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8章 第八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8章 第八章

    半个小时过去了,观月音在车上等得快睡着了,终于等到了归来的夏油杰。

    夏油杰买了四份羊羹,还带来了一张新的手机内存卡:“这些是迟来的新生见面礼,准备得很仓促,也不是很贵重,希望你不会介意。”

    “诶?”

    这份意外之喜把观月音的瞌睡都给赶跑了,他当然知道夏油杰是顾及他的经济情况才特意这么做的,这种程度的照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更多的还是欣喜和感动。

    面对这份不含杂质的纯粹善意,观月音没有不知趣地推拒,而是大大方方地收下了:“说什么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羊羹,还有解决我燃眉之急的内存卡。谢啦,杰,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夏油杰笑了笑:“小事。”

    观月音取下手机后壳,把新的内存卡塞进卡槽:“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买新手机和电脑。”

    夏油杰提议道:“记得买翻盖或者滑盖的,发动术式方便点,你这个直板手机的屏幕太小了。

    “买滑盖的吧,翻盖我怕控制不好力道直接断了。”观月音把手机壳装了回去,“都二十一世纪了,为什么没有电子产品制成的咒具?无限电量和无限内存的那种。”

    “需求量太低了,你这种类型的术式一只手都数的来。”夏油杰耸肩,“除非你愿意出资研究,但这是一笔大数目,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研究出成果。”

    想到动辄上亿的咒具,穷困潦倒的观月音就悲痛不已:“就没有好心人资助咒术界未来的花朵吗?咒术界有水滴筹吗?有政府补贴吗?有科研基金吗?”

    “很遗憾,没有。”

    “为什么?咒术师不是很有钱吗?”

    “咒术界的资源严重倾斜,世家推崇血脉的传承。”

    虽然夏油杰说得很隐晦,但几个关键词一出来,观月音就一下子听懂了,他恍然地点了点头:“哦,推崇血统论的封建余孽?好处都集中在上面了?”

    夏油杰瞥了一眼后视镜里冷汗直冒的辅助监督:“可以这么说。”

    北条先生:“……”

    别看他,他什么也没听到。

    “还好悟不是这样的人,不然相处起来会很头疼。”观月音无法想象天天有人在他的耳边念叨封建糟粕还打不过对方的悲惨日子。

    夏油杰轻笑一声,无情地拆挚友的台:“但他是另一种类型的麻烦。”

    “有吗?我觉得他还挺有意思的。”

    这下连装聋作哑的北条先生都不禁投来钦佩的目光。

    “哇,你们什么表情?悟的风评那么差的吗?”观月音唏嘘不已,他把扯远的话题拉了回来,“杰,你是咒术师世家的吗?”

    “不是,我的父母都是普通人。”

    “所以说,除了有概率继承祖传术式以外,血统对实力还有什么影响吗?”

    “起跑线不一样吧,但目前唯一一个特级咒术师不是御三家的。”夏油杰漫不经心地说,虽然他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但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至少他本人没把出身当回事。

    “特级咒术师居然只有一个?”观月音顿了顿,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等等,悟不是说你俩是最强组合吗?搞了半天你们不是特级?”

    夏油杰的眼神飘了一下:“那个,组合嘛……”

    观月音:“?”

    观月音:“好狡猾!居然玩文字游戏!那我也要申请加入最强组合!”

    夏油杰冷静地指出:“你加入了就不是最强组合了。”

    观月音不服气地说:“怎么会?你都说了,我的术式是实力越强效果越好的类型,我们可以配合着打出一套组合技。”

    “把你当成咒具投掷出去吗?”

    “听起来很容易有去无回。”

    “只要你有一口气在,硝子就能把你救回来。”

    “那我们就是咒术界f4了!”观月音不假思索地把家入硝子加入了最强豪华套餐,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新奇地说,“这么说来,你和悟还挺贴角色的诶。你觉得呢,花泽杰?还有道明寺悟?

    夏油杰:“……你平时在看什么东西?”

    回到高专,观月音被夏油杰带去医务室治疗,正好拿出一份羊羹给家入硝子。五条悟的那份他俩直接给他送到了寝室,他忙着打游戏没空搭理他们,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谢啦”。

    “给。”夏油杰递来一份自己还没交的任务报告,“你参考一下,差不多就行。”

    观月音接过,皱起眉头:“还是手写的啊?”

    夏油杰无奈地摊手:“高层喜欢传统的方式。”

    “有病吧,怎么不要求刻在龟壳上?”观月音一脸黑线,回想起自己在学生会的诸多令人头疼的经历,果然涉及到上级就存在某种普遍性。

    他大致扫了一眼任务报告,还给夏油杰:“我明白了,这次就我来写吧,什么时候交?”

    “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一般都是第二天,等下我就要把这份交给夜蛾老师。”

    “行,那我先回寝室了。”观月音正欲转身,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任务,刚才去五条悟的寝室时候他看起来一直在打游戏,“昨天的任务报告……”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夏油杰握着拳头,敲了一下另一只手的掌心,“北村先生应该写好了,等下我帮悟一起交了。”

    观月音:“……”

    辛苦了,北村先生。

    接下来的日子里,观月音的校园生活可以简单概括为学习和外勤,如果有空闲时间,他就会被五条悟或者夏油杰揪出去单方面暴打、啊不、训练。

    没有受到打击肯定是假的,他还是第一次打架打不过同龄人,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这种,可他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们下手狠得仿佛彼此之间不存在同学情,但这种魔鬼训练对提升体术的帮助极大,他都觉得自己脱胎换骨了。

    对此,负责治疗的家入硝子表示,有没有脱胎换骨她不知道,但他的骨头倒是重新长了几十次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确实焕然一新了。

    与此同时,观月音的等级评定终于下来了,出于综合实力的考虑,最终将他定为了二级咒术师。

    “你怎么才二级啊?”五条悟不满自己挪用宝贵的休息时间训练出来的学生只有二级的评定,“虽然你是一年级的吊车尾,但至少该是准一级吧?”

    观月音问:“二级很弱吗?”

    五条悟:“很弱。”

    夏油杰:“很弱。”

    “……”

    观月音假装听不到他俩的异口同声,他把视线投向了家入硝子,希望她能以正常人的思维说一句公道话。

    家入硝子没有辜负他的期待,以非正常人和正常人的两个角度客观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以他们的标准来看,是这样没错,但像你这种刚接触咒术没多久的一年级生能被评为二级咒术师,是比较少见的情况了。”

    观月音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就是弱得比较委婉啦。”五条悟非要插一句自己的阅读理解,还用了奇奇怪怪的形容词。

    夏油杰不赞同地说道:“悟,偶尔需要说一些善意的谎言。”

    观月音:“?”

    观月音:“喂喂,你俩怎么一个比一个过分!”

    “开玩笑的。”夏油杰笑了笑,弯起的眼睛像一只恶作剧成功的狐狸,“不过,二级确实有点低了,虽然你的术式不稳定,非常依赖体术,失手一次就效果打折,发动范围很小,必须使用媒介,但无视等级只看内存这一点只要出其不意就很占优势。”

    “谢谢你硬是想出了一个优点。”观月音觉得自己仿佛身中数枪,好在他也不是很在意,托着下巴问,“所以我的评级被压了?”

    “应该是吧。”五条悟双手枕在脑后,“但那些老东西没理由压你的评级啊,你没有威胁性,背后也没有其他势力,防你干什么?”

    “因为是新型术式吧。”家入硝子淡淡地说。

    “嗯,我也这么认为。”夏油杰对上观月音疑惑不解的眼神,解释道,“你的术式和电子产品有关系,保守派极度排斥甚至是厌恶这一类和现代产物有联系的术式,所以他们不是很认同你的实力吧。”

    “这也行?”观月音的脸上是一个大写的无语,“羊胎素打多了吧,大脑皮层都展开了。”

    “学会了,下次见到他们就这么说,受不了这群迂腐的老古董。”五条悟同样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二级就二级吧,好歹比歌姬强一点,她还没升上去吧?”

    夏油杰说:“升了,和音的等级评定一起定下的,也是二级。”

    观月音歪了下脑袋,重复了一遍那个陌生的名字:“歌姬?”

    夏油杰介绍道:“庵歌姬,一位高年级的前辈,你们以后会碰到的。”

    家入硝子附在观月音的耳边,小声地补充:“歌姬学姐很讨厌悟,但悟一直以为她在开玩笑。”

    观月音:“……怪不得悟的风评很差呢。”

    这是要有多自信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