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4章 第十四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4章 第十四章

    灰崎祥吾一点也不想在观月音的眼皮底下逗留太久。

    虽然这位前学生会会长不像赤司征十郎那样光凭气势和威严就能让他发悸,但观月音能使用一些物理手段达成同样的效果。

    比如,人被打会心跳加快——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交感神经兴奋、肾上腺素分泌增多可以引起心跳加快。

    尽管灰崎祥吾知道观月音不会平白无故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揍自己,但他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光是听到观月音的名字或者看到观月音的脸,他就觉得自己要挨打了。

    属于是刻入dna的恐惧了。

    但哪怕害怕到这种程度,刚才在学校里灰崎祥吾也敢对久别重逢的观月音说出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只能说,青少年在叛逆期萌生的勇气令人敬佩。

    “咳……那什么,我先走了,再不走就赶不上拉面店的优惠活动了。”灰崎祥吾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准备开溜,还要装出一副不是怕观月音的逞能脸,“希望你再次辍学的消息不要那么快传到我耳朵里啊,音哥。”

    说罢,他对着那帮狐朋狗友疯狂使眼色,想让他们和自己一起离开。

    毕竟这些人说话都没轻没重的,他们挨一顿毒打也就算了,他还不想被无辜牵连,一起遭受皮肉之痛。

    可惜,那群脑子不好的蠢货们非但看不懂这个信号,还傻不拉几地嘲笑他是不是街机打久了得干眼症了,气得灰崎祥吾当场转身离开了街机厅。

    但这群混混打扮的少男少女还是嘻嘻哈哈地跟了上去,他们嘴里嘟嚷着刚才那把游戏输了的人要请客吃饭。

    “这就走了啊。”

    观月音好笑地望着灰发少年仿佛碰到洪水猛兽般落荒而逃的背影,就如灰崎祥吾猜测的那样,他没有任何劝阻的打算。

    无论灰崎祥吾选择逃课还是上学都与他无关,他早就没有那份责任了,就连当初竞选学生会会长也不过是想让母亲能为他自豪,现在就更没这个必要。

    他凑上去只是因为他觉得逗一逗学弟挺好玩的。

    “你真像个恶霸。”五条悟吸溜了一口奶茶,杯子已经见底了,他把杯子丢在了垃圾桶里,故意喊出刚才那个像被.社会大哥的称呼,“对吧,音哥?”

    观月音翻了一个白眼:“你要给我交保护费吗,小悟弟弟?”

    “交个屁。”五条悟走到游戏机旁,长腿一伸,把被不良少年们撞歪的椅子勾了过来,他坐了下来,用手指轻轻叩了两下机器,“有硬币吗?打一把?”

    观月音从口袋里摸出几个硬币:“输了请客吃饭?”

    “行。”五条悟爽快地答应。

    观月音拉过刚才灰崎祥吾坐着的位置,坐了下来:“你想吃什么?”

    五条悟不假思索道:“甜品火锅。”

    观月音的嘴角塌了下来,从走出校门他们就毫无自制地吃吃喝喝,大部分都是以甜食为主,以至于他一听到甜这个字嘴巴就腻得难受。

    “又是甜食?你不怕蛀牙吗?”

    自从知道五条悟是重度糖分爱好者,还嗜甜如命,他就很想提醒对方注意牙齿健康。

    不料,五条悟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把「无下限」用在牙齿上,就不会蛀牙了。”

    观月音:“……”

    还能这样!?

    “不愧是最强。”观月音唏嘘道。

    他投了两枚硬币,选了双人模式:“如果你赢了,杰请我们吃甜品火锅。如果我赢了,杰请我们吃铁板烧。”

    “就这么决定了。”五条悟完全不觉得这两句话的主语有什么问题。

    远在咒术高专的夏油杰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最后,经过一番激烈的pk,五条悟以残血的优势赢下了这局。

    他一边得意地挑衅观月音离开运气这一要素就不是游戏王者了,一边愉快地给夏油杰发短信,恭喜对方获得请大家吃甜品火锅的荣誉。

    夏油杰立刻回了短信,间隔只有几秒钟。

    五条悟当作没看到这条短信,兴高采烈地比了一个ok的手势:“搞定!杰答应了!”

    “干得好,悟。”观月音回了一个赞赏的大拇指,“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今晚吧?”

    五条悟摸了摸下巴:“可以是可以,但晚饭只吃甜品火锅吃不饱啊。”

    观月音的小心思蠢蠢欲动:“那……”

    两人的视线对上了,尽管谁也没有说出内心的想法,但是他们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心照不宣地同时点了点头。

    于是——

    五条悟放下手机,煞有其事道:“杰说没问题。”

    “太好了,那我和硝子说一下。”

    观月音给家入硝子打个电话,把夏油杰要请客大家吃饭的好消息分享给她了:“悟提议吃甜品火锅,我提议吃铁板烧,杰都采纳了,我们四个一起呗。”

    “行啊。”

    家入硝子不仅欣然答应了,还语气轻松地和旁边的夏油杰点单,说她想吃香辣啤酒鸡。

    “……你们商量好了组团薅羊毛?”夏油杰吐槽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观月音眼睛一亮,特地提高了说话的音量,以防对方听不到:“杰!我想吃上次我们一起吃的那家铁板烧!”

    夏油杰无情拒绝:“让悟带你去吃。”

    观月音假装听不见:“我们几点见?先吃什么?去哪家店?我建议先吃甜品火锅,铁板烧当晚饭吃,香辣啤酒鸡打包回来当夜宵吃,回来的路上租几张碟,晚上我们在寝室边吃边看电影。”

    “可以,我一票通过了。”五条悟很满意这个安排,“我要看喜剧片。”

    “我们上次是不是说过有空要一起看一部电影?”家入硝子回忆道,“好像就是喜剧片?叫什么来着?”

    “是《菊次郎的夏天》吧。”夏油杰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头传来。

    五条悟:“对对,就这个。”

    “再不看夏天就要过去了!夏油杰就应该在夏天看《菊次郎的夏天》!”观月音随口编了一句歪理。

    夏油杰:“……”

    牵强程度直逼「五条悟就应该在星期五吃五仁月饼」。

    无论如何,最后夏油杰还是屈服了,四个人约好了一个小时后在店门口碰面。

    “到时候再联系。”家入硝子说。

    “好。”

    观月音的心情明显愉快了很多,笑意浮现在他的脸上,眼尾微微翘起,赤红色的眼眸像是如火焰般绽放的红莲,洋溢着鲜活的生命力。

    其实是不是夏油杰请客都无所谓,他只想找个理由把大家都邀请出来。

    入学为止,他们四个人一次都没有在外面聚餐过,要么任务的人员安排把他们打散了,要么他们一起在高专的公共食堂解决。

    今天的任务让观月音思考了很多,这是他第三次遇到熟人永远地离开的情况,而这次他甚至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见不了,彼此之间的回忆只能定格在了几个月的帝光中学。

    就像赤司征十郎说的那样,咒术界危机四伏,或许哪一天他就出意外了,这对咒术师而言是家常便饭。

    他在咒术高专一共结交了三个同年级的朋友,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非常喜欢他们。

    五条悟和夏油杰很强,家入硝子会反转术式并且很少出外勤,怎么看都是四个人里最弱的他最有可能出意外。

    他并不是畏惧死亡的人,否则他不会不假思索地踏入这个世界,但若是等到命悬一线才意识到自己还有好多还没做的事情,那个时候他后悔也没有用了。

    所以,他想不留遗憾地创造更多珍贵的回忆,就从这一刻起。

    挂断电话后,观月音和五条悟又打了几局拳皇,打到硬币用完了才停下。最终是五条悟多赢了两局,表情非常得意,就差把“最强”写在脸上了。

    观月音看了一眼手机,离碰面时间还早,他向五条悟提议:“陪我出去逛逛?”

    “走呗,反正也没事干。”五条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像一只慵懒的大猫似的伸了一个懒腰,“去哪儿?还是说你只想随便逛逛?”

    “我想去电器城。”

    “你要买什么?电蚊拍?”

    “……电器城不卖电蚊拍的吧?”观月音无奈地瞥了五条悟一眼,他时常觉得对方的脑回路很跳脱,总是会蹦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怪话,“而且我最近一直在练习咒力的持续输出。”

    “和电蚊拍有什么关系?”五条悟没理解这两句话存在什么逻辑关系。

    “只要我把手机的待机模式关了,就能亮一个晚上,而蚊子有趋光性,只要它们撞到屏幕上,就会被我的术式电子化,第二天我把它们都删掉就好了。”

    五条悟:“……”

    那是什么?电子电蚊拍吗?

    某种意义上,观月音没资格说五条悟很跳脱。

    “但你睡着了就没用了。”五条悟一针见血地指出,“不如买个蚊香。”

    “所以我还是被咬了。”观月音一脸沉痛地说,“其实我思考过,能不能通过重复训练让术式从主动技变成被动技,但目前来看难度很大。”

    “废话,我的「无下限」都不能调整成自动档,你还想领先我一步?”

    “但这不一样的吧。”观月音抓了抓头发,手指像是插入了细碎的金沙,“硝子说,你不能毫无间断地维持术式是因为这样做会烧坏脑子,理论上来说,如果你学会反转术式就能解决脑部供给的问题。但我不一样,我的术式不需要消耗脑力,可我维持不了,所以才需要加强咒力的持续输出。”

    “因为你太弱了。”五条悟毫不客气地说,“反正你不可能领先我一步的,记住这点就好了。”

    “是是是,知道啦。”观月音敷衍道。

    从电器城走出来的时候,观月音单手提着一个电脑包,里面装着他新买的笔记本,以及各种配件和保修单。他不怎么懂电脑,还是五条悟帮他物色的。

    虽然他的债务还没还完,但他的经济压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所以他觉得是时候提升一下硬件配置,顺便研究一下他的术式能不能开发新技能。

    “悟,听说你是什么都会的最强。”观月音突然蹦出一句恭维话。

    “没错。”五条悟得意地翘了一下尾巴,然后一脸警惕地问,“你不会想让我以后帮你修电脑吧?”

    观月音诧异道:“还可以这样吗?”

    “你死了这条心。”

    观月音失落道:“哦……”

    他话锋一转,“那你会用photoshop吗?”

    五条悟愣了一下:“那筐烂橘子看你以前是学生会的,所以找你做总监部的宣传海报?”

    观月音:“……”

    这人在胡言乱语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