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30章 第三十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30章 第三十章

    期望落空的感觉糟糕透了。

    玩过娃娃机吗?

    落下的爪子夹住玩偶, 带着玩偶移动到出口的上方,心情从忐忑变成期待再变成激动,结果在松开的那一刻,玩偶撞到塑料板弹了回去, 一切前功尽弃。

    此刻的夏油杰就是这种感觉。

    为了一起度过圣诞节, 二年级的四人组都心照不宣地对最近的任务做了调整,除了家入硝子的情况比较特殊, 她无法保证当天会不会有人受伤, 其余三位dk不约而同地选择连续加班来换一天的休假。

    他们谁也没提自己私底下做出的调整, 造成了一种难得四个人都有时间的错觉。

    最后还是心直口快的观月音没忍住吐槽的冲动:“我好像知道为什么前几天大家都那么忙了。”

    这种事情没必要点破吧, 那个笨蛋。

    然而,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了。

    临时任务来了。

    哪怕夏油杰知道这很正常,咒灵是不会体贴地避开节假日出现的, 但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厌烦,就像眼睁睁地看着即将拿到的玩偶重新弹回了机器。

    但他除了妥协之外, 别无他法。

    他是一名解救众生的咒术师, 必须要履行身为强者的责任。

    可每当这时他这么想的时候,盘星教教徒们的丑恶嘴脸就会从脑海中一闪而过, 一张又一张地像壁画似的连成看不到尽头的一片, 仿佛在嘲笑他天真的理想也看不到未来。

    这就是他必须要保护的弱者吗?

    愚昧、恶心、丑陋……

    就像一群猴子。

    夏油杰以最快的速度祓除了咒灵。

    黑色的咒灵球像一块揉成团的污水抹布似的置于掌心, 本该和朋友们一起吃炸鸡和蛋糕的时间变成强迫自己吞咽混杂着呕吐味的抹布,这样的落差感让他更加烦躁。

    他仰头咽下, 咒灵的味道令他作呕。

    睁开眼时,头顶的夜空如一块黑布笼罩着自己, 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结束了。

    夏油杰大步流星地走在宿舍楼的走廊上, 远远地, 就能听到从自己的寝室里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他推开寝室的门, 三颗脑袋齐刷刷地转过来看向自己。

    家入硝子:“终于回来了,我快睡着了。”

    五条悟:“慢死了,你被音夺舍了?”

    观月音:“关我什么事啊!?”

    眼看五条悟和观月音又要因为奇奇怪怪的小事掐起来,家入硝子赶紧往夏油杰的方向挪了挪,以便被无辜波及能第一时间躲在他的身后。

    夏油杰看着同伴们之间的嘻嘻闹闹,刚才的阴郁一扫而空,心情也舒畅了不少。他走过去席地而坐,从五条悟的手里救下了把被攥住呆毛的观月音。

    五条悟不满地抗议:“杰,你怎么老是向着音?你是不是歪屁股?”

    夏油杰说:“欺负弱者可不好。”

    观月音:“?”

    观月音当机立断地选择报复回去,他号啕大哭地扑到夏油杰的怀里,绘声绘色地演了起来:“妈咪!我被你家傻儿子欺负得好惨!”

    夏油杰微笑着揪住 晃来晃去的呆毛:“你说什么?”

    五条悟揪住另一根呆毛:“你说谁是傻儿子?”

    “……”观月音一下子安分得像一只被提住后劲肉的猫科动物,他僵硬地扭过脑袋,可怜巴巴地向家入硝子投去求助的视线,“硝子,sos……”

    家入硝子:“啊呜啊呜。”

    炸鸡真好吃。

    被恶霸双人组狠狠欺凌了一顿后,观月音像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趴在地上,他哆哆嗦嗦地举起了右手,朝着虚空竖了一根中指:“你们给我等着……”

    五条悟随手拿起一个甜甜圈套在他的手指上。

    观月音:“……”

    以为他是甜品架吗!?

    不愧是五条悟亲自挑选的。

    “对了,杰,还有你的炸鸡。”观月音从手机里取出一小盒炸鸡,放到夏油杰的手里,“保证和现炸出来的一模一样。”

    “你的术式还能保持状态?”

    “是不是很厉害?”

    夏油杰拿出一块炸鸡塞到嘴里,又香又脆还散发着刚出炉的余热,完全不像是几个小时前口感。

    观月音得意地问:“怎么样?”

    “很方便。”

    “是吧是吧。”观月音的嘴角绽开笑意,“所以我才说你多晚回来都没事,我们等你,炸鸡也等你。”

    “……”

    夏油杰的手微顿,他偏过脑袋,金发少年的笑容犹如漫漫黑夜的唯一一颗明星,照亮了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就在这时,旁边冒出一颗毛茸茸的白色脑袋,趁着观月音说话的期间,五条悟一口咬掉大半个套在他手指上的甜甜圈,像一只偷吃猫罐头的白色大猫。

    等观月音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已经晚了,剩下的小半个甜甜圈失去支撑掉了下来,被家入硝子伸手接住。

    观月音瞬间收起笑容:“悟!把我的甜甜圈还给我!”

    五条悟回了一个鬼脸:“想得美,这是我买的。”

    “放到我手上就是我的了!”

    “被我吃了就是我的了!”

    眼看他俩又要互掐,家入硝子眼疾手快地把剩下的甜甜圈塞到人菜瘾大的观月音的嘴里,成功地拯救了呆毛再次被霸凌的结局。

    夏油杰忍不住笑了出来。

    比起那些愚蠢的猴子,这些才是他最想要守护的珍宝。

    ……

    短暂的寒假一晃眼就结束了。

    新学期开始后的没多久,即一月初,观月音去看了冬季杯的决赛,最后一场是赤司征十郎所在的洛山高校对战「奇迹的世代」幻之第六人黑子哲也所在的诚凛高校。

    本以为这场比赛和往常一样,他只要等着赤司征十郎获胜,再祝贺对方斩获冠军就好了,但出乎意料的是,获胜方是诚凛高校。

    ——105:106

    一分之差,惜别冠军。

    虽然结果有些意外,但观月音只震惊了短短几秒, 就接受了现实。

    毕竟“不会败北”这种话听起来就像一个flag,哪怕是此前战无不胜的赤司征十郎,也不可能一直胜利下去。

    上一个自称最强的某人都被捅出反转术式了。

    观月音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比赛途中,他明显感受到赤司征十郎的身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种凛冽尖锐的气场变得柔和,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强大与坚定。

    这种感觉好像是……

    以前的赤司征十郎回来了。

    观月音瞟了一眼场上那抹赤色,便离开了观众席。

    在场馆外等待了许久,观月音终于等到了换上制服的洛山高校篮球部队员,被簇拥在最中间的赤司征十郎夺目却不失温和,一眼就能在热闹人群中发现他的存在。

    两人隔着几米对上了视线。

    观月音抬起手,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嗨。”

    赤司征十郎愣了一下,他转身和队员们说了几句话,然后快步朝这边走来,蔷薇色的发丝被走动时带动的微风吹起,竟在冬日感受到了一丝迎面而来的温暖春意。

    他停下脚步,勾起嘴角:“好久不见,观月前辈。”

    ——称呼变回来了。

    观月音立刻注意到了这个明显的变化,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站在面前的红发少年,对方脸上挂着的浅笑和记忆中如出一辙,让他一秒梦回帝光时期。

    除此之外,让他担忧过的虹膜异色症竟然伴随着这份转变痊愈了,一红一橙的眸变成了两边同色的红眸,正盈着笑意地注视着自己。

    观月音一时间不知道对方那句“好久不见”指的是哪一次的见面。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晾着人家不说话总归是不好的,但让他直接问赤司征十郎“发生了什么”或者“你变回来了吗”太冒失了,性格直爽和话不过脑是两码事,他更倾向于彼此心知肚明却不主动戳破,不然就有一种隐隐将两者进行比较的感觉。

    这不是他的本意。

    无论夺得什么样的成绩,他都会发自内心地送上祝贺。

    以及……

    只要是赤司征十郎,他都热烈欢迎。

    这才是他想传递的心情。

    观月音很快就决定好了该怎么办,他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好久不见!没想到我会来吧?”

    “嗯,很意外,我以为你没有时间。”

    话音刚落,赤司征十郎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他微微睁大了眼睛,红眸里满是错愕。

    爽朗的少年音如跃动的音符般在他的耳边响起:“怎么会?小学弟的决赛,我当然有时间啦!”

    这还没完。

    更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观月音一把抱起略矮于自己的红发少年,在原地欢快地转了两圈,像是在幼儿园门口抱着额头贴着小红花的小孩转圈圈的家长:“恭喜你拿下冬季杯的亚军,小赤!”

    赤司征十郎:“……”

    小赤?

    站在后面的洛山篮球部众人惊呆了。

    虽然自家小队长变得比以前温柔亲切了,但、但这是可以随便抱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