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1章 第十一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1章 第十一章

    从冤种学弟那里得到了新情报,观月音和五条悟一致决定先去自动贩卖机那边,刚好这个点除了翘课的不良学生外没什么人,非常适合他们查看情况。

    “原来你真的是学生会会长。”

    耳边响起五条悟的声音,观月音瞥了他一眼:“我以为你早就相信了。”

    “相信但无法想象?小说漫画里的学生会会长不都是那种严厉强势的形象嘛,还经常被安上继承人的身份,但你完全不是这个画风。”

    “这是刻板印象,我是和大家打成一片的类型。”观月音顿了顿,“但和赤司完全一致。”

    五条悟觉得这个姓氏有点耳熟:“是赤司财阀的那个?”

    “对,不过他以前不是这种性格,自从一只眼睛的颜色变了就怪怪的。”

    观月音记得最开始的赤司征十郎待人亲和、内敛自持,结果不知怎么就性格大变,凌厉的气场把当时毫无准备的他吓了一跳,虽然他明面上没有多问,但回去后他悄悄地上网搜索了「虹膜异色症有什么危害」。

    科学研究表明,由虹膜毛样体炎后天形成的虹膜异色症会对视力造成影响,但不会对性格造成影响,更不会导致人格分裂。

    那他就搞不明白了。

    虽然观月音不是没有当面问过赤司征十郎发生了什么,但得到的答复仅仅是一句平静的——

    “你想太多了,音。”

    连称呼都从“观月前辈”变成了更为亲近的“音”,但观月音却觉得他俩的关系更生疏了。

    之后他打听了一下,似乎是篮球部那边出了一点问题,但他在篮球部没有比较熟悉的正选队员,唯一一个认识的灰崎祥吾早就被变相赶出篮球部了。

    再然后他就辍学了。

    “性格大变会不会是因为咒灵附体?”观月音忍不住把他刚学来的半桶水知识活学活用。

    “想什么呢?虽然赤司财阀不是咒术界世家,但好歹也是日本三大财阀之一,多多少少会接触到咒术界。”

    “所以,如果我碰到了赤司,我说我去当咒术师了,他不会以为我是精神病?”

    “难说,谁知道他父亲没有和他透露过这些。”

    “那还是说我陪你见网恋女友吧。”

    “……”墨镜从五条悟的鼻梁上滑落一截,露出那双略带不满的苍天之眼,“换一个,我的网恋女友怎么可能是诅咒?”

    观月音恍然大悟:“原来重点不是网恋,是网恋对象不能是诅咒。”

    “这是底线吧!?”

    观月音肃然起敬:“不愧是最强,连底线都这么清新脱俗。”

    五条悟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最近很嚣张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拌嘴,没多久就来到了自动贩卖机所在的位置。

    一眼扫过去,现场没有明显的血迹或是破坏痕迹,但当观月音把咒力集中于眼部,就能观察到些许残秽,只不过这次无法像往常那样沿着咒力痕迹追踪,残秽好似毛笔甩下来的墨珠般零碎,聚集在此处没有向外扩散。

    “传送?”观月音猜测道。

    “还算有点脑子。”五条悟说。

    “那怎么办?它传来传去岂不是逃跑很方便?”

    “没你想的那么麻烦,低级诅咒发动空间系术式需要的cd很长,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只失踪了四个人?”五条悟顺便买了两瓶冰可乐,递给观月音一瓶,“大部分低级咒灵会在诞生地徘徊或者针对特定人群,类似于地缚灵吧,如果能确定这个诅咒只对位于帝光中学的人出手,事情会简单很多。”

    “谢了。”观月音接过可乐,拧开瓶盖,“那现在只剩下石田加奈的行踪还没确认了。”

    他叹了口气:“低级诅咒对付起来也好麻烦啊,谁知道它们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术式。”

    “你最没资格这么吐槽。”五条悟咕噜咕噜喝下一大口,凉爽的饮料和糖分补充让他的大脑在烈日下依旧清醒。

    观月音不服气地说:“哪有这么夸张?我们这级的术式都挺奇怪的吧。”

    他没有理会在耳边嘟囔着“我和杰那叫最强,硝子是少数能治疗的,只有你稀奇古怪”的五条悟,径直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经过商量他们打算兵分两路,五条悟负责调校门口的监控,观月音负责去广播室,再挨个班级询问有没有人见过石田佳奈。

    好巧不巧,在他们踏入教学楼的那一刻,下课铃声刚好响了。

    不少走出教室的学生认出了观月音,再加上旁边有个身高出挑的五条悟,两人一下子成为了走廊里最醒目的存在。

    “观月会长!?”

    “观月前辈,你要回来了吗?”

    “真的是观月前辈吗?”

    “那个人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

    随着第一个人喊出了名字,走廊里的学生越来越多,两人瞬间被好奇心拉满的学生围得水泄不通。

    “我……”观月音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人群中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诅咒出现了。

    这是他的的第一反应。

    观月音眼神一凛,偏头看向五条悟。

    然后他发现是这家伙把墨镜摘了下来,仗着脸蛋的优势轻浮地和身边的女生聊起了天。

    观月音:“……”

    拜托,这样会显得他像个傻瓜诶。

    虽然他艰难地从人声鼎沸的喧闹中听出了五条悟是在打探石田加奈的消息,但他不觉得在这种混乱的场面下能利用宝贵的课间十分钟问出有用的信息。

    就在观月音一筹莫展之际,嘈杂的人声像是被人按下了静音键,霎时安静了下来,但仔细听还是可以听到几句音量微弱的议论声。

    “是赤司……”

    “赤司会长来了……”

    ……

    一道如烈焰般耀眼的赤红色身影从人群的末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最前方,他步伐稳重,凌厉强势,不怒自威的气质让他如定海神针般,光是出现在这里就能让所有人下意识地保持安静。

    名为赤司征十郎的少年停下了脚步,一红一橙的异色眼眸注视着面前的咒术师组合,在看到观月音的那一刻,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但他很快调整好了情绪,表情一片平静。

    随即,他微微颔首:“好久不见,音,还有五条君。”

    五条悟眨了眨眼:“我……”

    “——好久不见,赤司学弟。”

    观月音不是故意抢话,而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五条悟可能会冒出一些让气氛陷入尴尬的言论,类似于“我认识你吗?”、“我们见过吗?”,所以他见势头不对就赶紧打断了。

    赤司征十郎似乎提前被告知过情况,他淡淡地丢下一句“请跟我来”,便转身离开了。

    观月音率先迈开步子跟了上去,五条悟还在和旁边的女生说话,直到他被叫了一声名字,才重新戴上墨镜笑嘻嘻地挥手道别。

    赤司征十郎只是负责把他俩带出来,并没有把他们带到哪里去的打算,所以他询问道:“去哪里?”

    干净清冽的少年音像是风平浪静的大海,深邃的海底藏匿着危机四伏的凶险,尽管过了那么久,观月音还是难以习惯这样的学弟。

    但奇怪的是,他不觉得违和,好像这本就是对方的一部分。

    “我去广播室,他去监控室,我们需要确认石田加奈有没有来学校。”观月音说。

    赤司征十郎猜到了他的打算:“广播室不用去了,班级也一一问过了,今天没人见过石田同学。”

    观月音偏头看向五条悟,征求他的意见:“那我先去村川老师的办公室?”

    “你和我一起去监控室。”五条悟没有同意,“你的术式不好对付空间系的能力,万一你这个半桶水被神出鬼没的咒灵抓走,我还要顾及你,麻烦死了。”

    虽然五条悟的语气相当不客气,但他说的不无道理,观月音蔫了吧唧地“哦”了一声,没有提出异议。

    “需要疏散吗?”赤司征十郎问。

    “暂时不用,先去看监控。”五条悟拆了一根棒棒糖,塞到嘴里,“还不确定这个咒灵是攻击指定范围还是指定群体,如果是后者,疏散了反而更麻烦。”

    “好。”

    哪怕赤司征十郎再清楚不过观月音是认路的,他还是担任了领路人的身份,带着他们一起去了监控室,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监控从校门最早打开的时间开始播放,为了节省时间,他们特地调到了十六倍速。

    观月音被魔鬼训练操练了那么久,十六倍速下能看得非常清楚,更别说五条悟这种再翻个几倍都不影响的非人般的存在了,但他没想到赤司征十郎也适应良好地跟上了他们的节奏。

    打篮球的果然天赋异禀。

    他们的运气还不错,很快就看到了石田加奈出现在画面中,五条悟第一时间就按下了暂停键:“找到了。”

    观月音扫了一眼屏幕,时间是8:24。

    这个点离上课还早,所以到学校的学生不是很多,三三俩俩的学生穿过大门,没有人注意到一个普通女生很正常。

    监控调回正常速度播放,石田加奈慢吞吞地走进校门,她的动作不太自然,仔细一看校服有些脏兮兮的,将画面放大后能明显可能到她的膝盖和手肘蹭破了皮,应该是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

    观月音推测石田加奈是在清洗伤口的期间消失的,那么失踪的地点要么是教学楼的女厕所,要么是操场附近的水池,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四名失踪者均在帝光中学失踪,他们可以安排疏散了。

    但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他们要怎么蹲到这个咒灵?

    守株待兔好歹有个“株”,但他们既没有“株”,也没有准确时间,万一这个咒灵一天只抓四个人,抓完就下班了呢?

    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有些术式有次数或者天数限制的,就是所谓的技能冷却期。

    观月音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大不了就陪这个咒灵耗着,当务之急是通知北村先生配合校方疏散师生。

    他不再迟疑,拿出手机准备拨通北村先生的电话,就在这时,急匆匆地闯入监控室的学生会成员带来了一个新的坏消息。

    ——又有一名学生失踪了。

    失踪的是一名叫黑川绫子的一年级生,午休期间她身体不舒服,她的朋友把她送去了校医室,结果直到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她都没回来。朋友觉得她的情况不太好,就想去医务室看看她,顺便问问要不要帮她向老师请假,结果校医室的老师说她早在第一节课之前就离开了。

    也就是说,这是第五个失踪者。

    观月音皱起眉头,突然间一道灵光闪过,把所有零碎的信息拼凑成一条完整的线索。他猛地睁大眼睛,扭头看向了面色凝重的赤司征十郎。

    “赤司,村川老师上的是第几节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