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5章 第五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5章 第五章

    咒术高专的教学方法讲究一个学以致用。

    观月音上午还坐在教室里学习咒术的理论知识,下午就被夜蛾正道安排去出任务了,此等效率让他怀疑自己是一只打了生长激素的鸡,刚出生没几天就要被拖去宰杀油炸的那种。

    好在咒术师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不靠谱,这次只是一个小任务,主要是为了让他熟悉咒术师祓除咒灵的流程,以及实验一下他的术式能不能删除咒灵。

    由于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有别的任务,观月音的新手村村长这一角色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五条悟的身上。

    对此,五条悟有一万个不乐意,他都计划好今天下午要窝在寝室里把昨天没打完的游戏打通关!

    他不满地嘟嚷:“为什么这种等级的任务要交给我啊?你一个人也可以的吧?别说一级咒灵了,你连杰的刘海都能塞到手机里。”

    (夏油杰的刘海:你礼貌吗?)

    “你也知道,我的术式不太稳定,夜蛾老师想我先做一些小任务练练手,你就当出去放松一下嘛。”观月音拍了拍白发少年的肩膀,笑嘻嘻地说,“请多关照啦,悟前辈。”

    五条悟嘀咕道:“改口倒是挺快的。”

    出发前,观月音被带去挑选适合的咒具。

    各式各样的冷兵器摆在他的眼前,看得他眼花缭乱,据说这里的每一件咒具都价值不菲,动辄上亿。他特地询问了损坏或者丢失是否要赔偿,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才放心地挑选起来。

    老实说,他也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哪个21世纪的正常人会知道自己更擅长用长.枪还是短刀啊!?

    观月音只好求助更老道的同级生:“新手用什么不太容易伤到自己?”

    五条悟不假思索道:“盾。”

    观月音:“你怎么不说防弹衣?”

    考虑到自己的术式在某种意义上和近距离砸板砖没有太大的差别,观月音觉得可以选择与其互补的咒具:“我是不是该拿个远距离的武器?这样我就能近战和远程随意切换了。”

    五条悟挑了挑眉:“拿弓箭把手机射出去?”

    “……很艺术的想法,完美地融合了原始部落和现代社会的特色。”观月音一本正经地分析了起来,“把手机当一次性箭矢使用,我和钱包比命长吗?而且脱离我的手不能发动术式吧?”

    “绑根绳子?模仿流星锤?”

    “我绑你身上得了。”观月音吐槽道,“提议得很好,下次不准再提议了。”

    挑挑拣拣了半天,观月音始终没有选出心仪的咒具,最后在五条悟的催促下,他随便提了一把拉风的斧头。

    不是他挑剔,而是奇怪的直觉作祟,他的术式应该搭配更高科技的硬件装备,并非冷兵器。

    很可惜,他没有钱,只能先凑合一下。

    于是,观月音扛着斧头和五条悟坐上了车。

    或许是咒术师这一群体最不缺的就是疯子和怪人了,辅助监督北村先生对他这副夸张的樵夫造型波澜不惊,仅仅是提醒他把斧头包起来伪装一下。

    观月音道了一声谢,把斧头放进了北村先生友情提供的网球袋里。

    车很快就开到了目的地,是一片人烟稀少的地带。北村先生需要找一个能够停车的地方,所以两人下车先行一步。

    走了一会儿,五条悟停下脚步:“到了。”

    观月音抬头,入目是一栋废弃的写字楼,空荡荡的建筑物完全没有咒灵肆虐的痕迹:“哪里有咒灵啊?”

    五条悟一巴掌按住了那颗东张西望的金色脑袋:“好好看看,这里有咒灵留下的残秽。”

    “可我什么也没看到啊。”观月音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

    “你是笨蛋吗?干看能看出什么名堂?”五条悟不耐烦地指导,“把咒力集中在眼部,懂了吗?”

    观月音:“哦……”

    说得轻巧,可他哪知道要怎么把咒力集中在眼部?发指令声控吗?虽然夜蛾老师上课的时候提到咒力是身体的一部分,但这不代表他能随心所欲地操控啊。

    按照这个逻辑,血液也是身体的一部分,不见得每个人都能瞬间眼充血啊!不然人人都是双眼猩红的晋江男主了!

    哦,忘记他的眼睛天生就是红色的了,打扰了。

    但实际做到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艰难,咒力非常听话地被他调动到了眼部,咒灵留下的痕迹一览无遗,仿佛打翻了油漆桶似的。

    根据残秽的浓度可以判断咒灵在天台上,废弃写字楼没有接通电源,电梯自然是不能使用的。观月音只好可怜兮兮地扛着斧头爬楼梯,爬了整整三十层。

    好不容易到了顶楼,他打开生锈的铁门,天台上的情况仅仅一眼就让他晒干了沉默。

    迟迟没有跟上的五条悟正坐在天台的栏杆上,他一脚踩着咒灵的脑袋,像玩蹴鞠似的在鞋底滚来滚去:“哟,终于来了啊,我都快睡着了。”

    “你去拉电闸了?”观月音的第一反应是五条悟去坐了电梯。

    五条悟白了他一眼:“拉什么电闸?我从外面上来的。”

    “飞上来的?”

    “不然呢?”

    观月音惊叹道:“好厉害!”

    五条悟受用地哼哼几声:“大惊小怪,我会的多着呢。”

    “拜托,会飞真的酷毙了好吗!”观月音兴奋地冲到五条悟的旁边,赤红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悟,我也能学会吗?”

    面对热情的新同学,五条悟无情地戳破他的幻想:“你的术式做不到的。”

    观月音沮丧地叹了一口气:“还挑资质啊。”

    “行了,别磨磨唧唧了,快把咒灵塞手机里。”五条悟催促道。

    “是是是。”

    观月音把手机往咒灵的脑袋上一拍,五条悟的脚下立刻就空了一片。他打开相册,获得了一张新增的动图,没有过多地关注咒灵的情况,就果断地按下了删除。

    非常顺利地删掉了。

    观月音低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盯着屏幕。

    困扰了他十余年的噩梦,如今只需要轻松地按几下手机的按钮,就像儿戏般的消失在世界上了。

    这就是「力量」吗?

    唉,可惜他不能飞。

    “删掉了?”

    耳边的声音打断了观月音的思绪,一颗毛茸茸的白色脑袋凑了过来:“不知道能不能删除比你厉害的咒灵。”

    观月音收起情绪,道出自己的猜测:“应该可以,删除的时候没有调动咒力,说明只要能塞进去就和平常操作手机没有区别。”

    “看来你的术式不是很废嘛。”五条悟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像一只午睡结束的猫,“终于能回去交差了。”

    “太好了呢,悟前辈。”

    “正常点,别叫我前辈。”

    五条悟不太喜欢这个听起来好像在阴阳怪气的称呼,尽管当事人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但好像把他俩花了几小时建立起来的脆弱友谊拉远了,夏油杰的刘海白白牺牲。

    “好吧,悟。”观月音耸肩,“晚上想吃什么?我请你,耽误你的时间了,就当是一份微不足道的感谢。”

    五条悟狐疑地问:“你不是欠债吗?”

    “一顿饭钱还是付得起。”

    “算了,你省省吧,我还没有压榨穷困潦倒的新同学的恶趣味。”

    观月音面露惊讶:“咦?没有吗?”

    “……你那是什么语气啊?”

    最后还是五条悟请观月音吃了晚饭。

    一直以来表现得随性自然的金发少年有些拘谨地坐在座位上,血眸紧紧地盯着面前摆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光从摆盘就能判断这里的人均消费非常高,是他家庭变故前也不会来的顶级餐厅。

    他有些担心,哪怕咒术师的收入很高,但这一桌菜不是一笔小数目,悟同学真的有那么多钱吗?不会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用完了吧?

    毕竟这个年纪的高中生很喜欢逞能啊。

    “音?”五条悟注意到了坐在对面的人的呆滞,打趣道,“怎么了?感动哭了?”

    观月音忧愁地说:“担心你以后只能吃泡面。”

    “……”五条悟被噎了一下,“怎么可能啊!?就算天天带你来这里吃十顿,也不会把我吃穷得只能吃泡面!”

    “每天十顿也太多了,今天一顿我就很开心了。”观月音感慨道,“很久没和别人一起出去吃饭了,顶多待在后厨和同事一起蹲着啃饭团吃盒饭,像这样和同学一起坐在餐厅里的场景,稍微有些怀念呢。”

    “你是毕业十年的老头子吗?怀念这怀念那的。”五条悟夹了一块生鱼片,“以后有的你怀念了。”

    观月音寻思着,毕业十年才三十岁,离老头子是不是有点遥远?

    但他只是笑了笑:“也是,以后我们四个人可以经常一起吃饭了。”

    观月音抬起手,正准备夹起盘子里的刺身,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悟,我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什么啊?”

    “北村先生好像还在车上。”

    五条悟:“……”

    不出意外地,两人被夜蛾正道狠狠教训了一顿。

    观月音生无可恋地站在办公室里,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老师喊去训话,甚至还是来新学校的第一天,就连被训话的理由都那么魔幻,居然是因为和同学吃饭把辅助监督给忘原地了。

    最恐怖的是,他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这肯定不是他的最后一次。

    还好有五条悟和他做伴。

    “音就算了,他第一次出任务不懂那么多。”夜蛾正道转头看向吊儿郎当地插着口袋的问题少年,“悟,你是怎么回事?这是第几次把辅助监督丢下了?”

    五条悟毫无反思之意:“啊,不记得了。”

    “帐也没有放!”夜蛾正道被气得脑壳疼。

    五条悟掏了掏耳朵:“三下两下地解决了,放帐不是浪费时间吗?”

    观月音小声地问:“帐是什么?”

    夜蛾正道:“……”

    夜蛾正道:“悟,你怎么什么都没和人家说!?”

    五条悟瞪着表情无辜的金发少年:“你是故意的吗!”

    观月音一脸正色道:“我绝对没有记仇我爬了几十层楼梯的事情。”

    “谁信啊!?”

    “……”夜蛾正道心好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