中走了出来,哪怕无法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丝咒力,光从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出这是一位立于顶点的强者。

    看清袭击者的真面目,观月音当场呆住了,就连打算站起来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

    卧槽,死去的伏黑甚尔突然开始攻击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