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拐个王爷来生娃 第214章 214 北冥擎答应过她的

时间:2019-05-11作者:一捧雪

    云千汐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的景象很温馨,一对年轻夫妇牵着一个穿着粉丝袄,扎着辫子的女孩。

    夫妻两个很温柔,对待女孩如同珍宝一般。

    女人很漂亮,堪称人间绝色。

    她抱着女孩,不知在些什么。

    似乎能听到,似乎又听不到。

    昏迷中的她,一直皱着眉头,旁边什么人也没有。

    丫鬟们怕吵到她,都在门口垂手而立,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宫中宫规森严,没有主子的吩咐,她们话都不会的。

    渐渐的,云千汐清醒过来,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只有白色的帐顶,这是一个很陌生的环境。

    透过落下的帐子,她隐隐约约看到了外面垂手而立的宫女。

    她很痛,全身上下都痛,不过人还好,意识清晰,也只是受了内伤,性命无忧。

    她深吸一口气,没有动,也没有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帐顶发呆。

    脑海里全都是北冥擎抱着沈灵婉离开的场景。

    那场景深深的刺痛了她。

    她现在脑子很乱,乱的几乎无法思考。

    王府里那两个女子也就罢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沈灵婉这件事是北冥擎答应过她的。

    是她用一个条件交换的。

    既然答应了,就不该食言难道不是吗?

    就算食言,那为什么要杀她?

    难道是因为她失手伤了沈灵婉,所以那人才生气的要杀她?

    而且还是跟沈灵婉一同联手,她憋屈的不行,委屈的要死。

    当时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被什么控制了似的。

    原本不会弹琴的她突然就入魔了,她压根控制不住自己,也不知道最后怎么就演变成了用音律伤人。

    云千汐正烦闷着,外面忽然传来太后的轻咳声。

    “主子,您还是去休息吧,若是三姐醒了,老奴再去告诉主子。”

    是魏嬷嬷的声音,声音里满是担忧的意思。

    “不必了,哀家这病怕是好不了了,不是休息就能治好的。”

    太后的声音很沉重,几分无力的感觉。

    “主子您别这么,皇上一定会从玄王那将钥匙拿回来的。”

    “虽那钥匙之前被女飞贼拿走了,但是后来玄王不是承诺会把钥匙交给皇上吗,显然那钥匙的下落玄王已经知道了,或者玄王

    已经拿回了钥匙。”

    “只要拿到钥匙,皇上就能拿到药,主子您的身子就能好了。”

    魏嬷嬷急忙出言安慰。

    屋子里显然都是太后的心腹,连那两个丫头也信得过。

    不然魏嬷嬷绝对不会如此重要的事。

    云千汐微微一怔,钥匙,女飞贼?

    她忽然明白了,怪不得北冥擎一直找那东西,原来是救太后用的。

    也正是因为那东西,她才骗了北冥擎三个条件。

    可却没想到,那位一言九鼎的战神王爷,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食言。

    云千汐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她等了许久,直到太后跟魏嬷嬷不那事了,她才动了动身子,故意让人知道她醒了。

    两个丫头急忙过来掀开了帘子。

    其中一个丫头则拿了枕头垫在她背后,扶着她坐了起来。

    “三丫头醒了。”

    太后在魏嬷嬷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云千汐转眸望去,见太后的脸色很难看,苍白的很。

    显然如果再拿不到钥匙,拿不到那药,太后估计性命不保。

    “别动,太医你伤的很重,需要好好休息,幸好已经服了药,不会危及性命,不然你真出了事,你爹娘又怎能安息。”

    太后慈爱的很,眼中闪着浓浓的关心。

    云千汐一时间有些沉迷在这种关心里。

    她自就不知道有长辈疼爱是什么感觉。

    “多谢太后。”

    云千汐咬了咬唇,开口道谢。

    “傻孩子,跟哀家那么客气做什么,只是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伤了?”

    对此事,太后很疑惑,不止太后疑惑,其他人也疑惑。

    刚刚北冥景已经派人来问过三次了。

    问云千汐有没有醒,他现在在处理急事,还无法分身过来。

    “我,我好像看到有两个影子闪过来,之后便被一道掌风给伤了,并未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千汐刚刚有听到太后跟魏嬷嬷刺客的事。

    因此她便拿这事搪塞过去。

    她并不想北冥擎跟沈灵婉合谋要杀她的事。

    那二人,一个是战神王爷,一个是丞相之女,连皇上都忌惮。

    所以皇上又怎么可能为了她去得罪那二人,干脆顺水推舟,就是刺客。

    闻此,太后点了点头,见她神色无异,也就没怀疑什么。

    丫头端了药来。

    云千汐被迫喝了一大碗苦药,苦的她都快吐了,那滋味比吃了黄连还要苦上十几倍。

    “良药苦口,太医开的这药虽然苦,但是你的伤绝对有好处,你可要听话,回头回府的时候,哀家让太医多配几服药你带回去,

    一定要按时服药,才能好起来知道吗?”

    太后笑着嘱咐。

    云千汐点了点头,没有什么。

    沉默片刻,太后再次笑道:“你这丫头也是的,明明琴弹的很好,怎么平常就不露出来呢,你这藏拙藏的也太离谱了,藏来藏去

    ,外人还真当你什么都不会呢。”

    太后起了弹琴的事。

    云千汐脑海中闪过之前奇奇怪怪的许多事,疑惑的很。

    不过她向来会演戏,内心虽然疑惑,面上却是半点都没表露出来,笑着道:“我虽然会弹琴,但是并不喜欢,所以才对人不会

    的,谁知道沈姐倒是记得清楚,不过是我那年不服气别人我,才出那句话的。”

    “丫头,你这手琴技是跟谁学的?”

    太后和蔼的问道。

    云千汐凝眉,先前对太后的那点好感荡然无存。

    太后真好像是在一步步对她下套,专门套出自个想要的信息。

    云千汐并不傻,对这种事敏感的很。

    “以前,二叔专门请了琴师教导府里的姐妹弹琴,那琴师见我可怜,便在私下里也偷偷的教了我,我不想给那琴师惹麻烦,所以

    这些年来一直都没在别人面前弹过琴。”
小说推荐