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这是枷场双子和钉崎野蔷薇、吉野顺平的初次见面。

    前段时间, 她们一起去出任务了,三天就能搞定的任务在班主任夏油杰的纵容下愣是延长到两个礼拜,回校后也因为种种原因没碰到过新来的一年级生们。

    “伏黑, 她们就是二年级的那对双胞胎吗?”

    钉崎野蔷薇一边戳了戳伏黑惠, 一边打量着这对性格迥异的双胞胎。

    虽然这两张面孔对她来说很陌生,但高专的学生一共就没几个,四年级生不在学校,三年级生都被停学了, 二年级生不在学校的只有枷场双子和乙骨忧太, 猜出她们的身份不是难事。

    “嗯, 丸子头的是菜菜子, 长发的是美美子。”伏黑惠回答道。

    “她们一直都是这样吗?”

    不用明说, 伏黑惠就知道钉崎野蔷薇指的是什么“是的,对待夏油老师也是如此。”

    “五条老师呢?”

    “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那就好, 不然太吓人了。”

    听着这段若无其事地“歧视”自家班主任的对话,对五条悟了解不深的吉野顺平不禁心生疑惑,好像相比于其他教师,他的班主任不是那么受待见。

    他本来还因为自己先入为主更喜欢观月老师有点小小的过意不去,但现在看来……

    好像问题不大?

    “对了,一年级的。”

    在绑架式地架着金发青年离开教室前,扎着丸子头的浅发女孩突然转头叫住了三人,她意气风发地微微抬着下巴注视着后辈们, 青春洋溢的模样倒是和观月音有几分相似,就连言语和外表的反差也深得精髓。

    “虽然你们是五条的学生,就算被京都校揍得鼻青眼肿的也不会给音和夏油哥哥丢脸, 但要是连累了惠, 也算是给他们丢脸。”

    美美子也回过脑袋, 幽幽地补充了一句“拖后腿就吊死你们。”

    “好啦,别开玩笑了。”观月音轻轻地拍了拍一下姐妹俩的脑袋,两双亮闪闪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自己,他不由得勾起嘴角,“下节课是实战课吧?赶紧去操场准备哦。”

    一年级生们“……”

    虽然但是,她们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目送着邀请观月音周末一起去拍大头贴的枷场双子的离开,几秒后,钉崎野蔷薇回忆刚才那段对话,这才猛地反应过来。

    “凭什么伏黑被排除在一年级的范围之外啊!?谁会连累他啊???”

    ……

    到了京都姊妹校交流会的日子,虎杖悠仁在五条悟的怂恿下配合地来了一个闪亮登场。

    可惜,奇迹般的诈尸并没有得到同伴们的热烈欢迎,反而让气氛冷到了极点。

    一年级中唯一一个被蒙在鼓里的钉崎野蔷薇在得知真相后,她对虎杖悠仁、伏黑惠和吉野顺平三位共犯施以恐怖的追杀,张牙舞爪地举着小锤子的凶狠模样像是要把他们三个当钉子锤进土里。

    以上仅是听说。

    观月音不在现场,他一觉睡到了中午,还是被夏油杰从被窝里拔出来的,两人一起搭乘咒灵抵达高专。

    如果不是为了菜菜子、美美子和伏黑惠,他一点也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让夏油杰帮忙全程录像他晚点看录播就好了。

    至于有人要在交流会上搞事,在观月音看来这根本不算个事儿,有五条悟和夏油杰坐镇,他相信就算三体人进攻咒术高专,他都可以在家里安心地闷头睡懒觉。

    顺带一提,五条悟是知道这件事的。

    虽然观月音和夏油杰在坑挚友上达成了共识,10月31日极有可能成为一个载入咒术界史册和五条悟的黑历史清单的大好日子,方便他们日后挂在嘴边嘲笑,但他俩还没缺德到一点消息都没透露出去,还是意思意思地交代了一些。

    ——“那帮咒灵要在交流会上搞事,目的是趁乱劫走特级咒物,他们似乎打算在10月31日搞一波更大的,我们可以将计就计把他们一网打尽。”

    就说了这些。

    多的就装不知道了,封印五条悟的计划更是瞒得严严实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观月音和夏油杰才是羂索派来高专的卧底。

    这就叫敌友难分吧。

    虽然特级咒物他们已经打算慷慨地替总监部让出去了(高层?),但咒术师的命不能就这么让出去,所以五条悟不由分说地把两个看守仓库的护卫赶了出去,换成了夏油杰的咒灵。

    护卫不敢多问也不敢反抗,好在他们没有起疑。

    毕竟这么安排他们的是五条悟,哪怕他说要在仓库门口摆一个可丽饼摊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总之,他们把一切准备工作胡来却又可靠地安排好了。

    说回交流会。

    观月音对交流会没什么热情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京都校区的校长乐岩寺嘉伸也在。

    这位更是重量级人物,他是保守派的领头,虎杖悠仁一事估计没少掺合,搞不好他会没有底线地让京都校区的学生在交流会上想办法杀了虎杖悠仁。

    明明他的术式挺潮流的,怎么思想却那么古板呢?

    很难理解啊。

    “来啦来啦!庵前辈、冥前辈,好久不见!”

    欢快的声音从会议室的后方响起,观月音和夏油杰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最前方是冥冥通过乌鸦分享视线的现场投屏。

    今天举行的是团体战,先将指定区域内的咒灵祓除的队伍获胜。

    乐岩寺嘉伸冷哼一声“太慢了。”

    “又没有迟到,庵前辈不是刚发表完略微尴尬的演讲吗?”观月音拉开皮质靠椅,他的位置刚好在乐岩寺嘉伸的后面,“来这么早做什么?数你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根吗?”

    乐岩寺嘉伸没有回过身子,沉着声音道“最近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不懂得尊重长辈。”

    他口中的年轻人还包括前段时间找他当面对峙施压的五条悟。

    “还可以再不尊重一点。”观月音看向坐在第一排斜前方的白发青年,“悟,可以和我换一个座位吗?”

    他苦恼地指了指前面的老者“坐在这里总觉得下一秒就要亲眼目睹死神把寿终正寝的乐岩寺校长收走了,怪吓人的,你戴着眼罩可以遮一遮视线。”

    “不要嘛。”五条悟配合地摆出浮夸的抗拒脸,“这是我特地选的离乐岩寺校长最远的位置,再近一点会闻到老人臭的!”

    乐岩寺嘉伸“……”

    深呼吸。

    “好了好了,别闹了。”夏油杰笑眯眯地当一个火上浇油的和事佬,“你们再这样说下去,交流会第一个被淘汰的就是乐岩寺校长了。”

    “这算不算擒贼先擒王?”观月音半开玩笑地说。

    “那京都校不是输定了嘛,从学生到老师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五条悟偏头看向庵歌姬,“对吧,歌姬?”

    庵歌姬“喊我干什么!?”

    乐岩寺嘉伸实在忍不住了,他猛地转过身子,浑浊的双眼瞪得大大的。

    “这就破防了?”观月音惊讶道。

    “戳中心事啦。”五条悟故作无奈地摊了摊手,“这几年东京校都出了四个特级了,京都校却一个也没有,也不知道是教学质量有问题,还是风水不好呢。”

    “说不定是校长有问题。”观月音一本正经地打量着吹胡子瞪眼的乐岩寺嘉伸,像是在判断对方的身体状况。

    几秒后,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问题不大,学生们再坚持一下,应该没多久就能出特级了。”

    “臭小鬼!!!”

    乐岩寺嘉伸“唰”地一下站了起来。

    “要打架吗?”观月音挑了挑眉,“可以啊,你想让谁送你最后一程?”

    “你……!”

    “嗯?是想选我的意思吗?”

    在事态发展成三个特级暴打七旬老人前,夜蛾正道头疼地出声阻止了这场纷争。

    “音。”

    观月音努了努嘴,还算给面子地收敛了“知道了。”

    注意力终于转到了交流会。

    既然是团队赛,讲究的就是一个团队配合。

    结果两支队伍搞得像在线1v1匹配似的,各自找了个对手在不同的地方打了起来,只有最开始叫嚣着要把京都校揍得落花流水的双胞胎没有匹配到对手。

    可能是从小相识培养出来的默契,双胞胎碰巧找到了和加茂宪纪单挑的伏黑惠,她们火速加入了战局,以三对一的人数优势三下两下地就把加茂宪纪制服了。

    幻视某三位特级欺凌“弱小”的画面。

    不愧是名师出高徒。

    就在这时,墙上的咒符突然被燃起的红色火焰全部烧毁了,乌鸦共享的视线一片漆黑。

    观月音和夏油杰对视了一眼。

    ——来了。

    五条悟“?”

    为什么不和他对视?歧视眼罩属性吗?

    “是入侵者吗?”庵歌姬蹙眉。

    夜蛾正道站起身子“我去天元大人那里,冥留在这里确认区域内学生的位置,悟……”

    还没等他安排好在场各位的任务,三位特级就整齐划一地站了起来,像小学生春游似的活蹦乱跳地往外走。

    五条悟“到散步时间啦~”

    观月音“塔塔开!塔塔开!”

    夏油杰“我们先走一步。”

    夜蛾正道嘴角抽搐“等等,你们……!”

    三人早就跑得影都没了。

    夏油杰在空旷的地方召唤出咒灵,三人跳了上去,咒灵带着他们向交流会的地点高速飞行。

    “布下帐了啊。”观月音站在最靠前的位置,他将手置于额前远眺着,前方是一片从顶部向下扩散的深色咒力,“赶得上吗?”

    “帐已经完成了,术式效果优于视觉效果。”五条悟的六眼轻易地看穿了本质。

    夏油杰盘腿坐在咒灵的头部,语气悠哉“没关系,破坏掉就好了,等下直接用咒灵撞过去。”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在触碰到帐的那一瞬间,迸发出黑色闪电般噼里啪啦的咒力。

    咒灵飞进了帐,三人却被弹了出来。

    由于飞行的速度太快了,造成的冲击力来不及调整成轻盈的落地姿势,他们从天上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扬起了大片的尘土。

    最倒霉的是站在最前面的观月音。

    他猝不及防地来了个全身接触,像是怕烫的猫咪舔到滚烫的开水似的,惊讶地“哇”了一声,然后如保龄球般撞倒了位置比较靠后的五条悟和夏油杰,最后他脸朝天地摔在了他们的身上。

    真感动,这种情况下五条悟都没有对他开无下限。

    观月音的后脑勺靠在五条悟的肩膀附近,后背挨着他的前胸,两条腿搭在夏油杰的身上,双腿超出身体外的部分搭在地上,像是装在二人身上的一把横开锁。

    他望着上方的蓝天,嘴里嘟囔着“他们剽窃我的创意……”

    咒灵隔着帐呆呆地看着他们。

    是「五条悟、夏油杰和观月音不得入内」的帐。

    换言之,职业选手禁止参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