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6章 第六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6章 第六章

    观月音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第一次任务居然是以不合格告终。

    在九年的学习生涯中,这是他拿到的第一个不合格,怎么说呢,非常有纪念意义。

    好在他和某位曾经同为学生会的赤司小学弟不同,他对输赢成败看得不是很重,一走出办公室就把维持不到十秒的沮丧抛在了脑后,扭头就和五条悟没心没肺地聊了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被老师训话。”观月音新奇地说。

    五条悟明显不太相信:“真的假的?我还以为你是隔三差五就被老师拎去办公室训话的问题学生。”

    “骗你干什么,我可是当上了学生会会长的优等生。”观月音得意洋洋地说,“就算我做了什么,也没有被老师抓到过现行。”

    “我就说嘛,你看起来就不像是循规蹈矩的类型。”五条悟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有我在,以后办公室就是你的第二个家。”

    “?谢谢你,我的好室友。”

    观月音需要归还咒具,就让五条悟先回去了。

    路上,他碰到了任务归来的家入硝子,对方叫住了他。

    “给,伴手礼,你和悟都有份。”家入硝子递来一盒包装精美的和果子,“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甜食,不喜欢就塞给悟吧。”

    “我挺喜欢的,谢谢你。”观月音没有扭扭捏捏,非常利索地收下了,“悟很喜欢吃甜食吗?”

    “他是重度糖分爱好者。”

    “原来如此,我记下了。对了,我可以叫你硝子吗?”观月音问道。

    他和同年级的另外两人都互称其名了,把家入硝子排除在外似乎不太好,而且他们之间也是互相叫名字,再加上他一个应该不过分。

    家入硝子无所谓地说:“可以啊,那我也叫你音吧。”

    “太好了。”观月音弯起眼眉,由衷地为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而开心。

    他立刻改口成新称呼:“硝子,杰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他去自动贩卖机买饮料了。”家入硝子瞥了一眼他背着的网球袋,“今天的任务怎么样?顺利吗?”

    “任务很顺利,但回来被夜蛾老师训了一顿。”

    观月音把没放帐还抛下辅助监督去吃晚饭的经历讲述了一遍,包括对请客吃顶级餐厅的五条悟的担忧,顺便还说了几句诸如“人美心善”这样的夸赞。

    家入硝子听了大为震撼,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刚认识就能真情实感地夸奖五条悟的人类存在。

    观月音:“?”

    为什么新同学要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你放心大胆地吃吧。”家入硝子传达了使劲薅羊毛的想法,“就和他说的一样,你每天十顿都吃不穷他。”

    观月音心想,既然硝子同学都这么说了,那悟一定没有在逞能。

    比起不靠谱的当事人,他更愿意相信这位看上去更成熟冷静的同级生。

    “咒术师果然很有钱啊。”观月音感慨道。

    “不光是这个原因啦,悟是五条家的,五条是咒术界的御三家之一。”

    观月音恍然地点了点头,这么说来,五条悟确实提到过他的术式是祖传的:“御三家就是那种有权有势的大家族吧?和普通人世界的财阀差不多。”

    家入硝子点了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那悟说他们是最强也是真的吗?”观月音好奇地提问,他能感受到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强大,但自称最强听起来多多少少有点夸大的成分了。

    然而——

    “悟的出生改变了世界的平衡哦。”

    “咦咦咦!?”

    家入硝子简单地科普了一下五条悟的强大。

    五条悟天生拥有几百年才出一例的六眼,搭配遗传到的祖传术式「无下限」,能够轻松做到干涉原子、支配空间这种离谱的事情,他的诞生颠覆了整个咒术界,世界的平衡被打破,与之相随的是咒灵变强了。

    观月音听得一愣一愣的。

    太不可思议了,明明拥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却仅靠性格给人留下不可靠的印象。

    他的重点似乎有些歪。

    “实在很难联系到一起啊,光听身世更像是冷酷无情的类型,但悟有些……”观月音顿了顿,斟酌了一下措辞,“过分活泼。”

    “难为你想出一个那么委婉的形容词。”

    “哈哈哈,但悟真的不错啦,那些无伤大雅的小个性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不如说正是因此才显得他更加鲜活吧?”

    家入硝子诡异地打量了他一会儿,得出结论:“你在之前的学校一定很受欢迎吧。”

    “还好?但我看人的眼光挺准的。”

    “是嘛。”

    两人聊了一会儿就结束了,观月音没有忘记归还咒具的事情,家入硝子本来想陪他一起去,但在他再三保证自己认路后她只好作罢。

    第二天,观月音又被带出去做任务了,这次他被发配给了夏油杰。

    夏油杰对此早有预料,那天他还和家入硝子还打赌,五条悟带着插班生一起出任务会不会出状况。

    “最后呢,谁赢了?”观月音把咒具塞进网球袋。

    “谁也没赢,我俩都不愿意赌‘不会’这一方。”

    ……这大概就是一年级生之间的同学情吧。

    到了高专门口,负责送他们去任务现场的辅助监督还是北村先生。

    观月音第一时间就向对方表达了歉意:“北村先生,昨天的事情真的非常对不起!”

    北村先生的脾气很好,他腼腆地笑了笑:“没关系,五条同学和夏油同学经常把我忘记,我已经能判断什么时候可以自行离开了。“

    “!”观月音震惊地看向夏油杰。

    好你个浓眉小眼!他以为这是一位好学生呢,原来和悟一样也是问题少年啊!

    夏油杰回以无辜的微笑:“怎么了?”

    观月音深沉地说:“原来夜蛾老师的办公室是三人间啊。”

    夏油杰:“?”

    任务地点在一家电影院,人群已经提前疏散了,因为这次的咒灵位置是确认的,所以由一道下车的北村先生放下了帐。

    “由暗而生,暗中至暗。污浊残秽,尽数祓除。”

    黑色的咒力如晕染扩散的墨水自上而下地笼罩住这一片区域,起到了类似于结界的功能,普通人不会注意到这里发生的动静。

    观月音把网球袋的拉链往下拉了一些,方便第一时间掏出咒具,然后和夏油杰一起冲进了电影院。

    一踏入电影院,观月音敏锐地捕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铁锈味。他想起北村先生在车上说的,虽然大部分人去避难了,但有人来不及逃出电影院就遇害了,生还希望渺茫。

    他望向走廊的尽头,果不其然,走廊和地板上是一片猩红色的血迹,应该是拖拽留下的痕迹。

    “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看到一些糟糕的情况。”夏油杰生怕观月音一时承受不住那样的画面。

    “嗯。”观月音握紧口袋里的手机,某段糟糕却又清晰的回忆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这种事情他再清楚不过了。

    血腥味在门口时还比较微弱,越深入越浓郁,拐角处躺着一具失去半边身体的男性尸体,地上淌着一摊肉块和内脏的混合物。

    观月音不忍地移开视线,压下胃部的不适,跟着夏油杰继续往前跑。

    “没事吧?”夏油杰瞥了他一眼,“刚开始确实会不太习惯。”

    观月音的脸色不太好:“没事,回去我就去影像店把内容血腥暴力的碟全都借来看一遍。”

    “……你有那么多钱吗?”

    观月音被戳中了痛处:“谢谢提醒,我觉得我现在有事了。”

    转弯过后,他们在一间放映厅的门口发现了那具男性尸体消失的另一半身体,而咒灵就在放映厅内。

    “音,等下交给你,有危险我再出手,可以吗?”

    “好。”观月音掏出口袋内的手机,一脚踩在了血泊上,留下了一排暗红色的脚印。

    夏油杰放慢了速度,退到了后方。

    观月音目不斜视地推门而入,令人反胃的恶臭瞬间扑面而来,像是在从未清洗过的抹布上涂了一层在臭水沟存放了一年的肉酱,让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影视厅内的座位被破坏了大半,一只高度直逼天花板的咒灵闯入他的视线,它长相狰狞,嘴里叼着一具血肉模糊的残破尸体,仅能从头发的长度判断这应该是一位女性遇害者。

    咒灵松开了嘴,遇难者如同一个破烂不堪的人偶从上方坠落,跌在地板上滚动了几圈,最终面朝上停下了。那双失去生机的双眼瞪得大大的,通过表情能看出她生前的惊恐与绝望。

    咒灵狞笑着抬起了腿。

    眼看它即将把尸体踩成肉泥,突然间,一道凛冽的寒光闪过,非人的肢体断裂,飞溅的紫色血液犹如被朔风扬起的水帘。

    脑袋不太灵光的咒灵呆滞了一秒,它低下笨重的头颅,一把斧头死死地卡在前方的地板上,像是等待勇士拔出的石中剑。

    它歪过脑袋,对上了一双如火焰般燃烧的赤眸。

    观月音凶狠地瞪着它,身上的网球袋空空如也:“瞎子啊?当我不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