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星浆体」事件后, 观月音很快就有了新的苦恼。

    其中之一是,他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纸里包不住火。

    他怀疑全世界都知道他用反转术式修好了手机。

    起因是这样的,由于他学艺不精, 想要彻底掌握反转术式只能求助其他人, 他的最优选是家入硝子,奈何他实在听不懂那套全是拟声词的教学。

    是以,他不得不选择下下策——

    求助五条悟。

    一提到反转术式, 五条悟就想到了那天他看到的那部崭新的手机,然后他以开玩笑的口吻问道:“不会是你用反转术式修好的吧?”

    本来五条悟只是随便说说的, 哪知道观月音的表情管理略有欠缺, 古怪的表情显得非常可疑,而他半天没说出话的表现更是坐实了真相。

    “喂, 你不会吧……”五条悟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难道你真的——噗哈哈哈哈哈!音, 是我小瞧你了!你简直是万里挑一的奇才啊!以后我手机坏了就找你哈哈哈哈哈!”

    观月音:“……”

    也不是不可以。

    至于他为什么认为求助五条悟是下下策,因为一旦五条悟发现了这个该死的黑历史,就等于全高专都知道了。

    “观月, 你真的能用反转术式修手机?不会又是五条在骗我吧?”走廊上碰到的庵歌姬半信半疑地问。

    “……是真的。”

    “音同学,我听悟说,你最近学会了比较…呃…独特的反转术式?”夜蛾正道叫住了前来送任务报告的观月音,“不要气馁,这是一个很好用的能力, 我会想办法帮你争取到一级咒术师的推荐。”

    “……好的, 我会努力的。”

    就连心爱的学弟灰原雄都星星眼地看着自己, 一脸崇拜地夸赞道:“太厉害了!连五条学长都做不到的事情, 你居然做到了!”

    观月音木然道:“谢谢, 但我好像开心不起来。”

    这大概就叫公开处刑吧。

    观月音含泪忍耐, 谁让放眼整个咒术界能使用的反转术式的人才屈指可数呢?

    “现在你能做到什么程度?”五条悟反坐在椅子上,双手搭着椅背,一边啃虾饼一边说,“半吊子的反转术式还用得出来吗?”

    观月音忧愁地叹了口气:“和以前一样,只能对手机起作用,但对自己没什么效果。我考虑过是不是濒死状态才起作用,但我不太会受很严重的伤,所以测试不了是不是只能锁血。悟,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嗯,这样啊……”五条悟严肃地板着脸,实则在努力憋笑,“有没有一种可能,你真的是赛博仿生人?”

    观月音面无表情地说:“你说的对,电子羊。”

    五条悟嘲笑归嘲笑,但教起来还算认真,他用比家入硝子更像人话的表述讲解了一遍,还在小黑板上涂涂画画了很多线条和流程图来解释反转术式的运行原理,难得表现出靠谱的一面。

    经过一番手把手的教学后,效果非常显著。

    比如——

    观月音发现他能给手机充电。

    再比如——

    他发现自己还能修电脑。

    准确来说,所有电子设备他都能一键换新。

    观月音:“……”

    请问有什么用吗?

    “哈哈哈哈哈!”五条悟笑得更大声了,“音,放弃吧,你就当自己学会了。”

    “学会个鬼啊!”

    观月音想好了,等以后咒术界完蛋了,他就在天桥底下支个摊,立个“专业手机电脑维修”的牌子,再提个小喇叭循环播放“维修冰箱电脑彩电洗衣机”。

    他可以通过自己的手艺实现财富自由。

    如果五条悟想体验生活却因为性格太差找不到工作,观月音不介意在旁边再支个手机贴膜的摊,还能带动彼此的生意,百利而无一害。

    他相信最强一定连贴膜也是最强的。

    观月音就天天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来苦中作乐。

    虽然靠着天赋在咒术界横行霸道的观月音明白自己迟早会碰到难以突破的瓶颈期,但等到真正碰上的那一天,他难免会有些失落和苦恼。

    难道他真的学不会正常的反转术式吗?

    而他除了这个苦恼以外,还有另一件事在忙活,两件麻烦事堆在一起等着他去处理,他甚至觉得洗头时掉的头发比以前多了。

    当然,好消息还是有的。

    就像夜蛾老师说的那样,托反转术式的福,观月音收到了一级咒术师的推荐。

    但这份推荐偏偏是来自高层的。

    一下子就不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了。

    据说,那群对他的术式不是很看好的高层认为他克服了最大的弊端,那就是过于依赖电子设备,以后他再也不用担心战斗途中遇到电子设备没电或者损坏的问题了,因此他们认为他具有一级咒术师的实力。

    “——我该谢谢他们的认可吗?”

    观月音颓废地趴在桌子上,他哪能想到自己得到一级咒术师的推荐是那么离谱的一个契机,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不错了,至少没有压着你的等级。”夏油杰把一罐冰可乐放在观月音的桌子上,“你哪天考核?”

    “谢了。”观月音捞过可乐,易拉罐贴着他的脸,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大脑格外清醒,“好像是后天吧,夜蛾老师让我不用担心,他说以我的实力就是走个流程而已。”

    夏油杰靠着课桌,单手撑着桌面:“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等着你请客吃饭了?”

    “怎么又轮到我了?”观月音嘟囔道,“这不公平,我都升了两次等级了,你们一次都没升过。”

    “没事,这可能是你的最后一次。”

    “瞎说!万一我升上特级了呢?”

    夏油杰斜眼:“我还没升到特级,你就别指望了。”

    “你怎么不说二年级只有你不会反转术式?”

    “我还不想学会修手机。”

    观月音:“……”

    破防了。

    见金发少年一副被打击到的表情,夏油杰没忍住笑了出来,他弯着嘴角,这才进入了正题:“最近碰上什么事了?看你一天到晚跑来跑去的,很少闲下来。”

    “也不是什么大事。”观月音偏了一下脑袋,脸颊贴着桌面,他盯着可乐罐上凝结成的水珠一滴又一滴地滑落下来,倒映在红眸中好似从花瓣上滴落的晨露,“本来我打算出结果再告诉你们的,但你既然问了,我就没必要神秘兮兮地瞒着你们了。”

    这就是他的另一个苦恼,也是他最近在忙的那件事。

    观月音深吸了一下,缓缓道:“我打算把盘星教都送去蹲局子。”

    夏油杰:“……”

    他没有听错吧?

    观月音继续道:“我比较小心眼,一人挨两拳不解气,刚好我和警察比较熟,就想问问能不能直接把那群教徒送进去。”

    “你为什么和警察很熟?”

    夏油杰心想,难道是观月音经常寻衅滋事导致警察都脸熟他了?

    “啊?我没说过吗?因为我出任务遇到奇人异事就会找警察,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夏油杰松了一口气:“然后呢?警察怎么说?”

    “这次事件比较复杂,所以咒术师的身份没那么好用,必须正儿八经地走程序,我对这方面不太了解,就求助了以前的一位小学弟。”

    观月音口中的小学弟指的是赤司征十郎。

    “小学弟帮我安排了专业人士,本来以为只涉及到了邪.教和命案,结果查出来盘星教居然还涉嫌经济犯罪,所以光是取证这一块就很复杂,更别提之后的流程了,全是一堆我听不懂的东西。”

    “那些普通教徒牵扯不深,这种情况一般不会判刑,哪怕我有咒术师的身份,还有小学弟帮我施压,顶多让他们蹲几天,只有主犯会多蹲几年。现在也不知道主犯跑哪里去了,如果他逃出国就难办了。虽然我很着急,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像个没文化的原始人一样听着专业人士和我叽里呱啦一大堆。”

    “非专业领域不懂就算了,专业领域也做不好,反转术式毫无进展。”观月音闷闷不乐地弹了一下易拉罐,发出清脆的声响,“以前遇到这种事多加练习就好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瓶颈期,求助悟和硝子也得不到解答,毕竟这种奇怪的情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他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没办法,谁让他是憋不住的性格?别人一问他,他就忍不住竹筒倒豆子般的全盘托出。

    “不过,问题不大,我只是随便发几句牢骚。”

    趴在桌上的金发少年双手一撑,他坐直了身体,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对着夏油杰绽开一个清爽的笑容:“不用担心我,我只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但我一定能想办法解决的。”

    “……”

    夏油杰的心中升起一股复杂的情绪。

    结合这段时间的表现,他以为观月音早就像对待往常的任务那样把「星浆体」事件抛之脑后,没想到观月音居然一声不吭地处理起了后续。

    这位看上去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友人,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心思细腻。

    当观月音露出消极情绪时,他不免有些惊讶,因为印象中他从未见过对方直白地展示出这一面。

    尽管观月音被盖章是假元气,和灰原雄这个实打实的好孩子有着天壤之别,但夏油杰心里很清楚,观月音确实是充满活力的乐观派,好像没有任何烦恼能在他的身上停留超过一分钟,顶多有点白切黑。

    在「星浆体」事件中,观月音被无辜牵连,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还要马不停蹄地赶来开导他们,而任务结束以后,由于他的表现太过自然了,导致大家都以为他没什么事。

    ……但他真的没事吗?

    夏油杰想起了之前的帝光中学事件,当观月音从辅助监督的口中得知熟人的尸体全都找到了,他的反应明显不太对劲。

    当时自己就坐在他的旁边,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特地邀请他以后一起去涩谷吃另一家铁板烧。

    那件事距离现在也就几个月的时间。

    夏油杰注视着坐在课桌前的金发少年,对方仰着脑袋露出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就如他的发色那样熠熠生辉,纯粹又赤诚的红眸盈着温暖的笑意,耀眼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恍惚间,脑海中闪过着这样的想法。

    ——如果,如果是音的话……

    ——他一定不会动摇的吧?

    见夏油杰半天没说话,观月音疑惑地歪了下脑袋:“怎么了,杰?你不会因为我瞒着你就生气了吧?”

    夏油杰无奈地说:“在你的心里,我那么小心眼吗?”

    观月音极力克制住点头的冲动:“绝对没有。”

    “我只是在想别的事情。”

    “什么?把盘星教投放到无人荒岛组织一场全咒术界直播的大逃杀吗?还是……”

    夏油杰伸手拍了一下那颗金灿灿的脑袋,就像拍暂停键似的打断了这段无厘头的发言:“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一句我要反驳。”

    “什么?”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观月音愣了一下,他诧异地注视着对着自己微笑的黑发少年,来自友人的肯定蕴含着一股令人愉快的力量,好似有一颗甜甜的糖果在心中融化。

    “杰。”

    “嗯?”

    “你好慈爱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