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观月音一点也不在意盘星教的命运。

    他的正义不够绝对, 他的善良不够纯粹,夏油杰的那套说辞完全无法套用在他的身上,他从来不是以咒术师的身份去保护非术师, 而是以他的标准去筛选他愿意保护的人。

    当然, 他不至于见死不救, 具体可以参考被咒灵追着跑了一个小时的教师们。

    但如果他一不小心玩脱了,那些教师不幸地缺胳膊少腿甚至丧命, 他的心情不会有太大的波澜,更别提负罪感了。

    这一切都是罪有应得。

    虽然这样显得他很像个推崇以暴制暴、以恶制恶的原始人,但简单粗暴的方式往往是最解气的, 尤其是成为咒术师后,受封建糟粕的影响, 他觉得自己的思想少说也倒退了一百年。

    从这个角度来看,曾经他想要成为一名律师来维护正义的梦想不怎么适合他, 他更适合蹲在嫌疑人的家门口打闷棍。

    咒术界, 真是现代文明人的时光机啊。

    对待这群愚昧的教徒亦是如此,所以他才会用漠不关心的口吻问出这样的问题。

    “——所以, 要删吗?”

    观月音自认为在“全都宰了”和“算了吧”之间选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如果他也参与了「星浆体」的任务,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按下,让这帮垃圾不经过回收站就彻底删除, 免得他还要清空一次回收站。

    但夏油杰还是坚持那个答案。

    “算了, 这样已经足够了。”

    这次观月音没说什么,他猜到夏油杰是不可能同意的,这么问的目的只是确认对方会不会满脸写着自闭地说出“没有意义”的答案。

    他无法改变夏油杰的想法, 但至少可以影响到已经动摇的信念。

    观月音把递出去的电脑收了回来, 手搭在屏幕上, 准备把教徒们从里面一一拽出来:“这样吧, 杰,你给他们一人一拳,被你揍过才能离开。”

    “我可以拒绝吗?”

    “那我给你一拳。”

    “……”

    夏油杰扶着额头,按照战斗力也应该是他给观月音一拳才对,但他没有揭穿,而是抱着拖人下水的心态问道:“那悟呢?”

    “悟?他又不需要,他嗨翻了,只有你需要活血化瘀。”观月音随便一扯,表演了一个大变活人,一个教徒从屏幕里掉了出来,“来吧,赶紧结束收工,我还要赶着回去看六点播出的电视剧。”

    夏油杰叹息一声,他放弃挣扎了,握紧拳头朝着哭着求饶的教徒挥了过去。

    “嘭——”

    教徒飞了出去。

    “perfect!”

    观月音又扯出一个教徒。

    “嘭——”

    夏油杰一拳打飞。

    “good!”

    观月音像个发球员似的不停地扯出新的教徒,每飞出一个教徒,他的嘴里就会蹦出一个英文单词。

    五条悟忍不住问:“音,你在喊什么?”

    “太鼓达人啊,你没玩过吗?”观月音百忙之中抽空回答了五条悟的问题,然后煞有其事地向玩家夏油杰科普规则,“气球音符来了!接下来你要连打超过20人,气球才能爆掉!”

    “这种设定就没必要还原了吧。”夏油杰吐槽道。

    几分钟后,夏油杰几乎把盘星教的教徒们都揍了一遍,刚才他表现得有多不情愿,现在他就有多酣畅淋漓,心里那股烦闷稍微减轻了一点。

    他偏过头,看向停下动作的观月音:“结束了吗?”

    “没,还剩几个。”观月音抱着电脑,他一边皱眉移动鼠标,一边嘀咕道,“奇怪,怎么会有一个损坏文件?”

    夏油杰眼神诡异:“你不会把人打死了吧?”

    “怎么可能?我下手很有轻重的!”

    “你刚才的表现看起来不是这么一回事。”

    “你不要血口喷人。”

    “?”

    观月音看了半天也没研究明白文件怎么平白无故地损坏了,索性放弃了:“算了,直接拿出来试试吧。”

    他伸手往屏幕一扯,毫无阻碍地拖出了一个教徒。

    观月音疑惑地绕着这个教徒走了一圈,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年轻男子,除了对方的脑袋疑似不久前做了缝合手术以外,看上去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他只好求助外援:“悟,用你无敌的六眼来看看。”

    五条悟瞥了一眼就得出了结论:“是你的术式又出问题了吧?”

    观月音:“?”

    为什么要说“又”?他的术式从来没出过问题好吧!

    观月音没有太在意这个小插曲,随便找了个理由:“可能是大脑损坏比较严重吧——不管了,杰,快点用你正义的铁拳制裁他!”

    夏油杰没有犹豫,一击漂亮的上勾拳把教徒揍得飞出去几米远:“下一个。”

    “嘭——”

    写作教徒、读作羂索的年轻男子撞在了墙壁上,随后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非术师的身体一点也不抗打,痛得他不禁面目狰狞。

    他在心中骂骂咧咧,早知道他就不来凑热闹了。

    作为一个靠更换□□存活了上千年的诅咒师,羂索有着一个伟大的计划,即咒里的最优化。

    这个计划和在场的三位来自咒术高专的学生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夏油杰的「咒灵操术」让他眼馋很久了,同时也是他实施计划的关键,他想找机会夺取夏油杰的身体,没想到伏黑甚尔留了一命,他捡漏失败。

    五条悟是妨碍计划的最大阻力,他曾经两度败给五条家的六眼术师,但哪怕他把六眼术师在婴儿时期就杀死,很快就会诞生新的六眼术师。

    是以,他得出结论,必须想办法封印五条悟。

    想要封印五条悟的难度不亚于杀死五条悟,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五条悟的同期生——观月音的术式刚好能够达成封印的效果。

    羂索暗喜,这不就是一条龙服务吗?

    他都想好了,先回收「天逆鉾」,这个咒具的效果能把观月音克制得死死的,如果「天逆鉾」被五条悟捡走了也没事,解决一个准一级术师没那么麻烦。

    搞到观月音的身体后,再伺机封印五条悟,最后夺取夏油杰的身体。

    太顺利了,直接把他们三个一网打尽!

    然后他就被观月音关进了电脑。

    羂索:……

    等一下,他只是去凑个热闹啊!?

    他哪知道观月音不仅身残志坚地跟上来了,还莫名其妙发起了疯!?

    好在三人组有良心尚未泯灭的夏油杰,虽然逃不掉再被揍一顿的命运,但好歹免遭被删除的下场,如果他的千年大计就这么翻车了,未免也太可笑了。

    轮到他挨揍的时候,隔着屏幕就听到观月音在嘀嘀咕咕怎么有个损坏文件,吓得他以为自己要被看穿了,好不容易逃过一劫被放出来了,结果那家伙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大脑损坏严重”。

    还羂索吓得快流汗了。

    还好,观月音似乎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照常让夏油杰继续揍人。

    心情如同坐过山车的羂索赶紧从原地爬起来,他再不走说不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但他刚站起来,观月音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不行,我还是觉得那人好奇怪。”赤红色的眼眸扫了过来,说出了让羂索毛骨悚然的话,“要不把他删了吧?免得我茶饭不思。”

    ——达咩!

    趁着三人组还没有达成一致,羂索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跑。

    他怕被五条悟看出端倪,特地换了一具非术师的身体!要是被逮到就玩完了!那家伙的术式能把他的本体一起删掉!

    以火烧屁股的速度冲出教堂的羂索只有一个想法。

    观月音不能留!

    另一边。

    观月音瞠目结舌地望着一口气冲到最前面的教徒,对方的速度快到把在他之前挨揍的人都甩在了身后,仿佛有洪水猛兽在追赶他。

    “我只是随便说说啊,跑得也太快了吧?”

    “你都说这种话了,人家不被吓跑。”夏油杰看了一眼教徒逃跑的方向,“确定有问题吗?抓回来还来得及。”

    “没有,就是觉得文件损坏的情况很奇怪,我还是第一次碰见。”观月音捏着下巴思考了几秒,尽管那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但直觉却没有发出危险的警告,那不管也没事吧。

    最终,他选择把这个无关紧要的非术师抛之脑后:“不管了,都被吓成这样了,问题不大。”

    ……

    走出盘星教本部,观月音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他有一种踩在实地上的安心感。

    尽管某段输得一败涂地的惨痛回忆历历在目,这也不是最好的结局,但只要他的朋友们都安然无恙,对他而言就足够了。

    安置好了天内理子的尸体后,三人并列一排地走在回去的路上,谁也没有提出让五条悟用瞬间移动带他们回咒术高专,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

    “悟。”

    观月音突然想起了什么,偏头看向走在三人中间的五条悟:“那个男人呢?你不会把他杀了吧?”

    五条悟漫不经心地说:“杀了。”

    观月音瞪大眼睛,谴责道:“太过分了吧,悟!”

    五条悟和夏油杰纷纷投去奇怪的视线,不太相信这句话居然出自观月音之口。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心了?

    “我还打算找个机会把那个口出狂言的家伙揍一顿!你就这么把他杀了?那我以后揍谁去啊!?”观月音痛苦地双手抱头,“这场败战岂不是要刻在本人咒术师生涯的耻辱柱上了?还永远没有报仇雪恨的机会?悟,做人留一线啊!”

    五条悟:“……”

    夏油杰:“……”

    原来是他们把观月音想得太美好了。

    以及,“做人留一线”是这样用的吗?

    “没办法嘛,一不小心就把他的左半身轰没了。”五条悟双手插兜,不以为然地说。“反正你也打不过他,就当我帮你代劳了,不用太感谢我。”

    “感谢个鬼!好歹留一口气让我和杰揍他一拳啊!”

    五条悟纠正道:“那应该要留一口半的气吧,杰可以一拳揍掉他的一口气。”

    观月音:“?”

    他只配半口吗?

    观月音不想搭理五条悟了,再聊下去他可能会把自己气死,最恐怖的是,他居然觉得对方说得挺有道理的。

    谁让他是三人里面最弱的那一个。

    明明他的实力放眼整个咒术界还挺强的!

    “对了,杰。”

    观月音身体稍稍前倾,发丝和耳饰垂在空中,他越过五条悟看向位于最右侧的夏油杰,对方一直没有加入他俩的对话中:“那人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夏油杰抬眼:“你是指什么?”

    “一些乱七八糟的让人火大的话?暴殄天物之类的?”

    夏油杰的脚步顿了一下,表情无异地说:“没有。”

    观月音眼尖地发现了这个小动作,他盯着夏油杰的脸看了几秒,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地抱怨道:“没有就好,只有我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他嘲笑你什么了?”五条悟问。

    “说我的直觉很强?”观月音尝试回忆了一下,但那个时候他的状态不是很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垃圾话上,导致大部分话他都没听进去,“放在我的身上浪费了,给你更有用,差不多这个意思吧。”

    五条悟点了点头:“那他倒是说了一句人话。”

    观月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