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谢邀, 人在横滨,刚掘完墓。

    他就是存活上千年的咒术师,羂索。

    自从同时等到了「咒灵操术」和「万物皆可电子化」这两个千载难逢的术式, 羂索觉得他离计划成功越来越近了,但如今回想起来,更有可能的是他的运气已经全都耗尽了。

    特别是这几年, 他干什么都诸事不顺。

    先是去盘星教本部看个热闹差点被删除。

    再是把计划的突破口定为观月音,结果人家节节攀升,顺风顺水地成了特级咒术师又掌握了领域展开,更加难以下手。

    然后就是现在。

    原本人类只有咒术师与非术师之分, 如今却出现了一个新的群体——异能力者。

    异能力者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咒力,但他们能看到咒灵, 也拥有特殊能力。

    但和咒术师不同, 异能力不能像术式一样靠血脉延续, 更具有随机性,所以哪怕这一群体不乏有人拥有强大的力量,也不被咒术界的高层们看好,缺乏他们推崇的稳定性与传承性,说不定哪天就消失了。

    除此之外, 由于异能力的出现时间短暂,没有咒术高专那样集中学习的地方,也没有形成咒术界那种自上而下被拧成一根绳的体系,相对而言, 异能力者的内部更加松散混乱。

    光是日本就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异能组织,唯一一个官方机构即异能特务科受制于政府, 更别说国外的那些异能势力。

    不像咒术界, 主场在本土, 与政府仅仅是合作关系。

    这点还得益于咒灵的存在,使得咒术师比异能力者多肩负一项使命,因为异能力是无法祓除咒灵的,除非依靠咒具。

    综上所述,在咒术界高层的眼里,就连他们看不上的新型术式都强于异能力,异能力这种不入流的能力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最终必定会迎来昙花一现的结局,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古往今来,唯一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只有咒术。

    何其傲慢。

    羂索对异能力者很感兴趣。

    异能力者诞生的规律和条件尚未确定,他更倾向于人类的自主进化,无论他的猜测是否正确,都有一个问题等待他去验证。

    即,异能力者是否能够使用咒术。

    其中包括异能力者是否该被归为非术师、被诅咒成咒灵的异能力者还能否使用异能力、异能力与咒力是否能够相互转换、他能不能驾驭异能力者的身体等一干衍生问题。

    然而,他至今都没有碰到过两者皆能驾驭的特例。

    虽然羂索是诞生于千年前的咒术师,但他的思想却不像坐在高层位置的保守派那样安常守故,光是科研精神就甩他们几条街。

    既然没有特例,那就自己创造特例。

    在港口afia的老首领在位期间,异能力者在被这座暴力□□的城市失踪属于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别人只会怀疑是港口afia干的,但碍于恐惧只能闭口不谈,这给羂索了一个浑水摸鱼的机会,他成功地让好几个异能力者“意外失踪”了。

    遗憾的是,经过一系列非人道的实验,异能力者并没有给他带来惊喜或者突破性结论,除了拥有异能力,他们和普通非术师在身体构造上没有差别。

    他尝试给异能力者喂下咒物,得到结果都是容器无法承受咒力而亡。

    他怀疑异能力的强弱也决定了实验的结果,所以他决定将目标转移至更强的异能力者。

    比如,港口afia的老首领。

    重病卧床导致他的负面情绪不断滋生,是诅咒最好的养分。

    羂索说干就干。

    他伪装成咒术高专派来的咒术师去接触港口afia的联络员,然后直接抹了人家的脖子,换上新身份混进了港口afia。

    值得一提的是,联络员是异能力者,他换身体后能够自由使用这具身体的异能力,说明异能力和咒力之间存在互通之处。

    看来异能力也可以加入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在港口afia内潜伏了很久,羂索搞清了内部的不同势力和护卫的交替时间,他摸进了老首领的房间,把两面宿傩的手指强硬地喂了下去。

    令人惊喜的是,老首领没有出现排异反应。

    他仅仅是瞪大了眼睛,本就不怎么正常的情绪变得更加异常,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杀无赦”、“统统杀光”之类的字眼。

    羂索露出一个微笑。

    就在这时,脚步声从走廊外传来,不紧不慢地向房间靠近。

    羂索没有过多犹豫,直接从房间的窗户跳了下去。

    咒物已经喂下,用不了多久老首领就会转变成咒灵,他没必要暴露自己的存在,居于幕后等待就行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等到的竟然是一则出乎意料的消息。

    老首领“病”死了。

    羂索“……”

    你看他信吗?

    通过留在特级咒物的术式,他非常清楚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一位名为太宰治的少年的见证下,私人医生森鸥外用手术刀划开了老首领的脖子,并向外宣称留下了首领之位让给他的遗言。

    前代首领的死亡导致咒灵化被打断了。

    羂索气得血压升高。

    早不篡位,晚不篡位,偏偏挑这个时候篡位!?

    他辛辛苦苦地在港口afia潜伏了那么久,免费打了几个礼拜的白工,天天跑腿打杂工,还要和不同部门的人点头哈腰,但为了达到目的他都忍了下来,结果居然在最后的关头因为这种不可理喻的小事功亏一篑了……

    再晚几分钟等老首领转变成咒灵不行吗!?

    羂索生气归生气,但他没有忘记在老首领肚子里的那根手指,这可不能白白浪费。

    最重要的是,封印解开的咒物吸引了大量的咒灵,他甚至在横滨看到被紧急派来支援的观月音,要是和那小子撞到指不定会被察觉到什么,万一他又被关进虚拟世界就彻底玩完了。

    羂索不敢拖延,赶紧调查清楚前任首领下葬的地方,他要把尸体从坟里挖出来,然后开膛破肚取走咒物。

    结果他来晚了一步。

    不知道是哪一个缺心眼的玩意儿已经把前任首领的尸体从坟墓里挖走了。

    “……”

    羂索面无表情地盯着空空如也的墓地。

    前任首领的坟墓那么受欢迎???

    他试图用留在咒物上的术式找到尸体的所在处,但他感应不到咒力的存在,只能透过手指看到一片深红色的空间,应该是某个异能力者的空间系能力。

    他由衷地怀疑异能力者的脑子都不太正常。

    ……

    在森鸥外篡位的第二年,港口afia的前任首领多次出现在擂钵街附近的传闻传到了羂索的耳中。

    于是,他第一时间赶到了横滨,并熟练地以上次的套路伪装成了港口afia的联络员。

    由于先代出现次数过多,特级咒物的存在被侦测到了,高层指派观月音完成本次任务,所以观月音顺理成章地去联络了披上新马甲的羂索。

    在接到观月音打来的电话的那一刻,羂索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又是你?

    好在观月音什么也没察觉到,再加上这次他的搭档是禅院直哉,所以他好好完成任务的兴致不是很高,进入了能摸鱼就摸鱼的节能状态。

    作为首领直属的联络员兼尽职尽责的卧底,羂索按照森鸥外的吩咐把关于「荒霸吐」和擂钵街爆炸的情报转述给撒手不管的观月音。

    结果他遭到了对方无情的嘲讽。

    “你多大啊?这种事也信?”观月音颇为震惊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你们黑手党是不是还相信世界上有圣诞老人?”

    羂索“……”

    他只是一个无辜的传话筒。

    很快地,时间到了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当初抢在羂索之前挖了先代坟墓的是港口afia的准干部兰堂,他用异能力把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困在了亚空间理,并把转变成异能生命体的先代放了出来。

    羂索靠充当窃听器的手指听完了全部的过程,包括兰堂的真实身份、这么做的目的和「荒霸吐」的真身。

    其中,最让他感兴趣的是兰堂的异能力——

    操纵亚空间。

    不仅能操纵空间内部的万物,还能将尸体转变为能够驱使的异能生命体。

    这是继夏油杰和观月音以后,他头一次对一具身体的能力那么满意。

    所以,得知兰堂被杀死后,羂索喜出望外。

    这不是送上门的捡漏机会吗?

    羂索越想越兴奋,在确定观月音这座某种意义上比五条悟还恐怖的瘟神离开后,他马不停蹄地上门自取他的新身体。

    结果他发现他高兴得太早了。

    兰堂的尸体被中原中也火化了。

    羂索“……”

    不愧是异能力者,真现代化。

    所以,他忙活了半天,不仅老首领咒灵化的实验被森鸥外一手术刀终结了,还白搭了一根两面宿傩的手指,回收它的人偏偏还是划水到最后关头才冒出来的观月音。

    他收获了什么?

    阅历吗?

    一怒之下,羂索也不管实用性强不强了,他把前任首领的尸体再次从坟墓里挖了出来,以联络员的身份亲自传播了这条消息,最后他把联络员的尸体丢在港口afia本部大楼的门口,换上新鲜挖出来的尸体扬长而去了。

    港口afia上上下下陷入了一片惶恐。

    他不好过,大家都别好过。

    事后,羂索回忆起自盘星教事件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翻车经历和险些翻车的经历,想要总结一下其中的经验,结果他猛地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共同点。

    那就是——

    观月音怎么每次都在?

    啧,不愧是瘟神,真邪乎。

    ……

    东京咒术高专。

    “阿、阿嚏!阿嚏——!”

    夏油杰偏头看向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的金发少年,关切地问了一句“感冒了?”

    “我应该没有那么容易生病。”观月音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难道是禅院直哉又在骂我?”

    “……这个‘又’字很有灵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