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2章 第十二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2章 第十二章

    和观月音猜测的一样,村川老师上的是上午第三节家政课,在此之后她就消失不见了,连办公室都没有回。

    这是一件很简单就能弄明白的事情。

    石田加奈、市原彻也、伊东麻衣、村川老师和黑川绫子失踪的时间分别是第一节课前、第一节课后、第二节课后、第三节课后和午休期间——也就是第四节课后。

    根据课程表,8:45开始上课,一节课五十分钟,课间休息十分钟,所以中间三例失踪案的大致时间是9:40、10:40和11:40。

    如果是第一天上幼稚园的小朋友,此时大概会天真地认为咒灵抓人的规律是一小时一次,所以会想当然地认为第一例和第五例的失踪时间是8:40和12:40,但这样想就不对了。

    排除咒灵没有每日五人、达成kpi就下班的情况,假如每次间隔时间是一个小时,那第六例失踪案会在13:40发生,而下午第一节课是从13:20开始的,这个时间点是在上课期间。

    学生既没有在上课期间被光明正大地偷袭,也没有中途离开教室再也没回来的情况,这两种情况和午休去校医室休息的黑川绫子不一样,都很容易被留意到的。

    至于老师那边,他们的数量相对较少,并且出事后他们都很警惕,有同事消失那么久肯定早就上报了。

    所以,观月音更倾向于另一个答案,那就是咒灵专挑非上课时间下手。

    而现在是第一节课的课间休息。

    第六例即将到来。

    原本计划是没有守株待兔的“株”就自己创造,只要将所有普通人疏散,校园里就只剩下观月音和五条悟,咒灵只能二选一,但现在的时间非常紧张,说不定师生还没疏散就碰到咒灵了。

    和北村先生联络后,没过多久,刺耳的火警警报和广播声在校园内响起。

    五条悟率先离开一步,他需要看着人多的地方以防咒灵出现引起大规模骚动,而观月音负责协助疏散师生,检查校医室、卫生间、仓库等地方有没有落单的普通人。

    观月音不放心让赤司征十郎一个人离开监控室,便捎上他一起行动,再者,有个现任的学生会会长在身边有助于完成疏散工作。

    观月音拉开网球袋,把手机握在手中,方便随时进入战斗状态:“赤司,你看得到咒灵吗?”

    虽然赤司征十郎的种种表现证实了他不可能是咒术师,但不排除他有这方面的天赋的可能性,见他能够那么冷静地应对与咒灵有关的事情,观月音想当然地觉得他就是这一类人,所以只是随口一问。

    然而,事实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看不到,我没有咒力。”

    “……”

    观月音开始思考把赤司征十郎电子化再揣兜里的可行性了,刚好里面还有五条悟的床和被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合并成一张图片。

    说起来,他之前就有思考过,他能不能用photoshop处理那些特殊图片?

    可惜,他既没有电脑,也不会ps。

    观月音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面色平静的红发少年,与自己的经历相比,被灌输这种看不到的恐惧反而更恐怖吧?

    感觉自己问了一个糟糕的问题。

    他苦恼地想,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呢?

    无论是道歉还是许诺他会保护对方,好像都有一种咒术师对非术师高高在上的傲慢,以是否拥有咒力来区分强者和弱者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更何况对方是完美要求自己的赤司征十郎。

    观月音思考了几秒,最后他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顺从本心地说出了他的真实感受:“那真是太好了。”

    不用在怪物的簇拥下提心吊胆地长大,不用担心自己的视线会引来丑陋的怪物,不用愧疚亲近的人被自己拖累而死,不用走进这个不知何时会迎来死亡的世界,不用打乱本可以幸福美满的人生轨迹。

    真是太好了。

    他发自内心地这么认为。

    赤司征十郎沉默了几秒,他将情绪掩饰得很好,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音。”

    “嗯?”

    被叫住的金发少年偏过脑袋,绯色的眼眸释放着友善的暖意,像是初升的旭日般将晨光洒向天际。

    赤司征十郎动了动嘴唇,声音还未从喉咙里发出,正对着他的那双血眸猛地一沉,犹如急转而下的心路图,紧接着,一股刺骨的寒意窜上了他的背脊,好像有什么无形之物贴着他的耳畔,将他死死地钉在原地。

    ——是咒灵……吗?

    令人窒息的杀意没有维持太久——准确来说,没有笼罩笼罩赤司征十郎太久,观月音的反应更快,他一把抓住身体紧绷的学弟的胳膊,果断向前一拉,躲过了咒灵的偷袭。

    “好险好险,差点把学弟给弄丢了。”

    观月音的语气并不像他说的内容那样紧张,清亮的少年音像跃动的音符般轻快。他把赤司征十郎护在身后,眼神冰冷地注视着前方的咒灵,它似乎在困惑自己为什么失手了。

    经过一个暑假的鞭挞,他早就失去了最初面对咒灵的紧张和亢奋,做起任务越来越高效了,哪怕身边没有五条悟或者夏油杰,他也能冷静地分析局势。

    是以,他的第一步就是布帐。

    “由暗而生,暗中至暗。污浊残秽,尽数祓除。”

    周围的环境肉眼可见地暗了下来,属于观月音的咒力如墨水般向四处晕开,鉴于师生还未全部撤离教学楼,他将帐的范围限定在了这一层。

    布下帐的原因不是怕被普通人看见(夜蛾正道:?),他的术式没有花里胡哨的特效,也没有破坏性极强的招式,这么做的目的只是防止让咒灵跑掉。

    他用「任何人都可以进入」的条件换取「咒灵不可以离开」的条件。

    第一步完成了,接下来就是第二步了。

    咒灵发动攻击,观月音提起赤司征十郎的衣领,向后一跃:“这个咒灵等级不高,但我是近战派,提着你战斗不安全,但如果把你丢在原地,它有可能传送过来把你当人质。”

    不知为何,赤司征十郎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你的意思是?”

    “需要你委屈一下了,赤司学弟。”

    “?”

    观月音没有理会对方疑惑的表情,举起手机朝他拍了过去,同时发动了「万物皆可电子化」。

    那么大一个赤司征十郎就原地消失了。

    很好,这次没有出现只有刘海被电子化的尴尬事件。

    观月音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手机,随意地一甩,改为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最后用大拇指将机身推平,达成了快速转了一圈的效果,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说起来,待在里面的赤司学弟会头晕吗?

    算了,这不重要。

    观月音弯着嘴角,脸上是游刃有余的笑容。

    接下来是最后一步,也是最简单的一步——

    祓除咒灵。

    ……

    五条悟打了一个哈欠。

    冰可乐喝完了,棒棒糖吃完了,他揉了揉墨镜下泛着生理性泪花的眼睛,在心里嘀咕着咒灵怎么还没出现?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教学楼就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咒力反应,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就在观月音所在的位置。

    喂喂,他的床和被子还在那家伙的手机里,可别给他搞丢了啊?

    抱着这样的想法,五条悟决定赶过去看看情况,万一观月音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成了第六个失踪者,他回去有的好被杰和硝子取笑了。

    然而,就在下一秒,观月音布下了帐。

    五条悟确信观月音绝不是会把放帐这件事刻入dna的类型,假期好几次任务他都自称情况紧急没有放帐,还为此挨了好几下夜蛾老师的铁拳。

    所以,这个时候放帐说明他躲过了咒灵的攻击,还打算来一场瓮中捉鳖。

    既然想明白了,那就没有立刻赶过去的必要了,不如直接交给他来解决。

    五条悟慢悠悠地绕到教学楼的另一侧,从无人经过的窗户翻了进去,在他上楼的过程中,咒灵的气息消失了,帐也随之被撤了。

    观月音解决了。

    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快一点。

    五条悟从楼梯拐进了走廊,一金一红两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内,观月音正双手合十地向表情有些微妙的赤司征十郎道歉:“抱歉抱歉,没有吓到你吧?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赤司征十郎深呼吸了一下,郑重道谢,“谢谢你刚才救了我,音。”

    “不客气,举手之劳。”观月音态度随和地拍了拍赤司征十郎的肩膀。

    他扭过脑袋,和朝这边走来的五条悟对上视线,血色的眼眸因笑意而稍稍弯起,嘴上却是不满的抱怨:“悟,你太慢了吧?去救神龟了?”

    “你以为我是浦岛太郎吗?”五条悟心领神会地迅速接上了梗,他瞥了一眼观月音的手机,“搞定了?”

    “嗯,还没删。”观月音举起手机,得意地晃了晃,“回去给杰加餐。”

    五条悟幸灾乐祸地说:“杰感动得鼻涕泡都哭出来了。”

    “他先把你揍出鼻涕泡吧。”

    “嗤,谁揍谁还说不定呢。”

    观月音没告诉五条悟这段对话都被他录下来了,回去就放给夏油杰听。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偏头看向赤司征十郎:“对了,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

    他指的是咒灵出现前叫住自己的那一下。

    “……没什么。”

    见对方不愿多说,观月音自然不会逼问:“那你以后想说了再来找我吧,我的手机号还是以前那个,没其他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赤司征十郎顿了顿,“虽然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前辈让我有些意外,但我相信你已经做好觉悟了,也相信你一定能做得很好。请你一定要小心行事,那边的世界很危险,我不希望你出意外。”

    “哇,听起来你更像我的前辈。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但还是谢啦。”观月音被嚷嚷着要吃冰激凌的五条悟拉着离开,他只好侧过身子,笑着摆了摆手,“以后有空来看你的比赛啊,小会长!”

    赤司征十郎回以矜持的微笑:“好。”

    走出教学楼,观月音不禁感慨道:“不管赤司的性格怎么变,本质上还是很温柔的人啊。”

    五条悟敷衍地“嗯”了一声:“我想吃蓝莓味的冰激凌。”

    “你在听我说话吗?”

    “要两个。”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