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美好的假期破碎了。

    观月音的心也碎了。

    可当灰原雄用期待的狗狗眼看向自己的时候, 他就很难说出拒绝的话语,仿佛这么做他就是辜负了学弟的五条悟同款人渣学长。

    算了,大不了之后再和高层掰扯休假的问题吧。

    “我知道了。”

    观月音选择了屈服。

    怕被灰原雄误以为自己很不情愿……好吧, 他确实很不情愿, 但这是高层的错,不是可爱学弟的错。他切换成元气模式为对方打气“加油,争取一次通过!”

    “谢谢观月学长,我会努力的!”

    “是几级的任务?”

    “是二级!”

    “二级?那对你们来说毫无难度啊, 很好过的。”观月音撇了撇嘴, 小声抱怨,“但这种等级的考核根本用不着我出马, 随便找个准一级就可以了, 高层是觉得我太闲了吗?”

    如果不是为了学弟们, 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高层们的无理取闹, 连等级考核这种看似芝麻蒜皮却又至关重要的事情都指名让他去做,动的什么小心思可想而知。

    “谁让你寄托了他们的希望呢?”家入硝子打趣道。

    “得了吧。”观月音头疼地用指腹揉了揉太阳穴, “我的人设快变成高层的走狗了。”

    家入硝子开玩笑地给出建议“你要么将计就计, 打入他们的内部?”

    观月音苦着脸说“饶了我吧,我还不想间谍第一天因为忍不住把那群老东西塞到大炮里而被咒术界通缉。”

    “别的不说,悟肯定是一起被通缉的共犯。”

    “那杰是什么?大炮的刘海导火索?”

    “你当心被他拖出去揍。”

    “别吓我。”观月音警惕地环视了一圈,“他不会神出鬼没地突然冒出来吧?”

    “夏油学长暂时不会过来的。”灰原雄乖巧地回答,“来了一位陌生女性, 他俩正在聊天。”

    家入硝子“陌生女性?”

    观月音“守护甜心?”

    家入硝子“……你是怎么歪到那方面去的?”

    灰原雄把等级考核的事情传达给观月音就告辞了, 他还要去找七海建人告知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可能只有他一个人会为之兴奋。

    “真有精神啊。”望着黑发少年离去的背影, 观月音不禁感慨道, “一百个咒术师都出不了一个像灰原这样的性格吧。”

    “我本来以为你就是这种类型。”

    “哈哈哈, 后来发现被我欺骗了?”

    “啊,一度这么认为,毕竟你光荣地成为了迫害夜蛾老师发际线联盟的一员。”家入硝子托着腮帮子,懒洋洋地瞥了一眼嬉皮笑脸的金发少年,“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

    观月音好奇地问“是哪样的?”

    家入硝子笑了笑,卖起了关子“自己猜。”

    “那我就猜你在夸我了。”

    “确实是在夸你。”

    “太荣幸了,来自硝子的神秘夸奖。”观月音偏过脑袋看向窗外,远远地看到夏油杰和一个陌生的高挑女性走在一起的身影,“说起来,最近杰是不是精神不太好?”

    家入硝子想了想“他好像瘦了一点,是不是因为最近太忙了?”

    就像夏油杰说的那样,今年夏天的咒灵数量比往常还要多,他们三个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出任务了。再加上升入三年级后,重心逐渐移向了外勤任务,他们很少坐在教室里正儿八经地听夜蛾老师在讲台上催眠,就连补觉的好机会都被一并剥夺了。

    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也因此越来越少了,像现在这样坐在校医院聊天已经是难得的闲适时光了。

    “悟也说他瘦了。”观月音说。

    “他居然那么心细?”家入硝子诧异道。

    观月音忧愁地说“可他说杰是凉面吃多了。”

    “……是他会说的话呢。”

    “我本来想去问问的,这段时间大家都太忙了,专注自己的事情都来不及,如果碰上了什么糟心事只能藏着掖着了,更何况杰又是那样的性格,我真怕哪天他把自己憋坏了。”观月音回想起「星浆体」事件,就觉得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大,“但悟说他问过了,杰的回答奇奇怪怪的。”

    “杰怎么说?”

    “他说不过是苦夏罢了——苦夏是什么?夏天又是吃西瓜又是吃冰激淋的,不应该是甜的吗?”观月音抓了抓头发,“难道是文艺小说看多了?”

    “你也比悟好不到哪里去。”家入硝子吐槽道,“苦夏是医学术语,指气温升高出现食欲不佳的现象。”

    “还有这种说法?”

    观月音半信半疑地用手机搜了一下,还真有这个词条,和家入硝子说得差不多,还会出现乏力疲惫和精神不振等情况,最终导致身体消瘦。

    和杰的情况挺符合的。

    他往下拉了拉,建议是多补充维生素c和维生素b。

    所以——

    杰需要多吃水果?

    他总觉得这句话和五条悟的不靠谱程度不相上下。

    和家入硝子讨论不出个所以然,观月音决定还是问一问当事人,看看能不能旁敲侧击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毕竟五条悟的问法能从夏油杰这种拧巴的性格那里问出点名堂才奇怪。

    老实说,他也没有自信能弄明白夏油杰的情况,但总归比发现了却无动于衷要好。

    观月音离开校医院,向夏油杰和那位陌生女性离开的方向走去。

    没走多久,他就看到了夏油杰孤零零的身影伫立在阴影下,对方之前似乎冲过澡了,半干的黑发批在身后,哪怕是这样的发型,他依旧能清楚地一眼锁定额前的那戳刘海。

    “杰!”观月音笑着挥了挥手。

    “你怎么跟上来了?”夏油杰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灰原和你说了吗?明天等级考核的事。”

    “提了,我考虑选个良辰吉日去总监部埋炸弹。”观月音煞有其事地问道,“你要一起吗?”

    “你是在邀请我和你一起登上通缉令吗?”夏油杰似笑非笑地问。

    观月音一言不发地盯着对方的眼睛。

    如果说他刚才那句话是在开玩笑的,那夏油杰的这句话给他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像是在玩笑中掺杂着几分真意。

    他强行压下心中这股异样,假装什么也没发现地岔开了话题“我还不想年纪轻轻就过上颠沛流离的逃亡日子——对了,刚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人是谁?”

    “九十九由基。”夏油杰答道。

    “诶?那位特级咒术师?”观月音神情惊讶,“她不是在国外摸鱼吗?怎么突然回来了?难道她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决定帮忙分担一下繁重的任务?”

    夏油杰击碎了他的幻想“你想多了。”

    “什么嘛,白高兴一场。”观月音叹息一声,“还以为能喘一口气呢,我都快被累死了……你知道吗?昨天我凌晨三点接到紧急任务的通知,咒灵熬夜不会猝死吗?”

    “昨天凌晨?”夏油杰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那时候我被一声巨响吵醒了,是你搞出来的吗?”

    “哦,是我从楼上摔下来了。”

    “……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经常发生这种低级错误?”夏油杰对观月音走路都会撞树的事迹刻骨铭心,“等等,楼上摔下来?不是楼梯上?”

    “当时我太困了,又急着出门,就直接翻窗跳下去了,结果脚踩上窗沿的时候,我一低头,猛然发现两只脚穿的不是同一双鞋。”观月音沉痛地回忆这段悲伤往事,“我想回去把鞋子换了,但速度太快导致大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了,来不及调整重心,就从楼上摔下去了,好在彻底把我摔清醒了。”

    夏油杰“……”

    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

    “我感觉你最近好像也很累诶。”观月音把话题转到对方的身上,他凑上前去,认真地注视着那双紫色的眼睛,“杰,我发现了一件严重的事情。”

    “什么?”

    “你的黑眼圈比眼睛还大。”

    “……”

    夏油杰嘴角一抽,用玩闹的力道把这颗金灿灿的脑袋往旁边一推“你这副迫不及待想被揍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累。”

    “我真的很累!”观月音嚷嚷道。

    “知道你辛苦了。”夏油杰安抚地拍了拍观月音的脑袋,被拍下去的呆毛在他移开手的那一刻飞速弹了起来,莫名有一股不屈不饶的顽强精神,“那你以后还打算做咒术师吗?”

    观月音意识到自己成功打开了夏油杰的话匣子,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是指毕业以后吗?”

    “嗯。”

    “为什么会这么问?我看起来很像随时随地会跑路的样子吗?”

    “我记得你当初选择成为咒术师有两个原因,一是想要拥有祓除咒灵的力量来自保,二是通过做任务把欠债都还清。”

    夏油杰垂下眼眸,睫毛的阴影打在深色的眼睛上,显得他的眼神晦暗不明“这两点你都做到了,很少会有你无法应对的咒灵,你也不缺钱了。既然你成为咒术师不是为了解救众生,那毕业后我想你应该不会继续做咒术师了吧?”

    “我会做的。”观月音斩钉截铁道。

    “……为什么?”

    “因为你们都在啊。”

    夏油杰惊讶地抬眼。

    “如果你们都不做咒术师了,那我大概也不做了,但你们几个怎么看都不太可能会放弃的吧。”观月音耸肩,“我是无所谓的啦,能和大家待在一起就很开心了,所以做不做咒术师都可以。”

    “继续做咒术师的话,免不了和高层们打交道。”

    观月音点了点头“说的也是,那找个机会把他们一脚踹开吧。”

    夏油杰不禁失笑“不觉得辛苦吗?”

    “你是指什么?做咒术师还是把高层一脚踹开?”

    “都有。”

    观月音想了想“虽然最近确实很累,但说辛苦也算不上,实在撑不住大不了像九十九一样摆烂呗。”

    “……这样吗。”

    “而且继续做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吧。”观月音收起了刚才的那份不正经,语气认真了起来,“祓除咒灵,保护普通人,就像在保护曾经的我。那个时候的我一直期望能有一个像现在的我一样厉害的人挺身而出,把那些怪物全都打个稀巴烂,可我始终没有等到,我的父亲也没有等到。”

    他顿了顿,露出一个清爽的笑容“但只要我还在做咒术师,就会有更多的人在性命攸关的时刻等到我。我成为了儿时的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这不是一件令人热血沸腾的事吗?”

    “……”

    夏油杰怔怔地注视着眼前的金发少年,那双赤色的眼眸像是生生不息的火炬传递着希望之光,灿烂的笑容犹如一束明媚的阳光般从厚重的乌云后面挤了出来,势如破竹地照亮他的世界。

    他突然想到以前五条悟开玩笑说,只要把观月音放在太阳能发电板旁边,就不用担心寝室跳闸断电。

    ——实在是,太耀眼了啊……

    “音。”

    “?”

    “你已经是更多人心目中的英雄了。”

    “你不也是吗?”

    “……”

    夏油杰难以抵挡这份过于炽热的温度,像是被灼烧了灵魂般狼狈地移开了视线。

    他们不一样。

    将非术师视为猴子的他,真的能被视为英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