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音, 我先把悠仁借走啦~”

    某天,观月音和虎杖悠仁正在看《指〇王2》,五条悟突然出现把虎杖悠仁提走了, 美名曰进行「领域展开」的课外教学。

    这种从入门到顶点的教学让观月音直呼好家伙。

    “什么情况?”观月音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五条悟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没事, 一只特级咒灵而已。”

    “哦,那问题不大, 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观月音一听就放松了下来, 拿起遥控板按了一下,“快去快回, 我先把电影暂停了。”

    虎杖悠仁:“?”

    这就是特级咒术师的世界吗?

    “要一起去吗?”五条悟像是邀请朋友去野餐一样随口问道。

    “不了,我正好刷会儿网店。”观月音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 “团购骨灰盒好像打折, 我觉得有必要提前为高层准备一下。”

    五条悟感动得抹了抹鳄鱼的眼泪,竖起一个赞美的大拇指:“你居然愿意自掏腰包为他们准备葬身之地!音,你真是一个大善人!”

    言下之意, 就是同意下次再出现离谱的事就把高层全都宰了。

    不管五条悟是不是这个意思,反正观月音就当这样理解了,他朝着五条悟和虎杖悠仁随意地挥了挥手, 提醒他俩该出发了, 别让人家特级咒灵等久了。

    不用多想, 遭殃的只有咒灵。

    而结果是袭击五条悟的咒灵被它的同伴救走了。

    两只都是高专未登记的特级咒灵, 一个头顶富士山,一个脸上长树枝,听起来特征都很明显。

    虽然用五条悟的话来形容就是像在街上遇到做问卷调查的差不多,普通(?)的特级咒灵也不会让观月音有任何心情上的起伏, 但有一点值得在意, 这些咒灵居然有沟通能力, 想必他们应该还有实力相当的同伴。

    “你来的话就不会跑掉了。”五条悟瘫在客厅的沙发里,举起双手佯装拿着东西的样子来了段无实物表演,“你拿投影仪一扫——唰唰唰!那些花花草草就都没了,还能给杰加餐。”

    观月音淡定地磕着瓜子:“投影仪是光速,你的速度比光速还要快,我去了也没用。”

    “为什么一回来就听到要给我加餐?”

    夏油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提着打包好的晚饭,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今晚吃汉堡,我还买了草莓麻薯乌龙,今天可以不用在推上艾特我了吧?”

    为了这一杯草莓麻薯乌龙,五条悟连着在推上艾特了他一个礼拜。

    他被烦得差点把推特删掉。

    “你终于下班了啊。”观月音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沙发空出来的位置,“杰,快来听听悟的传奇经历。”

    夏油杰挑了挑眉:“他在网上发了引战言论被人肉了?”

    “倒也没有那么严重。”

    见五条悟已经喝上饮料不想开口了,观月音只好把刚才他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

    “能够正常沟通说话的特级咒灵吗?”夏油杰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反应平平地拆开了汉堡的包装,“嗯,确实有收集的价值。下次碰到了记得留它们一命。”

    理所当然的口吻仿佛预料到了这件事必然会发生,除此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总之,三个人谁也没把袭击当一回事。

    一个月后,观月音在网上团购的廉价骨灰盒到货了,为了避免供不应求的情况,他贴心地比高层的人数多准备了两个。

    夏油杰无言地望着堆满客厅的快递盒,脑壳隐隐作痛。

    他揉了揉太阳穴:“我以为你只是口嗨……”

    “特级一言,驷马难追!”观月音正气凛然地说,“别傻站着,快来帮我拆快递。”

    夏油杰无奈地叹息一声:“知道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会和观月音一起拆骨灰盒。

    偏偏五条悟还没回来,他只能独享痛苦的此刻。

    夏油杰拆了一个就发现了,平时花钱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观月音在这种关头还是挺抠门的。

    像这种和高层一样略微腐朽的木质材料和廉价得仿佛装进去漏灰的做工,绝对是精挑细选了好一阵子才能买到的,一般人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买到质量那么差的骨灰盒。

    真是服了他的细心。

    过了几分钟,两人齐心协力地拆完了所有的快递。

    夏油杰眼神放空地看着这一摞寻常人家里不会出现数量如此之多的骨灰盒,不管是放置在家中还是观月音塞到手机里随身携带,从迷信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多少都有些不吉利。

    他不由再次心生一股把高层们赶紧宰了的危险想法。

    就在此时,一段铃声打断了夏油杰的思绪,是观月音的手机响了。

    “喂,悟?……是有任务吗?……原来如此,人选定下来了吗?……七海啊,那没问题了。……嗯嗯,我知道了,等你回来一起吃晚饭。”

    观月音挂断了电话。

    “发生什么了?”夏油杰问。

    “悟帮虎杖请了个假,这几天不能和他一起看电影了,他被派去和七海执行任务了。”观月音把没用的快递盒塞到手机里,批量删除,“事故发生在电影院,受害者的尸体都很离奇,有点像被改造的异形,他们的尸体被送去给硝子解剖了。”

    任务的负责人是七海建人,毕业后他去了一家金融公司上班,但最后他还是选择回来继续当咒术师,如今是一名一级咒术师。

    观月音问过七海建人为什么选择回来,并且试图翻译了一下对方的回答。

    从两坨质地不同的屎中选择一坨相对健康的屎,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是七海的话,那就没问题了。”夏油杰对这位优秀的后辈相当放心,“在某些情况下,七海比悟可靠很多。”

    “具体来说,应该是除了「实力」外的所有情况吧。”

    “你这话被悟听到了又要挨揍了。”

    “我已经不是那个呆毛任由你们摆布的吊车尾了!”

    夏油杰一言不发地注视着观月音,观月音毫无退缩之意地迎上对方的视线,一长一短的金色呆毛不服输地傲然挺立着。

    两人就这么对峙了起来。

    下一秒,两根呆毛被夏油杰一把揪住了。

    观月音:“?”

    观月音:“你还真的拽啊!?”

    被挑衅了的观月音杀气腾腾地扑了上去,目标是夏油杰的刘海。

    等五条悟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金一黑两道人影在沙发上扭打的画面,而观月音凭借数量的优势暂时占据了上风。

    他心想,还好他的发型没有奇奇怪怪的设定。

    ……

    家入硝子的解剖成果出来了。

    这些人类是被术式强行改造成那副模样。

    没过多久,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遇到了一些情况类似的敌人,他们长得像咒灵一样奇形怪状,但他们身上有人类的特征,还能被相机照下来,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实在是一个糟糕的消息。

    观月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发现这段时间的阴间事件有些频繁,并且集中发生于虎杖悠仁的身边,这孩子倒霉得让他有些怜爱了。

    很快地,七海建人又传来了一个新情报。

    幕后黑手是一只脸上有缝合线的特级人形咒灵,他的术式是通过触碰灵魂并改变其形状,以此达到改造肉.体的效果。

    一言蔽之,他是一个坚定的唯心主义者。

    值得一提的是,和袭击五条悟的咒灵一样,他也具有沟通能力,很难不怀疑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得到这条情报的不久后,刚祓除完咒灵的观月音收到了伊地知洁高的电话轰炸。

    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他心生不详的预感。

    他可能又要加班了。

    观月音接起电话:“事先说明,这周的任务量我已经达标了,不是很重要的任务就不要找我了,接下来的时间我全都分秒必争地安排给了steam。”

    伊地知洁高心头一惊,立刻语速惊人地汇报情况:“里樱高中被放下了帐,那只特级咒灵很有可能在里面,七海先生已经赶过去了。”

    “那个缝合线吗?”

    “是的。”

    七海建人给出的情报中提到过,必须要对那只咒灵的灵魂造成伤害才能将其彻底祓除,但他是纯物理伤害,所以他的攻击是无效的。

    那看来不得不去一趟了。

    观月音答应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虎杖同学也赶过去了,我没能拦住他,他应该会比七海先生更快一步抵达现场。”

    “……这种事情你倒是放在最开头说啊!”

    光是七海建人赶去里樱高中,观月音倒不会那么紧张,但虎杖悠仁赶过去就不一样了,他的实力还是不够,万一两面宿傩神经搭错不肯切号或者又把心脏挖了出来,那事情就麻烦了。

    前段时间刚信誓旦旦地和人家保证「不会死的」,结果这才一个月就出事了,那也太打脸了吧!?

    观月音在手机导航上查了一下里樱高中的所在地,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他觉得自己像个专业救急的编外人员。

    ……

    里樱高中。

    “顺平……”

    虎杖悠仁眼睁睁地看着吉野顺平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缝合线咒灵改造成了怪物的模样,对方理智尽失,任由他怎么呼喊也没有停下攻击自己的行为。

    他乞求两面宿傩治好吉野顺平,为此能付出一切代价。

    但他被拒绝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这一刻,现实与脑内的嘲笑声一并响起,从恶意中诞生的诅咒如黑色的塑料膜般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缝隙中的希望在最后一刻被无情地封上。

    他彻底地堕入黑暗的深渊。

    直到一声清脆的声响打断了两者的笑声。

    “咔嚓——!”

    走廊上的窗户被一道踩着滑板的金色身影撞开,破碎的玻璃渣被气流卷起,反射出细碎的光,为其铺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辉。

    那层封闭着虎杖悠仁内心的黑色塑料膜就像这面玻璃般被一并撕裂,光顺着缝隙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

    昏暗的世界被照亮了。

    虎杖悠仁又惊又喜地睁大了眼睛,微颤的眼瞳片刻不离地盯着那道金色的身影。

    “观月老师……!!!”

    闻声,滞空状态的金发青年朝着虎杖悠仁的方向看了过来,那双赤红色的眼睛犹如被点燃的火炬般传递着生生不息的希望之火,将暗淡无光的琥珀色眼眸一并点亮。

    他以微微屈膝的姿势落在了地上,脚下的滑板与地板发出一声碰撞的巨响,惯性使得他继续向前滑行,一个干脆利落的板尾刹车后,他刚好停下在了非人外形的吉野顺平的旁边。

    他掏出手机,屏幕触碰了一下吉野顺平,将其暂时收进了虚拟世界。

    “观月老师……”

    虎杖悠仁以一种快要哭出来的语气微弱地又喊了一遍。

    与刚才那声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惊喜不同,这次的语气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与庆幸,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孩子气的委屈。

    观月音侧过身子,看着表情又哭又笑的粉发少年。

    他没有上来就说一些漂亮话来安慰或是鼓舞对方,仅仅是弯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如阳光般明亮的情绪将沉闷压抑的气氛驱散得一干二净。

    仿佛只要他站在这里,就能带来一股莫大的安定感。

    就像他承诺的那样。

    ——不会死的。

    两根一长一短的呆毛晃了晃,又一次以拉风的方式出现的金发青年冲着虎杖悠仁挤了挤眼,他得意洋洋地比了一个耶的动作,说出了闪亮登场后的第一句话。

    “踩点赶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