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章 第一章

时间:2022-08-18作者:自爆卡车

    _:电子咒术师能靠键盘袚除电子咒灵吗 第1章 第一章

    记录——2005年6月东京

    □ □市商业街

    一级咒灵

    该咒灵被一位疑似拥有咒力的少年目击,并独自被其引至人员稀少的地带

    状况紧急,决定派遣高专两名一年级生赶赴此地

    ……

    奔跑,奔跑,不停地奔跑。

    怪物尖锐刺耳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像是在愚弄注定死亡的猎物,进行一场以生命为筹码的猫鼠游戏。

    观月音就是即将落网的“鼠”。

    树枝刮伤了脸颊,留下一道细长的血印,铁锈味混搭着汗珠流淌至嘴边,疼痛盖过了痒意,但这种无关紧要的伤口不足以成为他停下脚步的理由。

    他一边不顾一切地逃命,一边死死地捂着腹部,几厘米深的伤口溢出大量的鲜血,掌心和指缝全是黏糊糊的猩红色液体。

    这是刚才被怪物的爪子刮伤的。

    还好当时他反应迅速,及时往旁边躲了一下,否则那一下绝对能把他一刀两断,比掰开一次性筷子还要整齐的那种。

    但现在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伤势很重,失血过多导致他头晕眼花,如果再这么跑下去,他估摸着自己离去世不远了。

    他还不想被安上“意外身亡”的死因!

    身后的怪物还在嘟囔着着断断续续的词句,和诡异的笑声混杂在一起,恐怖片的bgm都不及此刻的万分之一的恐怖。

    “上好的棺木……躺进来吧……”

    “嘻…嘻嘻…嘻嘻嘻!”

    谢邀,但不必了,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应该去躺铺着被单和枕头的床铺,而不是见鬼的棺材!

    观月音在心里骂骂咧咧。

    原本今天和往常一样,给以前的学弟补完课后,他去了附近的商业街给一家料理店打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要打工到料理店关门为止,然后再去家附近的便利店值夜班。

    但很显然,一切并不顺利。

    商业街出现了怪物。

    半米高的巨型怪物趴在料理屋的屋顶上,它身长将近两米,如同蜘蛛般长了八只大小不一的眼睛,但它的样貌绝对不是存在于世界上的任何一种生物,更像是只存在影视作品里的异形。

    他一抬头,可怖的怪物刚好闯入视线,瞬间身体僵硬,头皮发麻。

    尽管他立刻移开了视线,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的样子,但已经晚了。

    八只眼睛咕噜咕噜地朝他看了过来。

    ……不妙,被发现了。

    ——跑!

    观月音不敢迟疑,赶紧扭头就跑。

    屋顶上的怪物从空中跳了下来,落在了他刚才站着的地方,虽然他没有回头看情况,但从那声巨响可以判断,如果他晚半秒迈开腿,他可能已经被它一屁股坐成肉泥了。

    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结果倒霉还带上了好朋友离谱来做客!

    他一路狂奔,往人少的方向奔去。

    观月音不知道这个怪物究竟是何方妖孽,但他不是第一次见这类玩意儿了,他似乎从小就拥有某种特殊能力,能见到这些常人看不到的怪物。

    这些怪物对视线极其敏感,尽管他尽可能地避免和它们对视,但还是免不了不小心撞见的例子,只不过大部分都不是很厉害,甚至他无意间还清除过几个——他只是条件反射地拍了一下衣服,哪知道就这么消失了。

    像今天这样的大家伙,他只在幼时碰到过一次。

    把怪物引到人少的地方,这是观月音的第一反应,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但他没想过之后该怎么办。

    难道他要一直被追赶到死为止吗?

    如果他死了,怪物还会回到商业街吗?

    难道没有人可以杀掉这个怪物吗?

    他回想那次幼时的经历,等他醒来已经在医院了,怪物不在了,父亲也不在了,但无论他怎么和母亲或者医生描述他见到的怪物,得到的只有温柔的安抚。

    他们坚信父亲是死于意外,而他只是被吓坏了。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父亲为了保护自己而被怪物折磨致死,他都怀疑自己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

    他宁可自己是个精神病。

    突然间,观月音的背脊窜起一股凉意,他顾不得腹部的疼痛,顺从直觉地用力往前一扑,树枝划破裸.露在外的皮肤,他从树林里冲了出去,落到了前方的水泥地上。

    下一秒,身后的树林被怪物的利爪斩断了一大片,断掉的树木向前倒了下去,他咬紧牙关往旁边滚了好几圈,才勉强避免了被埋在树干下的悲惨命运。

    手机在翻滚的过程中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发出了一声轻响。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的手机没摔坏。

    坏消息是,他没力气逃跑了。

    观月音痛苦地蜷缩在地上,每呼吸一下就会牵扯着腹部的伤口,疼得他冷汗直流。

    怪物一步一步地朝着自己走来,绝望感不断地加深,他敢笃定这家伙不会给自己来个痛快,否则它不可能让他跑那么久,完全就是把他当玩具戏耍了。

    它不停地重复着:“躺进来吧……躺进来吧……”

    复读机成精了是吧?

    像是被某种形容不说来的本能呼唤,观月音伸出掌心被水泥地蹭破皮的手,强忍着疼痛抓住掉在旁边的手机,猩红色的血液曾在了屏幕和键盘上,挡住了屏幕上方的“nokia”标识。

    他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深呼吸了一下,连牙齿都在打颤。

    没办法了,这下他是逃不掉了。

    那么,他希望至少死前的最后一秒是在反抗,而不是在逃跑。

    “嘻嘻…嘻嘻嘻…”

    怪物像是在欣赏猎物最后的挣扎,又开始诡异地笑了起来。

    但这些无关紧要的笑声已经被观月音抛之脑后了,他抱着鱼不死网却破的觉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拿着手机狠狠地砸向了怪物。

    在碰到怪物的前一秒,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问题可能不是失血过多,而是失智了。

    就算捡一块砖头,也比手机有用吧?

    ……

    发布了祓除一级咒灵的紧急任务后,咒术高专的两名一年级生立刻搭车前往现场,并且熟练地抛弃了在车上哀嚎的辅助监督。

    这种等级的咒灵在人流密集的商业街恣睢无忌,必然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但现场除了一个明显是咒灵砸出来的大坑以外,竟然没有任何伤亡。

    “悟,我打听了一下,刚才有个金发男生慌慌张张地跑掉了,他在这家店打工,到现在都没回来。”夏油杰从料理屋走了过来,“他应该是能看到咒灵的,所以特地把咒灵引走了。”

    五条悟盯着脚边的深坑,圆形墨镜从鼻梁上微微滑下一段距离,隐隐露出一双苍蓝色的眼眸:“这不是摆明了寻死吗?”

    “嗯,但他救了很多人。”夏油杰同样看向深坑,咒力集中在眼部,将残留的咒力痕迹尽收眼底,“走吧,说不定还来得及救他。”

    唯一的线索即咒灵留下的残秽。

    两人沿着咒力痕迹追踪这个迪士尼在逃诅咒,在远离商业街的某处出现了一摊未干的血迹,应该是被它攻击的人类。

    两道痕迹相互交错地向前铺开,咒力变得更加浓郁了。

    从这惊人的出血量来看,那个好心的金发少年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五条悟和夏油杰交换了一个眼神,继续追踪咒灵。

    他们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来到人迹罕至的废弃工厂,在附近的空地上发现了那位将咒灵引走的少年。

    金发少年倒在地上,他双目紧闭,身上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其中最严重的是腹部那道几厘米长的伤口,将他的衣服都染成了触目惊心的红色,夸张得仿佛从血池里捞出来似的。

    被整齐切断的树干堆在他的身侧,受伤的身体如同蘸了红墨水的画笔那般在水泥地上勾勒出崎岖的轨迹。

    唯独不见咒灵的身影。

    夏油杰探了一下他的鼻息,非常微弱,但还来得及抢救一下:“悟,你带他回高专治疗,我留下来祓除咒灵。”

    五条悟比了一个ok的手势:“没问题。”

    就在这时,金发少年微微动了一下手指,艰难地睁开眼睛,赤色的眸子如流淌的血液般鲜红。他抬起脑袋,这才留意到他戴上了一双几乎和鲜血融为一体的红色流苏耳饰。

    五条悟意外地挑了挑眉:“嗯?醒了?”

    他蹲下身子,准备把对方从地上拉起来。

    但谁也没想到,金发少年竟然颤颤巍巍地递过来了一个血迹斑斑的手机。

    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因为伤势过重,一个字都没出声,就脑袋一歪,彻底晕了过去。

    五条悟:“?”

    夏油杰:“?”

    五条悟看着被硬塞到自己手里的手机,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夏油杰同样不明所以:“你的六眼看不出来吗?”

    “就是因为六眼看不出来才问你啊。”五条悟捏着血淋淋的手机,左看右看也没看出哪里不一样,和普通手机唯一的区别只有这些黏糊糊的血迹。

    “等人醒了再问问吧。”

    “等等,我明白了!”五条悟幡然大悟,信心十足地自认为洞察了一切,“之前不是那种新闻吗?有人被车撞飞好几米,撑到把手机格式化才昏过去。”

    夏油杰抽了抽嘴角:“所以你的意思是?”

    “真相只有一个。”五条悟摆出江户川柯南同款姿势,黑色的墨镜反射着象征睿智的光芒,“他想让我帮他把手机格式化了。”

    夏油杰:“……”

    夏油杰:“悟,赶紧送他去高专吧,人快撑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