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和观月音想象中的一样, 他的提议全票通过了。

    先是家入硝子——

    “可以啊。”

    家入硝子吸了一口点了过半的香烟,轻轻地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眼下一片乌青色黑眼圈的棕眼瞥了一眼双手撑着医务室的桌子的金发少年。

    她的嘴角微微挑起, 笑意柔和了稍显冷淡的气场“但我没时间经常过去住,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给我留一间房间吧。”

    观月音一口答应“当然不介意!”

    “行, 那剩下的就看你们的喜好吧,我没什么要求。”家入硝子两指夹烟,就着烟灰缸抖掉了烟灰,“需要付钱的时候和我说一声。”

    “没问题, 硝子大人!”观月音恭恭敬敬道。

    “这是什么称呼?”

    “是一种尊重金钱的精神。”

    “……”

    再是夏油杰——

    “别墅吗?”

    夏油杰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见观月音一副“你在犹豫什么?”的略微不爽的表情, 不禁失笑“我当然是没意见的,只不过在思考需要购置多大的别墅。”

    “你早说。”观月音撇了撇嘴, 他思考了几秒, 道出自己的想法,“双层小别墅肯定不行, 太小了,光我们几个就要四间房,菜菜子和美美子再大一点要分房睡了。”

    他掰着手指一一清点“还有游戏厅、书房、台球室、ktv厅、电影厅、会议室、训练室、庭院……”

    “你是预谋已久了吗?”夏油杰忍不住打断道。

    这是想干嘛?打造轰趴馆吗?

    “嗯?不是呀。”观月音眨了眨眼, “今天下午我拿到房产中介发的传单才临时决定的。”

    他继续畅想未来的大别墅“我还想要个地下停车库,每次都让辅助监督开车接送太麻烦了,开得还磨磨唧唧的,遇到紧急任务我就忍不住跳车。”

    夏油杰扶着额头“原来北村先生吐槽的那位在高速公路上跳车的咒术师是你。”

    “而且高专配备的车太土了!像是保险公司统一安排的商务车!和我这种术式弄潮儿的画风不一致!”

    “你想坐什么车?”

    “滑板?”

    夏油杰“……是挺潮的。”

    但这算交通工具吗?

    “机车也行!我感觉很酷很拉风!和滑板是不同类型的潮!还可以搭配头盔和护目镜!”观月音兴奋的模样看上去下一秒就要冲出去挑选摩托车了,“杰, 你觉得怎么样?”

    夏油杰给出客观的评价“我觉得你会收到罚单。”

    “……谁问你这个啦!?”

    “记得考驾照才能上路。”

    观月音嘴角一抽“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我知道你有。”夏油杰叹息一声, “但你看起来不是会好好遵守的类型。”

    “我会的!”

    总之, 毕业后一起搬出去住大别墅的方案就这么敲定下来了。

    这项重任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辍学后无所事事的观月音的身上,他开始正儿八经地看起了房源。

    户型是他首要考虑的,其次是地段,价格则不在考虑范围内,三位特级加上一位高专之宝——其中一位还是五条家的大少爷,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了,预算几乎可以算是无上限。

    符合条件的房源他都实地考察了一番,把实际比较一般的剔除在外,他认为不错的几处再由五条悟和夏油杰抽空来现场看一下,就连菜菜子和美美子两位小朋友都被他牵来问她们更喜欢哪一个大房子。

    经过层层筛选,最终敲定的是一套位于东京市区的三层独栋别墅。

    四人平摊了一下金额,然后干脆利落地全款购入。

    买完别墅还没完事,接下来才是重头戏——装修。

    观月音找的设计师是赤司征十郎推荐给他的一位国际著名设计师,他把大家的需求汇总了一下,和设计师沟通商讨了好几次,终于定下了最终的方案。

    他一知半解地看着复杂的装修图纸,决定相信国际著名设计师的实力。

    接下来的几个月,观月音的精力全都放在了装修这件大工程上,他成天高专和别墅两头跑,要么出面监督购买材料,要么跟进装修的进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做回咒术师的老本行了。

    没办法,这是今后他和朋友们将共同生活很长时间的地方,他必须上点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过去了。

    装修完工的那天刚好是平安夜,次日是圣诞节,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家都会心照不宣地腾出假期,所以观月音就在这天带着大家参观了一下以后他们的新家。

    “怎么样?很不错吧?”观月音得意得仿佛这栋别墅是他亲手装修的一样。

    “果然是轰趴馆。”夏油杰一副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

    “但挺好的,比咒术界主流的风格好多了,那种古雅和风我都快看吐了,天天待在那种环境里压抑死了。”五条悟对新家表现出了相当高的认可度,“音,我的房间是哪个?”

    “是这个吗?”家入硝子指了指放在客厅的□□熊蜂蜜罐造型的猫窝。

    五条悟“?”

    观月音惊喜地鼓掌“不愧是硝子!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我为悟准备的礼物!”

    夏油杰吐槽道“你们是怎么在这种事上达成共识的?”

    “音。”五条悟冷不丁地喊了一声。

    观月音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干、干嘛?”

    五条悟弯腰捡起猫窝,露出一个核善的微笑“来,我送你入住。”

    他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抄起猫窝就想往那颗金灿灿的脑袋上套。

    观月音心头一惊,他一把拉过身旁的夏油杰,将其当作盾牌死死地挡在身前,只有两根呆毛在夏油杰的头顶上露了出来“装修完第一天就打算拆家,悟你是哈士奇吗!?”

    五条悟往左一靠,观月音把刘海肉盾往左一拉。

    五条悟迅速转到右边,观月音以不相上下的反应速度把刘海肉盾往右一拉。

    夹在中间的夏油杰满脸无奈“你俩消停一点……”

    可惜没人搭理他。

    “你给我从杰的身后滚出来!”

    “我不!”

    “胆小鬼!”

    “反弹!”

    经过一番激烈的老鹰抓小鸡,五条悟成功地用猫窝套在了夏油杰的脑袋。

    “……”

    气氛诡异地沉默了一秒。

    紧接着,观月音和五条悟反应同步地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杰你的刘海好像蜂蜜搅拌棒!”

    “是勺子才对吧?音,别忘了他的丸子头!”

    夏油杰……

    望着脚底抹油似的冲出大门的五条悟和熟练地翻出窗的观月音,以及如特级过咒怨灵般追杀二人的夏油杰,家入硝子不禁感慨“真有活力呢。”

    唯一让她欣慰的是,至少他们知道要出去打闹。

    算是成长了吧。

    ………

    装修完毕后没有急着搬进去,而是通风通了一学期,等大家决定提包入住时已经临近毕业了。

    观月音愈加认为辍学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如果等到毕业再忙活这些事,一时半会儿还住不进去,又是装修又是通风,加起来差不多一年左右的时间了,而且平时忙得没人有时间去操办这件事。

    第一个带着行李到新家的人,毋庸置疑,是无所事事的高专肄业生观月音。

    他穿着一身时尚的潮流搭配,连行李箱都没有拖,只有一部放在口袋里的手机,轻装上阵的打扮完全看不出他是来搬家的,更像是一名逃课出来浪的高中生。

    他上了二楼,走进走廊最里面的那间卧室,和他在高专的宿舍是同一位置。

    隔壁房间的依旧是五条悟,对门是夏油杰,家入硝子的房间在走廊的另一头,双胞胎安排在她的隔壁。

    观月音把手机里的行李像倒豆子似的一件一件抖出来,他的行李并不多,很快就整理完了。

    他刚走出房间,就碰上瞬间移动出现在走廊的五条悟。

    “你吓我一跳。”观月音虚惊一场地拍了拍胸口,要是他再往前走一步,就要被五条悟一脚踩进地板了,“东西都搬来了吗?”

    五条悟拍了拍身边两个一大一小的行李箱“搬来了,还有硝子的东西,等下我放到她房间去。”

    “今晚你还回宿舍吗?”

    “不回了,以后就住这了。”

    “杰呢?”

    “去接那俩小鬼了,估计要晚点才能到吧,还要帮她们整理行李。”

    观月音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那让他把晚饭带回来吧。”

    “吃什么?”

    “烧烤?”

    “就这个了。”

    临近饭点,夏油杰和家入硝子一起到了,他俩分别牵着菜菜子和美美子,跟在身后的咒灵扛了三个行李箱、一大袋烧烤、一个八寸蛋糕、六杯奶茶和一箱啤酒。

    五条悟拿出唯一一杯全糖的奶茶,举杯畅饮“今晚不醉不归!”

    不知道该吐槽奶茶喝不醉,还是该吐槽他已经在家里了要怎么个不归法。

    观月音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举起了奶茶。

    六杯奶茶碰撞在一起,像是在簇拥之下盛开的鲜花。

    理所当然的,除了两位正在长身体的小朋友,其余四人在入住第一天就浪了个通宵,桌游、台球、电影等等别墅里所有的设施都挨个来了一遍。

    等观月音睡醒惺忪地睁开眼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他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没印象了,估计是早上六七点,他隐隐记得最后他们开了几瓶啤酒,结果五条悟居然是酒量最差的一个,没喝多少就喝醉了。

    万不得已,观月音领域展开,强制关闭了五条悟的战斗模式,然后夏油杰一闷棍打下去,通过物理手段让五条悟“睡”了过去。

    解除领域后,观月音困得不行,但他愣是陪家入硝子喝完了剩下的啤酒,才两眼一闭倒头睡去。

    观月音打了一个哈欠,睡眠时间太短导致他还是很困,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结果居然有几十条消息通知,全是夜蛾正道的未接来电和短信。

    什么情况?

    他疑惑地点开其中的几条短信,然后微微睁大了双眼。

    “——今天是毕业典礼!?”

    观月音一个惊醒,“蹭”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直接把搁在他腿上的五条悟的脑袋弹了下去。五条悟像一团白色毛线球似的转了一圈,从沙发上滚了下去,砸到了睡在地上的夏油杰。

    睡梦中的夏油杰差点把肺吐出来。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很快就倒了下去“我都辍学了,关我什么事……”

    他闭上双眼,安心地继续睡了过去。

    ……

    东京咒术高专。

    夜蛾正道落寞地站在空荡荡的操场上,这一幕让他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毕业典礼一个人也没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