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自从掌握了领域展开, 观月音日渐嚣张,两手插兜谁也不爱,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具体表现为对高层的态度越来越恶劣, 出言不逊已经是常态了,再这样下去估计下一步就是领域展开。

    没办法嘛,人学会了新的大招总是想实战试试,可他碰到的那些咒灵开领域就是浪费时间和咒力。

    对高层们开领域, 是他表达尊重的一种方式。

    (高层们?)

    他隐隐记得以前自己幻想过拿着小喇叭对着高层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如果不是五条悟说把那些保守派全都杀了没用, 子子孙孙无穷无匮也, 杀掉一批还会换上新的一批,观月音早就想动手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粗暴, 杀到没有保守派为止不就行了, 可五条悟和夏油杰一唱一和,一个说太残暴不会有人愿意追随的,一个说咒术师数量稀缺不能乱杀。

    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这么做治标不治本。

    观月音说行吧, 不杀就不杀。

    然后他回头就在任务报告里写小作文辱骂高层泄愤,充分展现了什么叫鸡蛋里挑骨头,灰姑娘的后妈都没有他那么刁钻。

    被当作出气筒的高层们敢怒不敢言。

    他们本来就不太敢对观月音逼逼赖赖, 哪怕他们看不上新型术式也深知它的威力,再加上这几年他们早就摸清了观月音的脾气,他们清楚有些事情绝对不是他说着吓唬他们的, 他是真的有胆子敢这么做。

    更别提他掌握了领域展开, 凶残指数直线上升。

    不过, 让观月音倍感欣慰的是, 高层们似乎终于意识到拉拢他是不可能, 三位特级dk已经锁死了,再也没有脑子拎不清的人向他暗送秋波了。

    这个成语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问题不大,是同等程度的恶心就对了。

    如今菜菜子和美美子升上二年级了,她们对校园生活适应良好,性格外向的菜菜子更是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与此同时,伏黑惠也开始上小学一年级了。

    为了安全考虑以及彼此之间有个照应,伏黑惠没有和伏黑津美纪就读同一所学校,而是作为菜菜子和美美子的学弟被安排到了她们所在的小学。

    观月音闲暇之余会亲自去接双胞胎放学,夏油杰也会去接,但双胞胎更希望来接她们的是观月音。

    倒不是菜菜子和美美子更喜欢观月音,她们对待观月音和夏油杰就像他俩对待她们一样端水,纯粹是由于一个非常符合小孩子性格的原因。

    因为观月音会给她们买可丽饼、炸鸡、冰激淋这些好吃的。

    如果是夏油杰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他会语重心长地告诉她们,“吃多了晚饭会吃不下”、“垃圾食品和凉的不能吃太多”之类的话,总之就是少吃或者不能吃。

    小孩子才不管那么多,她们只知道跟着音哥哥有好吃的。

    只要她们撒个娇说想吃这个想吃那个,他就会一左一右拉着她们的手一起去排队。

    前几次夏油杰发现了还会念叨几次,说观月音太溺爱她们了,但次数多了他就放弃了,因为他讲不过观月音的那些歪理。

    比如——

    “吃点冰激淋就身体不舒服了,那别做咒术师了,建议去疗养院。”

    “咒术师的007工作制也不见得一日三餐能按时吃,我们还经常通宵吃炸鸡呢。”

    “你说不吃就不吃吗?等你能做到听夜蛾老师的话再来提要求吧,要以身作则哦,夏油哥·哥·。”

    “好吧,从明天起,你就按照一周营养菜单来吃饭,不准多也不准少,你就咒术界的健康之星。”

    “人活着就是为了垃圾食品!”

    完全是在胡搅蛮缠。

    被观月音堵得哑口无言的次数多了,导致菜菜子和美美子也照葫芦画瓢地学会了同一套说辞,只要夏油杰一说出那些话拒绝她们的下午茶时间,她们就你一句我一句地反驳回去。

    实在不行就拿出大杀器。

    就像现在——

    菜菜子美美子“音音哥哥每次都会给我们买的!最喜欢音音哥哥了!”

    夏油杰“……”

    他买还不行吗?

    双胞胎如愿以偿地接过夏油杰弯腰递来的可丽饼,一下子眉开眼笑,齐齐说道“最喜欢夏油哥哥了!”

    夏油杰认命地叹了口气,他的心境在这段时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明明更放纵双胞胎的是观月音,但陷得更深的似乎是自己,仿佛变成了被牵着鼻子走的女儿奴。

    十八岁的妙龄dk有这种心态未免有些过早了……

    “音托我和你们说一声抱歉,今晚不能带你们去吃怀石料理了,我和硝子带你们去。”夏油杰说,“周末他也不能带你们去游乐场了,可能要等到下周末,或者让悟带你们去,这周末他有时间。”

    “不要五条!”菜菜子脱口而出,她转头看向美美子,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美美子,我们等音回来吧!”

    “嗯,等音哥哥回来。”美美子点头支持,但她还是稍微退让了一小步,“除非五条是音哥哥随手捎上的,不然绝对不可以。”

    姐妹俩一致的反应让夏油杰不禁感慨“悟真是一点都不受欢迎啊。”

    “那是当然的吧!”菜菜子掰开手指一一举例,“那么温柔的歌姬姐姐超级讨厌五条,那么成熟的七海哥哥说他信赖但不尊重五条,只有像灰原哥哥那么善良的人才不会对五条产生偏见。”

    夏油杰被小姑娘这副一本正经地分析的样子逗得哭笑不得。

    他追问道“那我和音呢?还有硝子呢?”

    “硝子姐姐是医者仁心。”美美子蹦出一个对于她的年龄而言比较高级的词。

    “没错没错!”菜菜子赞同道,“夏油哥哥和音是因为又温柔又厉害,所以你们可以包容五条!”

    “哈哈,原来是这样。”

    夏油杰决定还是不戳破小孩子们的美好幻想了。

    他们三个经常狼狈为奸(?)的恶名就由五条悟一人来承担吧。

    “夏油哥哥,音遇到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要离开那么多天?”菜菜子一边拉着夏油杰的衣角走路,一边仰起天真无邪的脸庞,“又是上面的那群老头子在差使他吗?”

    “他去横滨出差了,过几天才能回来。”夏油杰顿了顿,“以及,菜菜子,注意用语。”

    “诶?可是音和五条经常这么叫的诶!”

    夏油杰“……”

    有必要提醒他俩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了。

    ……

    观月音不紧不慢地走在一条下坡路上。

    从旁人的视角来看,他的动作没什么稀奇,只是普普通通地在走路,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他头顶上的两缕翘起的金发会随着他的步伐一晃一晃的,好似两根负责侦查的天线。

    虽然表面上观月音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动作和表情都很放松,但稍稍留意就能发现,看似轻松散漫的走姿没有发出任何脚步声,绯红色的眼睛留意着周遭的一切,随时都可以切换成战斗状态。

    他的眼神是一反常态的烦躁,像是被封在冰面之下的火焰,即将冲破脆弱的冰层。

    显而易见,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此次横滨之行是接到了高层派发的任务,要求回收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

    观月音来过横滨好几次,大多数都是和异能特务科或者港口afia进行咒具方面的谈判。

    横滨留给他的印象是混乱与血腥。

    这是一座长年被暴虐与恐怖所笼罩的城市,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病得脑子大抵出了点问题的港口afia首领,反抗者与有异议者格杀勿论,被处决的人多达数千人,其中包括很多蒙冤的无辜者,以至于整座城市都人心惶惶的,成了诅咒诞生的温床。

    但近日来,横滨的状况有所好转。

    听说原来的首领病死了,把位置传给了他的私人医生,听起来就充满了阴谋论,所以不少人猜测先代首领是被他的私人医生杀死的。

    观月音对地下势力的发展史没有一点兴趣,只要咒灵的数量能够被有效地遏制住,就算新首领是虚拟歌姬也无所谓。

    让他糟心的是另一件事。

    这次的任务居然不是他的单独任务,被塞来的搭档是一个非常讨人厌的拖油瓶。

    话还特别多。

    “你就是那个前段时间新升上去的特级?我记得你是叫观月音吧。真普通啊,这个名字。”

    “你和五条悟还有另一个特级是同一级的吧?你们三个谁最强——啧,最强的肯定是五条悟吧。那你们三个谁最弱啊?”

    “肯定是你吧。咒术师最重要的是天赋,既然你们三个同届,那最晚升入特级的就是最弱的,你比他俩迟了一年。”

    “对了,你为什么要戴那种耳饰啊?像个女人一样。”

    ……

    拖油瓶突然从自娱自乐的喋喋不休变成了不悦的质问。

    “喂,你听到我说话了没?从刚才起就一句话也不说,要装聋作哑到什么时候?”

    “……”

    观月音毫无预兆地停下了脚步。

    跟在身后的黑发少年差点撞了上去,还好他反应速度极快地刹住了车。

    他的第一反应是大声责骂“你……”

    “——从刚才就想问了。”

    观月音不冷不热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他偏过脑袋,流苏耳饰随着他的动作划出赤红色的轨迹,仿佛一道燃烧着的流星余迹。

    他垂下视线,双方的身高差只有几乎可以忽略不记的几厘米,却被那双冷淡的血眸盯得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你是谁啊?”

    “……”

    黑发少年被观月音理直气壮的问话震撼到了,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对方目中无人的态度使得他气得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几秒后,他愤愤不平地大喊道“刚见面我就自我介绍过了!我是禅院直哉!”

    “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观月音毫无歉意地说出恶劣的言语,“不好意思啊,我不太擅长记住比我弱小的家伙的名字。”

    他弯起眼眉,露出一个清爽的微笑,轻快的语气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那般朝气蓬勃“难怪大家都要给宠物起名字呢,原来是方便区分啊。”

    他话锋一转,赤红色的眼眸沉了下来。

    “但从禅院出来的人,是宠物还是家畜就不好说了。”

    禅院直哉气得脸都扭曲了“你这家伙……!”

    “好啦好啦,不要那么激动,善哉。”观月音笑嘻嘻地拍了拍禅院直哉的肩膀,装出一副很有活力的样子,“我会尽量照顾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后辈的,放心地依靠我吧!”

    禅院直哉惊讶地看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他压根儿来不及闪躲甚至是反应,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观月音的手已经碰到自己了。

    但他很快被对方的话夺走了注意力。

    “我不叫善哉!我叫直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