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40章 第四十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40章 第四十章

    五条悟赶到村落时已经临近黄昏了。

    半个小时前, 他收到了来自四人群聊的消息,匪夷所思的内容使得他的第一反应是观月音在耍他们玩,用不了多久夏油杰就会跳出来无奈地警告他不要散布谣言。

    杀光非术师?

    建立只有术师的世界?

    怎么可能啊。

    他宁愿相信这是能笑着问出要不要把教徒们全都删掉的观月音又在口嗨, 也不相信这是反对无意义杀戮的夏油杰制定的目标。

    但他很快想起来前不久的那次谈话。

    ……搞不好是真的。

    群聊消息再次弹了出来。

    学医救不了咒术界应该是真的, 音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最强天花板你们现在在哪儿?

    赛博仿生人[分享定位]

    最强天花板等我。

    五条悟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手头的任务,赶到两人所在的村落时, 他在村子的门口碰到了在车上静静等候的北村先生。

    “五条同学?”

    北村先生被吓了一大跳, 心想这次的任务是不是有他不知道的凶险内幕, 怎么不断地加人?来得还一个比一个强?

    但他很快镇定了下来,根据这几位问题学生平常的作风猜测道“你也是来吃荞麦面?”

    “啊?嗯,是吧。”五条悟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他俩还没出来吧?”

    “是的。”

    “你先回去吧, 等下我和他俩一起走。”

    北村先生有些懵“那你们怎么回去?这里很偏远, 没有公交车,也打不到出租车, 只能步行到最近的站台,再转车回去。”

    五条悟斜眼“你傻啊,忘了我会瞬间移动了吗?”

    “……对哦。”

    把碍事的辅助监督(北村先生你礼貌吗)赶了回去,五条悟这才放心地走进村子。

    虽然北村先生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系,只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辅助监督, 但如果等下发生了什么事被他知道了, 高层盘问起来会很麻烦。

    五条悟还不想让夏油杰被那群草木皆兵的高层们因为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扣上叛逃的罪名, 最后搞得和真的一样下达死刑的命令。

    虽然不可能影响到夏油杰的性命,但面对极大概率油盐不进的总监部, 他们没准儿一个不高兴了就做出一些出格的行为——尤其是对高层怨念颇深的观月音, 到时候真的要成高专叛逃三人组了。

    除此之外, 还有个原因是北村先生说的那句话。

    他想吃荞麦面了。

    这两人居然偷偷约好吃晚饭不带他!太过分了!

    五条悟很快就找到了兴师问罪的目标。

    空旷的广场上, 不省人事的村民们像叠罗汉似的堆成了一座高高的金字塔式“人”山,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托着脑袋坐在一旁的台阶上,放空的表情一看就是在发呆。

    橙红色的彩霞把他的金发染成了绚丽的暖色,和荡在空中的流苏耳饰完美地衔接成渐变色,从远处看就像一个耀眼夺目的小太阳。

    他的身边坐着两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她们长相相似,发色一深一浅,脸上和身上都缠着干净的绷带和纱布,看起来应该是刚处理好没多久。

    她们各拿着一包精致的糕点,小口小口地咬着。

    其中那位浅发小女孩时不时地瞟一眼金发少年,发现他没有什么反应后,逐渐有了光明正大地看着他的胆子,甚至还悄咪咪地拉着深发小女孩朝他凑近了一些。

    “音。”五条悟喊了一声。

    观月音如梦初醒般的回过了神,他抬起脑袋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身侧的白发少年,反应慢半拍地眨了一下眼“你来了啊,悟。”

    五条悟走过去,在台阶上并排坐下“什么情况?”

    “就我在群里说的那些。”观月音收回撑着脸颊的手,恹恹地垂下脑袋,两根呆毛也病怏怏地耷拉下来,是肉眼可见的心情不佳,“杰真的黑化了。”

    五条悟没有吐槽的心情,他一言不发地用手支撑着沉重的脑袋,白色的碎发从指缝里挤了出来。

    小小的台阶上挤着四个人,谁也没有出声,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杰呢?”五条悟开口打破了沉寂。

    “哦,你说那个把我气得半死的绝世大混蛋啊。”观月音抬起一只手,露出袖子下的备用机,“被我关进开心农场了。”

    “……”

    五条悟沉默了一秒“是我理解的那个开心农场吗?”

    “还有第二个开心农场吗?”观月音语调沉重,说出来的话却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画风,“我觉得他需要劳动改造,就把他丢进去了,闹钟也帮他定好了,以后他需要每天兼顾种植、除草、杀虫、浇水和偷菜的重任。”

    五条悟一时间不知道该嘲笑还是该同情夏油杰。

    他本来想让观月音先把夏油杰放出来,当面问清楚这家伙究竟是怎么想的,结果这套莫名其妙的方案一出来,他觉得可以先缓缓,让夏油杰劳改几天再问也不迟。

    五条悟偏过脑袋“那两个小鬼是怎么回事?”

    “枷场菜菜子、枷场美美子。”观月音抬起手,依次轻轻地拍了一下两个小女孩的脑袋,“是一对双胞胎,怎么样?很可爱吧。”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这对双胞胎双颊泛红,菜菜子眼睛亮闪闪地盯着观月音,美美子则害羞得低下了脑袋。

    两人在性格上的差异更加明显了。

    “谁问你这个啊?”五条悟一脸黑线,“我问她俩是什么情况?”

    观月音解释道“她们有术师天赋,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因此被村民当成怪物关在笼子里虐待。我把她们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刚好手机里存放的东西挺齐全的,就简单地帮她们处理了一下伤口,还把上次忘记给你的伴手礼给她们吃了。”

    “……我的伴手礼!?”

    “悟,你吓到她们了。”观月音提醒了一句,伸手一次性揽住两个小女孩,安抚地拍了拍美美子的肩膀,“别那么小气嘛,我已经复制粘贴过一份了。”

    “那荞麦面呢?”

    观月音茫然地问“什么荞麦面?”

    五条悟没好气地说“辅助监督说你俩要去吃荞麦面。”

    “啊,因为我帮学弟们训练完刚好碰见杰了,你又不在学校。”观月音伸出另一只手,勾住在这种小事上疑似生闷气的五条悟,以丝毫不亚于哄小孩的方式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好了,等下我们一起去吃荞麦面,这次不带杰了。”

    “我要吃热面。”

    “行。”观月音偏过脑袋,笑着问询双胞胎,“热面可以吗?”

    两个小女孩对视了一眼,犹豫地点了点头。

    “你要带她们走?”

    五条悟的语气算不上惊讶,听完刚才观月音的描述,他对此早有预料。

    “总不能继续把她们留在村子里吧。”观月音叹息一声,“刚才我询问过她们的意见了,她们愿意跟我走——准确来说,是跟我们走?还要算上待在开心农场的杰。”

    恰好此时,堆积着的“人”山传来微弱的动静。

    观月音不冷不热地往那个方向扫了一眼,他收回勾着五条悟的手,往地上捞起一颗小石子,看似随意地轻轻一弹,化作一个小小的黑点飞了出去。

    小石子精准无比地命中了有苏醒征兆的村民,控制过的巧妙力道不至于发生被击穿的血腥画面。

    村民再次陷入昏迷。

    观月音继续说“而且我已经报警了,附近的警察估计再墨迹一会儿就要到了,搞不好那些人要坐牢吧?虐待儿童是犯法的,万一全村人都被抓进去了,她俩不就没人照顾了吗?”

    五条悟朝着村民们的方向努了努嘴“你确定你不会被一起带走?故意伤害罪?”

    “咒术师的事能叫犯罪吗?”观月音理直气壮了三秒就心虚了,“算了,还是赶紧溜吧,大不了再联系那些混熟的警方处理后续……”

    他从台阶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刚才那副颓废的模样仿佛随着灰尘一起被拍散,萎靡不振的呆毛像是被注入了元气能量似的翘了起来。

    “走吧,剩下的事回去再和硝子一起讨论,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鬼地方,然后去吃荞麦面。”

    五条悟吐槽道“我好像看到杰挤着眼泪在给蔬菜浇水的画面了。”

    观月音面露疑惑“不至于吧?他吃不到荞麦面会那么伤心吗?”

    五条悟翻了一个白眼“是你把他的重要性排在荞麦面的后面。”

    “吃饱喝足才有精力思考他的问题。”观月音的注意力已经全都放在荞麦面上了,“等下我必须加份天妇罗,还要再加个荷包蛋,好好慰劳一下我那千疮百孔的心。今天我差点被他气死了!”

    观月音一边说着,一边迈开步子,他刚走了一步,就有一股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道才下方传来。

    他低头一看,是美美子拉住了他的衣角。

    “那、那个……观月大人……”

    “嗯?不用这么叫我啦,好羞耻。”观月音本能地拒绝这个中二的称呼。

    他弯下腰,和大半个身子躲在菜菜子身后的浅发小女孩对上了视线,赤色的眼眸犹如纯粹的红宝石“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叫哥哥也可以,但那家伙想不想被叫‘五条大人’就说不准了。”

    五条悟额头蹦起青筋“我才没那么无聊幼稚好吧!?”

    “音…哥哥…?”

    美美子犹豫地取了一个折中的称呼。

    “嗯嗯,怎么啦?”观月音耐心地问。

    美美子从菜菜子的身后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另一位大哥哥呢?”

    姐妹俩被归来的观月音带出笼子后就没有见到夏油杰,她们不知道夏油杰被关进了手机,也不知道那段对话里的“开心农场”是什么样的存在。

    眼看观月音有离开的意思,夏油杰依旧没有出现,她们不免有些担忧。

    观月音想了想,选了一个自认为便于理解的说法“他在另一个世界发光发热。”

    菜菜子“诶!?”

    美美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