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从那次谈话后, 观月音格外细心地留意夏油杰的情况,生怕错过什么蛛丝马迹,但他又不想让自己的意图太明显, 免得被当作奇怪的变态,所以他表现得非常克制。

    五条悟开玩笑说他落实了高层的走狗的身份, 严格监视高专内的一举一动。

    “你老实点。”观月音故意板着脸, “当心回头我就给高层打小报告。”

    五条悟嗤笑一声:“我把你的头都打歪。”

    观月音:“?”

    决定了,下次就在任务报告里造谣五条悟蛀牙。

    话说回来, 夏油杰似乎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调整好了状态, 和平常没有什么差别, 闲暇时分和大家有说有笑, 偶尔还会一起胡闹, 仿佛那句微弱的“愚昧的猴子”只是一闪而过的错觉。

    看到夏油杰这样的表现, 观月音逐渐放下了心,现在一想, 这几天好像是他太神经质了。

    可能是因为他也太累了吧。

    咒术师这种成天和死亡打交道的007工作制, 心理问题和身体问题大部分人至少会占一个。

    “——话说, 咒术界就没有舒缓压力的措施吗?”

    观月音叼着一根盐水冰棒,自从夏油杰提到苦夏, 他就买了一个大冰箱塞到寝室里, 里面塞满了各种冷饮和水果,时不时分给大家,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开小卖部了。

    来串门蹭冷饮的五条悟驾轻就熟地拉开冰箱门,从里面翻出一根巧克力雪糕, 他一边剥开包装纸, 一边给出不靠谱的答案:“祓除咒灵?”

    “……我的压力来源就是这个!”

    “是吗?”五条悟咬了一口雪糕, 巧克力脆皮发出轻轻的咔嚓声, “七海说你那天揍咒灵很残暴。”

    “我又不是每次都这样,那次是气上头了,有点难以控制情绪,就像你一不小心把那位「天与咒缚」轰没了一个道理。”观月音为自己正名,“平时出任务我都把效率摆在第一位,揍那种奇形怪状的玩意儿你不觉得有点恶心吗?”

    五条悟吐槽道:“你还挺挑剔的。”

    “都跑来当咒术师了,当然要对自己好点。”观月音把最后一点棒冰咬碎,朝着垃圾筒的方向随意一堆,完美地进了一个空心球,“说起来,高专没有娱乐活动吗?”

    “你想要什么娱乐活动?”五条悟举了几个例子,“社团活动——学生少,组织不起来,浪费时间。学园祭——没有人有精力筹办这种大型活动了。”

    “好歹有个修学旅行啊。”观月音嘟囔道。

    “有啊,平时做任务不是经常要往各地跑的嘛。”

    “这算哪门子的修学旅行啊!?”

    观月音无精打采地往后一仰,恹恹地躺倒在床上:“我的小学弟都开始新一年的夏季杯了,过段时间就要全国大赛了,而我只能全国巡回祓除咒灵。同样是dk,校园生活的差距太大了。”

    “夏季杯是什么?”

    “高中篮球联赛。”

    “那我们也组个篮球队去参加夏季杯呗。”五条悟想当然地说,“我们三个再加上七海和灰原,刚好五名主力。咒回高专男子篮球部,参上!”

    观月音:“……”

    这个配置只有碾压和疯狂犯规两种可能性。

    观月音盯着天花板发呆了几秒,随后他微微偏过脑袋,看向坐在床沿的五条悟:“悟,我们和京都校区没有任何往来吗?”

    “能有什么往来?”五条悟舔了舔嘴角蹭到的巧克力,苍蓝色的眸子向下偏移,和那双清澈的赤眸对上了视线,“京都校区的情况更复杂,校长是个不知还能活多久的保守派老顽固,但哪怕他两腿一蹬,换一个新校长,基本上也是换汤不换药。学生也是,御三家出身的咒术师要么选择不去高专,要么会优先选择京都校区。”

    “那你为什么在东京校区?”观月音顿悟似的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你被逐出家门了?”

    五条悟:“……”

    五条悟:“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只有我把别人逐出家门的份,五条家是我说了算的。”

    “开玩笑的,知道你不想和老古董待在一个校区。”观月音突然想到了什么,双手撑着床铺坐了起来,“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来吧,说出受害者名单。”

    观月音兴致高涨地说:“我们向高层提议去搞个姊妹校交流会吧!”

    “你是想名正言顺地殴打同学吗?”五条悟咬了一口雪糕,“我们三个随便派出一个人,就能把其余人打得落花流水,一边倒的战况太没意思了,不就是《狂扁小朋友》无敌版照搬到现实吗?”

    “找点事放松一下,还能找个借口去京都玩,不是挺好的吗?”

    观月音在心里补了一句,正好他还能去京都找赤司征十郎玩。

    他继续说:“而且不一定要选择这么暴力的方式嘛——你刚才说的打篮球怎么样?拳皇也行哦。不然这种无聊的校园生活和高强度工作会把人憋坏的,我觉得我自己都快精神不正常了,和普通高中生完全脱轨了。”

    “但按照高层那个磨磨叽叽的速度,说不定我们毕业了都没落实。”五条悟对高层的办事效率深有体会。

    “无所谓吧,早提早落实,至少学弟学妹可以享受到。”

    五条悟想了想:“行,下次我和高层提一下。”

    虽然他觉得有没有交流会都无所谓,但既然是观月音的愿望,他就勉为其难地实现一下吧。

    “咦?你去提吗?”

    “由我直接找他们快一点,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经过层层筛选反映到高层那里。”

    观月音挠了挠后脑勺:“我本来想的是我们连续写一个月只有‘快举办姊妹校交流会’这一句话的任务报告。”

    “不错,就这个了!”五条悟当场表演了一个光速变脸,“直接去找高层多没意思,我们一起写任务报告吧!”

    观月音:“……”

    他发现了,五条悟的宗旨是凡事以气死高层为重。

    巧了,他的宗旨也大差不差。

    于是,两人敲定主意以后就把这个伟大的计划传达给了夏油杰,顺利地把他拉入伙了。

    唯一遗憾的是,家入硝子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她的报告书相对而言更加严肃,涉及到咒术师与普通人的死伤情况和死因分析,不适合陪他们一起乱来。

    在观月音不知道写了多少遍“快举办姊妹校交流会”,时间一转眼就到了九月。

    天气变得稍微凉快了一些,不像七八月那么难耐了,但总体还是比较闷热。

    “七海,没事吧?还能站起来吗?”

    观月音蹲在操场的绿地上,他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用手指戳了戳挺尸不动的七海建人,看这副不想动弹的模样,估计一时半会儿是爬不起来了。

      ;时过境迁,当年那个被同级生按在操场上进行惨无人道的吊车尾,如今已经成了后辈们的体术陪练,近身战不仅不再是他的短板,还成了为术式锦上添花的优势。

    七海建人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句他早已知道的事实:“你是怪物吗……”

    战况一边倒也就算了,为什么这家伙一滴汗都没有流,连呼吸声都没有加重啊!?

    他甚至不是第一个上的,最先上的灰原雄已经被揍下场了!

    “嗯?这是夸奖吗?”观月音笑眯眯地问。

    “……可以这么认为。”

    七海建人艰难地翻了一个身,午后的阳光挥洒而下,照得观月音那头金发更加耀眼,他不太适应地眯起眼睛,一只手挡在了额前,才勉强挡住了明亮的光。

    虽然刚才的训练让他精疲力尽,但他并没有因此受很严重的伤,观月音下手很有轻重,以化解攻击为主,卸下他的力道或者控制住他,鲜少有回击的行为。

    完全可以算得上过于温柔的训练了。

    七海建人一直觉得观月音是一个很神奇也很少见的人,稀有程度不亚于同年级的五条悟和夏油杰。

    他集自我与利他、暴躁与温柔、圆滑与直爽、丧气与元气、歹毒(?)与善良等诸多截然相反的特质于一身,却不会显得违和与割裂,和他相处非常轻松愉快。

    这应该和他心中的那套标准有关。

    他把关系分得很清楚,把耐心和善意都分给了自己所珍视的人,他不仅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明白自己不需要什么。

    用人话概括就是极致的双标。

    但如果要问现在的七海建人,观月音在他心中是什么样的形象,那他的第一反应大概是——

    观月音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前辈。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观月音站了起来,他低头看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七海建人,“需要我拉你起来吗?”

    七海建人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但他的身体还没缓过来:“等下我会自己起来的。”

    “行,那我就不管你了。”观月音笑着关照了一句,“别在这里睡着了啊。”

    “不会的。”

    观月音转头看向在树阴下休息的灰原雄,他还没开口询问,对方就心有灵犀地明白了他的意图,笑容灿烂地朝他挥了挥手:“观月学长,我和七海一起回去!你不用等我们!今天辛苦你了!”

    “没关系,你们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课。”观月音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实在太累就别去了,翘掉吧。”

    七海建人:“……”

    他刚才的评价似乎有失偏颇。

    在回去的路上,观月音迎面碰上了向校外走去的夏油杰,对方脱掉了那身黑色的制服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看起来更加清爽了。

    “杰!”

    观月音活力满满地打了个招呼,他快步拉近了距离,抬手勾住了夏油杰的肩膀:“去做任务吗?我和你一起去吧!”

    夏油杰有些意外:“今天你不是没任务吗?难得的休息日,还是不要和咒灵打交道了。”

    观月音眨了眨眼:“我晚上想吃荞麦面。”

    “……”

    “一起吗?”

    “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