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拐个王爷来生娃 第759章 759 分分钟出戏

时间:2019-05-11作者:一捧雪

    “皇上,臣妾给您舞一曲。”

    着,便开始跳舞。

    云妃只穿着里衣,还脱了鞋子,在大殿上扭动身躯。

    是跳舞,其实就是关起房门来勾引男人那一套,不住的扭着屁股跟胸,眸中的,几乎要将人淹没。

    这一举动,差点没将众人看傻。

    什么情况,云妃公然发春?

    是中了媚药,那倒是不像。

    不像是失去理智,反倒像是以为是在自己寝宫,所以跳舞魅惑帝王,想要勾住帝王的心。

    云千汐看的目瞪口呆。

    艾玛,艾玛,艾玛!

    这是什么毒药啊,竟然会让人迷糊到这种程度。

    看样子与那古筝曲有关啊。

    那女子已经不弹了,脸色惨白的很。

    然而,云妃这动作却是停不下来,一边跳,一边看着北冥景喊,“皇上,臣妾跳的好看吗?”

    “皇上,您不喜欢臣妾了吗?”

    “皇上,您已经好些日子不招臣妾侍寝了,臣妾实在想您啊。”

    “皇上,臣妾这就侍候您就寝。”

    着,云妃便去撕扯自己的衣服。

    真把这当成寝宫要侍寝了。

    “卧槽!”

    云菇凉没忍住,拍着桌子爆了句粗口。

    众人没听懂她什么,只是颇为诧异的看着她。

    云千汐立刻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急道:“云妃娘娘这是怎么了,中邪了不成,好可怕啊。”

    这戏演的也是没谁了,简直让人膜拜。

    云妃正在肆无忌惮的撕扯自个的衣服。

    云牧今个没进攻。

    云音岚位份低也不在。

    这会子是没一个为她着想的人在。

    众人都等着看热闹。

    这云妃可是个大美人啊。

    如果那衣服真的撕了……

    皇帝陛下的脸这次是真的黑了。

    自个的女人,竟然在大殿上脱衣,还要侍寝。

    东秦一群使者还在这。

    这云妃是中邪了,还是疯了!

    “快,快将云妃拉住,送回去!”

    皇后瞧着皇帝的脸都黑了,立刻开口让人制住云妃。

    这皇后也是个聪明的。

    刚刚不开口,现在才开口。

    虽然云妃这衣服没完全脱下来,但是闹成这个样子,估计也晚了。

    轻而易举的便解决了一个强敌。

    皇后算是捡了一个极大的便宜。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侍寝,皇上今日点了本宫侍寝的。”

    “你们这群狗奴才,快放开本宫,放开本宫!”

    云妃还在疯狂的喊,眼中满是迷茫之色。

    云千汐重新坐下,喝着酒瞧着。

    艾玛,看样子这是秘术配合毒药才有的效果啊。

    云妃也实在能耐,居然能找到这样的药。

    如果不是有红蛇在,今个喝下酒的就是她。

    那她会做些什么?

    她有些后怕的瞧着北冥擎,脑海里忽然脑补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来。

    “怎么了?”

    北冥擎察觉到她的目光,立刻转头看着她,颇为不解。

    云千汐眨了眨眼睛,低声道:“我在想,如果我刚刚喝了那酒,肯定不会跟云妃一样扒自己的衣服。”

    “你会怎样?”

    北冥擎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云千汐嘿嘿一笑,目光里竟然带了点猥琐,靠近北冥擎低声道:“我肯定会将你扒光的!”

    云妃脱衣是内心里想勾引北冥景,获得盛宠,成为最得宠的女人。

    可她跟云妃不是一类人。

    她是喜欢北冥擎,不过她可不会跟云妃似的脱衣勾引北冥擎。

    依着她女流氓的性子,一定会反其道而行之,改成将北冥擎扒光的。

    那场面想想就劲爆。

    北冥擎:“……”

    听到她这话,他不知是该庆幸她没喝那酒,还是庆幸她喝了。

    想了想,还是庆幸她没喝吧。

    扒他衣服这种比较私密的事情,回家关上房门,他们自己去做就好了。

    没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这两人分分钟出戏。

    云妃还在卖力勾引北冥擎的时候。

    他们却在想入非非。

    云妃虽然叫人控制住了,无法再去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但是她还一个劲的叫,吵着要侍寝,听的北冥景的脸色越来越黑。

    他的宠妃,就是这样给他长脸的?

    “拖下去。”

    北冥景不耐烦的吩咐了一声。

    云妃便在吵嚷中被人给拽走了。

    太后却不打算就此揭过此事。

    她深沉锐利的目光,在云千汐脸上徘徊了几次,而后道:“云妃不可能无缘无故做出这种举动,立刻查,查出背后是谁指使,哀家一定不会放过她!”

    自然,太后认定了是云千汐做的这事。

    若是查出来,当然可以定云千汐的罪。

    即便北冥擎也不能保她。

    暗害皇帝的嫔妃,这可是大罪。

    然而,这件事却是云妃先出招,查来查去只能查到云妃自个身上。

    云千汐倒是不怕。

    “不必了。”

    北冥景皱眉,低声道:“再查下去,宴会便无法进行了,今个是给东秦使者的送行宴,耽误不得。”

    事情就此揭了过去。

    北冥景一眼便看出了是怎么回事。

    那古筝弹的古怪。

    可弹古筝是云妃的安排。

    可见是她想害人,不想聪明反被聪明误罢了。

    查出来没结果的事,查了也是无用。

    北冥景不想再耽搁下去,便将此事略过。

    明眼人其实也看出来了。

    云妃八成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害自己。

    太后却是失了理智。

    虽然北冥景不让查。

    她却还是让心腹嬷嬷去查了下,看看之前的酒水什么的有没有问题。

    结果,不多时嬷嬷悄悄的来回禀,酒水云妃做过手脚。

    最后为何云妃会中招,这就没人知道了。

    闻此,太后险些没气死,暗骂了一声蠢货。

    对别人下手,反倒是害了自己。

    这个女人这么蠢,是怎么在后宫呆这么久的?

    太后越想越气恼,可也没什么办法。

    眼睁睁的瞧着,今个云千汐跟北冥擎宴席上不但没出事,反而推掉了沈灵婉这个烫手山芋。

    太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先帝也是,不向着儿子,偏向兄弟。

    当初为何将兵权给了他北冥擎!

    别的帝王大多都猜忌自己的兄弟。唯独先帝是个不多见的奇葩,在位时对北冥擎这个兄弟便一直很器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